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他的工作。

    只能等他回来时再作打算。

    她倒在床上,一偏头就看到了露台上湛蓝的游泳池。

    早上李阿姨刚刚清理过,重新放了水,一池波光粼粼仿佛在向她招手。

    司栗有些心痒难耐。

    晚秋的午后气温偏高,日头正悬,她躺在床上,没一会后背就沁了汗珠。

    “真热。”她喃喃自语,“要不就泡一下水吧。”

    悦一沉自然不可能给她准备泳衣,但山人自有妙计,司栗跳下床,从衣橱里翻出一套小背心和蕾丝边的紧身小短裤穿上,打开落地窗就跑出去了。

    这座公寓楼层不高,背后就是一个郁郁葱葱的公园,中心有一个人工湖,站在露台上一览无余。

    景致这么好,阳光又灿烂,不游一下真的好浪费。

    司栗坐在泳池边上试探水温,泡了一会脚丫子之后,扶着泳池边缓缓下水,畅快得浑身毛孔都在叫嚣。

    仔细想想,她真的很久没有游过泳了,别说游泳,就是泡浴都很久没有享受过了。

    工作太忙,她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以前在星娱她带的新人就常在私底下抱怨,说她的节奏太快,接的活儿太多。

    不过虞纪对此并未有任何意见,他在这方面一向都是很乖觉地跟着她的步伐。明星红不红,除了看公司资源好不好,还得看经纪人有没有能耐。不可否认的是,司栗很有天赋,她似乎总是能精准地预见哪部戏有潜质,哪个节目能火,同时眼光也足够毒辣,不仅能准确定位每一个新人的发展方向,还能找到最合适他们的角色和包装。

    当年虞纪刚跟着她的时候不过也只是一个平面模特,公司给了几个都市男二的戏她都拒了,后来她争取到了一个古装动作片的小配角,把他丢了进去。结果因为那个小配角的戏份很讨人喜欢,而且虞纪又演绎得很好,便自此一炮而红。

    小胳膊小短腿游起来费力得多,但好歹没让自己溺着。

    遗憾的是,她游了半小时之后就开始体力不支,不甘心就这么上去了,便游到边上,靠着泳池壁浮在水面上休息。在这飘忽的浮沉间还在想有没有必要买个游泳圈,就忽然听到落地窗推开的声音,小家伙冷不丁的被吓一跳,慌乱间没有掌握好平衡,扑棱了两下还呛了口水。

    所幸悦一沉走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稳住了局面,怕被责备还还娴熟地划了两下,以显示自己完全没问题。

    悦一沉站在岸边低头看她,表情很无奈,“不是让你别下水的吗?”

    司栗朝他龇牙一笑。

    他显然是刚刚回来,拍摄的衣服还未来得及换就到她房间来了。穿着一身定制的马甲套装,修裁得体的马甲勾勒出完美的身形,西裤包裹着一对逆天的长腿,在泳池的水光映射下,白衬衣衬得他的肤色白皙近乎透明,有种纤尘不染的贵气。

    她莫名有些期待成片了。

    “今天拍得怎么样?”司栗问,“才拍了半天吗?”

    “很顺利,我和摄影师今天都很有感觉,也配合得不错,所以提前收工了。”

    她该想到的。

    悦一沉属于那种天生就适合呆在娱乐圈的人,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还有着不可多得的气质和演技。司栗一直觉得如果她能早一点做他的助理,好好帮他规划路线塑形,他肯定能比现在更红。

    但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他对娱乐圈已经没有追求了。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在这个圈子里是走不了多远的。

    悦一沉弯下腰,朝她伸手,“上来吧,桔姐等会要过来。”

    司栗哦了一声,乖乖地游过去,把手放到他温暖干燥的手心。

    骨节分明的大手在握住那只湿漉漉胖乎乎的小手时微微顿了顿,而后收紧,手臂轻轻一拉,毫不费力地就把女孩拉回岸边,接着不等她自己爬上来,双手一捞,就轻巧地将她从水里抱了上来。

    “快放我下来。”司栗皱眉,“你衣服都湿了,这可是赞助商的衣服!”

    悦一沉毫不介意,一边抱着她往回走,一边笑着说:“赞助商已经送给我了,还送了一套女士晚礼服,挺漂亮的,可惜你现在穿不了。”

    他把她放到地毯上,转身去拿浴巾,回头的时候发现小家伙正别别扭扭地捂着胸部。悦一沉失笑,展开浴巾把她严严实实地裹上,而后抱着她从衣橱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直接把她抱到了浴室。

    “洗个澡再下来。”他把她放到防滑垫的椅子上,又一一把洗漱用品放在小盆里方便她使用。怕她不方便,悦一沉还在浴室放了两个小板凳,一个放衣服,一个让她坐着洗澡,生怕她摔着了。

    司栗真的很怀疑,悦一沉以后的女儿能否长大。

    “悦一沉。”司栗叫住要出门的男人,问道:“等会桔姐来了,你要怎么跟她介绍我啊?”

    悦一沉发觉她用的是介绍而不是解释,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了,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

    “只说是一个朋友的女儿,放在这里寄存几天,这样可以吗?”他商量着问。

    司栗点头,而后又顿住,认真地纠正:“是寄养。”

    悦一沉忍着笑,“好,是寄养。”

    他出去之后司栗才除去浴巾,她踩着小板凳攀在镜子前看了一眼,绝望地发现,露点得非常严重,悦一沉肯定看到了。

    真的非常羞耻。

    司栗洗完澡下去的时候,桔姐已经到了,还带着唯唯那个小家伙。她还没走到楼底下,就从楼梯扶手的间隙里看到悦一沉抱着唯唯,正笑着和她说话:“等会还有个小妹妹下来和你玩,你要不要把你的饼干分一点给她吃?”

    唯唯欣然应允,“当然可以!”

    是桔姐先发现她的,她回头看到楼梯口的洋娃娃时明显怔了一下,表情十分诧异。

    而后是唯唯和悦一沉回头。

    “唯唯,叫妹妹过来和你玩。”

    司栗觉得全世界都在占她的便宜。

    唯唯跳下悦一沉的腿,噔噔噔地跑过来,笑着和她打招呼:“妹妹你好,我叫唯唯,唯一的唯。你好漂亮啊,你叫什么名字呀?”

    司栗绝望地发现,唯唯都比她高。

    悦一沉跟着走过来,揉了揉她湿漉漉的小脑袋,责备都带着浓浓的宠溺的意味,“怎么不吹头发?会感冒的。”

    司栗看了他一眼,小声说:“吹风筒放在柜子里,我不好拿。”

    她有尝试去拿,但是即便是站在柜子上也拿不到。

    悦一沉表情立刻就有些愧疚了,他把她抱起,头也不回道:“桔姐,我带她上去吹头发,你先坐坐。”

    桔姐笑眯眯的,“去吧啊,别着凉了。”又朝唯唯招手,“唯唯,过来。”

    司栗趴在悦一沉肩头,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们身后的唯唯看了看她妈妈,又看了看他们,最后还是转身跟着他们上楼来了。

    悦一沉没有注意,他从浴室拿了吹风筒又抱着她进了卧室后,才发现身后跟着小尾巴唯唯。

    第10章 Chapter10

    他冲唯唯笑笑,一边给司栗吹头发一边说:“怎么了?想跟妹妹玩啊?”

    “嗯。”唯唯眨巴着眼睛说:“妹妹还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

    吹风筒的噪声很大,但无碍司栗听到悦一沉告诉她:“妹妹叫小可爱。”

    司栗看了他一眼。

    “小可爱。”唯唯一字一句的重复,眨巴着眼睛萌萌地问:“她的名字就叫小可爱吗?”

    “对,你叫她小可爱就好了。”

    好吧,好歹也算是有意义的名字,她没有异议。

    “好好听的名字耶。”

    “唯唯的名字更好听啊。”

    “悦一沉的名字也好听。”

    悦一沉摸摸她的脑袋,“要叫我叔叔。”

    他吹头发的技术真的不怎么样,司栗觉得自己都快成爆炸头了,最后只能笨拙地扎了一个丸子头。

    头发太多,丸子都快顶上她的脑袋那么大了。悦一沉倒是爱不释手,下楼的时候一直在捏她头上的丸子。

    再下楼的时候李阿姨已经煮好饭了,菜香阵阵,有她最爱的虾和牛肉。

    四人落座,悦一沉一直牵着司栗,所以她就坐在他旁边,唯唯在他对面,司栗的对面就是桔姐。

    因为是熟人,所以司栗有些心虚,不自觉地就在躲避她的视线,而对方却又一直盯着她。

    司栗紧张得都拿不住勺子了。

    “桔姐?”悦一沉很快就察觉了,在旁边笑着说,“怎么老盯着小可爱看?你瞧你把她吓得。”

    桔姐收回视线,笑了笑,“没有,只是觉得她很眼熟。”

    “有吗?”悦一沉若无其事地说,他拿起一只虾子,去头去尾剥得干干净净,拿公筷蘸了一点蘸料放到司栗的小碗里。

    “很像司栗啊,是司栗的妹妹吗?我怎么记得她是独生女啊。”桔姐的笑容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目光灼灼地盯着悦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