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起来,这感觉,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像圣母玛利亚了,舍己为人,连忙说道,“妈,你从哪里知道的,我现在是一个舞蹈培训公司工作呢。”

    “你就别骗妈了,要不然以前你怎么每个月能给我那么多钱,你就初中毕业,有哪家公司能出这么多工资,小其,做错事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悔改,我知道后,问过你妹子了,你妹子也承认了,小其,做人要堂堂正正,早知道你一直在外做那样的工作,打死我,也不要你的钱,我们家穷归穷,但也不需要卖女儿。”

    莫七整个人傻了,这莫妈妈和莫云的确一个脑回路吧,一边嫌弃这钱,一边伸手要,好坏都是自己,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吧,莫七很想来这么一句,但想了想,笑了笑,自己可不是莫其,也没什么委屈可言,只是有些为这身体感到不值。

    “妈,既然你知道,那我也不瞒你了,不过,我现在真在一家舞蹈培训公司工作了。”莫七直接开口说道。

    那边的莫妈妈一听,沉默下来,半响后,语气高了起来,“莫其,你一会儿做销售,一会儿在什么培训公司,到底做什么你自己清楚,你在外我管不了你,可你最起码得知道什么事不能做吧,你是个女孩子,要洁身自好,你还是多学学你妹妹吧。”

    莫七皱起眉头,虽然理解莫妈妈的这番话,可有些接受不能,“我以前那样还不是为了莫云,你以为我愿意。”

    “你这什么态度,我也就说你两句,你就给我顶上了,当妈的还不能说了,你妹子可不像你,我问的时候,还想帮你瞒着,只说你在那什么酒吧跳舞,如果我早知道你这样,你那钱,我是一分也不会要的,你妹子也不会要,你现在是不是还在那地方做,你给我立马出来,我就算把房子卖了供你妹子读书,也不要你现在挣的钱。”

    莫七笑出声来,听着那头一口一个莫云怎么样,一口一个自己怎么样,幽幽的说道,“妈,既然你这么说,那以后可别忘了啊,说起来,那房子,还是用的我的钱吧。”

    莫妈妈本来那点愧疚心被莫七这么一说,脸色分外难看,想起那天接到的电话,语气不怎么好了,“莫其,妈从小把你拉扯大,你自己拍拍胸口,除了你妹子上学后,我逼你紧了些,以前可是最疼你了,房子是咱旧屋拆迁分到的,虽然妈没本事,但好歹养你那么多年,我有要求过你什么没,你现在来和我算账,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妈。”

    莫七听着听着,对这身体的那点亏欠也无法维持了,声音冷了下来,打断那边絮絮叨叨的埋怨,“行了,别说了,有些事,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你只要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在酒吧工作的。”

    既然都说开了,莫七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问,而且,在这关头,莫妈妈怎么就知道了,这也太巧了。

    莫妈妈喘着气儿,被莫七说出的话噎住,声音提高个八度,“你还有理了,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丫头,在外不检点,还不许人说了,人直接打电话给我,你真是想气死我才甘心吧,你要有你妹子一半省心就好了。”

    莫七仰头长叹,果不其然,对电话那头的埋怨,莫七压根没理会,本来想对莫妈妈说一说莫云的事,现在这么一来,也没必要说了。

    “莫其,你如果还当我是你妈,你给我赶快回来,你那工作也赶快给辞了,你岁数不小了,还是安稳呆在家里找个人嫁了,你妹子上学的事,我来想办法,妈看着莫云虽然比你小,可比你懂事,现在也不怎么问家里要钱了,离莫云毕业也就两年不到,怎么着我也能供她上完。”莫妈妈直接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话。

    如果让人知道莫云有这样个姐姐,那面子里子什么的都没了,以后还怎么在外抛头露面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莫其回老家,跟着自己在摆摆菜摊,时间一长,等没人知道后,再帮莫其找个安分的人家嫁了。

    莫七嘴角弯了弯,听着电话那头的安排,无声而笑,“我的事,你还是别操心了,我早就从酒吧出来了,要不然也不会每个月只给你一千,你要真嫌我给你丢人,那就别当我是你女儿吧,妈,人心不带这么偏的,既然嫌弃我的钱,那以后我也不上赶着讨嫌,我自己养活自己,还是做到的,妈,你最好想想,我在酒吧工作,到底是为了谁,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莫七说完后,也没听那边的反应,直接挂掉电话,想起什么后,扑哧一笑,带上微微苦涩,好在没对那母女报以期待,没期望,当然也没失望,这样就好。

    本来打算提起的事,莫七当然也放到一边了,上赶着找不自在,莫七是绝对不会做的,心底越发冷了下来,莫云会有什么结果,也不是她需要考虑的。

    不过,这时间莫妈妈知道自己以前的事,可真够巧的,看着就不是意外,莫七想了想,直接转身推门而入,看到屋内其他三人窝在办公室谈笑,招呼一声,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个下午,莫七不间断接到莫妈妈打来的电话,听着电话那头越来越严厉的话,越来越深的埋怨,莫七匆匆几句便挂上。

    周而复始,直到下班前,莫妈妈见莫七语气越来越冷漠,说话越来越简短,便再也没打过来,让莫七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底暗暗无奈,接受这身体的同时,附带接受这关系,让莫七有种说不出的憋屈。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了,对于那位通知莫妈妈的人,莫七有的是耐心,只要等着就行。

    一天过去,隔日风平浪静,直到下班回家后,莫七接到来电,看着陌生的号码,莫七一骨碌从床上翻身而下,没看到何黎探究的目光,直接走到后院,接听起来。

    听着电话那头熟悉而陌生的自报家门,莫七楞了楞,脸色有些难看,重复道,“叶明瑞。”

    莫七还真没想到是叶明瑞,以为上次自己早就说清楚,莫云的事,莫七了解后,觉得叶明瑞压根没必要找上自己。

    叶明瑞看着乔卫吊儿郎当的坐在自己对面,伸手揉了揉眉心,上次和乔卫说起莫其后,谁知道,乔卫真就盯上,竟然用上手段来。

    听到电话那头低沉的声音,叶明瑞多少有些沉默下来,看了一眼笑嘻嘻的乔卫,一个冷眼过去,对这电话直接说道,“是我,上次的事,你想的怎么样。”

    冷风吹过,莫七哆嗦了一下,听着那头的话,心底琢磨开来,直接问道,“我的事,是你告诉我妈的。”

    叶明瑞对莫七的敏锐报以赞叹,不过,笑了笑,直接说道,“我还不需要那样,莫其,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上次找你出来聊聊,只是为你好。”

    莫七脸色沉静,低头沉思,“是乔家。”

    乔卫看了一眼通话中的叶明瑞,轻哼一声,这段时间,杨少翰和自己家姐姐一碰面,那绝对是战争片,情况越来越严重了,知道叶明瑞找上莫其后,乔卫到底按捺不住,出手了,谁知道被叶明瑞知道,反而被说了一通。

    叶明瑞听到莫七的猜测,不得不赞一声,反应快,冷冷的看了一眼乔卫,平静说道,“不管是谁,你以前的事都是存在的,这怪不得别人,这次是你,下次指不定是莫云,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莫七听着那头高高在上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叶明瑞,就算我以前陪酒,那也是我的事,你们这些人,想什么我知道,以为把我查的清清楚楚,我就得听你的,你有本事,直接去找正主,一个巴掌拍不响,别什么事都怪到别人身上,莫云是莫云,我是我,你给我记住这一点。”

    叶明瑞听着莫七话,挑了挑眉头,“你的意思,真不管了。”

    “我能管什么,莫云成年了,要管,也是我妈去管,还轮不到我,叶明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找上我,但我得告诉你,有些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得怎么样的,人正主还没急,你们倒是一个两个的折腾起来,我妹子再不好,也是清清白白的,我再不好,也靠我自己双手挣钱,我现在再说一次,这事别再找我了。”莫七一口气把话说完,便挂上电话,目光渐冷。

    电话那头的叶明瑞,听着嘟嘟响,怔了怔,而乔卫连忙问道,“怎么样了,叶哥。”

    叶明瑞把手机往旁一扔,往后一靠,深深的看了一眼乔卫,“你做的好事。”

    乔卫挠了挠短发,蹭到叶明瑞身边,“叶哥,这也不怪我,我查到那照片真是齐皓给弄出来的,脑袋一热。”

    叶明瑞哼了一声,“那你也犯不着找人麻烦,你不是早就说过,莫云是莫云,她姐是她姐么。”

    “那不是听你说的,杨哥那里咱不能直接来,我姐那里更得悠着点,你又不许我去找莫云那女人,现在,齐皓那边我让人准备了,能在咱头上动土,怎么也不能让他好过,叶哥,我也知道咱三家是一条绳上的,现在走一步看两步,如果搁在以前,早就让莫云消失了,犯不着这样折腾,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