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爱情 作者:竹光

    3-4

    两个人的爱情 作者:竹光

    3-4

    ☆、第三章 1 (交代剧情)

    15:39 8-15

    “你说过爱我!你说过爱我的!”叶梓均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嘶吼,像头受伤的野兽。

    两人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凌乱的大床上。

    林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冰冰地说,“床上说的话,怎麽能做数呢,而且,那也不是我真心想说的。”

    男人犹如被雷劈中,浑身僵冷,面孔y" />沈扭曲,手掌失控地捏着她单薄的肩头。

    “瑾儿,你不可以这样!你明明说过的…”他狰狞的低吼,眼眶微红。

    “我也说过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牵扯!”她充满恨意地瞪着他,咬牙。

    “…我什麽都没有听到!…瑾儿,你真不乖,竟然开这种玩笑。”脸上挂着笑,眼里却一丝笑意也没有,他轻声说完,大掌强硬地将她翻了个身压在身下,粗" />饱的下体对准她稚嫩的娇x" />儿毫不犹豫地bsp;/>了进去,不断地占有她。

    “唔啊…”林瑾侧脸趴在枕上,双手扯着枕布。“呵…叶梓均,你是个可悲的男人…因为你只会用强暴的手段征服女人。”

    他猛地把她翻了过来,双目赤红地盯着她,痛苦地嘶叫,“这不是强暴!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是两情相悦地做爱,绝对不是强暴。”

    她难堪地缩着下腹呵呵笑了出来,“我不爱你,从哪里来的两情相悦,你的这种行为,就是强暴。”

    他突然瞪大了双眼,呼吸沈促了起来,硬挤出来的笑容难看得像哭,“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气我对不对,所以才说这些话。我道歉好不好!你要是不解气”他伸手从床头柜底下抽出一把收藏的匕首硬塞到她手上,“用这个割我,十刀二十刀,一百刀都没有关系,你什麽时候解气就什麽时候停下来。”

    他疯狂地握着她的手往自己的a" />膛划,锐利的匕首割开皮r" />,鲜血淌了出来,但他却不知疼痛地继续,下体狂猛地顶着她。

    “不要!不要!呜呜。”他的血滴到了她身上,林瑾害怕地哭叫出来,甩着手,皱成一团的小脸上蕴着他带来的情欲也带着恐惧。

    他完全不顾她剧烈的挣扎和哭喊,依旧握着她的手拿匕首砍自己,没一会儿,整个a" />腔已经布满了好几道交错的伤口,鲜血淋漓地刺痛着。

    “啊!放开我!我不要!救命!”她抽泣起来,颤着声儿哭喊,小脸上满是泪水,看起来就像是快要崩溃了。

    血!都是血!

    叶梓均笑着,重重地捣刺她温暖的身体,俊脸随着大量失血而变得苍白,但他仍然坚定地锁着她的身体索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会不会死。

    “瑾儿,我们在一起吧,…在一起好不好…”他沈声低喃,捏着她的臀瓣儿做最後冲刺,“我以後不会再让你伤心,也不会再害你哭,只要你开心,我什麽都听你的…”

    他在她体内暴发了出来,而她则恐惧地尖叫着昏迷在他怀里,眼角溢着泪。

    …………

    ……

    林瑾脸色苍白地坐在吴征对面,低头躲避着坐在主位上吴夫人充满敌意的视线。

    吴征浅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看着自己的母亲。

    “妈,你用这种眼神看小瑾,会让她晚上做恶梦的。”

    吴夫人瞪了吃里爬外的儿子一眼,怨恨地望着林瑾冷笑。“怪我吓她,你还不如说她不长胆子,哼,跟长辈吃饭,叫都不叫一声,这也难怪,什麽人养什麽孩子,没教养的生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林瑾气愤地捏紧了拳头,才要站起来,吴征已经先行愤怒地喝斥起来。

    “妈,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这麽刻薄!”

    吴夫人拍桌,“你说我刻薄!”

    “难道不是!什麽没教养的,您意指的是我爸还是我?”

    “儿子,你别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她妈就是每,“反正我不想见到她,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就把她赶出去!”

    吴征拧眉,一言不发地带着林瑾离开。

    吴夫人气愤地把摆在一旁的古董花瓶一把推倒,怨毒的视线紧盯着林瑾的背影。

    -----

    亲亲们,下午好啊~

    因为这两,“反正我不想见到她,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就把她赶出去!”

    吴征拧眉,一言不发地带着林瑾离开。

    吴夫人气愤地把摆在一旁的古董花瓶一把推倒,怨毒的视线紧盯着林瑾的背影。

    -----

    亲亲们,下午好啊~

    因为这两两人是她的学弟,好让对方能比较接受。

    果然,对方把脸缩回去後,隔了好一会儿才犹豫迟疑地略低着头跺着小步子走出老板身後。

    严昊江突然夸张地弯腰大喊了一声,“学姐好!”

    林瑾吓了一跳,差点又躲回男人身後,小手下意识地捏紧身边高大男人的袖角,打量了一下弯着腰面容粗" />犷的男人,终於在对方脸上找到一抹浅淡的久远的熟悉後方才回了个浅笑。

    “学姐还记得我们,太好了,我和阿江是过来休假的,刚好可以给学姐和学长做个伴,这地方风景不错,我记得学姐以前有加入摄影协会,想必现在应该还很喜欢拍照吧,那可以趁这个机会多拍一些照片,我们和学长可以当导游。”seet见上司面无表情,不知死活地悄悄朝他比了个v的白痴手势,对方还是没反应,想必是心情还算不错。

    ☆、四章1

    也许是为了要让明。

    安静的学生餐厅突然轰闹了起来,碎语不断。

    “你嘴巴放乾净点,不要乱说。”林瑾双手背在身侧,捏了又放,放了又捏。

    “我是在乱说吗?哼,你敢否认吗?还有,你以为梓君哥真的会喜欢你这种人吗,我告诉你,他只不过是觉得你很讨人厌所以才故意追你的,他跟我说,等他一追到手,就会把你甩了,其实你真该感谢我的,至少因为我来了,他才没有当众甩了你让你难看对吧。”季纯得意洋洋地望着四周说。

    林瑾突然明白过来,“你是故意让我听到那些话的。”

    季纯笑而不语,“不过,你还没有听完全部吧,那我就好心好心,让你认清楚,你在梓君哥心里到底算什麽。”

    从限量版包包里拿出手机,等其他人一安静,季纯就接着拨了号按下免提。

    电话接通了,但没人说话。

    “梓君哥,是我,你上次说你追林瑾是因为她很讨人厌对吧?”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後传来叶梓君冷漠低沈的嗓音,(你在哪里?很吵。)

    “没有,我在逛街啊,你还没回答我呢。”

    (……嗯。)

    “为什麽你觉得她讨人厌啊?”

    (……你不觉得一个什麽都没有的孤儿笑得好像比谁都幸福的样子很讨人厌吗?)

    “当然,明明只是个穷人而已,所以你追她是为了要教会她不要那麽不自量力咯?”

    (你上次已经问过了。)

    “人家还想再听一次嘛。”

    (……嗯。)

    “梓君哥,你有喜欢过她吗?”

    (……这是什麽无聊的问题,……你明,他再没有任何作用。

    要传承香火,父亲外头的私生子多的是,他不上进,自然会有人取代,只不过他的母亲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而已。

    为了她的荣华富贵,她开始正眼看她的儿子,开始为他聘请各种各样的名师,只要‘叶梓君’能学好,能拿到继承权,她会不吝於给出母爱,但要是他学不好,那就只配得到她鄙夷的嫌恶脸孔。对母亲来说,他从来不是儿子,而是工具。

    没人在意他开不开心,父亲漠视养在外头的女人伤害他。小小年纪还没从绑架的y" />影走出来的他渴望安慰,得到的却是父亲冷冷的一句‘废物’。

    於是他开始掩藏起所有情绪,开始学习怎麽昧着心说话,怎麽虚以委蛇博得他人欢心,以获得自己要的资源。

    身为‘工具’,他逼自己用最短的时间完全学业,却引来了父亲的顾忌,父辈年轻,子辈过於优秀在叶家并不是一件好事,於是他多了两名‘保镖’。

    好在,他早已懂得培植势力,并且寻到了能利益合作的同辈,缺的,就剩叶家庞大的资金。

    就读一所普通学校是叶梓君对自己的犒赏,这举动也成功地让他的父亲放松了戒备。

    站在那块土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时,他觉得自己没有决定错,而当不远处那抹一边翻着包袋一边走路,差点撞到人的迷糊少女身影映入眼帘时,他甚至庆幸起自己的决定。

    在她看到他之前,他已经看了她许久。

    她眉眼弯弯的温暖笑容在最快的时间内g" />植他的心,若强硬拔去,心脏会撕裂,会衰竭。

    滑稽的第一次见面是j" />心安排已久的,他渴望能在她心里留下些印象,越深越好,因为他已经无法再忍受每不算数了,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到时候茶饭不思,形容枯槁,你可得负全责。”他强作淡漠,心却跳得快要冲破a" />膛。

    “啊?”弯弯的眉眼整个亮了起来,“你说真的?”

    他严肃地点头。

    她突然转身往学生公寓跑,“不行,不行,我要去睡觉了。”

    叶梓君伸手向前,却只抓到一抹空气,他欲言又止地张嘴,最後颓败地垂下了手。

    她不喜欢他,一切只是徒然。

    心被整个冻结了,冷的快要死去。

    第二是喜欢他,倒不如说季纯喜欢的是变成别人的目光焦点和称羡对象,父亲要的只是与季家合作带来的巨大利益,而他要的是继承权。王峭喜欢季纯,却更喜欢利益,所以不惜促成他与季纯的婚姻,只为了得到叶家与季家的帮助。季纯明知道王峭的感情,却不动声色地利用这一点让他给自己买命。他们,其实都是同一类人,都在互相利用。

    叶梓君与林瑾分手的下一刻去找了一个人。

    “你帮我看着她,不能让她发现,也不能让她有任何危险。”

    “少爷,我知道了。”面相粗" />犷的黝黑少年恭敬地回应,然後离开。

    季纯喜欢众人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喜欢别人将她捧在手里,叶梓君就冷笑着陪她演戏,在人前扮演王子的角色,只是,为什麽她会在?!

    季纯与王峭已经注意到她了吗?!他有些忧心。

    在艺术楼,王峭试探着问他的时候,他故作轻佻地说出早已想好的说辞,在季纯数十次不断地确定询问之下,他也不断昧着心说反话,当某一次季纯打电话问他‘有没有真的喜欢过她’的时候,他无法再昧着心说出不喜欢,事实上,心从来没有停止过跳动,感情也从来不曾减退。

    他仍自私地希望,在获得继承权的前提下,能同时保有她。

    订婚宴前一个月,父亲提出让他到公司学习,过於兴奋的他没有发现暂时离身的手机被人动了手脚,随後忙碌的婚宴与公司事务交接也让他忙得焦头烂额,g" />本无暇顾及其他。

    订婚宴是在一个五星级酒店举行的,当他看着五光十色的人群,周围各式各样的丑陋嘴脸,再看看即将到手的一切,叶梓君沈默了。

    他也像他们一样丑陋吗?也跟王峭一样,为了利益能把感情牺牲了?

    可是,他现在不是已经在做了吗。叶梓君看着自己的手,觉得上面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恶臭,就像浑身都在腐烂。

    如果得到了一切却独独失去她呢?

    a" />口剧痛,他俯身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捂着a" />口,面孔扭曲。

    幡然醒悟,如果没有她,那麽他拥有的这一切还有什麽用?

    借力猛往前冲,桌子被撞倒,惊了全场。

    “你给我站住!”

    他回头,看着暴怒的父亲母亲,神色冷漠。

    “我们叶家丢不起这个人,你今话,男人固执地将夹着的食物停在她跟前,而林瑾则是倔强地冷着小脸偏头不肯吃。

    餐桌上的另外两个人很想要收拾东西走人,却因为没那胆子而只能乾冒着冷汗,头越来越低地吃着餐盘里的早餐。

    叶梓君暗叹了口气,无奈地放下筷子,脸侧贴着心爱人儿的小头颅磨蹭,表情微妙的像是在想着些什麽。突然,他将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晦暗的黑眸微眯,藏身暗处的人立刻现出身来,略微点头待命。

    “把地下室那两个人的脚筋挑断,从今过会听你话,我听你的话,我放了他们,我不抓吴征和那个女的了,我不惹你生气。”说着说着,见那双眸儿已然是死寂一片,男人静了片刻,面无表情的僵着,突然又哼哼地从喉头发出怪异的声音,似乎像是在笑,只是嘴角怎麽看都不是笑的弧度。

    “你决定要躲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了是吗?什麽也不理了?”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抚上那张圆润嫩白却没什麽表情反应的小脸,“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啊,……你为什麽就是不肯给我呢?你明明知道我真的可以连命都给你,为什麽却宁愿躲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也不肯再见到我,为什麽?!”

    男人浑身颤抖,时而语调平静地对着怀里的人轻声低语,时而面孔扭曲,暴怒大吼。可无论如何,怀里抱着的小女人始终没有反应。

    许维放下了手头的处理工作,望了望两人,最後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手bsp;/>进裤带转身走了出去。

    3-4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