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楼道口熟悉的人影,直接喊道。

    何黎转身看了过去,看着来人,脚步停了下来,脸色恢复以往,笑道,“向云,可真巧。”

    范向云直接勾住何黎的手臂,好奇的问道,“你也出门了。”

    何黎点了个头,便往里走,调侃道,“就许你出门,不许我出去。”

    “我是去约会,你呢,该不会也是去约会吧。”范向云笑了起来,顺了顺头发,现在反正都知道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我们可没你那么动作快,我出去有事,对了,你答应给我们带的好吃的,买了没有。”何黎一语带过,别有意味的笑道。

    “去,你和桑桑一个德行,就惦记这点东西,买了。”范向云哼了一声,说道。

    两人说笑间回到出租屋,而屋内,钱桑对着电脑玩游戏,莫七趴在床上写习题,两人看到同进门的范向云和何黎,对看一眼。

    ☆、第三十六章

    隔日,周六,四人直到九点才起床,因为天气越来越冷,自从调整课时安排后,四人每天起床时间越来越晚。

    范向云是第一个起床,起床后便折腾钱桑,等到钱桑慢吞吞爬起,便去折腾何黎,而莫七则快速从被子里钻出来。

    起床后,四人洗漱,啃两块面包,何黎洗衣服,钱桑准备午饭,莫七帮忙,范向云整理房间,等到十一点半吃完午饭后,四人才出门。

    因为舞蹈班课程都安排在下午,四人十二点开门,开始打扫,整理舞蹈教室,等到一点,学员陆续到来,一个下午安排两个时间段,小班五人,大班十人,直到晚饭前五点半结束。

    今天莫七轮到第二个时间段,结束课程,送走学员后,便转身往办公室走去,进门一眼,意料之中的问道,“向云又出去了。”

    钱桑双手撑着下巴,看着进来的莫七无神的点了个头,叹了口气,“你知道还问,哎,典型的见色忘友,以前不知道,现在我终于看清向云的真面目了。”

    何黎坐在沙发上,发完一个短信后,听到两人问答,笑了笑,“桑桑,等你也谈恋爱,就没资格说这句了。”

    钱桑刷的抬头看了过去,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小黎,这难不成是你经验之谈,如果是我,我还是朋友第一位。”

    莫七坐到自己位置上,伸手拎出一本书,往后一靠,随手翻阅起来,没发表什么意见。

    “现在保证没用的,是不是,小七。”何黎直接笑眯眯说道,转头看向莫七。

    莫七抬眼,淡淡恩了一声,直接说道,“还没轮到我,所以我不发表意见。”

    “莫小七,咱俩是同盟,小黎现在整天的不见人影,虽然她没说,可我觉得指不定哪天就把咱也抛弃了。”钱桑有些不满,立马对莫七纠正道。

    莫七微微一笑,朝何黎那边看了过去,发现何黎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心中有些了然,所以没接钱桑的话,低头沉默看书中。

    何黎脸色一变,瞥了一眼稳坐的莫七,看到莫七没说什么,松了口气,其实到现在,何黎还没决定下来,对于周全的追求,何黎没放弃,而对于乔卫的电话,何黎又有些憧憬,所以对钱桑的试探和莫七的沉默,是否认,还是承认,这都让何黎为难至今。

    看了一眼钱桑笃定的表情,何黎打着哈哈说道,“我那是有事,桑桑。”

    钱桑笑起,摇晃着脑袋,慢慢说道,“了解了解,我和莫小七都知道。”

    就在这时,何黎电话响起,钱桑和莫七对看一眼后,就见何黎快速接通电话,跑到办公室外,低声交谈起来。

    莫七看着钱桑偷偷摸摸准备起身跟上,低声阻止道,“行了,别做侦探了,桑桑。”

    钱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坐回位置,转身看向莫七,低声说道,“小七,你就不想知道,向云可是被我逮住了。”

    “没那兴趣。”莫七直接一句,低头开始收拾东西,“时间不早了,准备回去吧。”

    钱桑不得劲,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看你都不怎么关心小黎了,看着吧,待会小黎肯定会出去。”

    “关心不是说说而已,小黎的事,咱俩别多问了。”莫七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钱桑说,低声一句。

    两人话音刚落,何黎便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收拾东西的两人,磨蹭了一会,直接说的,“我朋友约我有事,我出去一趟,晚饭就别等我了。”

    钱桑扑哧一笑,“小黎啊,我刚才还和莫小七说来着,一猜一个准啊。”

    何黎怔了怔,随即一笑,转移话题,“你们俩就合着伙欺负我吧,我先走了,对了,有什么想吃的么,晚上给你们带。”

    莫七看着钱桑得瑟的模样,嘴角淡淡一笑,对何黎温和说道,“没什么想吃的,你随便带一点就行了,早点回来,如果有事电话我。”

    何黎看着莫七没追问的态度,说不清心底的滋味,欲言又止后,轻轻恩了一声,避开莫七那双直入人心的目光,“那我先走了,对了,你和桑桑没事也早点走吧,这两天太冷了。”

    莫七看着何黎快速收拾好东西,拎着包就往外走去,往后一靠,看着何黎远去的背影,目光有些怔然,忽而发现肩膀被钱桑搭住,侧头看了过去。

    “莫小七,你别看了,你也被抛弃了,哈哈,现在一到下班时间就只剩下咱俩了,哎,向云课一结束就跑了,小黎好歹呆到下班时间,现在我觉得你说的是真的,小黎真有男朋友了。”钱桑一脸肯定,暗含深深的忧伤,“你说,什么时候你也抛下我去约会啊,这事你得提前说一声,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莫七一见钱桑的表情,胃有些疼了,直接伸手拍开钱桑的脑袋,这一段时间,的确如钱桑所说,不过,好在范向云和何黎只在周六周末时间段消失,没影响工作什么的,轻哼了一声,“我还早着呢,你想的太多了,桑桑。”

    女人和男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事业和家庭的态度,从范向云就可以看出,这是以后无法避免的,女人一旦有了男朋友,肯定无法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中来,而何黎,这些天来,看书的时间也缩短了,心不在焉的。

    莫七伸了个腰,抬头间,看到钱桑还一脸哀怨的盯着自己,瞬间有些想笑,安慰的拍了拍钱桑的肩膀,“好了,我以后绝对会提前说一声的,放心吧,时间不早了,既然她们都走了,我们也回去吧,对了,今天我还要吃红烧肉。”

    钱桑身心好不容易被莫七治愈了些,可听到后面的话,翻了个白眼,伸出手指恨恨的戳到莫七脑门前,“你就记得吃,莫小七。”

    “行了,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今天还是你去菜场,我关门。”莫七没理会钱桑的抗议,直接下命令。

    钱桑耸了耸肩膀,蹦跶到自己的位置,开始收拾东西,嘟着嘴,“知道了,现在没向云给我撑腰,你就欺负我吧,我都快变成你的专用烧饭婆了。”

    莫七看着钱桑收拾好,对自己挥了挥手后便往外而去,笑了笑,低头也开始收拾起来。

    四人一直分工合作,以前莫七和何黎同进同出,可这段时间何黎在下班前就走了,所以都是莫七关门。

    等到莫七锁好门窗,又检查一遍后,才双手抄在裤兜里,背着帆布包,晃悠悠的往出租屋走去,一路上,莫七又想起许久没联系的师兄了。

    虽然知道师兄以前也是这般,时不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这次,却是相认后的第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莫七有些担忧,想起以前和现在,莫七觉得自己心态有些变化了,以前是因为只把陆泽当成师兄,而现在,是把师兄当成最后一个亲人。

    重生在这个身体里,注定了有些秘密要独自承担,以前的人莫七无法去相见,现在的人莫七无法去相交,譬如相处了几个月的何黎,就算自己察觉出什么,也不会主动去询问,除非何黎亲自告诉自己。

    莫七苦笑一声,侧头间,不经意看到身后不远处缓慢而行的军车,目光怔了怔,脸上有些诧异,不自觉停下脚步。

    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那有些熟悉的车牌号,莫七有些不好的猜想,等到军车停在自己面前,车窗降下,那不好的猜测更为强烈起来。

    莫七嘴角抽了抽,盯着车内稳坐的顾长风,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呆愣当场,想起什么后,双眼放光,直接探头环视车内,等到莫七发现车内压根没师兄身影,眼底有些暗淡。

    顾长风隐晦不明的看着莫七的神情和动作,从开始到结束,让顾长风的心不怎么平静,看到莫七小脸黯然后,顾长风目光微冷,直接问道,“你以为是谁。”

    莫七听到这话后,察觉到面前的人是谁,当下尴尬一笑,摸了摸鼻子说道,“没谁,原来是顾大哥,真巧,哈哈。”

    虽然那声顾大哥叫的有些别扭,但莫七还记得上次顾长风所说,所以也没称呼首长。

    顾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