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动筷子便埋头吃起来。

    钱桑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着筷子,漫不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莫七,低声说道,“小七,你这么一说,是不是小黎也约会去了。”

    莫七噎下饭菜,瞄了一眼钱桑,吐字不清的说道,“大概吧。”

    钱桑来了精神,放下筷子,“真的,小黎可从来没提过,藏得可真深啊,一个两个都这样,向云那家伙如果不是被我逮到了,咱到现在还不知道。”

    “桑桑,你什么都好,标准贤妻良母型,就是太八卦了点。”莫七低头笑道。

    钱桑额头黑线丛生,直接从莫七筷子下抢过一块红烧肉来,狠狠的咬了一口,“我也就问问,你看这么久,向云瞒着我,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作为朋友,咱也有知情权吧。”

    “然后敲了向云一顿,让向云请客。”莫七接着说道,她知道钱桑本就是爱闹腾的家伙,的确没什么想法,也如她所说,只是凑着点热闹。

    钱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低头扒米饭,嘟嚷着说道,“向云怎么的也得请咱吃一顿,毕竟是咱四个里的头一份,而且瞒了咱这么久了。”

    “向云那位你见过,怎么样。”莫七只听范向云提了提,还真没遇见过,只有钱桑看见过一次,顺口一问。

    “还不错,看着斯文,戴了个眼镜,好像是都城艺术学院的老师,研究生,听向云说,是我们那里的人,家里条件还不错。”钱桑虽然早就猜到,可真知道,心底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到底和向云这么多年了,一边为向云高兴,一边有些低落。

    “怎么认识的。”这倒不是莫七八卦,范向云成天在三人眼皮子低下,什么时候认识这位,心中有些好奇。

    “这事我也不清楚,听向云提了提,好像是家里给介绍的,这或许就是向云没和咱说的原因,你别说,我一想到是这原因就想笑。”钱桑眼睛眨巴两下,笑着说道。

    莫七一见,就知道钱桑所想,放心筷子,拍了拍钱桑的肩膀,“咱四个终于推销出去一个,不容易啊,桑桑,什么时候轮到你啊。”

    钱桑低着头,叹了口气,抬头间,说道,“小七,我还是觉得一个人比较自在,你看向云,现在整个见色忘友,如果小黎也有了男朋友,我再去找一个,你不就是孤家寡人了。”

    莫七嘴角翘起,“我不急,我现在才二十二,还早呢。”

    钱桑轻哼一声,撇撇嘴,低声说道,“小七,你和我说实话,我是不是做人挺失败的,向云谈了这么久,都没告诉我,如果我有了男朋友,绝对会第一个告诉她的。”

    莫七扑哧一笑,乐呵出声,看着钱桑瞪眼过来,摆了摆手,“得了,你别告诉我,你准备和向云搞百合,以前咱四个混在酒吧里,条件不允许,现在出来了,向云年纪也不少了,肯定会考虑到这问题,这事早晚的,朋友是朋友,爱人是爱人,就算她以前没告诉你,现在不也告诉你了,这和你做人没什么关系,这是每个人性格问题,如果是我,大概也会告诉你们的。”

    “你说的我也知道,就是心理不舒服,哎,我就是觉得咱四个好像没以前那么无话不谈了,虽然从酒吧出来,但好像心离了远了点,你和小黎也开始上进,有自己想法了,向云也开始为她自己打算,男朋友定下来,马上也该考虑结婚了,就我,好像没什么目的。”钱桑心情有些低落。

    莫七无奈的笑了笑,就觉得自己挺适合做心理辅导员的,人长大了,这过程是必定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要记得曾经,钱桑虽然成熟了点,但还是没长大,“以前咱四个年龄小,想的也不多,过了今天,等明天,现在想法多了,总要为以后考虑一二,向云如果真能成,你该替她高兴。”

    “我知道,可心理总觉得不太舒服,哎,小七,你和小黎那么好,她现在不也没和你说么,你说,她们一个两个的想些什么。”钱桑目光幽幽,有些感叹。

    莫七听到钱桑问起,想起这段时间何黎时不时躲避自己,心底微动,目光怔了怔,前段时间,何黎调侃自己时,莫七就有些感觉了,那时候,何黎虽然不像向云天天电话来去,可也联系频繁起来,只是自从上次从都城大学回来,何黎越发沉默,经常发呆走神,看自己的目光透着闪躲,有好几次想和自己说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

    莫七心中疑惑起来,想起自己忽略的问题,如果真是因为男朋友,也不是这种反应吧。

    莫七不是那种非得问出个一二三的人,既然别人不想说,莫七也不会主动提起,“小黎的事,我还真是不清楚,她不想说,应该有她自己原因,反正到最后,咱也会知道,问多了,也没必要。”

    钱桑一听莫七这话,哼了一声,“我看,不是你不想问,而是你本来就不关心,说到底,咱四个,也就你最事不关己。”

    莫七知道,说再多不想探究何黎,其实是因为自己没那份心,半路出来的她,对这三位虽然有些感情,可还没那么深,钱桑这话一点也没错,自嘲一笑,承认下来,“你知道还说我。”

    钱桑瞪了一眼无所谓的莫七,“小七,我以前觉得你只是面冷,现在觉得你心也有点冷,以前虽然我爱针对你,可那时候你还没现在这样什么都无所谓,我觉得你变了很多,虽然你现在喜欢笑,可那笑容我还真分辨不出真假。”

    莫七嘴角的笑意僵了僵,或许这三位多少知道,但一直没说出来而已,心底叹息一声,看向钱桑的目光柔和少许,低声一句,“咱四个都在变,我只是变的多了些。”

    黑夜里,小区门口,何黎看了一眼送自己的周全,接过自己的包,低声说了几句后,便转身而走,几步后,何黎不经意间转头,看着还站在原处的周全,心底泛起少许涟漪,摆了摆手,才转身快走几步。

    等到了楼道口,何黎听到包里手机响起,一瞬间身体有些绷紧,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眼底有些犹豫,在铃声快结束前最后一秒按下接听键。

    何黎听着那边乔卫熟悉而轻快的声音,慢步走到楼前树下,低声说起,几句后,听到那边的晚安声,何黎才挂掉,把手机重新放进包里。

    自从那次在都城大学遇见乔卫后,何黎这段时间心纠结,想起刚送自己回来的周全,何黎目光更为迷茫起来。

    周全是何黎在广告公司认识的,前段时间舞蹈班经常印刷传单,因为是何黎安排,来来去去几次后,和广告公司业务员周全相熟起来,碰巧的是,周全和何黎是老乡。

    开始的时候,何黎只是把周全当个朋友,但几次后,何黎也察觉到周全对她的心思,周全性格爽朗,虽然长得不是那么帅气,可却能言善辩,虽然是中专毕业,但为人处事却有些老练,也混迹社会很多年。

    以前在酒吧领舞,何黎从没考虑过感情问题,而现在,因为自己创业,何黎也放开一些。

    而周全的出现,正好是时间,何黎虽然没接受,但也没拒绝,直到遇见上次来找莫七的那位军官和范向云的变化,才让何黎正视起来。

    何黎一直以来是冷静的,会思考的,知道什么最适合自己,但自从遇见乔卫后,何黎有些措手不及。

    回来时听到莫七的分析,让何黎引以为傲的成熟被打击,在相信和不相信中徘徊起来,没几天,何黎便接到乔卫的电话,当时的何黎并没有接听,因为心中对莫七所说信任不已。

    但渐渐的,乔卫的频繁来电,到底在何黎心中留下一丝痕迹,对莫七所说,也产生一些怀疑。

    毕竟她和莫七什么也没有,有什么值得乔卫演那出戏,不可否认,乔卫和周全一比较,那根本没可比性,虽然不知道乔卫家世如何,可谈吐间,何黎也知道乔卫的家庭条件非常好。

    从酒吧出来,开舞蹈班,再到决定自考,说明何黎本身也很要强,也憧憬有个美好的未来,一边是条件和自己差不多的周全,一边是青年才俊般的乔卫,理智和情感,让何黎越发迷惑起来。

    所以这些日子,何黎对莫七有些避而不见,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对莫七提起,而在前几天,在知道向云竟然有个研究生男朋友后,何黎愈发心思重了起来。

    何黎在四人中,只和莫七投缘,最大的原因是莫七和何黎个人经历家庭条件比较接近,范向云和钱桑家庭学历注定了让何黎产生不了同类的感觉。

    可最近几个月来,莫七的改变,莫七的无谓,莫七的想法,还有莫七的追求,让何黎产生一种紧迫感,而乔卫的出现,莫七的所说,让何黎的压力达到一个高度。

    虽然何黎从未答应乔卫的邀请,可还是联系频繁起来,这也是她这段日子越发沉静的原因。

    何黎呼出一口气,皱起眉头,她不知道该不该和莫七谈谈,可想起莫七上次的话,又退缩下来,看着天色,何黎慢步往楼道里走去。

    “小黎。”范向云拎着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