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房东肯定得了好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听话,房东的性格,莫七知道,胆小怕事的,硬生生弄成这样,越发让莫七肯定下来,就算走,也得走的有价值些。

    “你,你。”房东哆嗦的说不出话来,刚才那一手,干净利索,面子上早就撑不住了,现在又把话敞开说,让房东想硬气点,都不可能。

    “小黎,把咱需要承担的亏损给房东看看吧,别以为咱是敲诈。”莫七对何黎使了个眼神。

    何黎回过神来,虽然还没弄清前因后果,但直觉上听从莫七吩咐,连忙把莫七让自己整理的单子从文件袋拿了出来,快步踩过还躺在哀叫的三位,递到那房东手中,兔子一般的跑回莫七身后。

    房东一见,脸色变白,“这太多了。”

    “不多,比起你得到的,估摸着还太少吧,要不我们再讨论讨论,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莫七直接说道。

    房东一听,暗道不好,再谈,还不知道这小丫头增加多少,心中一衡量,完成那位交代,把房子拿回来就好,虽然到手少了些,但总比啥也没有的好。

    没多久,莫七笑意盈盈把房东送到门口,一脸温和的说道,“这半年来麻烦房东照顾了,你带的这三位,最好送去医院看看,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会影响以后的,没想到竟然在我这里打架了,幸好没砸坏我的东西,哎。”

    房东看着相互搀着的三位,额头青筋直跳,谁会知道这丫头出手这么狠啊,也就是这份狠,让房东再也不敢计较,得,赶快走吧,人果然不能只看年纪啊。

    房东听了莫七的话,嘴角抽了抽,委婉的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搬。”

    莫七嘴角弯了弯,非常和气的说道,“你钱也补给我们了,过两天就搬,我这不是还没通知学员么,搬走后,我会电话你的,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房东一得信,对莫七笑了笑,转身间,对相互搀着的三位哼了一声,抬脚就走。

    莫七靠在门边,盯着四人远去的身影,心中有些低沉,虽然又让房东出了十五万,可却比不上这个舞蹈班啊,钱什么时候都能挣,可事业从头再来就不容易了。

    其他三人对这结果欣慰不已,可也知道,比起舞蹈班来,这些钱还是弥补不了。

    范向云是第一个转过弯的,“小七,这事,是有人捣鬼。”

    “小七,你打架可真好,我都不知道。”钱桑永远关注其他。

    何黎也开了口,“小七,你电脑技术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莫七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三人,“这事来的太突然,没原因,我一点也不相信,这两天我才查到这些,电话那头的人,我查不出来,我身手好,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可是天天锻炼的,电脑技术,我一直学着,这点事,还是能查到的。”

    三人见莫七有问便答,顿时有些沉默下来,事情解决,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想起这些,倒对莫七没多少关注了。

    “收拾收拾吧,小黎和桑桑通知那些学员这两天来领退的钱,向云把咱的办公设备处理了,我想想以后该怎么办。”莫七淡淡吩咐道。

    “一定要搬么。”钱桑这才反应过来,这舞蹈班结束了。

    莫七无声而叹,“我不知道是谁找咱麻烦,但有些事,还不是我们现在可以硬碰硬的,退一步又如何,到时候,我总会让人还回来的。”

    何黎和范向云对看一眼,为莫七最后的话,泛起凉意,知道莫七变了很多,但不知道变了这么多。

    何黎更是压力丛生,就好像看着莫七一步一步的蜕变,离自己越来越远。

    而钱桑,听到莫七的话,大咧咧的接道,“小七,我支持你,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把他揍一顿,这都什么人啊,无缘无故的。”

    莫七心底一动,无缘无故,是啊,如果不是有原因,为什么找她们四人麻烦,莫七心中琢磨开来。

    何黎和范向云对看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各自的无奈,有些事,不说,不代表她们两人不明白,就算找到那个人,也没办法吧。

    ☆、第四十五章

    接下来两天,四人纷纷忙碌起来,对上门学员解释搬家缘由,退钱,赠送离别礼物,处理舞蹈班办公家具和设备。

    两天后下午,四人站在空空如也的舞蹈班里,神色黯然,范向云给那位房东打了个电话,电话结束后,四人相互看了一眼,有种惆怅在其中。

    没多久,一个胖胖的妇女敲门而望,四人才拎着属于自己的物品,慢步走了出去,一见,四人相视而笑,对于房东老板不敢出现有些愉悦,不过,四人没和房东老板的老婆说什么,只是把钥匙交给这位房东的老婆。

    “走吧,我今儿做大餐,再来几瓶酒。”钱桑第一个开口。

    莫七恩了一声,“走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赚到钱了。”

    范向云转身就走,钱桑擦了擦微红的眼睛,追了上去,两人并排往前,何黎最后看了一眼,也挽着莫七的胳膊跟了上去。

    这晚,四人喝了很多,特别是范向云和何黎,最后只剩下莫七没醉,帮三人安顿好,收拾完厨房,洗漱完,才慢慢爬上床,听着其他三人的呼吸声,莫七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眼底泛起思绪来。

    想起以前,只知道训练,学习,好像除了关注于自身有利的事外,就按部就班,而现在,纷纷扰扰,有喜有忧,让莫七从心底涌出百般滋味,不长不短的小半年,莫七遭遇过妥协,遇见过欢乐,当然还有挫折,跌宕起伏。

    这大概才是人生吧,莫七有种明了在其中。

    莫七什么事都喜欢靠自己,就算有师兄,也不想多麻烦,师兄对自己好,那是师兄愿意,自己却不能仗着这份感情,为所欲为,而那位顾长风,也是看在师兄面子上,才会对自己说那些话,自己却不能觉得理所当然,除非到自己无法,莫七才会低下头。

    而现在这情况,莫七觉得远远还没到自己无法承受的时候,但不找人,压根不知道躲着暗处的那位,莫七其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乔家,或者是叶明瑞,可回头想想,上次那么直接说出来,应该不会再出现,所以便被莫七否认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那么就是其他三位,何黎,范向云,钱桑,想了一圈,又觉得不太可能。

    莫七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既然不知道那人是谁,那么舞蹈班结束后,也不易再找地方了,如果真有人盯上,到哪里也不安稳,总不能开一家,关一家。

    莫七皱起眉头,翻了个身,微微闭上眼睛,以后的事,还得从长计议,边想边沉睡过去。

    第二天,等到莫七起床时,屋内只剩下钱桑坐在电脑前,穿好衣物,翻身下床,走到钱桑身后,“怎么就剩你了。”

    钱桑盯着电脑目不转睛,冷不丁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间,翻了个白眼,“吓死我了,我们四个,也就你睡的最熟,我整宿都没睡好,向云一大早就出门了,估计去找他男朋友安慰去了,小黎刚出去没多久,去买午饭,我今儿不打算开火,没什么精神。”

    莫七了然的恩了一声,转身便往卫生间走去,等洗漱好,刚进屋,就见钱桑砸吧嘴。

    钱桑一见莫七进来,连忙笑着指了指电脑屏幕,“小七,快来看看,又一个官二代富二代要倒霉了。”

    莫七挑了挑眉头,没搭理钱桑,直接爬上床,开始收拾床铺,直接说道,“这四九城,走两步,都能碰上个官二代富二代,这事太平常了。”

    “来看看啊,照片拍的可真清楚,这小子长得还不错,我觉得这记者也忒赶巧了,事故现场都能碰上。”钱桑看着莫七没兴趣,继续说道。

    莫七无语,整理好,跳下床,晃到钱桑身后,对屏幕上的新闻瞥了一眼,怔了怔,有些眼熟,这照片绝对是高清晰,摸了摸下巴,挤开钱桑,直接用鼠标往下翻看起来。

    齐姓男子,莫七看着新闻报道,昨晚出的事,醉酒开车,还撞了人,本来那路人没什么事,但一言不合,又把那路人打了半残,下面还写着,这位齐姓男子据说有个当局长的父亲,整片报道带着严重的个人主义,这记者可真够狠的。

    “莫七,莫小七。”钱桑被莫七挤到一边,直愣愣的叫唤着。

    莫七回过神来,笑了笑,伸手把钱桑重新按到位置上,说道,“你继续看吧,我去洗衣服了,这小子该,这四九城里就没几个敢横着走的。”

    莫七走进卫生间,把衣服往洗衣机里一扔,按了时间后,靠在墙边,琢磨起来,想着那张照片,猛拍大腿,这不就是自己在皇家会所见过的么,当时自己被包厢点单,莫云身边的那位齐少来着。

    莫七眯眼笑起,摇了摇头,也没深想,就觉得世事无常吧,这齐家出了这么一位,大约好不了了。

    都城总参二部大院,顾长风稳坐在位置上,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