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学的。”

    “兴趣爱好。”莫七快速答道。

    “你和陆泽是怎么认识的,认识了多长时间。”顾长风说完后,不经意看了眼前面的陆泽。

    莫七额头有些冒汗,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哀怨的瞪了一眼前面的师兄。

    “别看陆泽,我问你。”顾长风看着莫七那小眼神,声音温度下降了少许。

    莫七无法,捏了捏手下,回想前几个月的经历,一咬牙,睁眼说瞎话,“那个,陆队入侵过我电脑,认识也没多久。”

    “到底多久。”顾长风可不是随便可以糊弄过去的,不紧不慢的追问。

    莫七心中算了算,“二个月不到吧。”

    陆泽在副驾驶位置上坐立难安,想给莫七一些提示,可压根没机会,听着身后两人一问一答,自己也跟着一松一紧,滋味太难捱,为莫七也捏把汗,对于莫七似是而非的回答,陆泽也不得不赞一声自己,不亏是自己的师妹啊。

    顾长风淡淡恩了一声,微微眯起眼睛,不经意问道,“什么时候入的职。”

    “一个月不到。”莫七快速回答。

    “这么说,上次你还没入职。”顾长风侧头看向莫七,目光冷冽,语气有那么一丝丝质问。

    莫七怔了怔,瞬间知道这位首长的意思,秋后算账,反应快的扯出一个笑容,“首长,那时候陆队和我谈过,虽然没入职,但已经有意向了。”

    “所以你就敢冒充军人。”不高不低的声音,带上少许严厉。

    莫七瞬间抬头,原来在这里等着,这位首长记忆也忒好了吧,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啥也不说,说到底,莫七很有眼色,那件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就看这位首长怎么想,自己再如何解释也没用,不过,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牵连师兄。

    前面的陆泽听的一头雾水,伸手挠了挠短发,小七什么时候和顾长风认识了,难不成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顾长风看着莫七没解释,轻哼一声,该问的也差不多了,基本符合资料所写和陆泽所说,没夸大也没掩饰,虽然不知道陆泽为什么对这个丫头另眼相待,但因为那点价值,顾长风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师兄,小七,听听,多亲昵,就一个多月时间,这么熟悉。

    顾长风抬头看了眼前面时刻关注这边情况的陆泽,低声说道,“虽然家世清白,但文化程度低,前科不好,品性不端正,还会些小聪明,陆泽,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这样的你都看得上。”

    顾长风的话让莫七的头越来越低,心中感叹一声,这说的是自己么,没那么不堪吧。

    陆泽尴尬一笑,如果不是自己师妹,自己当然看不上,可莫七这身份已经没办法改变,自己能做的,也只是让莫七生活更好一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顾大少会插手这件事,但现实已经如此,陆泽只能尽力说些好话了,“顾大少,这丫头也有优点的,技术不错。”

    “等会看过再说,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放到你那里,还得再看看。”顾长风目光冷了下来,可没忘了他被坑的事。

    “那。”陆泽一见,连忙问道,不会把莫七退回去吧。

    顾长风深深看了眼陆泽,这就急了,还说认识一个多月,挑了挑眉头,淡淡说道,“档案先挂在你那边,人我先带走。”

    莫七刷的抬头,这是啥意思,盯着陆泽看了过去,使了个眼神。

    陆泽微微摇了摇头,眨巴两下眼睛,让莫七放心,然后看向顾长风,想看出点什么,可顾长风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心中有些嘀咕,自己多想了吧。

    “你们两个不该认识两个月,我觉得两年都不止。”顾长风看着两人眉目传情的模样,淡淡一句。

    此话一出,师兄妹两人蔫吧下来,心中暗叹,这人可真是太敏锐了。

    顾长风一见,轻哼一声,“这事就到此为止,不过,待会如果这丫头不过关,还得退回去。”

    “那是当然,虽然是我特招的,但也得按程序走。”陆泽终于松了口气,虽然还没明白顾长风刚才说话的意思,不过,莫七有了这个身份,以后总会好一些。

    莫七也松了口气,蹭了蹭手心中的汗渍,倒不是为那个编制外名额,而是这位首长没在提起上次的事,冒充军人可大可小啊。

    所以说,这两个师兄妹果然天真了,这口气松的太早了啊。

    顾长风微微闭上眼睛,嘴角上升两个弧度,被人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陆泽看来太闲了,N军区那边事多,让陆泽过去多呆几个月,而这丫头,总参可从来没初中毕业的,怎么也得从文化课到思想教育再到体能从头来一边,希望这小身板能抗的住吧。

    陆泽和莫七压根不知道被人盯上了,只觉得车厢里气温有些冷,对看一眼,然后四个眼睛盯着闭目养神的顾长风。

    ☆、第三十章

    顾长风问完话后,便不言不语,一时间,车厢中静谧下来,而莫七和陆泽看着顾长风终于折腾完了,呼出一口气,两眼相对,看到对方所想后,一模一样的无声笑了起来,总算没露馅,彼此间,开始用眼神沟通起来。

    莫七眨巴两下眼睛,瞪了一眼,暗怪陆泽,过来怎么没打个招呼。

    陆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朝顾长风撇了一眼,意思明确,咱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莫七撇了嘴,随即得意的眨巴两下眼睛,暗说,咱刚才的表现还不错吧。

    陆泽微微点了个头,眼中带上笑意,就差赞个大拇指了。

    正在两人融洽的交流时,顾长风慢慢睁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两人之间的交流,眼神渐渐深沉,心中若有所思。

    没一会儿,车子从主干道道拐了个弯,进入天下酒店范围,等到大门处,车速减慢,停了下来。

    陆泽和莫七随着车身停下,第一反应,收敛起表情,双双看向顾长风方向,瞬间和顾长风波澜不惊的目光一碰,两人心一跳,有种心虚的感觉。

    顾长风就好像没看见陆泽和莫七的神色,非常自然的侧头看了眼窗外,等到廖凯熄火,下车,才坐直身体,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莫七和陆泽,淡淡一句,“还不下车。”

    陆泽和莫七同时间反应过来,看向车窗外,赫然是酒店大门处,两人对看一眼,同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连忙打开车门,动作快的下了车。

    下车后,莫七和陆泽呼出一口气,看着顾长风转过车头,缓步走了过来,两人总觉的阴风阵阵。

    顾长风看着陆泽和莫七如出一辙的表情,目光似笑非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个不一般,但现在陆泽不说,顾长风也不会强求,毕竟有些事,只有自己慢慢发掘才有意思,所以对刚才两人的暗流,顾长风也没说破,只是低声对陆泽说道,“进去吧,估计老周等久了。”

    陆泽看着顾长风平静的目光,瞬间恢复正常,嘴角弯了弯,别有意味的说道,“还不是你的问题。”

    “哦。”顾长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泽身边的莫七,“看来是我多事了。”

    陆泽一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投降道,“行了,顾大少,你是为我,今儿还得谢谢你。”

    莫七无奈的看着师兄没几句就败下阵来,不忍见的侧头叹了口气,这么多年,师兄是啥样的,自己一清二楚,那就是披着军衣的痞子,自己模仿了四分,在军校也畅通无阻,哪知道,在这位首长面前压根不够看。

    莫七深深觉得上次自己胆肥,默默在心中擦了一把冷汗,好在这位首长没计较,这大概就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吧,现在的顾长风在莫七已然达到另外一个高度了。

    顾长风没在说些什么,深深看了一眼陆泽后,便往里走去,廖凯紧跟而上。

    陆泽摇了摇头,笑眯眯的哼了一声,今儿顾大少来这一出,目的绝对不单纯,就因为自己招了个人,特地过来看看,还招呼没打,说什么陆泽也不相信,毕竟顾长风不会没事找事做,刚才一路上,顾长风和莫七之间的暗流,陆泽也感觉一二,所以问题绝对出现在莫七身下。

    陆泽嘴角弯了弯,瞥了一眼身边的莫七,看着莫七走神的模样,心力交瘁了,咳嗽一声,伸手给了莫七一个后脑勺,便往里走去,“跟着,别呆站在门口。”

    莫七伸手揉了揉后脑,苦笑一声,看着师兄往里的身影,立马快走几步,走到陆泽身边,目光瞥了一眼前方几步远的顾长风,低声说道,“师兄,这是哪里啊,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陆泽双手抄在裤兜里,悠哉往前,一听莫七的话,侧头瞪了一眼,“这事还没完,刚才算过了第一关,你待会可别藏着掖着,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知道没有,前面这位顾大少,可不是师兄那么好说话,你没点本事,还得退回去。”

    “师兄,我看还是让我退回去吧。”莫七皱了皱眉头,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