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了一声,“写你名字之前,最好再看一遍,这是有法律效力的。”

    莫女士手哆嗦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地步,在莫七扔出第一份文件时,莫女士便知道有些事回不去了,自己的心太偏了。

    莫女士看着莫七漫不经心等待,心一窒,此时才发现,莫七对这个家,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消磨干净,没期盼就不在意。

    想到莫云,莫女士精神一振,没了一个女儿,还有一个,这么多年,其实和莫其的关系越来越淡薄了,一年两年不回,莫女士也没觉得有什么,这么一想,莫女士真正下了决心。

    莫七看着低头签下字的莫女士,嘴角无声咧了咧,眼底暗淡一片,两个女儿还是选了莫云,现在两不相欠了。

    莫七收拾好文件,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来,往茶几上一放,站起身,“里面是莫云的消息,还有个电话,如果为她好,还是让她呆国外。”

    莫七不想多说,毕竟那是莫云自己的事,莫云好也罢,不好也罢,自己问心无愧了。

    莫女士顾不上莫七的提醒,连忙拆开信封,低头细看,神色激动,等看完后,松了口气,喜上眉梢,看到莫云现在一切安好,还在国外上学,更是激动不已,下面那国际长途电话号码,让莫女士安心下来。

    莫七无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拎起包,转身便往门口走去,莫家已经不是她的家了,才一会儿没见,莫七有些想顾长风了。

    打开门,莫七径直往楼下而去,没几步,听到身后莫女士声音,挑了挑眉头,转身看了过去。

    “小其,你。”莫女士一时间大悲大喜,等看完莫云消息后,到底还记得有个莫七。

    站在门边,看着独自走下楼的莫七忍不住出了声,这么多年,好像真没和莫其谈过心,当然也不知道莫其想些什么,只是一味的让莫其付出,而现在,莫女士知道自己要失去什么,可后悔也没用了。

    莫七嘴角弯了弯,没那些纷纷扰扰,对于莫女士所想,莫七也不想知道,直接转身,对后挥了挥手,往楼下而去。

    “小其,妈对不起你,以后一个人在外注意身体。”莫女士瞬间喊出声,但也知道莫七的决定改变不了。

    或许在莫女士的想法中,莫七就算现在不回家,过些时候,还是会回来的,毕竟没钱没学历,外面的日子也不好过,就算有了个男朋友,但谁能预料到明天。

    莫七走出莫女士视线后,最后回身看了一眼,自嘲一笑,快步走到车旁,对驾驶位宋峰打了个招呼,便坐进后座,关上门。

    “走吧,宋峰。”莫七抬头对宋峰说道。

    宋峰坐直身体,点了个头,发动车,开出小区,拐个了弯,驶入大道,从后视镜看到莫七平静的看着窗外,想起什么后,开口说道,“嫂子,首长刚才来了个电话,让我们别等他吃晚饭。”

    莫七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半,二个多小时,到宅巷的话应该得五点多了,回总参大院肯定来不及做晚饭,好在顾长风有事,这么一来,“先去东城宅巷,等收拾好,如果太晚,我们就在外凑合一顿。”

    “行,听你的。”宋峰顺从点了个头。

    “他有没有说什么事。”莫七想了想后,问道。

    “首长提了一句,好像是三少有事找他。”宋峰如实回答。

    莫七没再问什么,伸手摸了摸下巴,只是一想便扔开了,莫家的事解决了,莫七也有时间考虑其他,李辰海送来的那处店面,上次收下后,便放一边,这次回去,也得去看一看。

    莫七琢磨着,自己手中除了自己的二十万,还有从蒋北燕那折腾回来的三十万,年后,陆陆续续也写了几个程序,到手也就五万,总计五十五万。

    现阶段,莫七没打算回部队,不是不想回,而是时间不对,或许等一年后拿到毕业证,等一年内自己这编制外人员有些成绩,才会考虑,而这段时间,莫七也尝试着做点其他事。

    培训舞蹈班就不想了,那本来就是为了何黎她们才想出来的,现在除了自己,其他三人各奔东西。

    在莫七的想法中,只有自己挣的钱,才是属于自己的,就算现在住顾长风这边,莫七还是想挣钱买个房子,那才是安全感。

    ☆、第七十章

    下午五点半左右,莫七和宋峰到达后宅街,从街道拐进宅巷,因为下班高峰期,人显得有些多,车慢了下来。

    宋峰按照莫七吩咐,开进宅巷小区,等莫七喊停,才找了个位置停了下来。

    莫七在来的路上已经和钱桑通了电话,知道钱桑已经到家,所以下车后,便带着宋峰往出租屋走去。

    走进楼道,莫七来到出租屋门前,距离上次离开,已经小半年了,心中多少有些惆怅,仿佛还记得四人初次搬进这里的情形。

    莫七伸手敲了几下,没一会儿,就听屋内钱桑脚步声响起,伴随着钱桑的嗓门,碰的门打开。

    久别重逢,莫七笑眯眯的站在门外,而门内钱桑愣了愣后,哈哈笑起,性格还是如以往般那么直接,猛的搂住莫七的肩膀,跳起来。

    “莫小七,你可算来看我了,我想死你了。”钱桑一半兴奋,一半哀怨,攥着莫七的手噼里啪啦一通说。

    莫七嘴角微微翘起,心情很是轻松,伸手给了钱桑一击脑门,淡定的解释道,“现在说想我,电话里可没提过,你现在准时上下班,就算我找你,你也没时间。”

    “嘿嘿,下班后我有时间。”钱桑伸手揉了揉额头,大咧咧说道。

    “你有时间,我没时间。”莫七别有意味一句。

    钱桑愣了愣后,想到什么,瞥了一眼跟着莫七身后的宋峰,嘴角扬起,眨巴两下眼睛,“了解,了解,哈哈。”

    莫七瞪了钱桑一眼,环视屋内,比起以前来更显空旷,何黎的东西早就不在了,范向云的也早就搬走,莫七眼神有些黯然,看到靠墙堆着的行李,莫七侧头看了一眼钱桑,“你也准备搬了。”

    钱桑的笑容顿了顿,无声点了个头,有些扭捏,“小七,我工作单位有宿舍,本来要等我试用期满才会分配,因为我现在住的离单位比较远,领导便放宽条件,下个星期我就能搬过去。”

    莫七有些了然,恩了一声,“这样也好,你一个人住我也不放心。”

    “莫小七。”钱桑有些不舍,还有些不好意思。

    莫七笑了笑,“桑桑,计划没有变化快,我以前还答应你会回来,现在还是要搬走,你现在住的地方的确离单位比较远,搬过去还省一些费用,何黎走了,向云也走了,你还没想明白,人总有一天要分开。”

    “我只是。”钱桑暗自嘀咕,也知道改变不了什么,可真正到了这一地步,还是有些不舍。

    莫七伸手揉了揉钱桑脑袋,“行了,又不是不见面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各自近况,工作上的,生活上的,等差不多时间,便开始动手收拾,莫七的行李很少,收拾好也就一个行李箱,一个行李包。

    宋峰在莫七示意下,拎起行李出门,给两人留下空间。

    等宋峰走后,莫七最后看了一眼屋内空出的三张床,最后目光定格在身侧的钱桑。

    “小七。”钱桑知道这次后再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想说的话太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那工作还不错,稳定,收入高,好好努力。”莫七也和钱桑一样,最后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想到,四人之间,反而是钱桑陪到自己最后。

    “莫小七。”钱桑忍不住眼圈红起来,扒拉着莫七的手臂,鼻子抽了抽,语气有些不稳。

    莫七伸手从桌面抽了几张纸巾递了过去,低声道,“瞧你这样,又不是生离死别。”

    “还不是你惹的。”钱桑瞪了莫七一眼,顺手拿起纸巾,不顾形象的抹了一把脸,抬头间,目光有些深沉,“工作的事谢了。”

    莫七楞了楞,随后一笑,“谢我干嘛。”

    钱桑哼哼两声,“以我的学历和经历,那单位不可能录用我的,别说提前分宿舍了,就算不是你帮的忙,也是你男朋友帮的忙,算来算去,我谢你就行了。”

    “你多想了。”莫七认真的看向钱桑,没承认,也没否认。

    钱桑嘴角翘起一丝弧度,伸手戳了戳莫七的肩膀,“莫小七,别以为我还是个呆子,以前我不爱考虑这些弯弯绕的,那是因为有向云,向云走了,我就知道,人总要长大,靠谁不如靠自己,我连个服务员也应聘不上,这单位能要我,天上掉馅饼这事没其他原因是不可能的,我扒拉手指一圈,身边也就你,你那男朋友什么来头我是看不出来,可也知道,出门带警卫得多大权力,想起那天向云和他那老公灰溜溜跑走,大概也是看出些什么。”

    莫七看着钱桑成熟起来,心底叹息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钱桑扑哧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