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因为是周末,所以在莫七接到电话时,她正在舞蹈室教六个小朋友拉腿,下腰,听到师兄驾到,莫七再有事,也会赶到,估摸着时间,莫七也不着急,手把手的教完今天的课程,便把几位小朋友送到接待处几位家长手中。

    等送完小朋友和家长,莫七才转头走进办公室,知道范向云在另外一个舞蹈教室上课,钱桑去买盒饭,便和何黎交代几句,“小黎,我出去一下,大概晚点回去,向云她们问起,就说我有事。”

    何黎抬头一楞,忽而暧昧笑意,“约会去了。”

    对何黎这些日子时不时的调侃,莫七也没当回事,上前捏了一把何黎的小脸,弯了弯嘴角,笑道,“你说呢。”

    莫七知道,女人凑在一起,无非就是化妆,衣服,还有男朋友,以前莫七是宿舍教室两条线,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交际关系上,还真没和同学谈论过这些八卦。

    而现在,四人正当风华正茂,生活正常了,日子平静了,人心当然也开始跳跃了,不需要来回奔波,不需要小心翼翼,不需要看别人脸色,出了酒吧那种圈子后,其他三人仿佛阳光了很多,以前从未谈论的话题,现在出现了,这大概也是压抑久的后果。

    “我可说不准,小七,我们四个,也就你最会藏心思。”何黎压根不信莫七的解释,不过看到莫七不当回事的态度,又有些摸不着。

    “小黎,这话你说错了,咱四个,最会藏心思是你,下来就是向云,桑桑白的跟纸一样,我就不说了,我么,比以前进步点了吧。”莫七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把桌面上的笔记本收进帆布包,拎起一旁的开衫外套。

    “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对了,早点回来啊,有事给我电话。”何黎上下打量莫七,还真看不出一点春心萌动的感觉,摇着头,摆了摆手,嘱咐道。

    莫七恩了一声,便拍了拍何黎的肩膀,转身往外走,到了侧门处,和从外面回来的钱桑碰上了。

    “去哪里,吃晚饭了。”钱桑诧异的瞪大眼。

    莫七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笑道,“有事出去一趟,你们先吃吧。”

    钱桑侧头看着莫七说完快速往外走的身影,嘀咕起来,“怎么一个个的都忙,向云这两天也时不时的消失,现在轮到莫小七了。”

    今天莫七上身淡蓝色长衫,□牛仔裤,边走边套上开衫,整个人韵味十足,其实说到底,莫七真不是有品味的人,以前总是军常装,训练装,就算平时休假外出,也只是换一件外套。

    而现在,因为有三位比较有品位的室友,衣服基本是她们给莫其的,春夏秋冬齐全,两个箱子满满,所以根本不需要莫七购置,又因为平常喜欢简单,所以每次衣着,更能体现莫七的特色。

    来到约定路口,莫七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没等十分钟,就见熟悉的军车缓慢停在自己面前,后车窗慢慢降了下来,一眼,莫七快步走上前,亲昵的喊道,“师兄。”

    车里的陆泽一听到莫七的喊声,就知道不好,转头看向身边的顾长风。

    顾长风看了眼车外的莫七,目光在莫七脸上打量了一番,又圆了点,由此及彼,顾长风目光冷了少许,瞥了一眼身旁的陆泽慌张的脸,淡淡重复一声,“师兄。”

    陆泽咳嗽一声,解释道,“昵称,昵称。”

    陆泽看着顾长风说完后,沉默不语,连忙转头对车外的莫七挤了挤眼睛,侧身示意身边还有一位。

    莫七见师兄这模样,一愣,顺着陆泽视线看了过去,阴影中显现出顾长风的身影,莫七惊讶的神情压根没来得及掩饰,侧头又看了一眼陆泽,结结巴巴,连忙补救,“陆队,你来了。”

    顾长风一见莫七这样子,心里舒服了些,但是看到陆泽对莫七使眼色,心中又有些不舒服,平静说道,“陆泽,你坐副驾驶,让这丫头坐后面。”

    陆泽嘴角抽了抽,第一个念头,分开审讯,第二个念头,小七和顾长风有自己不知道的事,不过,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见顾长风态度坚决,摸了摸鼻子,认倒霉的开门下了车。

    低头看着面前呆愣的莫七,无语而叹,老天都要咱师兄妹不好过啊,小七,你一路保重啊,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莫七的肩膀,暗示的说道,“里面是咱领导,总参二部顾部长,你要好好表现啊。”

    陆泽还想多说点,察觉到顾长风那冷飕飕的目光,对莫七直接吩咐道,“先上车。”

    莫七很想转身就走,不过,也只是想想,看着师兄那一路走好的目光,莫七想问的话噎到肚子里,磨蹭半响后,坐到顾长风身边。

    莫七惆怅的看着师兄关上车门,走到前面,坐进副驾驶位置,一脸纠结,师兄,你过来就过来吧,怎么把这位带来了,带来了,你怎么就不招呼一声,现在啥暗示也没有,早知如此,上次就该和师兄说清楚啊。

    顾长风看着身边莫七乖巧沉默的模样,嘴角上升一个弧度,对廖凯点了个头,又对转头准备说话的陆泽看一眼,车开动起来。

    车厢里一片沉静,廖凯本来就是少话,从来不开口,陆泽被顾长风警告一眼,也知道现在不是出声的时候。

    而莫七看着平静,其实心中一直默念着,被逮住了,被逮住了,不过知道前面师兄在,到底没开车门而逃,只能低头沉默,只有顾长风漫不经心的靠着,目光来回打量陆泽和莫七,不紧不慢,好整以暇,所以,不说话的车厢,气氛越来越诡异起来。

    “你就是莫其吧,陆泽都把你事都汇报了。”顾长风没提起上次遇见莫七的事,反而像第一次认识莫七般,一开口,就击中师兄妹的红心。

    莫七一听,身体一僵,一脸不相信的抬头看向顾长风,“他说了我是。”

    莫七的话还没说完,被前面的陆泽打断,就知道这丫头会不打自招,转头,低声,“小七。”

    莫七噎下后面的借尸还魂,心跳加快了少许,这不怪莫七口快,先是被顾长风沉稳的气势唬住,又被顾长风那别有用意的话乱了心神,好在陆泽打断,让莫七恢复过来。

    顾长风挑了挑眉头,淡淡扫了一眼陆泽,重复一句,“小七。”

    陆泽打着哈哈,摸了摸鼻子,连忙开口解释道,“昵称,昵称。”

    陆泽深以为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对上顾长风,谁都讨不到好,这人就会抓重点,这不,才没几句话,自己和莫七都快掉老底了。

    顾长风看到这情形,往后一靠,伸手揉了揉眉心,声音听不出情绪来,“要不你们两个对对口供,再和我说。”

    “哪能啊,顾大少。”陆泽嘿嘿一笑,对莫七使眼色。

    莫七啊了一声,恍然大悟,自己师兄绝对不会把自己重生的事说出来的,那么剩下的,又有什么不能说,上次又不是自己骗这位的,而是这位被师兄骗了,反正还有师兄顶着呢,也跟着嘿嘿一笑,“首长,我和陆队一见就投缘,刚才称呼什么的,叫着玩的,对吧,陆队。”

    陆泽猛点头,刚想说话,察觉到顾长风看过来的眼神,捂住嘴巴,坐回原处。

    顾长风哪能看出这两个之间的猫腻,不过虽然有些默契和亲昵,却目光澄净,也不像自己所想的那般关系,倒让顾长风周遭的冷空气回暖了少许。

    “既然你们两个不需要,那莫其就说说你的情况。”顾长风侧头看向莫七,好整以暇的开口说道。

    莫七一听,目光瞥了一眼前面没动静的师兄,心中暗叹,怎么不给点提示啊,又瞥了一眼身边的顾长风,和那冷清的目光一碰,连忙避开,嘴角抽了抽,伸手摸了摸鼻子,无奈的问道,“首长要听什么。”

    “先说说你的个人情况。”顾长风按照审查程序,一脸正直。

    “姓莫名其,年二十二,都城临区古镇人,父早逝,家有母亲和妹妹,初中毕业,一直在都城打工,现住地址东城宅巷,经营一家舞蹈学习班。”莫七不自觉坐直身体,也算得上条件反射,毕竟对着这位首长大人,没压力是不可能的。

    “以前工作。”顾长风侧头看了眼窗外,漫不经心问道。

    “以前是酒吧舞者。”莫七实话实说,这些资料只要查都能查到,而且自己手里就有一份师兄查过的,所以没必要说谎话,而且,莫七对舞者也没什么低视,只是不喜欢酒吧那种环境。

    “怎么到皇家会所的。”顾长风淡淡一句,脸色波澜不惊。

    莫七一顿,抬头间,目光有些疑惑,难道师兄没说清楚,“因为室友的关系,被人介绍进去,不过在会所没呆多久就出来了。”

    顾长风点了点头,忽而问道,“你的身手是从哪里学的。”

    莫七一听,瞥了一眼前面的师兄,左思右想,低声说道,“和一位老伯学的,其他不知道。”

    顾长风别有意味的看了眼莫七,“电脑技术又是从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