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莫七耳朵的热度还没退下了,目光暗了暗,随即往后一靠,“人是你手下的人,不过,还得好好培养培养。”

    陆泽笑了笑,眼底有些深沉,不过也没再说些什么,说到底,自己给了莫七这身份倒不是为了莫七技术,而是让莫七生活更加方便一些,本来这些编制外的人员都有自己的生活,其他人,都是各行各业特殊人才,而顾长风这么一提,总感觉不对味,这不得不让陆泽多想一些。

    抬头看向顾长风,又看了一眼莫七,伸手摸了摸下巴,想起什么后,笑道,“行,这丫头顾大少帮我看着点,不过,好歹是我的手下。”

    莫七一听师兄的话,顾不得刚才的惊悚,刷的抬头看了过去,这是啥意思。

    陆泽察觉到莫七的眼神,微微摇了摇头,如果因为莫七所说的,顾长风压根不需要如此,而现在这样的情况,虽然不知道顾长风怎么就盯上莫七,但总能知道原因,毕竟莫七已经算是他的手下了。

    顾长风听着陆泽的话中话,目光淡了淡,了然般的点了个头,“好了,回头我会让江城和这丫头联系的。”

    陆泽怔了怔,心中暗叹,不知道被顾长风看重,对莫七是好是坏。

    莫七看着自己家师兄又节节败退,哀怨的看了眼,无奈一叹,想了想,有这结果也算不错了,到底没被退回去,也让自己家师兄有些面子,虽然莫七真不知道这位首长到底啥意思,但想想,最多也只是培训一下,也就没放在心里。

    莫七看着基本没自己什么事,抬头犹豫的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顾长风抬起眼帘,侧头看向莫七,示意一声,“有什么就说。”

    “首长,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莫七直接问道,虽然现在在酒店,可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还是知道的,现在结果出来了,莫七觉得也该回家了,这几个小时,过的就像几天一样,绝对是身心疲惫。

    顾长风往后一靠,淡淡一瞥,侧头看向陆泽,平静吩咐道,“陆泽,让廖凯通知老周,照以前安排。”

    陆泽点了个头,这是来之前就说好的,现在事情解决了,陆泽已然放松下来,笑了笑,“行,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吃完饭还得回部队,莫其也顺便吃个饭,待会送你回去。”

    莫七瞬间身体紧绷,看着师兄对着手机低声交代,慢慢平静下来,抬头间对顾长风委婉说道,“首长,不用那么麻烦。”

    顾长风忽而俯身,靠近莫七身边,目光平静,别有意味的说道,“不麻烦,现在你也算总参的人,我看,你还是和上次一样称呼我吧。”

    莫七措手不及般抬头看了过去,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陆泽刚挂断手机,就听到顾长风这话,满脸惊讶,虽然莫七刚才提了一下,可怎么还有后续,什么叫和上次一样。

    “首。”莫七的长字还没出口,就被顾长风一个眼神定在当场,莫七嘴角抽了抽。

    “顾大哥。”莫七自认自己还有些抵抗不了那冷飕飕的眼神,也如师兄般,举手投降,无奈的叫出口。

    顾长风满意的恩了一声,对莫七的识时务表示很赞同,心中一动,一锤定音,“以后就这样。”

    陆泽心纠结,那声顾大哥叫的他郁闷之极,自己这边连师兄都捞不到了,那边竟然称呼上顾大哥,陆泽短发竖了起来。

    顾长风好整以暇的往后一靠,漫不经心的看向陆泽的神情,嘴角的弧度上升了少许。

    ☆、第三十一章

    三人从客厅来到餐厅,华丽的水晶灯下,长长的西式餐桌,铺上一层柔软的暗红桌布,餐桌中间鲜花盛开而放,典雅而高贵。

    顾长风首先落座,坐在主位,莫七和陆泽在顾长风的示意下,纷纷坐在两边,虽然隔着餐桌而望,可距离也不算远。

    服务生进进出出,菜式安放在桌面,一系列动作流畅而有悄声无息,没一会儿,便准备齐全,等到顾长风点了个头,服务生快速退出包厢门外。

    莫七看着顾长风端起酒杯,有些无措,快速看了眼师兄,见师兄对自己点了个头,莫七心一松,有样学样,也跟着端起面前的红酒杯。

    莫七微微抿了一口,低头看着西式餐具,皱起眉头,瞥了一眼另外两位熟悉而优雅的动作,泪流满面。

    说到底,莫七没吃过西餐,平时也没来过这样的酒店,浑身有些不自在,但好在莫七学习能力强,观察另外两位姿势后,也开始有模有样的动作起来,虽然偶尔有些刀叉碰的声音,但也没出现刀叉飞掉的情形。

    一番下来,莫七渐渐的熟练起来,虽然很想擦把额头的汗,很想刀叉一扔,直接回出租屋啃泡面,但身边坐着两位,让莫七也只是想想而已,暗自饮恨,硬着头皮坐稳,尝试接受这类进餐标准。

    陆泽看着莫七从开始不知所措到渐渐接受,心底多少有些笑意,说到底,对莫七刚才那声顾大哥耿耿于怀,一边暗怪莫七路上没说清楚,一边郁闷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悉。

    顾长风是什么样的人,陆泽知道,无缘无故的放低姿态,这可是没有过的事,虽然陆泽纠结后,也乐于顾长风对莫七照顾一二,可到底有些摸不清顾长风所想。

    陆泽放下刀叉后,品了一口酒,侧头对顾长风低声试探一句,“顾大少,你什么时候和这丫头这么熟悉了,都让人喊你顾大哥,上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没听你提过。”

    顾长风听到陆泽所问,也跟着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一口,瞥了一眼和刀叉在奋斗的莫七后,抬头看向陆泽,目光意义不明,“怎么,你有意见。”

    陆泽脸黑漆漆,是有意见,一边高兴莫七能入顾长风的眼,一边郁闷自己师兄位置不保,想起什么后,默默转头看向莫七,现在也该交代那次后续了吧,“顾大少的决定,我能有什么意见,我就是想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俩这么熟了。”

    莫七察觉到师兄那探照灯般的目光,无语的放下手中刀叉,瞄了一眼平静如常的顾长风,想了想,笑道,“陆队,上次首长。”

    话没说完,就听身边顾长风咳嗽一声,莫七憋屈的改口而道,“上次顾大哥和我在路上遇见,顺路带我去吃了个饭,就是陆队没去的那次。”

    莫七简洁明了的把事情交代完,心中暗叹,刚才怎么就漏了最关键的。

    陆泽一听,郁闷的想吐血,一个顾大哥,一个陆队,让陆泽有些胸闷气短,随即想起上次因为执行任务没去的那次聚餐,恍然而悟,想起什么后,眉头皱起,立马转头看向顾长风,“顾大少,你怎么带小七去那地方,厉子可是逮着女人就下手的。”

    莫七一听,刀叉没抓稳,啪叽一声,掉落在桌面上,连忙抬头,看着师兄对顾长风一脸兴师问罪的模样,桌底下,伸脚就踢了过去。

    顾长风眉头微动,瞥了一眼面如平常的莫七,又目光瞥了一眼陆泽,若有所思。

    莫七看着师兄压根没体会到自己的暗示,还在喋喋不休,心中泪流满面,师兄,现在可不是护短的时候,咱俩压根只认识两个月,伸腿又踢了一脚。

    顾长风低下眼眸,真没看出这丫头力道还挺大的,对陆泽抬眼一看,淡淡一句,“厉子的眼光你还不了解,不过,你对这丫头也太关心了,你们俩真认识两个月。”

    此话一出,陆泽停下话音,顿时想起厉华从不对小丫头下手,尴尬一笑,“顾大少,你可是冤枉我了,我那是对谁都一样,这丫头现在是我属下,我总得照顾点。”

    莫七低头而叹,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和师兄老底全部全掉了,再来几次,自己最大的秘密估计也不保,幽幽的看了一眼师兄,埋头继续和刀叉做奋斗。

    顾长风深深的看了一眼陆泽,别有意味说道,“原来如此。”

    一顿饭下来,莫七和陆泽各自纠结,只有稳坐的顾长风风轻云淡,饭局结束后,先把莫七送到宅巷。

    莫七见车一停下,压根没多看师兄一眼,对身边的顾长风点了个头,兔子一般的窜了出去,一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泽看着莫七远去的背影,伸手抚额,晃悠悠的从副驾驶坐到顾长风身边,等车开动后,再也忍不住疑惑问出声,侧头看向顾长风,“你今儿特地走这一趟到底为了什么,别跟我说是因为我招了个人,就想过来看看。”

    “那你说是因为什么。”顾长风好整以暇的盯着陆泽,目光幽静。

    陆泽摸了摸鼻子,往后一靠,自己要是知道,也不会问了,“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没及时汇报,可这丫头的能力不错,而且后来也从顾三那里出来了,我就觉得没什么必要多说,你也不能因为这丫头上次的事,就跟她计较,说到底,还是我没解释清楚,要不然,你也不会误会。”

    顾长风嗤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陆泽,“我还犯不着因为那点事找个小丫头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