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何黎点了个头,便往外走去,脚步雀跃。

    钱桑一见莫七那笑颜如花的神情,双眼放亮,等到莫七出去后,对何黎招了招手。

    “小黎,门外是谁啊,看莫小七那样急吼吼的模样,不知道的以为是见男朋友呢。”钱桑八卦心起,随口一问。

    何黎一屁股坐到钱桑身边,抓了一把瓜子磕起来,听到钱桑的话,转头嘿嘿一笑,摇头不语中,这让钱桑更为好奇,眼睛一转悠,站起身准备往外走。

    何黎一见,连忙拖着钱桑手臂,低声,“你干嘛去,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还没说,你以前的初恋后来怎么了。”

    “小黎,这事等下次说,我现在想去看看莫小七到底怎么回事。”钱桑直来直去,直接说道。

    何黎一听,扔下瓜子,连忙把钱桑按到沙发上,气势十足,“别啊,你要问,也得等小七回来再说,人现在有事。”

    钱桑无法起身,目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何黎,晃悠着脑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就说你这段时间经常和莫小七咬耳朵,小黎,你可得老实交代。”

    这边何黎坚决抵制钱桑拷问,那边莫七兴冲冲的跑到门口,一见来人,笑容顿时僵住,看着站立笔直的军装男子,约莫二十八岁左右,气质冷峻,莫七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上前几步,“是你找我。”

    “你就是莫其。”江城低声询问,目光来回打量面前的莫七,虽然从资料中了解过,可到底是第一次见,这位怎么就引起首长注意,竟然让自己来安排。

    莫七点了个头,承认下来,目光从肩章上扫视过,暗含疑惑,怎么又来一位,虽然没师兄级别高,但放在以前,莫七也只有敬礼的份。

    江城确认目标无误后,便带着莫七往停车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用那无起伏的声音解释。

    知道这位叫江城的是顾长风秘书后,莫七心底有些了然,虽然有准备,但没想到这么快,可等莫七坐进车里,随着江城接下来的动作,莫七眼睛有些脱框了。

    莫七无意识的接过江城拎出来的书本,课程安排表,学生证,莫七有些语言不通畅,“这些是。”

    “按规定,你不符合编制外人员特招条列,懂。”江城直接言明。

    莫七点了个头,等待下文,特招其实是各行各业的人才,就自己这样,这条件,人部队还真看不上。

    “学历太低,学士学位,这是最基础的,懂。”江城真心不了解自己家首长想什么,既然这位小丫头已经走了后门,怎么就不走的爽快点,也就一句话,学历经历肯定一步到位,非得来折腾一下,想到这里,江城看向莫七的目光透着少许同情。

    莫七又点了个头,忽而想到自己还有工作,疑惑的问道,“其他人都得这样。”

    江城避开莫七那真诚的小眼神,恩了一声,“其他人最低也是研究生毕业,你这已经是最低标准了。”

    莫七一听,有些萎靡,盯着膝盖上一堆东西,想起自己上次坚决拒绝师兄的第一个提议,早知如此,那还不如听师兄的了,这不是还得再来一遍么。

    “我现在还有工作。”莫七半响沉默后,做出决定,如果真有冲突,莫七觉得还是被退回来的好,反正自己现在也能养活自己了,除了给师兄丢点面子。

    江城一听莫七的话,直接批评,“你已经在总参挂了号,你的入学资料已经安排好,都城大学计算机系04班,平时没要求,只需要参加考试,要求两年内必须完成。”

    “如果两年内没完成呢。”莫七琢磨着完不成就把咱退回来吧,这真不是人干的事。

    江城一眼就知道莫七想的什么,“这是任务,懂。”

    莫七两眼转起圈圈来,合着咱已经上了船,没办法下船了,莫七捶胸顿足,师兄啊,你坑苦了咱了。

    “这是我的号码,有事直接和我联系就行,听说你是初中毕业,高中知识还得补,资料里有补习班。”江城面色平静,低声吩咐,对莫七深表同情,高中的还没学会,就安排进大学,两年时间,就这丫头的小身板不知道能不能抗得住啊。

    半响后,莫七失魂落魄的站在舞蹈班门口,看着那一溜烟消失的车影,低头看了一眼拎着的一堆书本,泪流满面中,想起什么后,莫七直接转身,快步走回办公室,无视钱桑的好奇目光和何黎的暧昧眼神,拿出抽屉里的手机,拨了个号码。

    连续几分钟,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莫七无力的坐到位置上,往后一靠,伸手揉了揉眉心,心中暗道,难不成真有标准,难不成真得再考个学历,怎么这事师兄没说过啊。

    对莫七来说,上级的命令自己肯定会执行,可对于刚毕业的军校生来说,再回到面对习题和数据的日子,那真是一种不堪回首的事。

    现在联系不上师兄,莫七估摸着师兄肯定又出任务了,想来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等师兄回来问问再决定。

    想通后,莫七把书本往办公桌柜子里一塞,抬头间,就见面前四个亮闪闪的眼睛,嘴角抽了抽,“你们俩盯着我干嘛。”

    钱桑嘿嘿一声,转过办公桌,蹭到莫七身边低声问道,“小七,刚才谁找你来着。”

    莫七听到钱桑的话,看到何黎冲自己使了个眼神,便慢慢站起身,伸手搭在钱桑的肩膀上,把手机对准钱桑,笑着说道,“桑桑,你的课快到了,现在该去准备准备了。”

    钱桑盯着手机上的时间,顿时跳起,压根忘了准备拷问莫七的事,直接走到她的办公桌位置上,低头翻找,暗自嘀咕,“我的舞蹈鞋放哪里去。”

    等到钱桑拎着鞋子一溜烟冲出办公室后,莫七重新坐回位置,往后一靠,对面前笑嘻嘻的何黎抬了抬下巴,“小黎,别再盯着我,你也该去买晚饭了。”

    “我可不是桑桑。”钱桑目光闪了闪,嘴角含着笑意。

    莫七一见,摊了摊手,直接从柜子里拎出几本刚刚塞进去的专业书,往桌面上一扔,“不是你想的那样,别人给我送这个的。”

    莫七没解释,也没掩饰,如果真的要考个学历回来,在这三人眼皮子低下,根本藏不住,倒不如大大方方。

    何黎没想到莫七根本不是去风花雪月,而是真有事,怔了怔,伸手拎起一本,翻了翻,压根看不懂,眉头皱起,放下书后问道,“怎么想起来看这个,你天天对着电脑,不会真对这有兴趣了。”

    莫七点了个头,“就是你想的。”

    何黎砸吧两下嘴,目光在莫七脸上打着转,好像第一次认识莫七,“你上次说出去有事,不会就是让你朋友帮你找这些书吧。”

    莫七非常感谢何黎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没说什么,只是点了个头,让何黎脑补中。

    何黎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怪不得莫七从来没解释,倒吸一口气,“小七,现在学这个来得及吗,这些你看得懂吗,我刚才一翻,是一窍不通。”

    “慢慢学呗。”莫七现在表现的如同奋力向上的青年,满脸坚定。

    “怪不得你见天的窝在电脑前面,啧啧,我还真没看出来啊,小七,你该不会还在想着那个齐燕说你的话吧。”何黎对莫七的举动表示高度惊讶,一脸不可思议,想起什么后说道。

    莫七真心感谢何黎脑补的强大,痞笑一声,往后一靠,语衷肠心的对何黎说,“小黎,齐燕看不上我那是正常的,毕竟我只是初中毕业,不过,我学这个,只是想找点事做做,咱现在空余时间多,要不你也学习学习。”

    莫七这么顺口一说,转头便忘了,可何黎一听,心里纠结了好些时候。

    接下来两个星期,莫七每天两个电话,可就是没师兄的音讯,无奈之下,莫七也只能按照那张课程安排表,准备重新再考一次了,好在莫七在军校学习认真,基础课和专业课都没什么问题,那位江城安排的补习班,莫七一次也没去过,自给自足,除去工作时间,莫七不是盯着电脑,就是对着书本。

    这一现象,让钱桑和范向云频频问起,莫七还没想好怎么说,那边何黎直接解释清楚,所以每次莫七手捧着书时,钱桑和范向云那目光带着微微的纠结和鼓励。

    莫七一见,就知道这俩肯定误会了,以为自己是因为齐燕说过的话,才会如此努力,不过莫七也不会主动解释,所以说脑补什么的才是最强大的。

    而两个星期后,当何黎说出准备自考时,莫七楞了,连带着钱桑和范向云都有理解不能。

    莫七压根没想过自己被赶鸭子上架,重新考一次学历,竟然还有这功能,不过对何黎的决心,莫七给予肯定支持。

    所以,每次钱桑和范向云回到房间,就见莫七趴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记笔记,何黎端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看着幼儿教育专业课本,整个宿舍瞬间有种回归学校的感觉。

    ☆、第三十三章

    都城大学校门外,一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