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这可不就是科幻片?

    还是算了,万一真的被关起来,那就麻烦了。

    司栗看他松动的表情,立刻放了心,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开了电视,长发滑到地上,“那老大,我今天就请一天假了厚?”

    悦一沉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朝她笑笑,调侃道:“你想上班我都不敢要啊,用童工犯法的。”

    随后悦一沉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司栗稍微失落了一会儿,但很快又将注意力拉回电视上了。

    她和悦一沉是雇佣关系,大明星和小助理,并不会因为她生病了或是变小了而改变什么,他也没有义务要留下来陪她。

    她真的太久没有休假了,在星娱的最后几个月里,她手上最多带过三个新人,每天忙得像陀螺,虞纪还老是给她找麻烦。辞职之后又立刻就来悦一沉的工作室报道了,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现在难得可以不用去上班,她决定要把毕业前落下的美剧追完。

    一集电视放到一半的时候悦一沉去而复返,司栗始料未及,恰好80英寸的大屏幕上正上演着激烈的肉搏戏,一整个客厅都是需要打马赛克的暧昧声音。

    第5章 Chapter5

    她在这暧昧的背景声里,猛地想起自己仿佛不怕死地一字一句问过他是不是处男来着。

    这就……有点尴尬了。

    悦一沉在门口怔了怔,再次怀疑自己进错了门。

    司栗慌忙找出遥控器按了暂停,而后回头问他:“你怎么又回来了?”

    司栗是有些惊喜的,但是在悦一沉听来,却似乎带有一些埋怨的意味。

    是在埋怨他打搅她看……大片了吗?

    他摸摸鼻子,提起手中大包小包的纸袋示意,“刚刚是去给你买衣服。”

    司栗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走进来,弯腰把纸袋搁她脚边放下,“总不能一直穿大人的衣服吧。”

    司栗有些惶恐,“谢谢。”

    “看看喜欢吗。”

    司栗便满心欢喜地抱着袋子查看,一件件翻过去之后,有些目瞪口呆。

    公主裙,背带裤,呢子风衣,衬衫裙,款式各异,应有尽有,一眼望去起码得有二十多套了,另一边是小皮鞋,小靴子,小凉鞋,还有各种颜色花色的直筒袜。

    司栗认真地问他:“你是把人家的店都买回来了吗?”

    他修长的手指滑过那件粉嫩得几乎要冒泡的公主裙,更认真地建议:“今天先穿这件吧?”

    这人……不是真的有恋童癖,就一定是内心住着一位小公举。

    以前她看过类似的微博,有粉丝爆料,说在商场偶遇悦一沉,他在品牌童装店买衣服,毫不犹豫地刷卡买下四五条裙子。当时底下就一堆粉丝嗷嗷叫,说什么时候男神要是也能给她们买裙子,那她们吃土都愿意。

    那时候她也是羡慕得不行。

    没想到心愿达成得让人措手不及。

    “不喜欢吗?”悦一沉瞧着她的脸色问,低头又从里面挑出一条嫩黄色吊带裙,一脸期待,“这件呢?要不要试一试?”

    接受了她变小的事实之后,男神似乎瞬间变成了迷妹……不,是迷叔。

    望着小家伙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他忍不住笑了,“怎么了,我的表情很猥琐吗?”

    司栗也莞尔,“你知道就好。”

    她接过裙子,蹦下沙发往卧室走。

    悦一沉翘着腿坐进沙发里,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虽然是小孩子,但这背影,这走路姿态还是很有成年人的味道。

    这么一回想,说话的语气也没有那么可爱。

    悦一沉难免苦恼,究竟该不该把她当小孩看。

    两分钟后司栗穿着新衣服走出来,看悦一沉的表情就知道他很满意。后者朝她勾勾手指头,模样像极了诱拐小女孩的怪叔叔。

    “来,试试这双鞋。”

    鞋子和衣服的尺寸居然都刚刚合适,司栗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码数的?”

    “你吃面的时候我比划了一下。”悦一沉低头帮她系鞋带,还灵巧地绑了一个蝴蝶结。

    司栗哦了一声,而后蹲在地上翻看那些衣服,啧啧称奇,“哇,你连睡衣都买了,好贴心啊。”

    被夸奖了的男人,神色里有微妙的舒适。

    但司栗很快又发现问题了,她顿了顿,抬头看他,表情有些尴尬:“没有内裤……”

    难怪她说屁屁这么凉呢。

    悦一沉一怔,反应过来之后表情也有些不自然,“抱歉,我忘记了。”

    他拿着车钥匙起身,“你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然后不等她回应,迅速走了。

    男神刚刚是,脸红了吗?

    司栗给他发信息:不需要去大商场买,随便在超市买就好了,我家楼下就有一个大卖场。

    显然他没看到信息,或者看到了没有同意,他去了半个多小时,回来的时候提着的购物袋仍然是品牌店里的。

    这恐怕将会是她此生穿过的最贵的内裤了。

    悦一沉在一堆袋子里翻捡,而后拿出一盒东西递过来。

    “买了内裤,但是需要洗过了才能穿,所以你今天只能先穿这个一次性的了。”他的语气里带了一点迟疑,“还是你需要纸尿裤?我不太确定,因为唯唯看着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好像是要穿纸尿裤的。”

    得了一记白眼,“不需要!”

    悦一沉忍俊不禁,这人真不经逗。

    之后两人盘腿坐在沙发前地毯上,一边翻看司栗小时候的相片一边认真地研究,她现在到底是几岁。

    司栗自己也拿不准,她又矮又肉,看起来比较显小。

    “我还是觉得是四岁。”悦一沉指着一张她吃糖葫芦的照片说,“一般糖葫芦的长度是四十厘米,根据这个比例,你四岁的时候应该是九十厘米左右。”

    司栗不服,“我现在肯定超过九十厘米了!”

    悦一沉从袋子里拿出卷尺,“量量不就知道了?”

    司栗一顿,而后打着哈哈笑他,“你这是从哪顺的尺子?”

    悦一沉悠悠地看了她一眼:“不敢量吗?”

    所以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身高都是她的硬伤。

    她只好继续生硬地转移话题:“对了,你下午还有事吗?带我去理发店剪头发好不好?”

    她浑身上下就头发和原来的一样。

    “为什么要剪?”悦一沉不解,望着那头大波浪道:“现在这样挺好看。”

    “太长了,上厕所都不方便。”这头长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太累赘了。

    悦一沉顿了顿,无奈道:“你能不能可爱一点啊?”

    顶着一副萝莉皮囊,说话一股大渣子味可怎么是好?

    司栗重新用娇滴滴的口气说了一遍:“太长了啦,上厕所都不方便了啦。”

    悦一沉被噎了一下似的,“……算了,还是好好说话吧。”

    “就修掉一点点。”她说,“如果你没有时间我就自己去好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出租车愿意载她。

    “别去了。”悦一沉微微一笑,“我来帮你剪。”

    “啊?”

    司栗不知道他究竟是会剪头发还是控制不住想要修整萝莉,就像她小时候老忍不住要把芭比娃娃的一头金发剪成鸟窝。

    虽然不太信任,但她完全没法拒绝他。

    悦一沉手脚倒是挺利索的,准备工具备齐后便拉着她去了浴室,一边吩咐她勾着头一边给她洗头。

    司栗勾得脖子都酸了,“要不我自己来洗吧?这姿势好没尊严,去理发店好歹也是躺着洗呢。”

    “别乱动。”悦一沉笑了一下,小心地给她扯了扯衣领,“我倒是想抱着你洗,但是怎么都觉得怪。”

    因为到现在为止,她在他心里仍然是个成年女人。

    虽然司栗勾得脖子累,但不得不说他洗头按摩的手法还是非常舒服的。

    他的动作很温柔,指法熟稔,力道适中,而且他非常细心,完全没有让水和泡沫流到她脸上。

    这一点她自认就是自己洗都做不到,本来想调侃一句他可以开理发店了,又觉得这么说有些冒犯影帝,于是又闭上了嘴。

    洗完头后他像模像样地准备要下剪子,司栗愣愣地看着他,“等,等一下,不是应该拿个东西隔一下吗?”

    悦一沉想了一下,“噢,好像是的。”

    “……”

    “你家有那种斗篷吗?”

    “我家没有,而且那也不是斗篷!”

    “那怎么办?”

    司栗扶额,“你到我房间去拿一件薄外套,左手边的衣橱里应该有。”

    悦一沉擦干了手进去,迅速挑了一件布料合适的外套出来,司栗急得直跳脚,“不行不行!这是c家的新款!”

    悦一沉只好又去挑了一件,结果她还是不满意,“这个也不行啊,这是b家的经典款!”

    悦一沉隐忍着,“我算是知道了,你们女孩子的衣服,新的是新款,旧的是经典款,没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