生,还没进入体制内,所以两人基本隔三差五的聚聚。

    叶明瑞前段时间被从国外回来的蒋家丫头和李家小子见天找上门,不耐烦周旋后,直接到郊区修身养性去了,虽然期间也回来一两次,但也只是匆匆而过,等到开学后,蒋家丫头被安排进体制,李家小子又被他小叔拎进公司,叶明瑞才回四九城。

    重新回圈子后,叶明瑞便发现自己兄弟的异常,叶明瑞心机深沉,多疑,问起原因,心有疑惑,杨少翰刚和乔月订婚,就出现女人,怎么看怎么不对,虽然杨少翰也只是说玩玩而已,没必要查的一清二楚,但叶明瑞还是着手调查起来。

    等资料到手,叶明瑞看到莫云的名字和照片,家庭状况,还有那位叫莫其的资料,叶明瑞想起上次在皇家会所遇见的那对姐妹,心中有些了然。

    虽然资料上看不出什么,但这样的家庭情况,还有上次在卫生间听到的谈话,都让叶明瑞对杨少翰看上的那个女人没什么好感,想起昨晚杨少翰和莫云约会后,回来和自己说起莫云的纯真,叶明瑞哼了一声,心有打算。

    而另外一边,总参二部,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从道路快速拐弯,急停在最后一栋楼层下面。

    等了一会儿,陆泽看着从门口出来的两位,碰的打开车门,晃到车前,靠在车身上,抬了抬军帽沿,“顾大少,不是说好月底和厉子他们一起聚聚,怎么提前了。”

    顾长风对身侧的廖凯点了个头,便抬头看向痞笑中的陆泽,“今天就你和我,我有事和你谈,廖凯开车,你跟我坐后面。”

    说完后,自顾自的开了后车门,上了车,陆泽一见,摸了摸鼻子,耸了耸肩膀,看着廖凯伸手,陆泽无奈的把车钥匙抛了过去,晃悠悠走到后面,开门坐了进去。

    车开动,转头,就往外而去,陆泽把军帽拎了下来,往后一扔,解开最上的两个纽扣,没形象的往后一靠,才发现身边的那位顾大少周遭空气冷了许多,嘴角弯了弯,双手搁在脑后,“怎么了,这么急的把我招来,一句话也不说,顾大少,你好歹吭一声啊。”

    顾长风目光平静,脸色如常,压根没管身边叽叽喳喳的某人,直接对前面的廖凯低声说道,“顺路去趟宅巷。”

    陆泽一见,刷的坐立起身,不怪陆泽警觉,虽然一个月不到,但陆泽可没忘记莫七的住处,深深的看了眼顾长风,打量来回,压根看不出什么,陆泽放弃了,心中暗叹,自己太会联想,莫七在皇家会所的事过去两个月多了,而且自己也向顾长风报告过了,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你没多想。”顾长风转头看了过去,声音冷清。

    一时兴起,问起老何,才知道总参压根没莫其这个人,直接让江城调出二局后勤部资料,也没找到,最后在特招编制外人员资料袋里,终于发现了,但入职的时间日期,再没想通,他就不是顾长风了,而其中缘由,也只有陆泽知道。

    顾长风没想到那丫头不仅仅无视他,还骗了他,那天一板一眼,一举一动,在顾长风看来,绝对是故意的,三十多年,还没人折腾到他头上来,而那个叫莫其的绝对是第一个。

    那个丫头是罪魁,那么陆泽就是祸首,没有陆泽的话,顾长风怎么可能不调查,怎么可能自然而然的认定,想起那天,无缘无故的停车,跟着那丫头屁股后面,带着那丫头去桃源吃饭,最后还亲自送她回部队,顾长风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不是事事都在自己掌控之下,这不,自己也被人坑了。

    陆泽笑了笑,虽然有些僵硬,伸手拍了拍顾长风的肩膀,打着哈哈,“顾大少,难不成今儿去宅巷吃饭,那边可没什么好去处。”

    顾长风淡淡一瞥,别有意味的说道,“你去过。”

    “怎么可能,我十天半个月的都呆在部队里,其他时间都出任务,哪有时间出去闲晃。”陆泽噼里啪啦的解释着,压根不知道,一旦他心虚,总会多话。

    顾长风不言不语,只是盯着陆泽,等到陆泽察觉般停下话,淡淡一句,“你还是先打个电话,虽然是体制外,但怎么说,我也算是她的上级,你动点手段把人安排进来,我不会多说,但总要有点用处,要不然。”

    陆泽笑容僵了,呵呵一声,摸了摸鼻子,侧头盯着窗外,心中不上不下,这顾大少怎么有空问这一茬,不就是个名额吗,不就是个小人物吗,都这么久的事情了,而且莫七误打误撞才跑到会所的,也没给顾三造成啥事,怎么现在就盯上了。

    “在想我为什么走这趟,那丫头没和你说过。”顾长风低声说出陆泽的心声,如果没被骗过,怎么能体会那种无奈,说到底,顾长风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丫头关注有加,如果没多嘴一问,也不知道自己被坑了吧,一想起来,顾长风周遭的温度又下降了。

    陆泽顿时挑了挑眉头,难不成,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侧头怀疑的看了一眼。

    “我在老周那边定了包厢,顺路接上那丫头,你先联系一下,虽然不知道,你和那丫头有什么关系,但是,没点本事,你最好给我个解释。”顾长风公私分明,先看看那丫头有没有价值留着总参,再和这两人算算总账。

    陆泽听的心有忐忑,一脑门子云里雾里,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人见过面,还吃过饭,自己那小师妹还把人骗的团团转,点了个头,便掏出手机,给莫七打了个电话,通话中,陆泽见身边顾长风盯着自己的眼神,支支吾吾到底没说出原因来,只是让莫七在路口等着,带上笔记本,有事找她。

    挂上电话,陆泽俨然一副咱没说什么的表情,对顾长风表明态度。

    顾长风看到陆泽这模样,伸手揉了揉眉心,摆了摆手,“先把你知道的说一遍。”

    陆泽一听,顿时萎靡了,这都不让自己和莫七对个口供吧,顾长风做事,一直以来出其不意,今儿什么也没说,就把自己招过来,又什么也没说,直接把莫七叫上,自己和莫七一见,还有什么事能藏得住,陆泽觉得压力很大,非常大,今儿要糊弄过去,很难,但是,最起码不能让顾长风知道莫七就是莫其这件事。

    顾长风一见陆泽沉默思考中,也没在意,总觉得这个莫其对陆泽来说,不是一般的意义,想起什么后,看向陆泽的目光带上探究。

    陆泽知道今儿必须老实交代,可到底怎么交代又是另外一回事,有些无奈的瞄了一眼顾长风,这本来就没什么事,被这位一折腾,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其实我和那丫头没什么关系,就是查她的时候,发现她电脑技术不错,起了点爱才心思,她那身手是从别人那里学到的,那个人是我们7989以前出去的人,我看着和我们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就动了点手段,把今年的名额给了她,因为顾三和你都默认她是咱总参的人,我也就没多此一举的说出来,说到底,她现在的确算得上我的手下了。”陆泽越说越顺溜,如莫七一般,睁眼说瞎话。

    可是陆泽压根忘了,人顾长风不是计较这些,而是计较他被莫七坑了,时间一对比,那次相遇,这丫头还没成为总参编制外人员吧。

    七年军龄,一口一个首长,一口一个陆队,军姿站的有模有样,在后勤门口和警卫熟悉谈笑,对顾长风来说,一想起来,就有些无奈,被个二十二岁的丫头骗了,还被骗的理所当然,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吧。

    顾长风听陆泽总结完,并没说什么,深深的看了眼陆泽,恩了一声,心中想些什么无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