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准备,这事还没确定,不过□不离十。”顾长风低声说道。

    何辰那黝黑的脸瞬间有些扭曲,“顾大少,顾大哥,求你了,我在这挺好,你和我家老头子说说吧,还是别把我调走。”

    “换届后,B军区有调整,这是个机会,你也该收收心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你怎么折腾,你那电脑里放的什么,有这时间,还不如直接找个媳妇。”顾长风想起上次的失策,有些膈应,冷声说道。

    何辰一听,车差点开进沟沟里,黑黝黝的脸红了起来,结结巴巴,“你怎么知道的,你不会让你手下那帮人入侵我电脑吧,还有谁知道。”

    顾长风轻哼一声,看着不远处军区疗养院大门,淡淡一句,“该拐弯了。”

    何辰听到顾长风的提醒,忘了追问,抬头间,看着手边的大门,一个急转弯,停在警卫处,递了个证件,往里缓慢开去。

    顾长风看着廖凯打开车门,对前面眼巴巴盯着自己的何辰平静说道,“你有活动就先走,等明天我再找你细谈。”

    何辰看着下车的顾长风,想了想,降下车窗,对车外说道,“那我就先走了,陆老头那里我就不去,有事直接电话我。”

    何辰看着顾长风的示意,直接掉头,一溜烟开了出去,没多远,想起自己刚才的问题,一脸懊恼,车速加快,下午的活动也不去了,现在立马回团部,把电脑里的东西删除,想起自己一直以来的硬汉形象,有种被毁灭的预感。

    顾长风看了一眼远去的车影,对廖凯拿着的军大衣摇了摇头,便慢步往台阶上走去,不经意间,目光锐利的侧头看向不远处墙角。

    莫七真心觉得自己的人生非常悲催,爬过围墙,蹲在墙角半个小时,就没见陆老头出来,想想也是,这天气,这时间,也只有自己会不远千里来这里蹲点。

    跺跺脚后,莫七眼睛咕噜一转,刚想到一个主意准备敲门,就见一辆军车往自己这边而来,好死不死的停在陆老头门前。

    等看到下车的两个军装男子时,莫七觉得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双眼瞪大,心跳加快,就想着先撤退,还没来得及跑,就那么巧的被顾长风瞧见了。

    莫七呼吸一顿,和顾长风相隔十米不到,四眼相对,看着转身往自己这边走来的顾长风,莫七早就失了平静,跳起,转身,快速往自己来的地方跑去。

    顾长风看着墙角消失的脑袋,对身后的廖凯手一挥,快步追了上去,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距离慢慢接近。

    廖凯当然看到蹲墙角的那位,毕竟是专业警卫,可首长那一挥手,让廖凯犹豫了那么一下,半响没回过味来,不过,警卫的职责,还是让廖凯快步跟了上去。

    莫七现在顾不上被人发现,只想着快速撤退,看着几步远的围墙,加速,抬腿借力,就想翻过去,等到手攀上围墙边缘,希望就在眼前,刚想用力,就被人一把抓住脚,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不上不下的吊在半空中。

    顾长风气息微乱,没想到莫七跑起来跟个兔子似的,抓着莫七的小腿的手紧了紧,抬头看向上方,直接一把往下,把莫七拖了下来。

    莫七被顾长风从围墙上拉下,脚步有些不稳,等站稳后,缓慢抬头,一眼,嘴角抽了抽,深深觉得今儿出门没看黄历,这远在四九城的人,怎么就跑云城来了,还好死不死的被逮了个正着,脑子急速转悠起来。

    顾长风目光冷清,侧头对身后不远处的廖凯看了一眼,见廖凯消失,才转头直直的看向莫七,“莫其,嗯。”

    莫七一听,心抖了抖,往后一步,后背靠在围墙上,想拉开些距离,可谁知道,顾长风竟然上前一步,让两人距离更为接近。

    顾长风看着莫七眼睛一转悠,直接一手撑在莫七一侧,一手捏起莫七的下巴,四眼相对,“你怎么在这里。”

    莫七上手准备拍开顾长风的爪子,但没想到拍了个空,反而被顾长风一把抓住手腕,钉在墙面,挣扎了一下,莫七心中衡量,就知道自己不敌,嘴角牵起一丝笑意,“顾大哥,真巧,你怎么也在这里,咱打个商量,先把手松开行不。”

    “我也觉得很巧,前几天,你不是应该在魔都么。”顾长风眼底一沉,几天没收到莫七的行踪,这丫头就跑这里来了。

    莫七听到顾长风的话,有种无奈的感觉,叹了口气,“我就到处走走,顺便散散心。”

    “走到云城,散心到军区疗养院,嗯。”顾长风别有意味一句,目光打量着许久没见的莫七。

    因为刚才的奔跑,莫七微长的头发扎成马尾有些散落,呼吸有些急促,白皙的脸微红,衬着米黄色围巾,格外诱人,手底下细腻的肌肤,让顾长风心一动。

    莫七抬头看向天空,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惆怅,每次碰上这位首长,自己就只能憋屈,深呼吸一口,非常认真对顾长风说道,“顾大哥,我只是答应陆队,有空来看看陆队的父亲,这段时间,我没什么事,顺便路过,就想着来看望一下。”

    莫七说的非常诚恳,可顾长风压根不为所动,不是不相信陆泽所托,而是不相信莫七所说,大门不走,走围墙。

    顾长风听着莫七一口一声陆队,顿时有些不耐,想起什么后,怔了怔,上下打量起莫七来,前所未有的认真,等到莫七停下话音,顾长风不紧不慢一句,“怎么不叫师兄了。”

    莫七心一顿,嘴角抽了抽,尴尬的一笑,“我哪能高攀啊。”

    “陆泽叫你小七,是数字七,不是其实的其。”顾长风接着问道。

    莫七不知道顾长风心中所想,打着哈哈,“那是我小名,陆队叫着玩的。”

    “首长,那个你先松松手行不,我保证不跑,”莫七深深觉得两人距离太近,姿势太暧昧了,万一来个人,那绝对会误认为那啥的。

    顾长风眼底思绪沉静,深深的看了一眼莫七,又靠近一些,两人鼻尖靠近,呼吸可闻,低声近乎于喃语,“莫七,嗯。”

    莫七不知道是因为靠近的呼吸,还是那声莫七,心底哆嗦了一下,瞪大眼睛,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莫七无法思考,就好像第一次发现顾长风是个男性,是个男人,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领导和首长。

    顾长风单手摸着莫七跳动的脉搏,快速而急促,眼底敛起一丝确定,嘴角弯了弯,拉开一些距离,放开莫七的手腕,站直身体。

    半响沉默后,顾长风见莫七还是一脸茫然,前所未有的冲动了一把,伸手捏了捏微红的小脸,非常满意手中触感,低声道,“既然来看陆泽父亲,那就一起吧,待会别多说,跟着我就行,嗯。”

    莫七没想到顾长风就这样放过自己,一直以来,高居权位的人喜欢什么事都掌控在手心里,就算是师兄也有这习惯,别说顾长风了,自己有时候也会如此。

    ☆、第四十九章

    顾长风见莫七沉默不言,一把拉住莫七的手,捏在手心中,细细摩挲,目光中带上少许笑意,对隐蔽一旁的廖凯示意一眼,便拖着莫七往回走去。

    等三人站在门外时,莫七才回神,抬头看向顾长风,语气中带上少许不确定,“首长。”

    顾长风神色温和,一点也没刚才的杀戮气息,伸手揉了揉莫七的头顶,“还是叫顾大哥,既然想见陆老头,就听话,等会不该说的别说,嗯。”

    莫七虽然没弄明白这位为什么改变态度,但能见到陆老头,打心底对顾长风感激不已,就差举手发誓,“知道了,顾大哥。”

    廖凯瞥了一眼互动的两人,有种闪瞎眼的感觉,刚才还敌对的两位,现在这情形,果然是世界变化太快,深深惆怅了。

    廖凯边敲门,边感叹,见来人开门后,立马闪身到一边,坚定的认为以后还是沉默为好。

    保姆钱妈一见顾长风,立马笑眼的招呼起来,“刚才老爷子还问是谁,没想到是长风,快进来,什么时候到云城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待会我去趟菜场,买些你喜欢吃的,晚饭就在这里用吧,热闹一些。”

    边说边迎着顾长风往里走,目光瞥了一眼顾长风身边的莫七,笑道,“这位姑娘是谁家的,该不会是你的媳妇吧,老爷子还说起这事,没想到你把人带来了。”

    莫七一脸尴尬,想挣脱顾长风的手,可发现被握的太紧,连忙对顾长风眨巴一下眼睛,撇了撇嘴巴,示意解释一下。

    顾长风淡淡一瞥,对莫七警告一眼,侧头对钱妈平静说道,“钱妈,你有事就忙,陆叔是不是在书房。”

    莫七一见,萎靡的垂下脑袋,沉默不言,目光死死盯着两人交握的手。

    钱妈絮絮叨叨说着话,直到把顾长风带到书房门前,“你们自己进去吧,我现在就去菜场,晚饭就在这里吃吧,对了,小凯跟我去厨房一下,帮我泡壶茶。”

    廖凯见顾长风点头,便转身跟着钱妈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