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晃到莫七面前,双手插腰,“莫小七,你可真能啊,放我鸽子,我买了那么多菜,你啥也没说就跑了,就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你们一个两个就没把我放在心上,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去约会了。”

    莫七换好拖鞋,抬头一见钱桑那架势,咳嗽一声,伸手安抚的顺毛摸了两下,“我就碰上个人,顺便去吃了个晚饭,下次一定提前和你说一声。”

    钱桑双眼一瞪,看着莫七往房间里走,便跟了上去,“我才不相信呢,今儿你不跟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莫七伸了个懒腰,把包往书桌上一扔,把外套一脱,挂在床头,听到钱桑的话,脑门疼了起来,伸手揉了揉眉心。

    钱桑见莫七不言不语,直接往床边一坐,嘟着嘴,“小七,小七,莫小七。”

    莫七侧头看了一眼钱桑,往钱桑身边一坐,“桑桑,你别看谁都谈恋爱好不好,我说没有就没有。”

    钱桑见莫七认真的模样,疑惑的看了一眼,“真的。”

    莫七点了个头,伸手拍了拍钱桑的肩膀,“真的,比金子还真,桑桑啊,以后别听风就是雨啊,我还小着呢,说什么也得多自由个几年。”

    钱桑也不是多想打听莫七的事,而是在意这个问题,以前都是跟着向云,现在向云一谈恋爱就变了,而何黎更是神神秘秘的,就剩下莫七。

    听到莫七的话,钱桑脸色好了一些,打量了一番莫七,认真的说道,“小七,你以后真有了男朋友,直接告诉我,我也没别的意思,就觉得被人蒙在鼓里不好受。”

    莫七有些了然,恩了一声,笑了笑,“知道了,第一个告诉你。”

    钱桑哈哈一笑,立马把这问题抛到脑后,想起什么后,用手蹭了蹭莫七的手臂,低声说道,“对了,向云刚才打电话,说明天早上回来,你说。”

    莫七看着钱桑泛起八卦的眼神,慢慢起身,“看来向云离结婚不远了啊。”

    钱桑听到莫七说的话,往床上一躺,“是啊,快结婚了,小七,说实话,我是替向云高兴,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么多年在一起,咋一分开,还有些不习惯了。”

    莫七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就你想的多,对了,小黎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钱桑刷的坐起身来,“没,看来咱又有一个要出嫁了。”

    “这事可说不准。”莫七淡淡一句,这些日子,越发看不清何黎所想,如果真是有男朋友,何黎不至于如此。

    “不管了,一个两个的都这样,幸好还有小七你在,要不然,我可真是没人说话了。”钱桑对何黎的事不怎么在意。

    两人洗漱好,爬上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等到快半夜时,何黎才到家,而此时的莫七和钱桑已然入睡。

    等到天亮,莫七一睁眼,就探头往床下看去,看到何黎蒙着被子睡的香,嘴角弯了弯,伸了个懒腰,开始起床。

    直到中午时分,范向云才满脸笑意的回来,看着范向云换了一身衣服,钱桑没再问什么,何黎一脸意料之中,莫七只招呼一声,四人吃过饭,便去了舞蹈班。

    下班时分,范向云和钱桑去菜场买菜,提前走了一步,莫七和何黎收拾舞蹈教室,等整理好,才关门回去。

    两人走到楼道口,莫七的手机响了起来,莫七伸手从包里掏出,看了一眼陌生的号码,心底有些疑惑。

    “怎么了,小七。”何黎看着莫七半天没接通,停下脚步问道。

    莫七摆了摆手,“你先进去。”

    何黎没再问什么,恩了一声后,看着莫七走到树下接听电话起来,心底涌上一种无力感,总觉的自己和莫七之间有道看不见的隔阂,想了想后,便转身往楼道里走去。

    莫七听着电话那头陌生的嗓音自报家门,疑惑丛生,重复一句,“叶明瑞。”

    莫七这时才想起这名字有些熟悉,昨天好像听到过,眉头微微皱起。

    叶明瑞放慢车速,慢慢靠路边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路牌,目光在宅巷字眼上滑过,听着电话那头疑问的声音,直接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在都城大学旁边自助餐厅见过。”

    莫七经过电话那头的提醒,瞬间想起,哦了一声,恢复冷静,“我想起来了,不过,叶先生,我们好像不太熟,你怎么有我电话的。”

    叶明瑞撑着下巴,看了一眼窗外的行人匆匆,笑道,“你和我不熟,可你那朋友和我朋友挺熟的。”

    莫七听到这话后,还有什么不明白,这段时间何黎的反常,对自己欲言又止的状态,脸色有些微变,“叶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先别挂,我有事想和你谈谈。”叶明瑞听着莫七说话的语气,直接阻止,“我现在就在宅巷路口,不介意的话,请你喝杯咖啡。”

    莫七有些摸不着头脑,李辰海所说的叶家叶明瑞,和上次自助餐厅碰上的叶明瑞,虽然听着名字熟悉,但莫七还真没把这两人联系起来,莫七以为这位找自己,是因为何黎的问题。

    “不用了,我没什么需要和你谈的,就这样吧。”莫七不想参与此事,何黎的事,何黎自己决定。

    莫七刚挂上电话,没走几步,手机又响了起来,看着不依不饶的铃声,想了想,莫七还是接听了。

    “莫其,我要和你谈的可不仅仅是你朋友的事,还有你妹子莫云。”叶明瑞没想到莫七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脸色有些阴沉,语气也没开始般随和了。

    莫七握着手机的手一僵,更是恨不得没接通,对莫云和那莫妈妈,莫七到现在也有些抗拒,或许受到记忆的影响,没多少好感。

    “莫云。”莫七重复问道。

    “对,莫其,如果你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这事可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叶明瑞非常淡定,笃定莫七会同意。

    莫七伸手揉了揉眉心,就觉得这段时间有些不顺,想起昨天顾长风所说,难不成这就是麻烦,心底琢磨开来。

    “朋友的事你不想管没什么,可你妹子的事,你就不想知道。”叶明瑞没想到莫七如此反应,心中暗道,看来,这姐妹俩之间也有问题,不过想起莫七为了莫云去酒吧工作陪酒,心底又有些肯定,矛盾是有的,但感情也是有的,毕竟是亲妹子。

    说实在话,莫七真不想去见这位莫名其妙的叶明瑞,可也知道,这身体和莫云息息相关,这次拒绝,还有下一次,左思右想后,答应下来。

    莫七回到出租屋,看到何黎越发沉静的脸,想问的话又吞了下去,只是交代一下,便出了门,走到巷口,看到不远处停的一辆黑色车,慢步走了过去。

    叶明瑞从后视镜看到莫七走近,直接打开副驾驶的门,对站在门外的莫七说道,“上车吧。”

    莫七没说什么,沉默的坐到副驾驶位置上,车开动后,莫七不经意侧头,和叶明瑞目光对上。

    叶明瑞嘴角弯了弯,“说起来,是我的不是,没提前招呼一声,不过,我们也算认识。”

    莫七避开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侧头看向窗外,平静的说道,“我们可算不上认识,叶先生,有事你就说吧,我也想听听我妹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叶明瑞一见莫七的战斗力十足,咳嗽一声,专心开车,不紧不慢,“不急,待会有的是时间。”

    莫七敛起眼底的沉思,没再说什么,往后一靠,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猜测起来,开始的时候,没多想,现在看来,这位和叶家叶明瑞可能是一个人,要不然没那种气势,而对于即将听到的事,莫七有些不好的预感。

    车没开多远,拐了个弯,顺着后海街又开了一会儿,停在路边车位上,莫七看着叶明瑞熄火下车,也自觉的开门走了出去。

    抬头间,看着咖啡馆的特色招牌迎风飘荡,紧了紧随身的帆布包,跟着叶明瑞往门口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大门,被侍者带着从旋转楼梯而上,来到二楼,两人临窗而坐,一人一边,空间幽静而宽松,轻盈的音乐环绕,让莫七的心平静少许。

    莫七看着递来的酒水单,摆手拒绝,直接抬头对侍者说道,“一杯柠檬水,谢谢。”

    叶明瑞见莫七如此,没说什么,直接点了两杯蓝山咖啡,看到侍者远去,往后一靠,上下打量着对面稳坐的莫七。

    莫七察觉到那目光,如上次李辰海一般,带着估量,心底有些无奈,莫七能忍受李辰海,那是因为顾长风,而忍受顾长风,那是因为师兄,所以说,有些人得给面子,有些人不需要,就算对面的人是叶家,莫七也不会上赶着。

    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柠檬水,看着叶明瑞移到自己面前的咖啡,莫七只看了一眼,没接受也没拒绝。

    “叶先生,现在可以说了吧。”莫七抬眼看了过去,放下手中的杯子,非常平静的问道。

    叶明瑞漫不经心,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关心这问题呢。”

    莫七看着对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