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1

    “我就知道今天不应该见你!”女人咬牙道,瞄了角落那桌鬼鬼祟祟的男人一眼后,抬手将头上的帽子取下来扣到对面的男人头上,又啪地压低了帽檐挡住那双桃花眼,拉着他匆匆走出咖啡店。

    虞纪大步流星地跟着她的小碎步,还抽空喝了几口咖啡,一脸的无所谓,“只是几个粉丝,又不是记者,别担心。”

    “粉丝会戴个帽子拿着单反偷偷摸摸地跟拍?连合照都不想要?”即便她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助理了,但还是会惯性地替他考虑到方方面面,“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虞纪一脸无奈,但也早已习惯,他把甜甜圈递上去:“你的甜甜圈,还吃吗?”

    “吃!”司栗接过,察觉到他根本没有危机感,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好好的拍着戏跑回来干什么,我看你的新助理不太行啊。”

    他这就有些无辜了,“我大老远跑回来看你,你就这么嫌弃啊?”

    司栗懒得搭理他,看到对面戴黑色鸭舌帽的狗仔已经出了电梯四下张望,连忙拉着虞纪往旁边走,抬眼看到面前的洗手间,想也没想就拉着他进去了。

    因为这边是拐角,而且商场这一楼尚未完全开放,许多店铺还在装修中,所以司栗理所当然的以为这里面不会有人。

    万万没想到里面不仅有人,还是一个男人。

    对方背对着他们站在便池前,手臂微微动着,一时也看不出是在解皮带还是系皮带。司栗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捂眼睛,前面的男人就因为听到了动静,下意识地微微侧身,回头看了一眼。

    司栗自然无可避免地看到了一点……东西。

    大东西。

    她无意识地啊了一声,整个人过电一般,被劈得僵住了,脑子里轰隆隆的一片炮响,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什么,被虞纪扯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匆忙低头转身。

    但脑子里仍然不受控制地不断浮现某一处的画面,甚至都忘了应该立即退出去。

    从洁白瓷砖的反射里,她能看到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能看到对方垂着头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服,而后走过来。

    丝毫未见慌乱。

    虞纪那家伙还在一边窃笑,揶揄道:“这里是男厕啊姐姐,你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小混蛋!司栗暗骂着,低声道:“不然我拉你进女厕?当红小生溜回国私会女人,还躲进女厕,是要搞大新闻吗?”

    另一边传来水声,司栗连忙回头和人道歉,“抱歉冒犯了,我们真不是故意的……”话还未说完,就在看到镜子里男人的脸时完全愣住。

    见鬼了。

    对方站在洗手台前洗好手,而后透过镜子看了她一眼,眸光冷清,薄唇微抿,面无表情,也并无任何话语。

    这个程度完全看不出是不悦还是薄愠。

    完了完了完了。

    虞纪仍然没个正形,视线扫过男人腰间,挑着眉笑嘻嘻地说:“一沉哥哥尺寸好棒。”

    啊,司栗想把他掐死。

    大概是因为认得虞纪,他勾了勾唇,微微点头,“谢谢。”

    待男人转身走掉之后,司栗扶着洗手台,一脸的生无可恋。

    虞纪还在旁边独自回味,“妈呀这样都能遇上,我刚刚怎么没要他跟我拍照呢?”又念叨着:“真真是男神,全身上下没有半点缺点!”

    是啊,这样都能遇上。

    她活了那么多年,拼命留在娱乐圈,努力向他靠近,都没能有机会和他说句话。今天却直接看到了他的大宝贝。

    她……其实还是蛮爽的,虽然也很心痛。

    男神好冷漠,都没理她。

    “拍照?在洗手间?”司栗冷笑着流泪,将甜甜圈摔到他怀里,“你个祸害,这次真的是被你害死了!”

    虞纪摸摸鼻子,“你这人真是,不该感谢我吗?仰慕人家那么久,连张合照都没有的人,哦,是有合照的,上次我和他同台,你在旁边站着,拍照的时候入镜了是吗?”

    不提还好。

    “那是我最想销毁的照片。”当时她站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正悄悄扯内衣,闪光灯就亮了。

    “这下赚大发了,连最关键的部位也看了。司栗,我跟你讲,你可能不知道,就他那个尺寸,在亚洲男人里面绝对算是a加加了,而且颜色还……”

    司栗握拳,咬牙低声吼:“你给我滚回巴黎去!”

    颜色很正,这她知道!

    再次印证了她男神不是滥交的人。

    把虞纪赶走之后她花了半个小时整理好心情,直接去了工作室。第一天报道,她不能迟到,更不能请假。

    她只能在路上不停祈求今天悦一沉不需要去工作室。

    对,就在几天前,她被悦一沉的工作室顺利录用了,并在今天作为他的私人助理正式上任。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她会在看到了福利之后反而会感到心痛。

    她知道第一印象非常重要,所以今天还提前了一个小时起床,化了半小时的心机淡妆,搭配了一身干练但又不死板的服装,结果功亏一篑了。男神会怎么想她,会不会在看到她的瞬间把她辞掉?话又说回来了,男神为什么在洗手间都能这么气质非凡?

    ……

    她怀着这样无比悔恨的心情,忐忑不安地到了工作室。

    悦一沉的工作室位于一个幽静的高档小区里,交通便利,环境优美。司栗早就像个痴汉一样把那个位置铭记于心了,完全不需要看邮件上的地址,光靠着记忆就找到了工作室。

    她上楼之后在门口给桔姐打了一个电话,对方立刻就在里面朝她挥了挥手,而后亲自过来将她引进去。

    桔姐从悦一沉出道起便开始做他的助理,熬成了知名的经纪人之后,又在悦一沉开工作室转幕后时毅然决然地跟随着他。若不是因为今年悦一沉的工作室想发展新人,需要她这个经纪人出山,她根本不需要再替悦一沉找助理。

    进门之后司栗飞快地扫了一眼工作室,发现悦一沉不在之后,她松了一口气。

    桔姐和她以前就在各种场合都碰过头,面试的时候也谈得很愉快,所以不算陌生,也不需要过多寒暄。她带着司栗走了一圈,向大家介绍了一番,接着便带着她上楼了。

    这个工作室是一个两百多平的跃层,一楼装修简洁,氛围舒适,对比来看,二楼就显得有些严肃了,就连角落的花瓶都是冷色调。

    “大的那一间是会议室,这一间是我的办公室,中间那间是悦一沉的。”桔姐跟她介绍,“先到我办公室来坐坐,趁着悦大还没到,我简单跟你说说你的工作和他的一些习惯,还有近期的一些工作计划,我都整理好了,就放在他的工作邮箱,回头我把账号给你。”

    “好。”助理的工作都差不多,她接受得很快,不过是从头做起。

    “虽然你的职位目前是助理,但我们的情况你也清楚,其实也相当于是经纪人了,只不过悦一沉工作量不大,所以一些经纪人的活我也得丢给你,我实在是太忙了。”

    “这个我知道。”司栗点头,前一次面谈的时候她和她聊起过,而且他们给出的薪酬也相当于经纪人的水平了。

    司栗跟着她进屋,道谢之后从她手里接过果汁,又问道:“你们平时都这么叫他?”

    “悦大吗?”桔姐笑了,解释道:“称呼什么的随意来,他不在意这些。”

    又说了一些工作事项和他的习惯,倒是很好应付,没什么癖好,能自己处理的事情绝对会亲力亲为,任何场合里,就算助理站在旁边,他都会自己拿水和衣服。他的风评在业内一直都很好,他比很多小明星都好接触,也是出了名的绅士。

    据说此次助理招募,光是投简历的就有两百多人,若不是因为和桔姐有点交集,又在星娱那样的大公司磨砺过两年,她根本挤不进来。

    谈完正事之后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会,她办公室的门没有关,所以司栗很清晰地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

    “悦大早。”

    “悦大来啦,今天又是跑步过来的?”

    男人的声音很低,但音色很清透,也很有辨识度。只是司栗太紧张了,所以完全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哦,桔姐在上面,和你的新助理在说话。”

    司栗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蜷起,心砰砰直跳,太阳穴紧绷,双腿开始发虚,也不知道是该后悔今天来报道,还是该后悔今天见了虞纪。

    试问哪个明星会接受一个闯进洗手间看到他隐私的女人做助理?

    也许她应该先在车上卸个妆换身衣服,这样或许就不会被认出来。

    真是失策又煎熬。

    桔姐也听到了声音,打住话头,扬眉对司栗道:“你老板到了。”

    她自然也听到那阵上楼的脚步声了。

    桔姐说完往外看了一眼,而后笑着站起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来来来,见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