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床边,认真帮自己擦拭起身体来,脸蹭的红了半边,连忙拉起被子,一骨碌滚了进去,闷声道,“我自己来。”

    “你全身上下有哪里我没看过的。”顾长风嘴角抽了抽,直接把莫七连着被子拎到怀里,扒拉出莫七的脑袋,慢慢擦拭起莫七的头发来,直到差不多,从衣柜拿出睡衣放到床头,又拿出一床被子,低声说道,“你先把睡衣穿上,别冻着了,待会盖这床,我去打个电话给老周,你给我好好呆着,不许下床。”

    莫七见顾长风冷眼看过来,立马点了点头,等顾长风走出去,关上门,莫七才呼出一口气,动作快的穿上睡衣,滚到新的被子里,想起浴室那一幕,莫七不可抑制的笑出声来,不容易啊,终于让顾长风有了临了刹车,欲求不满的经历了。

    想到以后大半年时间,顾长风都得像今天这般忍着,莫七那点惆怅顿时消散了,单手抚上肚子,嘴角弯了弯,娃啊,看老妈为了你这不行,那不行,你以后可劲的折腾你老爸吧。

    ☆、第八十章

    又一年,冬,二月中,莫七挺着肚子,站在穿衣镜面前,微微吃力的穿起军装来,可穿到一半,无奈放弃,只能望而兴叹。

    房门打开,顾长风一身笔挺军装走了进来,站到莫七身后,目光柔和,一把拥住,单手轻轻抚上莫七挺起的肚子来,“今天这小子没折腾你吧。”

    莫七淡淡一瞥,平静说道,“儿子还是女儿,可不是你说的算。”

    “媳妇,我觉得自从有了这小子,我的地位直线下降了。”顾长风忍耐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小子么,媳妇在眼前,能看不能吃,这日子还得等着,顾长风从没这么憋屈过。

    莫七撇了撇嘴,放弃和顾长风计较肚子里这位性别问题,把手中的军装往顾长风手里一扔,撑着腰,坐到床边,眨巴两下眼睛,“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顾长风嘴角含着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军装,放进衣柜里,转身坐到莫七身边,半拥着,“孕妇要保持心情平和,最多两个月时间。”

    莫七瞪了一眼,不是你怀孕,说话很轻松么,气极而笑道,“孕妇注意事项手册,你背的比我还顺溜。”

    “谁让你是我媳妇呢。”顾长风脸皮愈发厚实起来。

    “我这样的,总参也是独一份,刚进去,就请产假,我就觉得我和部队没缘分。”莫七瞥了一眼顾长风,立马忧郁起来,深深叹息一声,穿了军装两个月,就被圈养在家里,体型变胖,那军装只能干瞪眼。

    “就算你不回部队,这缘分也不浅,别忘了,你可是我媳妇。”顾长风伸手揉了揉莫七的脑袋,这丫头,自从怀孕后,性格多变,开始的时候,自己担心不已,咨询过老周后,才放心,但也事事顺着莫七。

    “这次过年,我爸那边就别去了,老爷子那边也一样,你这样子,我不放心。”顾长风眼底带上柔和,低声道。

    莫七愣了愣,点了个头,“也行,你提前给他们一个电话吧。”

    顾长风忽而笑起,伸手揉了揉莫七的脑袋,半拥着,“你眼里有我就行了,那两个老头别去管了。”

    莫七笑了笑,低头想起见家长的一幕,猜中结果,却没猜中过程。

    莫七和顾长风一起,有担心么,有,有后悔么,没有,顾家如何,莫七只在顾长风这里听出点消息,要不然就是师兄所说,总的一句话,那就是一个军委大佬,一个外省大员,一个政治核心人物,当然还有个在香山养花养草的老爷子。

    莫七虽然知道顾长风帮着自己遮风挡雨,可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小人物,顾家就算看在顾长风面子上接受自己,但也会有些小动作,所以在顾三和顾二出现时,莫七没多惊讶,但除了这两位,顾家竟然没人再找上自己,这倒让莫七一头雾水。

    莫七信任顾长风,说出结婚后,便让顾长风着手安排见家长,这期间,莫七虽然有了一层陆家身份,可知道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莫七还是为即将到来的见面精神饱满。

    在莫七心中,只要顾长风站在自己身边,那便无所惧,而顾家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都无法让莫七放弃顾长风,结婚是必然的,顾家的承认对莫七来说并不算太重要。

    有了这想法,莫七那是一个战斗力十足,七月当口,顾长风带着莫七去了趟香山,见到那位令人尊敬的老爷子。

    什么态度,接不接受,莫七在心中设定了很多种,可没一种猜对的,老爷子不温不火,就像对待陌生人般,对顾长风介绍,没否认也没承认,一顿饭后,老爷子便让顾长风带自己离开,而最后一句,让莫七记忆犹新。

    如果顾长风年轻几岁,顾家孙媳妇轮不到你,既然是顾家媳妇,就要有顾家人的觉悟。

    莫七当时并不太清楚这话的意思,等回到家后,顾长风的解释,才让莫七明了,老爷子不承认不否认,只表明,顾长风和自己的事,他不会管,至于什么时候接受,那得看莫七如何表现。

    在没接受前,如果自己和顾长风结婚,他是不会到场,在接受后,如果自己和顾长风结婚,他会到场,这就是一个态度。

    莫七并不太在意这一态度,但也知道,能让老爷子保持中立,顾长风付出多少,所以,为了顾长风,莫七会把老爷子当成自己真正的亲人般去关心,至于他什么时候接受,那就于自己无关了。

    而一个星期后,顾长风又带莫七去见了父亲,顾老头和老爷子如出一辙的表现,让莫七惊讶后,没再说什么。

    期间,莫七倒是看出顾长风和顾老头之间,一言一行都一板一眼,但偶尔顾长风露出的柔和,顾老头偶尔露出的满意,让莫七知道,这父子俩绝对是属于狐狸类型的,反而因为这一共同属性,莫七没了见老爷子那般的拘谨,偶尔说两句话,没有哆嗦,已经算不少的进步了。

    最后离开时,顾老头没说什么话,只是对莫七点了个头,就这一个点头,让莫七激动不已,而回到家后,顾长风刚想开口解释一遍,就被莫七制止住了。

    在莫七看来,俩老头都一个意思,越是如此,莫七战斗力越十足,至于顾长风付出什么,才让俩老头保持沉默,莫七没再细究,顾长风一天不说,莫七一天当不知道,只要明白,顾长风对自己的心就行了。

    按顾长风意思,见完面就该领结婚证了,可莫七一口拒绝,连续三个月不间断拖着顾长风上门,直到十月,莫七在顾长风再次提议时点了头,而这时,俩老头虽然还是如以前般保持陌生人状态,不承认不否认,但却因为莫七和顾长风时不时上门,态度稍微好了些。

    没有喜宴,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没有亲人的道贺,两人直接领了结婚证,那俩老头知道后,在莫七又一次上门,直接冷着个脸,但莫七知道,人不能总惯着,慢慢减少去的次数,这倒让顾长风心情好了少许。

    等到莫七重新回到部队,那两个月,莫七恢复以往的频率,每到周末,必然拖着顾长风上门,或许人一旦习惯,就自然,一旦不见,就想念,所以这次,俩老头对莫七态度缓和多了,这让莫七有了些信心。

    可没等莫七施展开来,那小生命便给了莫七一个措手不及,在顾长风阻止下,莫七只得减少去俩老头处的频率了。

    俩老头在知道莫七怀孕后,虽然还如以前般不远不近,但偶尔会打个电话给顾长风,比起以前那态度,这次改变尤为明显。

    其中最为幽怨的,还是顾长风,看着莫七沉浸在游神中慢慢睡了过去,无奈一叹,轻轻抱起莫七放在床上,拉起被子盖了起来,单手顺着莫七的发丝游离到脸颊,又沿着脸颊滑到嘴唇边,眼底暗了下来。

    这一年多,莫七做的,顾长风都看在眼中,说实在话,顾长风的确敬重老爷子,尊敬老头子,但为了莫七,顾长风接下顾家未来,在这基础上,俩老头接不接受莫七都是次要的,只要不反对,可也知道,莫七心中所想,所以,顾长风能做的,就是支持,沉默。

    想到这里,顾长风低笑一声,这一年多莫七时不时去折腾一下,那俩老头态度的确改变很多,就连自己,也觉得不可相信。

    手指点了点莫七的鼻尖,嘴角微微升起一丝弧度来,虽然两人已经结婚,可顾长风总觉得亏欠莫七一个婚礼,无数次提过,但看到莫七摇头,顾长风就知道,顾家一天不接受,这婚礼便遥遥无期。

    赞同是一回事,心疼又是另外一回事,知道莫七决心后,顾长风没再提起,而一年里,虽然不能明面上支持莫七,可暗地里,顾长风可是给老头子使了些绊子,而老爷子那头,顾长风也花了些小心思,在顾长风想法中,已经妥协,那接受便不会远,更何况,莫七已经让这俩老头改变态度了。

    这次孩子来的很及时,顾长风眯起眼睛来,单手轻轻抚上莫七高耸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