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而顾长风也好似熟视无睹般,没提起,让莫七一颗心吊在半空中。

    不是莫七不想问,而是因为顾长风上次的行为让莫七有些无奈,吃醋吃到师兄那,莫七可不想再丢一次脸,再被折腾一夜。

    直至夜晚降临,莫七迷糊中要睡过去时,听到身侧顾长风低语几句,让莫七整个人为之一松,含笑而睡。

    顾长风没说什么,只是一句,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那是因为知道的人少,而莫七身上最大的秘密,这辈子到他为止。

    顾长风的表态,让莫七明了,他已经和陆泽达成共识,也信任作为莫七师兄的陆泽了,至于其他意思,莫七也不想多想。

    没几日,莫七便看到改回原名的身份证,资料和文件,让莫七惆怅中有些动容,还有陆家的承认,让莫七目瞪口呆中带上淡淡的感动,在没告知陆老头自己身份前提下,顾长风和陆泽能说服陆老头答应下来,可见两人为自己的心意。

    再下来,莫七准备经营店铺时,却因为忽如其来的任务而终结,到此时,莫七才知道,师兄和顾长风默默为自己做了那么多。

    亲人有了,爱人也有了,莫七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一路以来,顾长风的所作所为,让莫七知道,这还不算爱,那世界真没让自己想要的男人了。

    一直以来在自己和顾长风之间的那点身份上的隔阂,因为这系列事消散,莫七也真正的把顾长风当成家人般存在。

    不再说什么搬出去,不再把两人分的那么清楚,这细微的改变,顾长风看在眼中,藏在心里,笑在脸上。

    两人之间,不再有小心翼翼的试探,水□融般自然而然,这让来过几次家里的陆泽一见,那是一个羡慕嫉妒恨。

    没了那些烦心的事,莫七现在的生活很简单,自从和莫女士谈过一次后,莫七的手机号码被顾长风重新换了一个,除了钱桑,也只有师兄和顾长风知道了,没了那些纷纷扰扰,莫七直接把技术宅显现的淋漓尽致。

    平时接两个任务,让莫七学以致用,积累点经验,体现点价值,要不就是数着店铺租金,为增加的账户暗暗高兴,当然,学业在莫七手中,从未放松,暑假前,完成第二学年的全部课程,这些都是莫七为将来回部队打下基础。

    而顾长风在知道莫七打算后,没再提过莫七回部队的事,全心全意的宠着莫七,生活步入正轨。

    七月初,四九城天气忽而升温,没了学业的压力,莫七很是自在,这天早上,送走顾长风后,莫七便接到钱桑来电。

    “莫小七,我想死你了,这么久,你都没来看我。”钱桑大嗓门叫起,让莫七嘴角弯了弯。

    “上个星期咱俩才吃过饭,这才多久。”莫七无奈而道。

    “嘿嘿,我这不是就你一个朋友么,公司那些女的,我没什么共同话题。”钱桑也知道自己找莫七频率高一些,为这,每次见面后,莫七家那位都给自己一个冷眼,也从中知道,莫七家那位其实就是个妻管严,几次下来,也没了开始的那般紧张了。

    “人际关系还是要的。”莫七不是对钱桑说教,虽然钱桑成熟稳重些,但有时候还是非常跳跃,但这性格,莫七很喜欢,就连顾长风对自己去见钱桑也没说什么,可见一般。

    “放心,这些我懂,以前不知道,现在才知道以前是白活了,就为领导泡杯茶也有那么多道道,不过,好在有你,我这位置还是比较稳当的。”钱桑没觉得不好意思,走后门进单位,本来不怕人说,几个月下来,试用期已经过了,以后没什么问题,相当于捧上铁饭碗,而其中,最让钱桑感激的还是莫七。

    “你能明白就好,对了,今天你找我,不是为了聊天吧。”莫七笑了笑,有了道路,还要人走,钱桑还在不断改变中。

    “没事就不能找你闲聊,你家那位管的也太宽了。”钱桑乐呵出声,对于莫七家那位真正是无语,每次莫七出门,回去时,都要顺路来接,当然羡慕还是有的,只是没嫉妒而已,毕竟这是莫七的本事。

    说起这事,莫七也只能噎下苦果,因为上次不打招呼就和师兄双宿双飞,让宋峰被顾长风训了一顿,只要自己一出门,那小报告立马飞到顾长风那里。

    “我看你也该找个了。”莫七想起什么后,别有意味调侃道。

    “啊,那什么,小七,我可不是找你闲聊的,向云昨天电话我,让我转告一下,明天中午十一点,明都酒店办酒席。”钱桑脸蹭的红起,连忙转移话题。

    莫七也没再调侃钱桑,这种事,还是得当事人自己体会,“她房子装修好了。”

    “向云上次在老家办的很简单,就两家亲戚,这次办酒,一来补办婚礼,二来搬进新房,好像请的人很多,我和向云那些同学也会到的。”钱桑一五一十交代。

    莫七没开口,上次后,莫七便没再联系过向云,后来换了号码,更是没告知。

    “你如果不想去,我也不去了。”钱桑低声一句,再次相见,钱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但毕竟这么多年朋友,所以让莫七下决定。

    “去吧,以后不见得会再见面了。”莫七没什么顾虑,只是觉得这次钱桑不去,以后指不定后悔。

    钱桑想了想,“那行,我那些同学,很久没联系了,也想看看她们。”

    钱桑的声音微微兴奋,莫七无声一笑,或许钱桑的确为久未蒙面的同学相聚而高兴,可莫七知道,同学再相见,其实就是攀比,笑呵呵的道:“那明天我去接你吧。”

    “好,正好顺路,那明都酒店离我这不太远,那说好了,到了给我电话。”钱桑满口答应下来。

    晚上,顾长风回来后,莫七说了说这件事,顾长风想了想后同意下来,但因为明天上午得去趟总部,所以没办法陪莫七前去。

    当然中间少不了晚上一番折腾,莫七只能听之任之,几次下来,莫七得出一个真理,或许顾长风在其他方面可以对自己让步,但床弟之事,那是典型的军人作风,说一不二。

    隔日,莫七如约来到钱桑单位宿舍楼院门等待,没几分钟,看着明显打扮过的钱桑匆匆跑来,招呼上车后,莫七对宋峰点了个头,车便缓缓开向明都酒店。

    “莫小七,你咋还是素面朝天。”钱桑顺了顺头发,侧头间,翻了个白眼。

    莫七往后一靠,瞥了一眼,“又不是去比美,你能美的过新娘子么。”

    “哈哈,那啥,小七,你也忒淡定了,自打你从酒吧出来后,好像就没化妆过,不过,你皮肤可真好,我是不行,今天怎么也得好好打扮打扮,在同学面前,我可不想比下去,当然,我也犯不着和向云比。”钱桑直接说出自己的打算,很是羡慕莫七天生皮肤好。

    莫七愣了愣后,单手摸了摸脸,莫七不爱出门,还真不需要化妆啥,当然,平时用的洗脸品都是顾长风让人买的,那价格,莫七不用想也知道,只高不低,这或许也是皮肤好的原因,但此时,莫七不想多说。

    “很兴奋。”莫七不紧不慢的为钱桑此时状态总结一句。

    钱桑连着点起头来,眼睛笑眯眯,嘿嘿一声,挽上莫七胳膊,“小七,这不是多年没见我那些同学了,虽然没多少感情,可还是有点兴奋,要不是因为有同学,我这次也不打算去,上次和向云不欢而散,后来也没再见,心里总有点疙瘩,特别是那个程维,我看着就憋不住气儿。”

    莫七也知道钱桑有什么就说什么,这性格,不熟悉的人有点处不来,熟悉的反而觉得轻松,没那么多小心思。

    “待会压着点脾气,毕竟是向云的好日子。”莫七不放心的多说一句。

    “知道了,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进了单位,我才知道,人心啊,都是弯弯绕的,虽然逢场作戏我还没学会,但掩饰一二,我还是能的,再说,我和向云还真没到那地步,只是不喜欢那程维。”钱桑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对程维的怨念达到顶点。

    莫七低头扑哧一笑,见钱桑疑惑的看了过来,收敛起笑容,“没事,我也挺赞同你的话。”

    “不过,上次那程维一见你家那位,招呼也没打,就灰溜溜跑了,我现在想想就后悔,早该让他见见你家那位,让他知道一下,什么才是不同世界的人。”

    钱桑一直耿耿于怀,没有程维的时候,向云很正常,一碰上程维,向云便言听计从的,那次程维对自己和莫七所说,钱桑一直记在心中,什么叫我们这样的人还是少和向云来往。

    莫七嘴角弯了弯,倒不知道顾长风还有这作用,笑道,“桑桑,靠人不如靠自己。”

    莫七现在已经不害怕权势,但也不喜欢权势,正常的情况下,还是走自己的路,但不排斥顾长风动用手段,让自己走的更稳更好一点,就如顾长风所言,接受他,便是接受他身后一切,而莫七要做的,便是正视这些。

    “我也就这么一说,有时候看人变脸其实挺痛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