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了个笑容,温和的说道,“知道了,姐。”

    莫七开门而出,双手抄在衣兜里,乘着电梯往下,想起刚才杨少翰的神色,总觉的有事发生,不过,莫七也没多想,和莫云谈过后,也放下心中的负担,其实在莫七看来,莫云心眼多的很,今儿这一趟,有些多此一举,自嘲一笑后,摇了摇头,反正这些都与自己无关,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来往。

    莫七回到家,便开始收拾,本以为没那么快就阻止莫云去见乔月,谁知道赶了个巧,而昨天到今天也没时间去取消订票,这么一来,下午的飞机正好赶得上。

    一个行李包,一个随身挎包,莫七换了一身几天前刚买的羽绒长外套,穿着平跟皮靴,围起围巾,戴上手套,最后看了一眼出租屋,关上门,便走出楼道。

    到了机场,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莫七随便买了些吃的,啃完后,看着人越来越多,便经过安检,在登机口处找了个位置休息起来。

    下午两点时分,莫七坐在位置上,从四九城出发,等到傍晚时分,才到达魔都机场,见天色不早,莫七也没打算直接去苏城小镇,而是跟着机场大巴,转回魔都,准备休息一晚再动身。

    次日,莫七精神气爽,或许是因为踏上熟悉的南方,或许是快要见到生活多年的家乡,在宾馆洗漱后,便一早退房,坐动车往苏城而去。

    ☆、第四十八章

    魔都到苏城的距离不算远,动车更快,半个小时左右,莫七就到了苏城车站,一手拎着行李包,快步出了站台。

    不知道是因为近乡情怯,还是因为许久未归,莫七眼框稍有湿润,在附近城乡车站买了票后,坐着城乡公交,往自己出生的小乡镇而去。

    中午之前,莫七到达靠水靠山的南方小镇,南方冬天气温低,比起四九城冷了很多,一下车,莫七便裹好围巾,戴好手套,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莫七知道这次回来,其实根本没有办法回家,毕竟在别人眼里,自己已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而外婆走后,自己走后,那老屋应该被舅舅他们收回,所以,直接在镇上最好的一个饭店开了个房间。

    等安顿下来,莫七拿着房门钥匙,拎着挎包,便出门。

    走出饭店,在小镇几处晃悠一圈,有目的的走到镇小学附近的住宅区,不远不近的看了几眼外婆的老屋,见大门紧闭,莫七神色怔然,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最后惆怅一眼,才转身离去。

    随后走到镇上菜场,在拐角处一个花店,买了些花,一个人慢步往小镇不远处的安息堂走去。

    这条路,莫七走过很多次,这次的心情更为复杂和沉重,因为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回来,未来充满未知。

    二十几分种路程,莫七走了半个多小时,已经看不到多少人,到了安息堂门口,莫七直接和门卫老头说了几句,从包里拿出早就买好的烟递了过去,等到门卫老头打开门,才走了进去。

    莫七知道年底来这里的人很少,谢过门卫老头带路,径直往里走去,一会儿便站在半掩的大门处,慢慢推门而进,莫七直接走到最里。

    蹲□体,把手中的花束放下,抬头看向父母和外婆的安放处,随之而来,瞳孔一缩,在旁,竟然看到自己的名字。

    莫七从心底里散发出悲伤,就好像明白自己已经重生,和以前全无瓜葛,不是以前的自己,而是另外一个莫七。

    莫七眼眶红了起来,无声的流下眼泪,一滴一滴,慢慢弯□体,鞠躬,对自己说道,愿爸妈外婆保佑,愿莫其走好。

    鞠躬完毕后,莫七深深的看了一眼,便转身往外走去,脚步沉重,而心头轻松,人要往前看,即使以后独自一人,也要好好活着。

    等莫七回到饭店,随意吃了点路上买的东西,便倒头就睡,一夜,莫七翻来覆去,做着七七八八的梦,竟然梦见莫其对自己说再见。

    直到清晨,听着外面响起丝丝鞭炮声,莫七这才想起年底接近,算算日子,也到年二十五晚了,距离过年,也只有一个星期不到。

    莫七知道这次回来,就是想看看父母和外婆,心愿既然已了,那么也没必要在这里多盘旋,想起远在云城身体不怎么好的师傅,莫七精神振作几分,打算直接去云城。

    从苏城出发,再到魔都,订好飞机票,因为年节,没订到当天,在等待期间,莫七在魔都逛了几圈,在年二十八晚,莫七坐飞机飞往云城机场。

    从开始心情低沉,到慢慢放松,莫七已经有些看开了,到达云城后,莫七找了家连锁酒店入住,在云城故地重游,多了些笑意。

    莫七知道自己现在没办法直接去找陆伯,毕竟那军区疗养院不是自己能进去的,直到年三十,莫七左思右想后,在下午的时候,坐在出租车,来到军区疗养院。

    谢过出租车司机大叔,莫七双手抄裤兜,眼睛直溜溜的打量着不远处警卫守卫的大门,想了想后,一溜烟跑到围墙拐角处,因为疗养院偏僻,周围没什么人烟,环境优美,树木茂盛,对来过很多次的莫七来说,知道什么地方是监控无人区。

    就在莫七翻围墙的同时,顾长风一身军常装,披着军大衣,从军用机场直升机下来,带着廖凯,坐上一辆军车牌照越野车。

    何辰接到顾长风电话,就从饭局离身,急匆匆赶来,看着坐进车的两人,发动,一溜烟开出军用机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笑道,“顾大少,怎么招呼也不打个就来了,今儿可是年三十,你家老爷子没说什么。”

    顾长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前方,“你是不是刚从饭桌上下来,对我不满,嗯。”

    “我哪敢啊,我就纳闷,你怎么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早点说,也可以好好安排么,毕竟现在你算是到了我地盘。”何辰哼哼一声,说道。

    “安排就没必要了,明天我就回四九城,陆泽那小子在国外,我过来看看陆叔的。”顾长风抬起眼帘,平静说道。

    “陆泽竟然在国外,你可真够狠的,这么多年,一到你手心,就别想蹦跶,你不会因为陆叔没去都城就拿陆泽开刀吧,他们爷俩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何辰倒吸一口气,为陆泽默哀。

    “是么,看来你这段时间过的挺滋润的,对了,最近陆叔情况怎么样。”顾长风轻哼一声,神情严肃。

    何辰一听,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躺着也中枪,想起什么后,欲言又止,察觉到顾长风冷冽的目光,咳嗽一声,盯着车前方,低声说道,“长风,陆叔最近还不错,这次你见着陆叔替陆泽说几句,有件事,我不小心说漏嘴了。”

    “什么事。”顾长风顺口一问。

    “陆叔有个小徒弟,就是我们军区出去的,前段时间从军校毕业回军区报道,半路上出了车祸,陆泽那小子让我替他瞒着陆老头,我一个不察,被陆老头套出话来,我可从来没见他发过那么大脾气,我一直没联系上陆泽,现在看来,是被你弄到国外去了,这次他回来,我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何辰直接巴拉巴拉的交代清楚,期望顾长风能伸个手,毕竟在陆叔眼中,就顾长风的话能听听。

    顾长风一愣,想起刚到四九城时,陆泽提过的话,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丫头叫什么来着。”

    “原来你也听陆泽说过,那丫头叫莫七,挺稳重一女娃娃,和陆老头关系不错,听说和陆泽关系也好,考军校那时的名额还是陆老头跟我提的,就是没想到,好人不长命,这么年轻就去了,陆老头知道后,几天都神色不对,你别担心,现在缓过来了。”何辰惋惜一声,目光沉了沉。

    顾长风坐直身体,重复一声,“莫七。”

    “草字莫,数字七,一个女娃叫这名,我开始挺纳闷的,不过听陆叔提过,好像是那丫头排名。”何辰压根没想到顾长风心中想什么,顺口一句。

    顾长风想起什么后,别有意味提道,“这么说,这丫头还是陆泽的师妹,怪不得不敢让陆叔知道。”

    “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和陆泽小子联系,他开口闭口就是小师妹,陆老头因为这丫头,和陆泽那小子关系好转不少。”何辰把自己知道的一一说出口,虽然顾长风和他们关系不错,但顾长风是标准的军人典范,做事一板一眼,不知道莫七的事,理所当然,不像他们,平时往来,谈说间,无所顾忌。

    顾长风总觉得忽略了什么,恩了一声,“这事,我会和陆叔说的。”

    “行了,不亏是兄弟,哈哈。”何辰了却心思,爽朗而笑。

    顾长风轻哼一声,“你家老头子准备把你调回B军区,上次和我提了一下,我觉得可行。”

    何辰笑声戛然而止,一脸不相信,如果不是在开车,估摸着早就冲到顾长风面前了,从顾长风手下挣脱出来没多久,好日子还没过完呢,“不会吧,我可不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呆着。”

    “你还是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