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顾长风从来不喜欢猜测女人的心思,避免两人之间误会最好的方法,是坦诚相待,这也从侧面看出来,莫七和自己相配。

    顾长风心一动,轻恩一声后,手指握上莫七逞凶的手,捏在手心中,看着莫七纠结的小脸,收回目光,怕自己多看一眼后,控制不住,声音有些低沉,非常认真,“你说的,以后我会注意,刚才只是早安吻,男女朋友这很正常,我已经让你适应一个月,有时候实践更重要,要想适应,多多实践,这是真理,小七。”

    莫七蹭的直起身来,冷声道,“顾长风。”

    顾长风压根没把莫七那警告眼神放在眼里,目的达到,心满意足,伸手顺了顺莫七的毛,无奈的说道,“乖,累了一晚就休息,我也不扰你了,这两天别出门,如果要出门,提前和我说一声,有什么话,晚上回来再说,媳妇。”

    顾长风说完后,避开莫七幽怨的目光,平静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军装,又快速搂过莫七,在莫七额间亲了亲,便转身往外。

    莫七只听门轻轻关上,双眼眨巴两下,半响后,一会儿摸了一把嘴唇,一会儿摸了一把额头,嘴角微微翘起。

    其实莫七也有些拎不清自己现在所想,不可否认,刚才那热烈一吻,让莫七有些春心荡漾,在好感的基础上更加增加点意动,但想到两人进展太过迅速,又有些无奈,说过几次话,见过几次面,再重逢,没两天就求交往,没三天,就求同居,没一个月,自己就抵抗不住,按照这速度,没多久,自己就该被吃干抹净了。

    不是我无能,而是敌人太狡猾,初吻没了,次吻没了,连法式深吻也没了,莫七深深惆怅了。

    莫七伸手揉了揉脑袋,干脆的眼睛一闭,往后一躺,不多想,一觉到下午三点多,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桑桑。”莫七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了摸,接通手机后,放到耳边。

    “莫小七,我明天大概下午六点多才到,你来不来接我啊。”钱桑还是和以前一般乐呵。

    莫七揉了揉眼睛,,听到那边钱桑的大嗓门,眯着眼睛,爬起身,靠在床边,一时间有些弄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桑桑,你没和向云一起。”

    “我也想啊,可总不能上赶着当电灯泡吧,人新婚夫妻俩出入双双,对了,我差点忘了一件事,向云让我告诉你一声,这次回去,她不会和咱住一起了。”钱桑的声音带上少许忧郁。

    莫七有些了然,这早就预料到,毕竟向云结婚了,两人世界是肯定的,现在自己不也住顾长风这边么,而且和顾长风确定关系后,莫七对自己能不能回去有些不抱希望了。

    “桑桑,向云结婚不和我们住很正常,我也有件事和你说,我现在住朋友这边,这两天有事,可能没办法去接你了。”莫七也趁着机会说了出来。

    钱桑声音有些低沉,“莫小七,你别告诉我,你也找男朋友了。”

    如果是昨天,莫七绝对是大义凌然,可今天,莫七想了想,“一半一半,只是好感。”

    钱桑没说话,沉默一会儿,想到莫七没否认,倒是看开很多,“哎,我就说,你肯定走在我前面吧,那你以后还回来住么。”

    “说不好,桑桑,现在我没办法给你肯定答案,最起码三月份不可能回去住,不过,房租我会照付的。”莫七实话实说。

    钱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你能和我说实话,我很开心,小七,咱四个,我一直和向云最好,以前的事我就不说了,她不和我一起回我也不说,可她不住出租屋不能早点说么,我就弄不懂,难不成女人一结婚,朋友就靠后了。”

    莫七没多少在意,但也知道钱桑不是自己,“桑桑,这事等你自己结婚后就知道了,对了,她有没有说培训舞蹈班的事。”

    “说了几句,我看着好像还是打算咱四个一起吧,不过,她现在想什么,我真不知道,这事你亲自问问吧,小七,何黎什么时候来啊。”钱桑想起何黎来。

    莫七怔了怔,想起何黎的沉默,平静说道,“小黎没说,上次电话她说有事。”

    钱桑很想揪头发,“你也不知道,我早几天打电话给小黎,她让我先回来。”

    “我有空再问问。”莫七想了想后说道。

    “哎,你们一个个果然要抛弃我了吧,小七,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向云估计明天上午到,我晚上到,我们总要碰个面吧。”钱桑从来没有过的忧愁。

    “过两天你和向云约个时间,再告诉我,我也有事和你们说。”莫七想起培训班的问题,虽然自己已经有机会,但总要见面再谈。

    “好吧,我知道了,我到了之后和向云联系,等确定好时间再给你电话,对了,你也催催小黎,让她早点回来。”钱桑认命般低声道。

    “恩,行。”莫七答应下来。

    挂上电话后,莫七翻到何黎号码,想了想,把手机扔到一边,莫七总觉的何黎在年后有些躲闪,几次电话,莫七也没多问,现在看来,朋友之间一旦有了隔阂,总会存在鸿沟。

    莫七不是强求的人,如果真因为乔卫,两人远离,莫七也不后悔自己说过的,没有信任和坦言,有什么能长久。

    ☆、第五十八章

    晚上,顾长风和江城一前一后交谈中下车,身后跟着沉默是金的廖凯,三人刚进门,便和下楼的莫七目光一碰。

    莫七停下脚步,犹豫间,对门口三位点了个头,而顾长风拎下军帽,脱下外套,往廖凯手中一扔,便迎了上去。

    无视身后两人,顾长风毫无顾忌的半搂住莫七的腰肢,在莫七额间亲吻一下,脸色柔和,低声说道,“什么时候醒的,中午吃了没有。”

    莫七没忽视门口两位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有些尴尬,不自在的推了推,瞪了一眼顾长风,抬头示意一眼。

    顾长风顺着莫七目光看了过去,嘴角弯了弯,搂过莫七的肩膀,转过身,便对江城介绍道,“莫其,我媳妇,你们应该见过。”

    江城嘴角抽了抽,那宠溺的目光为那般,那骄傲的语气为那般,目光在莫七和顾长风来回打量后,识时务者为俊杰,有礼的问候一声,“嫂子好。”

    莫七早就无力纠正这声嫂子了,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抬手招了招,“江秘书,好久没见了,我妹子那事还得谢谢你转告。”

    “哪里,我只是听首长吩咐。”江城硬邦邦的回道。

    顾长风见莫七和江城你来我往,皱起眉头来,冷气四散,抬头看了一眼江城,吩咐道,“你先去书房,我待会上去。”

    江城很想翻了个白眼,这醋味,没谈过恋爱的老男人一谈恋爱果然天崩地裂,见顾长风冷眼扫来,认命的恩了一声后,便快步向二楼书房走去。

    “廖凯,让宋峰泡两杯茶送到书房。”顾长风见江城消失,又吩咐廖凯。

    一时间,四周空无一人,顾长风搂住莫七的细腰,这才俯身在莫七耳边道,“小七,你早上真答应我了吧。”

    莫七见顾长风低头靠近,暧昧气息让莫七抖了抖,连忙退后一步,听到顾长风所问,一脸血,“顾长风,你这是问第三遍了。”

    顾长风挑了挑眉头,停下动作,见莫七小脸绯红,像是确定般松了口气,宠溺一眼,平静一句,“那就好。”

    说完后,又低头亲了亲莫七额头,松开手臂,交代一句,“我还有点事,等谈完就开饭。”

    莫七看着顾长风走上楼的背影,不自觉伸手摸了摸额头,总觉的自己忽略了一些什么,顾长风再三的确定,让莫七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多久,江城板着脸从楼上下来,遇见在餐厅摆碗筷的莫七,招呼一声后,便离开。

    吃完晚饭,见顾长风示意,莫七接过宋峰泡的两杯茶,跟着顾长风身后进了书房。

    “没什么要问的,还是在怨我。”书房一片沉静,顾长风从书桌后起身,慢步走到沙发旁,往莫七身边一坐,往后一靠,看着莫七问道。

    莫七坐在沙发上,翻着面前的书,头也没抬,直接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你现在告诉我这些事,其实,你说不说都无所谓,毕竟是以前的事了,我们那时候也算不上认识,我现在已经考了六门,不想半途而废,也就一年多时间就能拿到学历,我不想放弃,虽然你有些过分,但我也没什么损失。”

    莫七听了顾长风现在提起前因后果,的确有些不舒服,没想到,安排自己去都城大学只是顾长风的意思,而不是编制外人员要求,如果是以前,莫七的确不想重新再来一次,可考过六门后,莫七倒没那么在意了,毕竟有个本科学历,对自己以后也有好处。

    而且莫七不想事事依靠顾长风,能凭自己能力,没必要动用顾长风关系,一年多时间,足够莫七拿到本科学历,就算不去部队,就算不开培训班,自己以后也算有个学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