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而莫七一见,抬头低声说道,“顾大哥,刚才。”

    “记得你答应我的。”顾长风又重复一句后,便敲了几下门,对陆泽父亲,顾长风一直以来都很尊敬,而最大的原因,是因为陆胜退休的伤病和他有些关系,所以一直以来,都想着让陆叔去四九城,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听到屋内陆胜的声音,顾长风拉着莫七推门而进,看着书桌前写大字的陆胜,顾长风轻声叫道,“陆叔。”

    陆胜慢悠悠写完后,放下毛笔,撑着腰,抬头看了过去,咋一下,笑起,“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小子,怎么现在过来的,你家老头子没说什么。”

    “我爸说了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反正他也要陪老爷子,我在家也没什么事,还不如来这里陪你过年呢,陆泽现在在国外,你一个人我不放心。”顾长风少见的温和。

    陆胜爽朗笑起,走到沙发一边,不经意间看向顾长风身边的莫七,视线在两人相握的手间停了停,“你身边的姑娘难不成是你媳妇,带来给我过过眼,是哪家的。”

    顾长风见陆胜坐了下来,也走了过去,松开莫七的手,深深看了一眼后,也坐了下来。

    莫七满脸黑线的坐在顾长风身旁,目光紧紧盯着师傅的脸,开始细细观察,见师傅没什么事,松了口气。

    顾长风开始听钱婶说,没什么感觉,但现在见陆叔误解,没否认也没承认,反而顺口一句,“这是我以前答应你的。”

    陆胜一听,开始认真打量起莫七来,那目光锐利,直入人心,可莫七最最熟悉自己家师傅,毫无压力,还扯了个笑脸。

    陆胜有种熟悉感,不过对顾长风的眼光还是给予肯定,“这丫头不错,比较稳当,谁家的,你家老头子知道没有。”

    莫七有种吐血的冲动,可现在这情况,压根不容许莫七解释,只有吞下这苦果,不过看向顾长风的眼神有些幽怨。

    顾长风嘴角似笑非笑,伸手亲昵的揉了揉莫七的头顶,“我爸还不知道,陆叔,你可是第一个知道,你叫她阿其就行,是总参的。”

    陆胜一听,以为莫七不是世家子女,幽幽的叹息一声,“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决定,其实到你现在的位置,你家老头也管不了你,悠着点就行。”

    “恩,家里我会处理的。”顾长风还是没否定没肯定,似是而非一句,对这误解,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有些期待起来,目光瞥向身边的莫七,看着莫七低头的小模样,从内而外愉悦起来。

    陆胜见两人的相处,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那就行,对了,陆泽那小子什么时候有空,让他回来一趟,我有事找他。”

    顾长风察觉到莫七呼吸混乱,抬头对陆胜平静说道,“陆泽现在还在国外出任务,最快到五月结束,等他回来我就通知他。”

    陆胜恩了一声,微微闭上眼睛,想起不久前知道的事,白发送黑发人,从心底溢出悲伤,慢慢站起身,“长风,这事你记得,如果那小子不肯回来,就让他永远别来,你和阿其这丫头在这里吃个年夜饭再走,钱妈应该去买菜了,我先去休息一下,老咯。”

    顾长风连忙站起,看着陆胜摆摆手,送到门口,转身间,就见身边的莫七一脸复杂的盯着陆叔背影,伸手拍了拍莫七的发顶,似是而非的说道,“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莫七浑身一震,抬起头,细细端详起顾长风神色,总觉得自己略了什么,刚想问出口,就见廖凯端着茶幽灵般的站在门口。

    莫七噎下想问的话,见顾长风没动静,接过廖凯手中的托盘,自来熟的坐回沙发,给两个茶杯倒满。

    顾长风关上门,慢步走了过去,眼底隐晦不明,沉默中,坐到莫七身边,端起面前的茶杯,往后一靠,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若有所思。

    “刚才为什么不解释。”莫七在沉静中终于开了口,低声问出疑惑。

    顾长风摩挲手中茶杯,淡淡一句,“既然不是,为什么要解释。”

    莫七有种七窍生烟的感觉,一点也没发现自己和顾长风相处越来越自然,越来越没尊敬,侧头瞥了一眼,“你刚才说那话什么意思。”

    “现在连顾大哥也不称呼了,我说那话,你最清楚,这世界的确存在一些无法解释的事,譬如你。”顾长风怀疑过陆泽对莫七的态度,怀疑过陆泽对莫七的想法,也怀疑过莫七以前的经历,直到今天,听了何辰的那番话,看到莫七对军区疗养所的熟悉,对陆叔的复杂目光,才明了最不可能的可能。

    莫七倒吸一口气,结结巴巴,“你,你。”

    莫七瞬间想到顾长风知道的后果,立马兔子似的蹭到沙发那头,警惕的看向顾长风,一个不好,自己可不想后半辈子呆在研究所里。

    顾长风似笑非笑的扫视一眼,放下手中的茶杯,往后一靠,“我还是喜欢你现在这模样,小七,你一没威胁到国家安全,二没妨碍社会发展,三没透露军事机密,就算有些异于常人,那也不是我的职责范围。”

    莫七心扑通扑通跳起,顾长风那抹笑,简直闪瞎眼,听了顾长风所言,莫七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你真这么想。”

    顾长风点了个头,看着莫七松了口气的模样,慢悠悠说道,“这么说来,陆泽早就知道了,嗯。”

    莫七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人的,可顾长风的话,莫七还是觉得比较靠谱,就是有些疑惑,这种事怎么就相信的,往大方向说,那就是灵魂不灭,往小方向说,那就是借尸还魂,低头扭着手指,“我刚从会所出来,师兄就查到了,顾大哥,你真相信。”

    顾长风轻哼一声,事实就在眼前,自己不相信都不能,谁能解释初中毕业的人能半年自考六门,谁能解释一夜之间会军体拳和格斗,从没接触过电脑把黑客技术玩的顺溜,如果陆泽能肯定,那么容不得顾长风不相信。

    顾长风没回答莫七的问题,直接嘱咐道,“这事除了陆泽还有谁知道。”

    “就你。”莫七无奈的感叹一句,如果不是在这里碰上,或许这位也发现不了吧,这大概就是孽缘。

    顾长风端起茶杯,抬头看了过去,目光冷冽,“这事到我这里为止,你现在只是莫其。”

    莫七知道顾长风说这话的意思,顺从的点了个头,想起什么后,瞄了一眼顾长风,挤出一句,“顾大哥,莫云的事,谢谢你。”

    顾长风抿了口茶,平静说道,“先别说谢,你大概不知道你走后的事。”

    莫七一听,兔子似的蹭了过去,现在的顾长风俨然到达师兄的高度,最秘密的事都知道了,没什么不可以说,“这话什么意思。”

    顾长风对于莫七自来熟的表现,心中一动,目光看向茶杯,微微示意。

    莫七一见,立马端起茶壶倒满,放下后,双眼期待。

    顾长风咳嗽一声,低声说道,“你拦住你妹子还算及时,不过乔家那丫头没那么好运,去的时候路上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莫七脸色不怎么好看,又有些后怕,好在自己阻止莫云出门,可乔月,上面人争权,下面死伤一片,竟然到达这地步,莫七无法去憎恨李家或厉家,反过来,莫七相信只要叶家抓住把柄,一样会动这些手段。

    顾长风一见,就知道莫七想些什么,伸手安慰的拍了拍莫七的肩膀,顺了顺莫七耳边的发丝,低声说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你该知道。”

    莫七恩了一声,或许就连师兄和顾长风也这么过来的,就连自己,不也踩过别人的肩膀,“我妹子没什么事吧。”

    莫七想起杨少翰的出现,心头有些不好的猜测,莫七只想知道莫云是否平安。

    “说给你听听也无碍,就是出了这门最好忘了,因为乔家那丫头出事,叶家那小子准备对你妹子动手,被杨少翰知道,现在你妹子失踪,杨家和叶家乔家关系不复存在。”顾长风寥寥几句道尽前因后果。

    莫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来没几天,四九城那边已然风声一片,虽然对莫云没多少感情,但还是问出口,“莫云她。”

    顾长风嗤了一声,微微带上少许嘲弄,以前就看不上莫家那对母女,现在知道莫七的情况,更是如此,“她心眼多着呢,三月后会回来,到时你就清楚了。”

    莫七一听,就知道莫云做了决定,而后续发展,指不定还出了力,只要没出什么事就行,再多,莫七也管不了,想了想,估摸着顾长风在其中也出了手,要不然不会了解如此清楚,“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得谢谢你。”

    顾长风敛起眼底的深思,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莫七,放下茶杯,“谢就不必了,或许可以换个方式。”

    如果是以前的莫其,顾长风不可能会看一眼,如果是以前的莫七,顾长风也不会另眼相待,只有现在这样的,才让顾长风情绪波动,不可控制。

    顾长风知道自己对莫七不仅仅是兴趣,在知道莫七就是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