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身,看了一眼好像吃定自己的莫女士,直接把水果篮往楼梯下一扔,拍了拍手,终于开了口,“不爱吃就扔远点吧。”

    莫七不爱惯着莫女士,这次后,也没多少来往了,看了一眼不可置信的莫女士,自顾自便往屋内走去。

    莫女士半响回过神,一边肉疼楼下四处散落的水果,一边说不出话来,看着莫七没事人般走到客厅坐下,莫女士那心底的火蹭蹭的往上。

    碰的一声关上门,转身盯着莫七高声道,“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发脾气了,莫其,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当妈的。”

    莫七伸手捏了捏腰,一天两夜翻云覆雨不是一会儿就能缓过来的,抬头看着暴躁的莫女士,伸手指了指对面,“坐下聊,声音太高,隔壁会听到的。”

    莫女士很要面子,莫七一句话就让她把下面撒泼的话吞了下去,可看到莫七不温不火的表情,莫女士有些怀疑起来,如果是以前,这丫头早就屁股一厥跑出门了,哪能这么安静的坐的住啊。

    莫女士胸闷气短的坐到对面,上下打量起莫七来,看着气质不同以往,没好气的说道,“又乱花钱了吧,这身衣服刚买的。”

    莫七低头一瞥,自从天气转暖,几次想回出租屋拿衣服,被顾长风三言两句阻止后,那衣柜时不时多了几件。

    说实在的,莫七对穿着打扮真没那心思,但也知道,顾长风所选,那价格肯定贵的没边,说过一两次,顾长风还是我行我素,莫七便没再提过。

    ☆、第六十九章

    莫家客厅,一个静坐,一个絮絮叨叨说个不停,一个冷眼旁观,一个自言自语,这气氛怎么看怎么诡异。

    莫女士从莫七穿着打扮开始数落,先是说莫七乱花钱,再说到莫七大小姐脾气,然后说到莫七不关心家人,越说越流畅。

    莫七眯着眼,平静而靠,在听到莫女士提起以前酒吧工作,看到莫女士那一脸难以掩饰的厌恶时,忍不住咳了一声。

    莫女士敏锐的察觉到莫七反应,停下话音,抬头一眼,脸色一变,声音又高了些,“怎么,你做的出来,我就不能说说。”

    “我只是觉得你说的太多了点。”莫七把最后一声妈噎了下去,隔着电话眼睛一闭还行,现在那声妈真心叫不出口。

    “还有你那妹子,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头发都白了几根,你这做姐姐的就不关心关心,我就问你几次,你就挂电话,什么态度。”莫女士最后一次和莫云通话,也知道莫云近段时期不会联系,可到现在也没消息,时间也太长了,肯定会多想。

    “对了,回来就别走了,正好帮我找小云朋友打听打听,都城大学我打过电话,人学校老师只说你妹子出去实习,具体情况也不了解,我就弄不明白,什么实习连个电话也没有。”莫女士话题一转,开始说出目的。

    莫七嘴角抿了抿,抬头深深一眼,平静说道,“我回来就是看看你的,待会就走。”

    “不行。”莫女士站起身来,脸色一板,伸手指了指莫七,“这次回来不许出去了,我已经帮你相中一门亲事,明天你和人见见,你以前的那些事我也不说了,给我安分呆家里,哪里也不许去。”

    莫七睁开眼,眼底复杂一片,看到莫女士如此,莫七只剩下感慨了,淡淡一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莫女士猛的抬头看了过去,想也没想直接说道,“你能找到什么好人家,上次听了你的事,我晚上睡都睡不好,失眠也严重,好不容易让人帮你相了一家,就等你回来看看了,你那什么男朋友我是不会同意的。”

    莫七不知道莫女士是真为自己打算,还是有其他,想了想后问道,“那你帮我相的是什么人。”

    莫女士眉眼一松,以为莫七转过心意,坐了下来,好声好气的说道,“小其,妈不会害你的,你现在在外面又挣不到什么钱,初中学历,能找到什么好人家,这次是你李阿姨介绍的,就是咱镇医院李医生,她的一个侄子在派出所工作,大学毕业,公务员,人品也不错,就是有一点不太好,但人无完人,你能找个这样条件的,我觉得也算不错了。”

    莫七嘴角弯了弯,好整以暇问道,“哪点不好。”

    “就是这小伙子离过婚,但是你放心,没孩子,只要你答应,人婚房都准备好了,你以前那工作,我现在想想就后悔,怎么你说什么我就相信什么,藏着掖着这么久,要不是有人告诉我,我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妈是这么想的,只要你不去四九城,应该没人知道,结了婚,生了孩子,到时候谁还管你以前干嘛的。”莫女士打的好主意,自从知道莫七酒吧工作后,就想早点解决这事,要不然,等别人知道,莫云也跟着受牵连。

    莫七此时已经不想再谈下去了,往后一靠,虽然莫女士字字句句中是为自己考虑的,可实际上,更让人心凉。

    莫七彻底冷下心来,打开随身包,拎出一份文件,慢悠悠放到面前茶几上,往莫女士面前推了推,坐直身体,平静开口,“其实今天我回来,除了看看你,还有一件事。”

    莫女士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文件,又看了一眼莫七一本正经的模样,当下问道,“还有什么事。”

    “莫云的消息。”莫七嘴角弯了弯,淡淡一句。

    莫女士蹭的探过身来,眼神有些激动,“你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个死丫头,怎么不早点说。”

    “不急,先看看这个。”莫七点了点茶几上的文件,一片平静。

    莫女士坐不住了,刚想撒泼,但看到莫七一派沉稳,心中嘀咕起来,压下兴奋,伸手拎起面前的文件看了一眼,脸色忽变,像碰上什么脏东西,快速往面前一扔,“你这是什么意思,莫其,今天你说不出一二三来,别想叫我妈。”

    莫七咳嗽一声,知道自己做的有些不地道,可如果让自己以后和这对母女继续相处下去,莫七更憋屈。

    莫七觉得那什么断绝关系就不需要了,只要把户口一迁,名字一改,让莫女士答应不管自己就行,一旦违约,莫七有权利收回莫女士住的这套房子。

    莫七的确是个小人,但却是坦坦荡荡的小人,看着莫女士一脸惊慌,嘴角撇了撇,“这是以前我打工到现在给家里汇款的账户明细,每一笔钱都记的清清楚楚,还有这屋子的房产档案,用我的钱,帮莫云置产,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莫七下面的话没再说下去,抬头看着莫女士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心中没半点愉悦,反而有些无奈。

    莫女士有些难堪,没想到莫七知道的这么清楚,半响沉默后,语气有些不稳,“小其,都是一家子,有些事别太计较了,当时我也没想多,就觉的以后肯定是小云养我,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把这房子写在小云名下,这事就我知道,小云到现在也不清楚。”

    屋内一下子沉闷下来,莫七又从包里拎出一份文件扔在茶几上,对莫女士示意一眼,“再看看这个。”

    莫女士现在有些心惊了,对莫七的变化不安起来,想了想后,拿起,细细一看,当下脸色更难看了,抬头间,怒中带上少许怨,“莫其,我是你妈,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至于么。”

    莫七摆了摆手,往后一靠,脸色平静如常,“莫云消息,这份文件签个名,你选。”

    莫女士眼眶红了起来,侧过脸,半响后,认真的看向莫七,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般,“小其,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只是想重新换个名,换个身份,等你60岁,该我赡养的义务还是会承担的,只是我的事想自己做主,就比如你想帮我介绍的这个人,我打心底没什么兴趣,你嫌我给你丢脸,现在这么一来,不是正好合大家心意,你签了字,以前的那些也就过去了,这房子还是莫云的。”莫七平静解释。

    “可我养你这么大。”莫女士不满的开口。

    莫七抬手阻止下面的话,“初中毕业我就在外面打工,开始的时候,做过服务员,端盘子,每个月就留一百,其他全部寄回来,幸好那时候包吃包住,你还说不够,我去酒吧工作,是为了谁,有些事不念我好就也罢了,可也别说的这么难听,你就没想过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莫七说出莫其心中的苦,这时候不说,以后也没机会了,最后别有意味一句,“现在说这些都没什么意思,比起莫云,我大概什么都不是。”

    莫女士脸苍白了一些,莫七说的其实她都知道,可为了一个女儿,总会亏待另外一个,沉默中捏紧手,半响后抬头,“你真知道小云消息。”

    莫七点了个头,从包里拿出一支笔扔到茶几上,对于莫女士的选择,莫七意料之中。

    “小其,你真要妈签这个。”莫女士看着莫七一直平静的脸,有些看不透,心中一片复杂。

    莫七敛起眼底最后一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