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扫视一眼,听到莫七的称呼,温度回暖了少许,微微点了个头,“恩,上车,我找你有事。”

    莫七听着那命令的口吻,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有些憋屈,摆了摆手,大义凛然的拒绝道,“上车就不用了,有事就吩咐吧,顾大哥。”

    “莫其。”顾长风的确有耐心,可看到莫七这般态度,眉头微微皱起,“是陆泽的事,上车,下次再说,你选,我时间不多。”

    莫七刚刚强硬的气焰,瞬间被拍了下来,盯着认真不过的顾长风,很想仰天长啸一声,半响后,没说什么,默默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随着关门声响起,顾长风嘴角弯了弯,对前面的廖凯点了个头,车开动。

    莫七看着车开动,有些坐不住了,快速抬头看向身边的顾长风,只见顾长风不言不语,想问什么又问不出口。

    等了一会,车越来越快,离自己住处越来越远,莫七有些坐不住了,脸微微红,那是憋的,试探一声,“首长。”

    顾长风听到这称呼,挑了挑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莫七,淡淡一句,“上次我怎么跟你说的,年纪不大,记性不好,难道我还不够格让你叫声顾大哥。”

    莫七隐隐觉得这话中带着自己琢磨不过来的味道,小脸纠结,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上赶着让自己攀关系的首长还真没遇到过,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一声,“没有,顾大哥,我那是尊称,尊称。”

    “没有就好,尊称就不必了,今天我正好顺路遇到你,本来让江城过几天给你个电话的,陆泽前段时间出任务,上次回来又走了,因为没时间和你联系,让我带句话给你。”顾长风边说,边观察着莫七的表情。

    莫七从开始云里雾里到恍然大悟,怪不得拦在半路上,原来只是顺路带个信,心一松,倒没以前般拘谨起来,笑着谢道,“原来是这事,麻烦顾大哥走这一趟了,陆队有什么事吩咐我。”

    顾长风看了一眼,对顾大哥和陆队的称呼非常满意,往后一靠,淡淡说道,“他这次得大半年才能回来,以后也没办法联系你,如果你有事,可以找我。”

    莫七听着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不是师兄一去一年半载的问题,而是让自己有事找面前这位,怎么可能,莫七还记得上次师兄交代自己远离着顾长风一些,目光带上些疑惑,问道,“陆队真这么说。”

    顾长风目光冷了几分,轻启嘴唇,“你在怀疑我的话。”

    莫七心抖了抖,周遭冷下的温度,莫七还能察觉到,想起刚才自己疑问的话语,有些后悔,如顾长风和师兄这类人,还真没必要说谎话,当下嘴角抽了抽,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顾大哥。”

    顾长风眼神更冷了,这丫头三番两次的把他话当成耳旁风,心中纳闷今天怎么就走了这一趟,简直是自找的。

    莫七立马感到身边冷飕飕,欲哭无泪,师兄,咱真佩服你,竟然和这位认识数年,不容易啊,夏天绝对不用空调,冬天绝对会感冒,伸手搂紧衣服,连忙说道,“顾大哥,我刚才真没那意思,我没怀疑你的话,就是觉得我和陆队也就认识几个月,陆队也太照顾我了。”

    顾长风瞬间无奈了,有种面对陆泽的感觉,以前没这么明显,现在这丫头胆肥了,真真和陆泽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伸手揉了揉眉心,随后摆了摆手,“行了,我来一趟,只是告诉你一声陆泽的意思,我和陆泽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他对你另眼相待,必然也是有原因的,让我照顾你点,也没什么不可能。”

    莫七若有所思,眼底还是有些疑惑,不过,听着顾长风的解释,反复琢磨了一下,如果是师兄,一去这么久,还真有可能这么吩咐。

    想通后,莫七恢复正常了,看着顾长风的目光多少带上少许歉意,毕竟自己想多了,师兄和这位指不定关系真不错,把自己托给他照顾,点头说道,“谢谢顾大哥,不过,我还真没什么事,陆队说的,顾大哥你也别放在心上。”

    顾长风听到莫七这话,眉头微皱,按照平常,听他说出这话,哪位不是上赶着提要求,虽然刚才那话的确不是陆泽说的,因为那小子还没来得及回来一趟,就直接去了国外。

    莫七看着身边这位神色不对,立马回顾一下,发现自己没说错什么,心底有些疑惑。

    顾长风看到莫七一脸茫然,侧头盯着窗外,胸有些闷,半响后,脸色莫测,漫不经心说道,“你现在没什么事,不代表以后没什么事,我和陆泽是朋友,答应便是答应,你最好记得这一点。”

    莫七微囧,看着顾长风一脸认真,别人抱大腿是上赶着,自己抱大腿,是大腿直接跑到面前,如果是以前,多好啊,莫七的脸变来变去,最终,缓慢的点了个头,“我知道了,有事肯定麻烦顾大哥。”

    顾长风缓慢的吐出一口气,恢复平静,对自己越发控制不住的情绪有些怔然,想起江城上次所说,自己到底是看不惯这丫头和陆泽的关系,还是看不惯陆泽对这丫头的态度,还是这丫头对陆泽和对自己截然不同的反应。

    顾长风不知道今天怎么就让廖凯开车来到这里,想起刚才在路口停了二十分钟,想起他看到莫七出来后就直接命令跟上,想起刚才直接让莫七上车说的那番话,顾长风觉得有什么超出他控制了,眼底暗了下来。

    这边顾长风沉默不语中,那边的莫七是坐立难安,该说的已经说了,怎么还不停车让自己下去。

    顾长风低头思考一番后,还是没得到答案,目光转向身边的莫七,不着痕迹的打量起来,头发比起上次长了少许,柔和而顺从,脸色比起上次好了些,白里透着红,粉嫩而细腻,或许是因为离开酒吧缘故,随后又盯着莫七互握的手指,牛仔裤紧裹的大腿部,再到腰际,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莫七察觉到顾长风的目光,不经意抬头间,和顾长风那目光一碰,让莫七心一窒,有种警惕感,就好像自己被盯上般,不着痕迹的往车门边挪了过去。

    顾长风看着慢慢远离自己的莫七,收回审视的目光,想起什么后,低声问道,“这次除了陆泽的事,也想问问你学习进度,这学年快结束了,准备的怎么样。”

    莫七缓慢抬起头,没想到会问这个,砸吧两下嘴,就自己一小人物,何德何能让这位首长关心,本来上次江城的出现,就让莫七有些疑惑了,现在这么一来,更让莫七有种不上不下的滋味,想起师兄不在,压根找不着人询问,让莫七一时间无法确定这位的态度。

    “顾大哥,那个,学习没什么问题,我肯定会完成的,放心吧。”莫七中规中矩的答道。

    顾长风瞬间有些胸闷了,看了一眼莫七,眼底暗色沉沉,忽而说道,“那就好,别辜负你陆队的期望,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能完成,那也没必要留着了,现阶段你主要任务就是这事,其他别多想。”

    “恩,明白,顾大哥。”莫七深受教诲般点头称是,其实莫七觉得自己真不适合被关心,特别是这位顾部长的关心,反而直接命令让莫七觉得正常些,这就是小人物的通病。

    莫七说完后,看向顾长风,眼神有些犹豫,一咬牙,琢磨半响的话,笑着问出口,“顾大哥还有什么事没,如果没得话,我就回去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麻烦顾大哥了。”

    顾长风一听,看着莫七一脸远离的表情,挑了挑眉头,本来顾长风一时兴起,也打算说几句话后便把莫七送回去,可现在莫七如此表情,顾长风微微不满了,眼底沉静一片,淡淡问道,“晚饭还没吃吧。”

    “恩,刚下班准备回去。”莫七快速答道,扒拉着门把手,一脸期待,就等着这位把自己在路边放下了。

    顾长风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打破莫七的期待,直接说道,“那就顺便一起吃个饭吧,现在送你回去时间不够,我和别人约好了。”

    莫七一听,瞪大眼睛,头发竖起来,这声顺便让莫七重启记忆,想起那次就是因为顺便吃了顿饭,才有了后来的事,让莫七很想摆双手直接拒绝,但是,虽然没接触过几次,顾长风的性格,莫七也知道一些,深呼吸一口,非常真诚的说道,“顾大哥,我现在还不饿,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我知道,顺便吃一点,等饭局完了,我再送你回去,还是说,因为陆泽不在,你才拒绝。”顾长风看了眼莫七非常纠结的小眼神,就知道这丫头想什么,别有意味的说道。

    莫七听到那声陆泽咬字特别重,哪里敢直接摇头,咳嗽一声,委婉表示,“我还没和我舍友说。”

    “打个电话回去。”顾长风直接吩咐道,淡淡一瞥后,往后一靠,不再说什么了。

    莫七现在很想上手挠顾长风一下,总觉得因为那次不期而遇,自己便走上一条不归路了,这位时不时提一次师兄,对自己指东往西,还有那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