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可是投了十多万的。”莫七直接算起账目来。

    “小七,那些人我们惹不起。”范向云低声一句。

    何黎看了一眼范向云,想了想,开口道,“我听小七的,向云,你现在比以前怕事了,这事本来咱占理。”

    范向云往后一靠,也知道何黎说的意思,自从和程维一起后,她的确改变了一些,或许有了依靠吧,而现在舞蹈班的事,基本都是莫七做主。

    而此时,刚进屋子的钱桑听到后,直接拎着早点冲进房间,嚷嚷道,“我也听小七的,那房东忒不要脸了,说让咱走咱就走,他是谁啊,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范向云无力的朝钱桑看了一眼,随后摆了摆手,直接说道,“三比一,我没什么要说的,那就听小七的,我只是有些担心不能善了。”

    莫七一见大家达成共识,低头沉思,不一会,抬头环视三人,便侧头对范向云说道,“向云,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们四个辛辛苦苦到今天,如果没这事,舞蹈班肯定会越来越好的,一年后,我们的本肯定能回来,还能赚一些,现在房东要收回房子,以前的努力基本白费了,只要房东能接受我的条件,我也不是不讲理的,毕竟咱投的钱,都是我们四个一点一点攒起来的。”

    范向云深深看了一眼莫七,嘴角弯了弯,“行了,你的意思我明白,咱四个好歹是从酒吧出来的,什么人没见过,这事,你看着办吧,我们三听你的。”

    何黎和钱桑也跟着点了个头,钱桑更是直接拎着早点蹭到莫七身边,“小七,来,咱吃早饭,这几天,你为了你妹子早出晚归的,我们看着都心疼。”

    话音刚落,何黎咳嗽一声,而范向云低头抖了抖肩膀,只有莫七楞了楞,目光瞥了一眼尴尬中的何黎,瞬间有些明了,顿时觉得脑补什么的果然强大,还没等自己解释这几天出门的原因,这三人就给出理由了,莫七没再解释什么,这样也好,省的自己再编些理由,接过钱桑手中的早点,谢了一声。

    莫七边啃着手中的包子,边想着舞蹈班的问题,这一段时间,好像什么事都凑到一起,一件接着一件,让莫七总觉得还没结束,还有更加麻烦的事。

    莫云的事,本来打算和莫妈妈说说,可现在,别说提了,估计两看相厌,而莫云,上次电话来,一口一个只要悔改,妈就能原谅你的态度,让莫七更是不想多言。

    莫云的事还没结束,舞蹈班又出了问题,莫七觉得自己的重生就是锻炼自己心脏功能来着的,一天安稳的日子都没有过,要不然,怎么就遇事不顺呢。

    ☆、第四十四章

    周五,四人气氛沉重,周六,范向云和何黎没再出门,四人气氛越发沉重,周日,天没亮,钱桑前所未有的第一个起床,接着何黎,再接着范向云。

    等三人整理好房间,买回早点,莫七才淡定的伸了个懒腰,翻身下床,第一件事,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一边打哈欠,一边低头飞快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等到察觉屋内三人越发幽怨的目光,才平静的关上电脑,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听到关门上,钱桑喝了口豆浆,看向范向云和何黎,低声说道,“你们说,莫小七是胸有成竹,还是破罐子破摔啊。”

    何黎眯眼,不确定的开口,“大概小七有自己的打算吧。”

    “我觉得小七这些日子越发淡定了,应该可能早就想好了吧。”范向云皱起眉头。

    钱桑哼哼两声,“你们两个把那大概,可能去掉,我才会相信,今儿是最后一天了,你们说,那房东会不会直接让咱搬走啊。”

    何黎和范向云对看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就见莫七晃悠的走过来,一手拿起豆浆,一手拿起包子,开吃起来。

    四人吃过早餐,早早就往舞蹈班而去,不一会,便到了门口,莫七打开门,第一个走了进去,想起什么后,侧头看向何黎,“学员都通知到了吧。”

    何黎愣了愣,点了个头,“都通知下去了,我和桑桑昨天打了一下午电话,说咱有事,停课两天,今天应该没人会来。”

    莫七恩了一声后,便往办公室走去,目光环视呆了小半年的地方,心底有些沉重,搬走是绝对的,这事没那么简单,但,莫七不会那么容易妥协,早晚会还回去。

    钱桑和范向云看了一眼,知道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不过,看着莫七这两天不慌不忙,也有了少许底气。

    四人在办公室里静坐,莫七照常对着电脑,钱桑受不了这气氛,坐立不安,蹭到范向云身边,低声说起话,何黎按照莫七吩咐,整理好支出和收入,又把签的合同找出来,还有没到期学员的名单和需要退还的金额。

    十点多的时候,那位房东带着三个男人走进办公室,这次电话也没提前打一个,让钱桑他们尤为愤恨。

    房东一进门,就大咧咧坐到沙发上,大腿翘二腿,另外三个男人不远不近的站着,东摸摸西摸摸,一副不是善茬的模样。

    钱桑和范向云互看一眼后,走到莫七身后,何黎拎着整理好的文件袋,也跟着走了过去。

    房东一见,嗤了一声,压根没把这四个小丫头放在眼里,老神在在的说道,“不是让你们搬走的吗,怎么还没动,如果找不到人,我不介意帮个忙。”

    另外三位男人或站或坐,听了房东的话,纷纷附和起来,还盯着钱桑四人打量起来,嘴里开始说些不好听的话。

    范向云用手点了点莫七的肩膀,莫七才从电脑里抬起头来,无赖对无赖,痞子对痞子,不要脸的对不要脸的,这就是莫七的准则。

    对身后三人安抚的看了一眼后,莫七站起身,走到沙发那边,直接坐到那房东身侧,笑而不语。

    房东老板看到莫七坐了过来,也惊了一下,抬头看了过去,看着莫七的笑脸,倒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事也是别人吩咐的,直接从随身包里掏出几叠票票,往面前茶几上一扔,“这是退给你们的房租,不管怎么样,你们今天不搬也得搬。”

    莫七没说什么,直接从茶几上拿起票票,慢悠悠的开始数起来,半响后,看着房东有些不耐,把钱往衣服口袋里一放,笑着说道,“房东老板,搬我们肯定搬,毕竟是你的房子,你有权利不出租给我们,可这退的钱不太对,你看,我们是不是重新算算。”

    房东一听,脸色不怎么好看了,“小丫头,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钱你收了,现在才说不对,开什么玩笑,赶快搬走。”

    另外三人一见,纷纷走了过来,莫七伸伸胳膊,抬抬腿,平静说道,“如果老板这态度,我们可没办法谈下去了,我好像没看到什么退的钱啊,要不,你给个条子我看看。”

    此话一出,房东反应过来,刚才那么直接把钱甩出来,本身就觉得这几个小丫头玩不了花样,就算拿走,自己也能让她们搬走,“好啊,既然这样说,别说我不给你们面子了,钱既然收了,你们就帮帮忙吧,我看这些东西也不值几个钱,就当垃圾处理吧。”

    另外三人一听,卷起袖口,开始往里走去,准备动手搬东西,钱桑她们三人一见,就准备冲上去,可还没抬脚,就见莫七动作快的靠近那三人。

    只见莫七一手拎着一人胳膊,一扭,倒地,随后一脚踢向另外一位后颈,倒地,还有最后一位刚想跑,被莫七一脚踢中膝盖处,倒地。

    几秒间,情况发生大反转,钱桑三人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呆愣当场,那位房东直接往后缩了缩,呼吸沉重。

    莫七看着没十几分钟爬不起来的三位,直接上前,又踩了几脚,才拍拍手,转回办公桌自己的位置。

    “房东老板,有些事,你不说,别当我们不知道,要不,我读给你听听,省的你拿我们当小孩骗,哎,这世道。”莫七说完后,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头上冒汗的房东。

    伸手在电脑键盘上按了几下,看着屏幕上出现的电话通信记录,一个一个的开始读起来,直到最后两个,“一月二十五,19点35分,尾号为0888的手机,通话时间为10分钟,一月二十六,9点50分,还是尾号为0888的手机,通话时间为2分钟,是不是那人又催你了。”

    钱桑范向云和何黎惊悚了,知道莫七喜欢玩电脑,可真没见过玩出这花样来的,这都能查到么,三人面面相觑。

    那位房东伸手擦了擦汗,看了一眼看躺在地上的三位,咽了咽吐沫,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你既然知道了,还不快搬出去,那人不是我们能惹的。”

    莫七啪的关上电脑,往后一靠,目光冷了下来,声音越发平静,“我又没说我不搬,只是必须按照我要求来,毕竟我们可是签了一年合同的,那个人,我也不想知道是谁,毕竟这对你好,对我们也好。”

    莫七一贯以来,就喜欢先威逼,再利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