件是不要的。”

    司栗高傲地扬着她的小头颅,“知道就好。”

    模样很欠扁,悦一沉却生不起气来,还是言听计从地继续去找衣服。

    最后找来了一条她高中时期的睡衣,往身上一套,脖子拿小卡子夹紧,剪刀咔嚓咔嚓就往上赶。

    司栗听这声音就忍不住缩脖子。

    悦一沉笑了,“别怕,不会弄伤你。”

    “你别剪太短啊,我还想染个色呢。”

    “知道。”

    司栗知道自己瞎操心了,没准他这个萝莉控比自己更在意这小芭比的形象呢。

    他真的很仔细,很认真,剪到前面的刘海时,他弯着腰,盯着她的面庞上的头发,整个人都快贴到司栗脸上了。

    司栗的心跳猛地开始加速。

    这是她第一次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他身上有淡淡的葡萄柚香味,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眼神专注,嘴唇紧抿,简直好看得不像是真人。

    第6章 Chapter6

    “好了。”他放下剪刀,用吹风筒帮她吹走脸上的碎发,最后解开她罩在外面的衣服,拉着她起来照镜子。结果因为个子太矮,她完全看不到镜子里的自己。

    悦一沉干脆把她抱起来,“怎么样?”

    “还行。”虽然他也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剪短罢了,但末端线条还算流畅,长度也刚好合适,只是司栗这才发现,他把她的中分剪成了齐刘海。

    她不高兴了,“怎么给我剪了刘海?”

    怪她刚刚鬼迷心窍,完全没有留意他在鼓捣她的刘海。

    “恩?”男人把她放下来,顺手理了理她的齐刘海,有些不解,“齐刘海不可爱吗?哪有小姑娘中分的?”

    “我又不是小姑娘。”司栗下意识地辩驳。

    “不是吗?”悦一沉勾唇,眸光中闪过一丝狡黠,“等你有一米的时候再说吧。”

    司栗把他推出门外。

    她洗了个澡,把身上的碎发处理干净,而后在浴室吹头发。

    悦一沉听到声音寻过来,在外面敲了敲门,询问道:“司栗?需要帮忙吗?”

    “不用!”她在里面换了只手,甩了甩发酸的右手,有些不适应这具娇弱的身躯。

    回头吹风筒也得换一个小的了。

    她吹好头发出去的时候发现悦一沉还站在门口,表情有些无奈,“我身上沾了点碎发,有些痒,可以在你家洗个澡吗?”

    “当然可以,我去给你找衣服。”碎发弄在身上怪不舒服的,她让出来,走到门口又回头问:“我爸的衣服可以吗?”

    男人已经走进去脱掉了灰色线衫,司栗回头就看到一个肌理匀称的后背,腰线流畅,没入在牛仔裤的边沿里。

    司栗脑子一热,完全失语了。

    他在助理面前确实不需要回避什么,他没有那个概念,有时候要拍杂志照片,甚至会让工作人员一起进化妆间帮他整理衣服。

    何况真的是很痒,那件衣服他再也不想多穿半秒钟。

    司栗在窒息中安慰自己,她都看过那什么了,脱个衣服怎么了,要镇定,镇定才能看到更多。

    但她还是在男人解裤子纽扣的时候带上了门。

    门内立刻就传出了水流声,司栗捂着脸离开了。

    她去司国庆房间找出了一套衣服,没想到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裹着浴巾打开了浴室的门,她被他这洗澡速度吓了一跳,“这么快?而且……这是我的浴巾。”

    悦一沉挑眉,一双眸子因氲了水汽而越发黑亮,“淋浴而已,需要多久?我知道这是你的浴巾,但里面就一条浴巾,难道我要光着出来?”

    司栗被噎了一下,视线扫过浴巾上的叮当猫。

    平时她裹浴巾的时候叮当猫的眼睛就在胸部上,而这会叮当猫的眼睛中间恰好是他的不可描述部位。司栗视线都不知该往哪放了,更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直视这条浴巾了。

    最后胡乱地把手里的衣服塞过去,“背心和短裤都是新的,衬衣是我送给我爸的,他还没穿过,裤子也是新的,他买小了,你将就着穿一下。”

    悦一沉恩了一声,从容接过,“谢谢。”

    司栗赶紧走了。

    他换衣服的速度也是惊人的,司栗几乎是刚刚走到客厅沙发坐下,他就出来了。

    司国庆比较胖,所以衬衫和裤子都偏大码,悦一沉穿在身上难免显得有些空阔,而那空阔又因为男人足够高而略显骨感。他把裤腿卷起了两个边,于是一条毫无特色的大叔休闲裤硬生生的被他穿出了时尚感。

    悦一沉一边往外走,一边把衬衫袖子卷到结实的手臂上,修长的手指在洁白衬衣的衬托下极具美感。

    司栗记得以前他上过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被他迷得不行,直言他举手投足间会让人有种电影慢镜头的幻觉。

    其实就是一个道理,看美的人做什么都是美的。

    悦一沉眼下也是这个感觉,他整理衣服的间隙,看着女孩半躺在沙发上,一手撑着脑袋,一只脚高高翘起搁在沙发椅背上,很不雅观的姿势,但在这个漂亮的洋娃娃身上看,只觉得非常萌。

    然后对方又在看到他的瞬间迅速放下脚坐起来,一副乖巧的模样。

    “走。”悦一沉弄完衣服之后叫她,“带你出去吃东西。”

    小家伙眼睛一亮,立即跳下沙发,“真的吗!吃什么?”

    “吃什么都行,火锅怎么样?”

    秋天最适合吃火锅了。

    两人一起下楼,进电梯的时候被人挤了一下,一位老奶奶忍不住提醒悦一沉:“牵好你的小孩,这样多危险。”

    悦一沉和司栗都是一怔,对视一眼之后悦一沉连忙牵起司栗的小手,笑着和老奶奶说:“抱歉,是我疏忽了。”

    老奶奶也笑:“这么漂亮的女儿,得看紧点啊。”

    悦一沉煞有其事地点头,“说的是。”

    司栗:“……”

    出了电梯之后司栗悄悄抽手,结果没抽出来,还被人握得更紧了。

    她仰头看他,对上一个戏谑的笑脸,“这么漂亮的女儿,得看紧点。”

    司栗脸红了。

    一是因为他说她漂亮,二是因为,他正牵着她的手。

    悦一沉的手也很符合他的人设,漂亮修长,骨节分明,十分温暖,她其实一点也不舍得松开。

    今天真的是赚大发了。

    让男神抱了,牵了,买了衣服剪了头发,还请她吃火锅。

    简直像是中了大奖。

    两人去了市中心,大摇大摆的走到火锅店。

    他今天没有戴口罩,只是下车的时候随意拿了一副镜框打掩护,倒没有被认出来,大概是这一身一副太不打眼了。

    他们去了一间悦一沉常去的火锅店,火锅店门口放着两个摇摇乐,一个看起来跟她一样大的小朋友哭着不愿走,要坐摇摇乐,他妈妈恨不得给他一巴掌,“你都坐了两次了!怎么答应妈妈的?事不过三,不许哭!再哭我走了。你看看人家小朋友,人家闹吗?你丢不丢人。”

    司栗被拉出来做典范,觉得有些尴尬,和悦一沉对视一眼,对方不知道接收到了什么错误讯号,笑着问:“小栗栗,你要坐吗?”

    司栗顿感头皮一阵发麻,连连摇头,满脸拒绝。

    男人却视而不见,径自去自动兑换机那换了十个硬币过来,强行把她抱到那个喜羊羊摇摇乐上面。

    司栗拿眼神示意他把她抱离这个蠢东西,他看也不看她,低头就丢了一个硬币进去。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旁边的小孩子登时哭得更厉害了,“你看看人家爸爸!”

    然后被他妈妈强行拖走。

    悦一沉笑眯眯地看着她,还拿手机拍视频,一脸的心满意足。每每司栗因羞耻而要往外爬的时候,都会被按回去。

    于是司栗面无表情的坐了十次摇摇乐,完全满足他的恶趣味。

    下来的时候几乎都快要吐了。

    悦一沉满脸期待:“还要坐吗?我还有零钱。”

    司栗连忙说:“我饿了,先吃东西吧好吗?”

    他这才作罢。

    火锅店的老板是他的朋友,恰好今天也在店里,看到悦一沉带了个小朋友来,不免大跌眼镜。

    “悦一沉,你什么时候连小美女都不放过了?”

    悦一沉笑骂了一声滚。

    对方端详了司栗一阵,表情有些困惑,“总觉得她有些眼熟啊。”

    悦一沉诡谲一笑,“对吧。”

    “恩,是桔姐女儿?”

    “唯唯哪有那么丑。”

    司栗瞪他。

    “哎哟哎哟,这瞪人的眼神更熟悉了,我说你不会是在外面乱搞,搞出来一个私生女了吧?”

    “小朋友面前,不要乱说话。”悦一沉笑得不行,“我要是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儿,能不满世界的秀吗?”

    “也是噢。”老板不禁又陷入了沉思。

    悦一沉将菜单递给她,她又递回去,“你点就好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