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就看上这么个女人,不过想想,如果不是这般,或许自己还看不上,抬了抬莫七的下颚,俯身靠近,呼吸交缠。

    “考验还是决定。”顾长风这智商十个莫七都赶不上,顾长风可不认为莫七仅仅为了找蒋北燕麻烦,也不认为她对自己信任有加。

    莫七脸变了变,有种尘埃落定的预感,随即笑起,以前的性格显现,“顾长风,我不喜欢弯弯绕绕,虽然和你相处没一个月,但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开始我对你没什么,可现在,我承认对你有好感,你的身份和我的身份终究有些差异,我怎么知道你说认真就认真,现在我用了莫其的身体,但还是原来的那个莫七,自私,只考虑自己,吃不得半点亏,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缺点一堆,我今天能因为蒋北燕惹了我一次,就能让蒋家集团少几个亿,这才是真正的莫七。”

    顾长风眼底忽暗,一半喜一半无奈,喜的是莫七终于回应自己,无奈的是莫七的不信任,此时这般告诉自己,也是试探他的决心。

    如果是别人,做下这种事,第一时间,顾长风肯定会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扑,顾长风不知道该称赞莫七,还是该无奈。

    顾长风从来公私分明,但权力这东西,如果连最爱的人保护不了,要之何用,看着面前毫不退让的莫七,顾长风眼神一片平静,心中有些委屈了,从来只有他掌控全局,没想到,这次反而被莫七掌控。

    “你想要我怎么做。”顾长风淡淡一句,听不出情绪。

    莫七咧了咧嘴,兔子急了还咬人,别说自己是个披着兔子皮的狐狸,让顾长风吃瘪,莫七心中的确很痛快,爱不是说说的,是看你怎么做。

    莫七无所谓的说道,“这是你该考虑的,顾长风,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你真想和我一起,就要有这种心理准备,我从来不是被人捏在手心中的,我住你这里,不是我怕那些人,而是不喜欢麻烦,如果有一天,你给我不痛快,我一样会让你不痛快。”

    顾长风有种挫败感,本来养兔子,现在才知道是狐狸,这种变化让顾长风心中泛起酸意,一边为自己眼光骄傲,一边为莫七成长无奈,不过,不管如何,莫七总算属于自己。

    顾长风眼底闪过一丝宠溺,这才是真正的莫七,不是以前那般唯唯诺诺,不是因为那么犹犹豫豫,不自信这种事,莫七从来就没有过。

    顾长风双手滑到莫七腰肢,慢慢拥紧,两人身躯靠近,微不可闻叹息一声,带着满足,不管过程如何,只要结果就行。

    想起什么后,顾长风在莫七耳边低笑一声,“小七,我顾长风认定的,从来就不会后悔,你能够站到我的身边,我很高兴。”

    莫七耳朵抖擞了一下,听到顾长风的话,忽而觉得以后这样也不错,有个人能包容你的缺点,永远站在你身边,就算现在感情没到那么深,总有一天会加深。

    莫七的性格和顾长风一样,认定了就走下去,得到答案,莫七嘴角不可控制的翘起来,垂着的双手慢慢探入顾长风身后,环住腰际,试试看,能走多远,顺其自然。

    顾长风此时只有心安,虽然不说,但顾长风知道,如果莫七真想离开,有的是办法躲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一个月的努力,让顾长风看到希望,而此刻,如愿以偿。

    顾长风的手臂拥紧,感受到莫七优美曲线,不可控制有些躁动,手慢慢往莫七胸前移动,这么久,看着莫七天天在面前晃悠,最多搂搂腰拉拉手,能看不能吃,早就忍耐不住了,现在莫七终于点了头,顾长风当然想上下求索。

    “行了,该说的我也说了,折腾了一晚我该回去睡觉了,晨跑我就不去了,对了,别忘了帮我收尾,我知道你总参人才不少。”莫七在顾长风爪子快碰上胸前,直接推开,动作快的打开门,边说,边往外走,压根无视欲求不满的某人。

    顾长风看着莫七一阵风翩然而去,门碰的在眼前关上,冷气直飚,手握紧又松开,低头瞄了一眼起立的小长风,微不可闻叹息一声。

    ☆、第五十七章

    莫七回到房间,关上门,靠在门后,腿脚有些软,想起顾长风最后的动作,莫七不可控制的脸红了起来。

    等心平静下来,莫七走进卫生间,拧开龙头,用冷水净面,,嘴角微微抽了抽,虽然说的冠冕堂皇,可莫七心中却没有底,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莫七也说不出什么滋味来,好像是注定般。

    虽然事情很顺利,也确定顾长风的心意,可有一点莫七没有料到,没想到顾长风的欲望来的这么猛烈。

    两人相处这一个月来,虽然在同一屋檐下,但真的按照约定般,没有过多接触,而这一个月,莫七也多少了解顾长风性格,总的来说,平时没什么情绪波动,只在和自己一起时温和少许,偶尔露出个微微的笑脸,已经算是昙花一现,可没想到一个人能似冰如火,自己刚答应,这家伙就开始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莫七随手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拭了一下脸,慢慢抬起头来,从镜中,看着熟悉而陌生的脸,扯出一个笑容来,半年时间,自己已经习惯这张脸了。

    把毛巾往旁一放,莫七低头间,才瞧见自己凌乱的睡衣,当下脸一红,想起顾长风的动作,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问题。

    走进卧室,莫七把窗帘拉上后,就扑腾到床上,单手搂过被窝,疲惫中带上少许兴奋,对自己跨出这一步,莫七不后悔。

    而就在此时,莫七听见门口动静,连忙闭眼作装死模样,但没一会,莫七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如此,反正自己说开了,而且事不过三,所以在听到靠近床边脚步身后,莫七大大方方的睁开眼。

    顾长风站立在莫七床边,见莫七没像前两次般,反而睁大眼睛准备起身,直接坐到床边。

    “你怎么还没出门。”莫七对顾长风如此靠近还是有些不习惯,微微往后一靠,问道。

    顾长风从莫七跑回房间后,就有种担忧,出门前,不放心的想过来确认一下,是的,惊喜后,就是担忧,担忧自己没听清楚。

    顾长风目光幽静,没回答莫七的话,而是伸手拉过莫七的后颈,在莫七额间轻轻一吻,如蝴蝶般翩然,轻声说道,“过来看看你有没有睡,想确定一下你真的答应。”

    莫七额头黑线,很想掏掏耳朵,“没事就出去,好话不说第二遍。”

    顾长风不可抑制的透露出欣喜,“小七,媳妇。”

    莫七见顾长风靠近,连忙双手阻止,“你该去总参了吧。”

    顾长风恢复平静,没在意莫七的举动,反而目光透着几分宠溺,“好,对了,蒋北燕的事你别管了,我会安排好,这次就算了,下次有事,你得提前和我说一声,嗯。”

    莫七听着顾长风的话,心底不是滋味,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明媚咱没看错人,忧伤咱竟然堕落了,不过想想,如顾长风所说,顾长风和他背景是分不开的,这两者,自己都要接受。

    “别多想。”顾长风看着莫七眼神变化,伸手拧了一下莫七的鼻尖,“为你做点事,我愿意,谁让你是我媳妇来着。”

    莫七很想啧啧两声,又觉得不太适合,只能嗤了一声,“顾长风,我只是答应以结婚为前提试试,还没成为你媳妇,具体如何,还要看你表现,别以为现在就可以出入我房间,我可记得入住第一天咱说好的,现在,立刻出去,我要睡觉了。”

    顾长风一点也没因为莫七所说恼火,反而目光更加柔和,低笑一声,手指抬起莫七的下巴,“我现在才知道,你吃不得半点亏,虽然还不是我媳妇,可也算我女朋友。”

    莫七看着顾长风愈来愈近的脸,瞪大眼睛,只见眼前一黑,唇上一热,从开始的试探轻碰到温柔吸允,刚想开口,被顾长风乘势长驱直入。

    来势凶猛而直接,纠缠起莫七的舌尖,渐渐深入,莫七晕乎,气短,脸热,不知所措,心怦怦直跳起来。

    一发而不可收拾,顾长风本来打算来个早安吻,只是没想到真正的滋味如此难以抵抗,虽然蜻蜓点水过两次,可和这次无法比拟,欲大过于情,或许压抑的太久。

    半响后,顾长风见莫七呼吸不顺,开始推拒自己,才慢慢退出,抬头间,眼神一片暗色,见莫七嘴唇愈发艳丽,脸颊薄红,避开些目光,才慢慢松开捂着莫七眼睛的手。

    莫七有些喘不过气来,等到眼前一亮,莫七很想给个巴掌,但想起面前这位主是自己刚刚才承认下来,一时间憋屈了,改为拎着顾长风的衣领,抖索了两下,声音有些沙哑,“顾长风,你好歹开始的时候吱一声,我不想英年早逝,这是第几次差点被你憋死了,虽然我不讨厌,但最起码给点时间我适应一下。”

    顾长风觉得按照莫七的性格,绝对会给自己一个巴掌,可没想到这丫头直接说出想法,而这样的莫七,更让顾长风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