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人私定终身,莫七有些没底气。

    陆泽看着莫七这模样,不知道该笑还是哭,皱起眉头,冷声说道,“我现在也不问了,你也别说了,等我停车后你给我老实交代,我怕出车祸。”

    莫七看着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就知道陆泽心不稳,转身看了一眼专心开车的陆泽,悄悄的松了口气。

    在这诡异的气氛中,陆泽速度快的把车开到上次去过的四合院私家菜馆,停下车后,一把拎起莫七就往里走。

    一路上,陆泽板着个脸,莫七一脸无奈,直到那位何经理一脸笑意迎了上来,两人气氛才有些缓解。

    那位何经理能被李辰海看中,当然少不了火眼金星了,一眼就认出莫七来,想起甲8包厢的那位,老何意味深长的看了莫七一眼。

    莫七不知道这位何经理那眼神什么意思,可总有些不好的预感,看了一眼和老何闲聊中的陆泽,直接伸手戳了戳,低声道,“师兄。”

    陆泽笑容一敛,停下话音,知道现在不是和老何叙旧的时候,低声道,“老何,有事你忙,让服务员带路就行了,还是老规矩。”

    老何本想问出口的话只能停下来,笑眯眯的点了个头,“甲字包厢只有9号,不介意的话,我就让人带你们去。”

    “行,谢了,老何。”陆泽对老何挤出个笑容,搭着莫七的肩膀就往里拖。

    老何目送两人远去,不知道自己安排的对不对,第一次,这丫头和陆队来这里,老何还是有点印象的,第二次更是加深很多,毕竟和顾家那位一起过来,还让自己家大少陪同,看着就不一般,而这次, 8号就在9号对面,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老何想了想后,转身走回办公室,准备给自己家大少打个电话,毕竟这两人都是自己家大少的朋友。

    莫七故地重游,还是有些感叹的,但是还没感叹完,只听包厢门一关,对面师兄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瞬间有些不自在了。

    莫七抬头和陆泽视线一碰,嘴角抽了抽,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连忙站起身,主动把服务生泡好的茶端了过来,殷切的递到陆泽面前,重新坐回原位,低头捧着茶杯。

    陆泽往后一靠,伸手敲了敲面前的桌面,抬了抬下巴,“你如果当我哥哥,就老实交代吧。”

    莫七刚喝到嘴里的擦喷了出来,连忙抽出几张纸巾一抹,抬头间,咳嗽两声,“师兄,你好歹让我润润喉。”

    “别给我整这些,莫七,如果不是我今天逮了个正行,你还想藏着掖着吧。”陆泽脸一板,严肃非常。

    莫七在陆泽的目光下,压力非常大,欲言又止后,叹了口气,“我可没打算瞒着你,只是你一直出任务在外,想找也找不着,说起来,这事还得怪你,师兄。”

    陆泽挑了挑眉头,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怎么扯到我身上了,你这丫头别给我绕圈圈。”

    “师兄,要不是你让顾长风照看我一二,我能到这地步。”莫七也委屈起来了,一步错步步错,哀怨的看了一眼对面的陆泽。

    “这和顾大少有什么关系,不对,我什么时候让顾大少照看你的。”陆泽被莫七这么一绕,有些混乱。

    此话一出,莫七坐直身体,忽而想到什么后,脸色变来变去,最终化为无奈。

    “小七,你给我说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那宋峰,你怎么认识的,我不在半年,你什么时候和顾大少这么熟了。”陆泽终于觉得事情不简单了,第一时间怀疑莫七和顾长风之间有什么。

    “师兄,你真没让顾长风照看我。”莫七没为陆泽解惑,反而问出心中疑惑。

    陆泽伸手揉了揉头发,瞪了莫七一眼,“你这丫头,我怎么可能让顾长风照看你,你师兄我还没那么大面子。”

    虽然陆泽和顾长风是朋友,可到底有差距,陆泽父亲早就退了下来,而顾家越发显赫,说起来,陆泽只是依附在顾家之下,虽然和顾长风是朋友,但多少有些顾忌。

    陆泽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想起莫七一口一个顾长风,熟络非常,深深的看了一眼对面的莫七,语气有些不确定,“那人是顾长风。”

    莫七避开陆泽眼神,期期艾艾的点了个头,一时间沉默下来,莫七听到陆泽满口否认,才知道顾长风那么早就开始打自己主意了,想通这些,莫七惆怅了。

    陆泽倒吸一口气,不可置信那是肯定的,语气有些不稳,“你不会已经和顾长风住一起了,你和他。”

    虽然是疑问句,可语气非常肯定,一通百通,一个问题清楚,那其余的问题便解决了,陆泽一想到这可能,有种被雷劈的感觉,不是陆泽觉得莫七配不是顾长风,而是觉得顾长风怎么就看上莫七了,这不可能啊。

    莫七抬起眼,看着陆泽震惊当中,嘴角抽了抽,就知道说出来是这效果,不管是谁,都觉得自己和顾长风不可能,哎,莫七只能说一句,有些事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其实到现在,莫七也不知道顾长风怎么就看上自己了。

    “师兄,那个人就是顾长风,我和他早就住一起了,你没猜错。”虽然同一张床才一天,但不可否认,同一个屋檐几个月了。

    莫七这话让陆泽最后一丝怀疑彻底消失,抬头间,两人四眼相对,一个破罐子破摔,一个难以掩饰的震惊。

    陆泽双手揉了揉脸,有些颓废,无意识重复道,“你和顾长风。”

    莫七点了个头,平静说道,“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已经谈了几个月了。”

    陆泽仰头长叹,最不可能的事发生了,这世界怎么了,陆泽端起茶杯猛的灌了一口,给自己压压惊,等回过神,看了一眼莫七脖颈间青紫的痕迹,既定的事实由不得他不相信,心中无奈而叹,“你和他到哪步了。”

    陆泽还想再确认一二,可也知道莫七的答案绝对不是自己想听的,但还是问出口了。

    莫七一楞,脸蹭的红起来,尴尬的看了一眼师兄,手不自觉的拎了拎衣领,“师兄,我和顾长风只差领结婚证了。”

    言下之意,该办的全办了,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你现在问太晚了。

    陆泽胸有些闷,手有些抖,脸色变来变去,“男人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你就这么相信顾长风,你就不怕没结果。”

    莫七忽而笑起,心有感动,眼睛眨巴两下,“师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现在,已经这样了。”

    陆泽很快明白过来,看到莫七那一闪而逝的笑容中多了些什么,拍了一下桌面,声音高了少许,“你个女孩家家,哪知道男人想什么,没结婚前什么都是虚的,我现在就让顾长风过来,把话说说清楚,你可是我妹子,不能就这样算了。”

    莫七看着陆泽说完掏出手机,杀气腾腾的准备拨打,连忙阻止道,“师兄,别啊,你先听我说完行不。”

    陆泽停下动作,抬头一眼,和莫七对视半响后,终于把手机往面前一扔,往后一靠,“早知道顾长风打这主意,我就该把你安排好了再走。”

    现在后悔也晚了,人都被顾长风吃的一干二净,陆泽深深的惆怅了。

    莫七嘴角弯了弯,“师兄,我和顾长风的事一言两句说不清楚,不过,他对我的确是认真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从来没吃过亏,如果我点头,现在指不定已经领了结婚证了。”

    “你的意思。”陆泽终于安稳下来。

    莫七顿了顿,如果是以前,莫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现在,“我觉得他挺适合我的,但是我和他之间发展太快了点,感情这东西,得慢慢培养,我现在还小,不急。”

    “小七。”陆泽有些无语了,总觉的自己白担心了。

    莫七抬头一眼,有些无奈,也知道陆泽担心什么,怕自己被顾长风骗了,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师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是一个人,有这么一个人守着我,我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什么事都得一步一步来,如果顾长风真后悔了,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是我的选择。”

    陆泽翻了个白眼,莫七这么一说,陆泽放下心来,先爱的先输,虽然不了解这两人之间的发展,可也知道是莫七占据主动地位,这么一想,陆泽有些为顾长风默哀了,碰上莫七这样的奇葩,想到这里,陆泽嘴角泛起笑意来,顾大少顺风顺水半辈子,也有这时候。

    “小七,顾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陆泽此时已经看出两人之间的问题,可随后想起顾长风后面的顾家,有些担忧起来。

    莫七心下感动,瞬间笑起,“师兄,你和顾长风这么熟,还不了解他这个人么,顾家是顾家,顾长风是顾长风。”

    陆泽微点了个头,知道自己关心则乱了,既然莫七是顾长风认定的,那么谁也改变不了,嘴角弯了弯,“你能想明白就好,不过,也要多个心眼,我和顾长风认识这么多年,他既然对你是认真的,就没那么容易放弃,除了性格不好,其他都不错,不像四九城那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