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担忧顾长风的家世,所以在听到顾长风提起结婚时,问的第一句便是家里是否同意,这其实是潜在的不自信。

    而躲避的这两天,莫七发现自己对顾长风的感情比自己想象的要多,所以在顾长风给出承诺后,越在意,越逃避。

    想通这些,莫七恢复以往淡定,不就是时间短了些么,不就是和别人恋爱过程不一样么,只要有结果就行,顾长风对自己不可能放手,那么在自己看清对顾长风感情后,也没什么可犹豫的,如果以后有困难,两人总能解决,退缩什么的,不是莫七的本性。

    理清思绪后,莫七也不纠结了,利索的爬下床,洗漱,慢悠悠的换好衣服,出门,下楼。

    虽然没刻意躲着顾长风,可因为和何黎聊天,等下楼时,顾长风已经出了门,莫七也没在意,一个人吃完早餐,看到宋峰那八卦的眼神,想起这两天的情形,也没解释,直接上楼。

    没了舞蹈班工作,莫七只在网络上接些程序做做,虽然还是和以前般,不是拖欠,就是无用功,但多少也能挣些钱,所以一直没放弃过这份业余工作。

    等到中午时,莫七打了个电话给钱桑,先把何黎的决定说出来,意料之中的听到钱桑的尖叫声,一通安抚,才让钱桑平静下来。

    而下午,莫七又接到钱桑电话,一如莫七猜测,钱桑整个人有些忧郁起来,等听到钱桑和向云的决定,莫七也答应下来,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总算可以当面聊聊了。

    晚饭时分,莫七听到楼下汽车声,便关上电脑,平静下楼,和刚进门的顾长风四眼相对后,便转身进厨房,帮着宋峰端起碗筷。

    晚饭在顾长风那目光下,莫七没躲闪,反而一个自在,对顾长风夹到碗里的菜,吃的一个自然,而看到顾长风疑惑的目光时,莫七一点也没解释和说明的意思。

    在莫七想法中,顾长风自作主张加快进程,让自己纠结几天,怎么也得让顾长风纠结一下,这就叫礼尚往来。

    晚餐在这诡异的气氛中结束,莫七擦了擦嘴后,帮着宋峰收拾一下,便转身上楼。

    其实顾长风看着表面平静,但感情这种事,和莫七一样,越在意,越失常,前两天,莫七的躲避,的确在顾长风意料之中,可今天莫七的状态,让顾长风有些忐忑起来。

    晚饭后,看着莫七潇洒的转身上楼,顾长风直接把工作放到一边,慢步跟了上去,等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莫七房门前,见莫七还是不言不语,顾长风有些按捺不住了。

    莫七开门后,转身瞄了一眼身后欲言又止的某人,嘴角翘起,淡淡一句,“我明天下午得出去一趟。”

    顾长风没想到莫七这两天开口第一句说这些,人在失常情况下,总会多想,目光微冷,“你想搬出去。”

    莫七一噎,看着这两天顾长风没什么动静,以为他还是那么波澜不惊,现在这么一来,莫七有些了然,嘴角更是笑开了一些,“我只是去和朋友见个面,如果你想我搬出去,就直接说。”

    顾长风掩饰的低咳了一声,就知道自己误解,抬头间,平静一片,“我待会和宋峰说一声,你出去的时候,让宋峰送你。”

    莫七点了个头,“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

    ☆、第六十章

    顾长风看着莫七关上房门,往墙边一靠,对女人,顾长风从来不会琢磨太多,一直以为莫七性格比较直接,可这两天才知道,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顾长风觉得莫七对自己多少有些感觉,但却没到达自己的程度,就因为这,在莫七答应后,才迫不及待的想定下两人关系,意料之中的反弹,顾长风早就猜到。

    莫七这两天避开自己,顾长风也没太急,觉得过段时间,莫七还是会妥协下来,可莫七现在的态度,让顾长风有些担忧起来。

    没什么,比冷暴力更让人不安的,如果莫七开口质问,跺脚反对,顾长风也不会这般无措。

    莫七这么快就能坦然面对他,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般,不闻不问,这种态度,的确让顾长风忧心。

    顾长风看着房门,想了想,抬手间,又停了下来,慢慢握成拳,终于没敲响,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转身往书房走去。

    李辰海这些日子过的很顺畅,和厉家合作后,两家联手,轻松不少,换届在即,结果基本已成定局。

    而因为顾长风提醒,李辰海趁着蒋北燕的动作和蒋家矛盾,和顾三联手分了一杯羹,不仅击垮叶家最后的盘算,更让李明辉那小子看清蒋北燕的心。

    所以现在,李辰海难得悠闲一下,正在皇家会所和顾三举杯,谈天说地。

    这段时间,顾长风那边的动静,两人都有耳闻,虽然明里暗里探听过,可一直以来,顾长风都没开口。

    而今晚两人说着说着,便把话题转到顾长风身上,一个想从顾长风亲弟弟那边听些口风,一个想着从顾长风兄弟那边打探一二,各怀鬼胎。

    而就在此时,李辰海的手机响了起来,见来电,李辰海对顾三比划一下后,放下酒杯,接听起来。

    在顾长风看来,对女人,他远远不及李辰海,虽然他从未后悔自己做过的事,也从未后悔对莫七直接坦言,但莫七的态度,还是让顾长风心有困惑,既然自己无法想通,那只有问问别人的意见。

    “顾大少,又有什么好事了,蒋家那边,你那朋友帮的忙,过两天我就把谢礼送过去,要不你直接给个电话我,万一以后有事,我也好找人,这样的人才,你们总参不要,我要。”李辰海接通电话后,没等顾长风开口,就说出自己的小心思来。

    没有顾长风提醒,李家最后说不得会吃个亏,也没这机会从蒋家分一杯羹了,而且也没办法让李明辉那小子看清蒋北燕的心思。

    顾长风站在窗边,听了李辰海的话,周遭一冷,没说出莫七果然是对的,撬墙角撬到自己头上来了,冷声道,“准备好谢礼就行,见面就没必要了,这种事可一不可二。”

    “行行,我也就提一句,对了,找我有事。”李辰海看着顾长云坐到自己身边,没说什么,只是嘴角弯了弯,推了推眼镜。

    顾长风犹豫了一下,平静问道,“你对女人是不是很了解。”

    “怎么,你顾大少也对女人感兴趣了,这天终于给我等到了。”李辰海来了精神,而旁边的顾长云更是耳朵竖起来。

    顾长风低咳一声,伸手推开窗户,冷风一吹,倒是平静少许,半响后开口,“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这种欲盖弥彰的话,李辰海弯了弯嘴角,推了推眼镜,对这段时间的风声有些确定,顾长风的确和以往不同,除了女人,还有什么能改变一个人,连忙说道,“当然比你了解女人,问吧,有问有答,对女人,我非常了解。”

    “有没有女人听到结婚就想跑。”顾长风想了想,还是问出口。

    李辰海虽然知道顾长风问的是他自己,想到这可能,眼睛亮了起来,“这要看什么情况的,顾大少。”

    李辰海不是感情专家,当然给不了什么准确的答案,就想着听听顾长风的八卦。

    “如果上午她刚答应交往,下午就提结婚。”顾长风绝对不承认自己太心急了,因为,没有男人在认定自己想要的女人后,还拖拖拉拉,顾长风一贯以来的标准,那就是雷厉风行。

    李辰海很想笑出声来,也就顾长风能干出这种事来吧,工作可是和女人不一样的,“这可不是任务,不能当成目标来完成,这种事,总要给人适应过程,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急不来的,顾大少,这可不像你。”

    顾长风沉默了,也许真没考虑到莫七的想法,现在回头想想,大约是无法忍受月底后莫七的离去,想着早点把莫七放到眼皮子底下,也许是无法忍受莫七不回部队态度,有种无法掌控的失落,才会如此急切。

    果然感情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知道问题结症后,顾长风也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对于李辰海的试探,顾长风没否认也没肯定。

    “长风,你跟我说句实话,你不会真有人了。”李辰海抵不过好奇心,终于问出口,而旁边的顾长云眼睛闪过一丝亮光。

    “你什么时候和别人一样八卦了。”顾长风沉默后,直接说道。

    “也就你,我有点好奇,不知道弟妹是哪家的,听明辉说,长得不错。”李辰海觉得今儿怎么也得问出个一二三来。

    顾长风咳嗽一声,“我还有事和你交代,杨少翰那女人,一年内,别让她回来。”

    李辰海和顾长云对看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失落,如果顾长风不想说,谁也没办法。

    李辰海摇了摇头,往后一靠,皱起眉头来,对顾长风提起莫云有些不解,“你该不会对那种女人有什么想法吧。”

    顾长风挑了挑眉头,嗤了一声,“你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