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败感。

    “难道不是,虽然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可我知道,你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你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只要你想要,没什么能阻止,顾长风,你太骄傲了。”莫七直接说道。

    顾长风刚想开口,前面的廖凯转过身来,虽然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可也没办法,顶着顾长风那目光,低声说道,“首长,有人跟踪。”

    廖凯说完后,见顾长风脸一沉,心中暗叹,这叫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后面跟踪的那位估摸着好不了了。

    莫七一愣,听到廖凯所说,刚想回头看,就被顾长风单手阻止,手紧了紧。

    顾长风拉过莫七的手,安抚的捏了捏,对前面的廖凯平静吩咐道,“通知江城,在北长街拦截,让宋峰速度放慢些。”

    “是,首长。”廖凯接到命令后,脸一沉,快速执行。

    顾长风透过前方后视镜,瞄了几眼,伸手搂过莫七,低声说道,“没事,很快解决。”

    莫七身体紧绷,靠在顾长风肩膀,低头盯着两人交握的手,不知道想些什么。

    车转过几个弯,后面跟上的车不紧不慢,半个小时后,还稳稳的缀在后面。

    “首长,北长街已经控制,现在距离北长街还有三个路口。”廖凯接到消息后,低声报告。

    “下个路口加速,让宋峰注意点。”顾长风抬头平静说道。

    说完后,顾长风捏了捏莫七的手心,语气少见的冷厉,“放心,不会有事的。”

    莫七虽然知道顾长风不是针对自己,可还是止不住心一沉,想了想后,低声一句,“是跟着我的。”

    顾长风敛起眼底的思绪,没想到莫七这么快反应过来,恩了一声,“你住的地方一直有人盯着,只是没想到,明知道是部队牌照还跟着,叶家大概急了。”

    莫七一直以为没那么严重,现在想想,自己太想当然了,如果顾长风没来,那么送钱桑回去的自己,就没那么容易解决,承认道,“今天我就不该出门的。”

    顾长风心一顿,随即紧紧盯着莫七的眼睛,半响后,无奈中带着宠溺,捏了捏莫七的小脸,“小七,有些事没必要算的那么清楚,因为是你,我才甘愿,我为前段时间的态度道歉,但不后悔,这么多年,没人在我面前说过这些,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说的,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不过,别想着离开。”

    莫七皱起眉头来,没忽略最后那句警告,想到什么后,嘴角弯了弯,也罢,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能让顾长风正视起来,也算达到些目的了。

    两人相依偎,而前面廖凯听从顾长风吩咐开始下达命令,进入北长街,车速降低,旁边车辆稀少,人行道上不见行人踪迹,过了北长街路口,只听车后碰的几声,又恢复平静。

    “首长,人已经抓住了。”廖凯神情轻松了少许,转头对顾长风汇报,瞄了一眼在这当口还在谈情说爱的两位,嘴角抽了抽。

    这两天家里的气氛诡异非常,今天听了身后两位的话才知道,虽然廖凯也有八卦心理,可对方是顾长风,那只能当做没看见,不过此时,廖凯真心佩服起莫七来,能让顾长风低声道歉的,莫七绝对是第一位。

    莫七一听,神色一松,坐起身来,转头看向车后,路口几辆车堵住其中一辆黑色商务车,几个人影闪动,不一会,又全部消失,路面上恢复平静。

    顾长风见莫七一脸呆愣,双眼瞪大,不可抑制的低笑一声,对廖凯说道,“人让江城安排,我没什么要问的,别再出现四九城就行。”

    廖凯被顾长风那么一笑,闪瞎眼,连忙开口,“是,首长。”

    莫七还没从这么快结束回过味来,知道顾长风有能耐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想到顾长风对自己的态度,莫七发现这么一比,还是有些安慰。

    顾长风搂着莫七的手臂紧了紧,抬起莫七下颚,俯身亲了亲,低声说道,“已经结束了,我们回家。”

    莫七叹了口气,没再抗拒顾长风的亲近,靠在顾长风怀里,目光若有所思,或许人都有得寸进尺的坏习惯,自己也不例外。

    知道顾长风对自己的感情,所以毫无顾忌,知道顾长风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要求这要求那,人心满足不了,现在莫七有些明了。

    说到底,一直以来,莫七就有些不安,感情来的太快,才会折腾来折腾去,虽然顾长风的确有些错,但自己也一样。

    莫七抬头看了一眼安稳而坐的某人,看到他察觉般,和自己对视一眼,莫七从顾长风眼中看到深藏的爱溺,有这么一个能全心对自己的人太少了,有这么一个能为自己改变的人太少了。

    冷战这么久,也算达到目的了,有些事,得一步一步来,未来还很远,莫七低下眼帘,伸手搂住顾长风的腰,放松的靠在他怀里,闭起眼睛来。

    顾长风一僵,低头看了一眼,见莫七从未有过的依赖,怔了怔后,嘴角泛起笑意来,眼底柔和许多,不管是因为什么,莫七能想通,都让顾长风松了口气。

    对那跟踪的人,顾长风第一次产生感谢的念头,伸手轻抚莫七的后背,低头吻了吻莫七的发顶,满足的叹息一声。

    ☆、第六十三章

    日子恢复以往,顾长风没再提结婚报告这件事,而莫七也没再提及,两人之间回到最初相处状态,比起以前来,更为亲近,更为自然。

    早晨,两人一起跑几圈,锻炼身体,吃过早餐,顾长风出门,莫七回房间专心编程序,晚上,吃过晚饭,在客厅看新闻,或在书房闲聊几句,或各忙各的。

    这种自在而随性的生活,让莫七有些满意,对两人的关系更为接受下来。

    在两人相处期间,顾长风偶尔也会对莫七提提四九城顾家的背景,顾家父辈的职位,顾家同辈的工作,一点一滴的让莫七接受,而且,顾长风也渐渐改变对莫七的态度,不是一味的霸道,婉转许多。

    莫七当然能感受到顾长风的改变,在体会到顾长风那实实在在的感情后,也不是一味的抗拒,偶尔也关心一下顾长风,平时有些想法,也会对顾长风直言,不像以前般,藏着掖着。

    宋峰和廖凯旁观这一变化,对莫七真心许多,开始的时候,两人对莫七不接受首长有些微词,而现在,看到首长一日多过一日的表情,让两人知道,首长和莫七之间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有什么比首长心情来的更重要的。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两人是因为顾长风的态度,才对莫七不敢多言,那么现在,那声嫂子叫的他们心甘情愿许多。

    日子一晃而过,已经是三月底了,换届已经结束,在顾长风偶尔闲聊中,莫七知道李家大获全胜,叶家大败。

    叶家,内部动荡,表面看没什么损失,可外省的势力消散一空,在四九城的地位下降。

    杨家,从B军区远调边防,没有意外的话,是永远不可能回到四九城。

    而乔家没什么损失,势力全部在外省军区,如果联姻能成,当然会再上一步,不能成,那么也只是保持现状,因为乔月车祸的原因,因为杨家的边缘化,导致乔家和杨家婚约解除。

    叶家到如今地步,叶明瑞对莫云的恨可想而知,但结果已经如此,有些一蹶不振,而杨少翰,因为婚约解除,大局已定,更是找上叶明瑞要莫云的消息,几次无果后,才真正明白莫云的失踪不是叶明瑞动的手,可现在一切已经结束,两家也回不到当初。

    而这些,莫七听过后,也只是笑了笑,但从顾长风表情中,莫七知道这次顾家也得了不少好处。

    接近月底,莫七想搬走的心死灰复燃起来,毕竟一切已经结束,但每次要开口,看到顾长风那专注的眼神,又咽了回去。

    莫七知道自己真的把顾长风放到心里了,没动心时,对顾长风的强求有些抗拒,动心后,反而有些怅然若失。

    这天周五晚,莫七没对着电脑,反而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翻着书,几天前,去了一趟都城大学,和辅导员把这学期要考的课程定了下来,现在莫七除了电脑,又多了一项消遣,继续重考的无奈。

    想起昨天上午接到钱桑的电话,谈及新工作的环境,莫七不自觉笑了起来,而后又想起昨天下午莫女士打来的电话,询问莫云消息,让莫七眼底一沉。

    莫女士对于姐妹俩态度截然不同,莫七的确早就习惯,可就算自己告诫过几次,那莫女士充耳不闻的态度,还是让莫七有些同情起自己来,摊上这样麻烦的身体,也是一种无可奈何吧。

    莫七伸手揉了揉眉心,心还是不够狠啊,下面也该一次性解决身体遗留的问题了,最起码,在莫云没回来前。

    就在莫七思绪远去时,听到敲门声,抬头看了过去,就见顾长风打开房门,对于顾长风现在的行为,莫七只能感叹一声,有一就有二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