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栗像是做了贼似的,心跳如雷鼓。

    “恩?”悦一沉丝毫没有受到她的视线的影响,淡然地回头看了司栗一眼,那模样像是在端详,一点都看不出痕迹,而后才笑着说,“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像。回头得要问一问她,是不是她在外面生了私生女。”

    他这么说了,桔姐反而不好意思再揣测了。

    而且悦一沉这样说的时候,司栗也配合地露出一脸无辜。这么一看,倒也没有那么相似了。

    她顺势道:“别瞎说啊,司栗哪有那个美国时间生孩子。”

    悦一沉:“哈哈。”

    司栗也想哈哈。

    桔姐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里,“多吃点,阿姨不知道你在,没有带礼物来,下次阿姨再带你出去玩。”

    “谢谢。”司栗小声说。

    “她比较害羞。”悦一沉笑着补充。

    饭后两个大人在沙发上谈事,两小孩在茶几旁边的地毯上玩积木,还是司栗送给她的积木。桔姐说她很喜欢,去哪都带着。

    司栗全程冷漠脸,她为什么要玩这个玩意啊!

    唯唯在她的帮助下,顺利拼出了一个坦克。她抓着坦克兴冲冲地跑到悦一沉面前,激动道:“哥哥,你看我叠的坦克!是不是和你上次做给我的一模一样?”

    悦一沉扬着眉接过看了看,夸赞道:“真的一样,唯唯真棒。”

    唯唯更加高兴了,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要奖励。”

    悦一沉就真的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颊。

    司栗捏紧手中的积木。

    之后唯唯拿着坦克回来,要和她再拼一个坦克,司栗有些心不在焉,所以这一次拼得有些慢。恰好那边的两人聊完了悦一沉的事,又开始聊唯唯的事。他们谈起吴裳的新电影时,司栗忍不住支起了耳朵听。

    “那电影真的不错,吴裳导演,主角是虞纪。”

    悦一沉点头,“我也有耳闻,这部戏确实不错,吴裳老师的电影一向值得我期待。”

    桔姐犹豫了半秒,才说:“前两天我接到邮件,说是有个角色适合唯唯,想让她去试一下。”

    悦一沉当即就皱起了眉,看起来像是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唯唯太小,还不是适合演戏。”

    唯唯知道大人在说她,也在旁边支起了耳朵听。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因为执导的是吴裳,所有觉得机会难得。”

    悦一沉没有立即说话,隔了一会儿才问:“是谁给你发的剧本?”

    “司栗啊,她没有和你说吗?”

    司栗感觉到悦一沉的视线若有似无地在她身上停顿了一会,她缩了缩脖子,不敢回头。

    “唯唯太小了,演戏不像拍照片和短片,需要很大的精力,万一她不喜欢呢?而且吴裳导演的戏大多是动作戏,受伤了怎么办?”他顿了顿,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童星这条路不容易走,你至少也要等她稍微有点自主意识了再决定。”

    桔姐显然被说动了,她招手叫唯唯过去,问她想不想演戏。

    唯唯挨着悦一沉,模样十分乖巧,“不想。”

    悦一沉摸摸她的脑袋。

    “为什么呢?”桔姐问。

    “因为哥哥不想我演。”

    悦一沉哭笑不得,“宝贝,你得自己考虑。”

    “算了,我这女儿就是你的小尾巴,我算是没办法了。”桔姐叹气,“那就这样吧,本来我也没有多想她进演艺圈。”

    司栗也在心里叹气,知道这事算是黄了。

    “司栗这几天请假了?那你这段时间还忙得过来吗?”桔姐又问。

    悦一沉仍然笑着,“忙得过来,实在不行我就把她抓回来。”

    莫名地,司栗感觉脊背发凉。

    桔姐和唯唯出门后,司栗一溜烟地往楼上跑,结果还是在楼梯中间被大长腿追上,一把捞进怀里。

    “司栗。”声音仍然温柔,但司栗读出了一点不祥的预兆,她缩着脑袋,弱弱地说:“我不是司栗,我是小可爱。”

    悦一沉瞬间被逗笑了,“小可爱。”

    倒是不像要找她麻烦是样子。

    她越发的战战兢兢。

    因为她知道悦一沉很疼爱唯唯,桔姐是单亲妈妈,悦一沉几乎是唯唯的半个爸爸,她学什么外语,学什么舞蹈,基本上全是他决定的。

    “你会生气吗?”司栗小心地问,“我之前不知道你不希望唯唯进娱乐圈,就是有这么一个机会,所以我才和桔姐说了。”

    他恩了一声,微笑像春风一样和煦,“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又捏捏她的脸,“冲你大声说话都不敢,哪里舍得生气?”

    手上的劲道却是不小。

    他松手之后司栗跑回房间看了一眼,脸颊都被掐红了。

    司栗:“这叫不生气?”

    悦一沉抱着手臂倚在门口,唇角勾着,“现在是真的不生气了。”

    “……”

    ***

    第二天司栗在悦一沉出门前拦下了他。

    她跑到悦一沉房门口的时候对方正在系领带,修长的手指白皙灵活,黑色暗纹领带让他看起来矜重绅士,像电影里的反派雅痞。

    他今天要出席一个与工作室有合作关系的产品发布会,自然要穿得正式些。

    悦一沉头也不回就知道她是光脚跑过来的,便嘱咐了一声:“回去穿鞋。”

    司栗不是唯唯,自然不会乖乖听他的话。

    “我今天要出去。”她昨天被威胁了,今天可不会再妥协。

    悦一沉的手指顿了顿,而后回头看她。大概是刚刚沐浴过,眸色水光泛亮,“要去哪里?”

    表情温柔得让司栗差点动摇了。

    “哪里都好,我不想在家里待着了。”司栗说,而后用商量的语气问:“我可以回自己家吗?”

    “不行。”对方丝毫没有考虑,立即就回绝了,“除非你找个亲戚来照顾你。”

    司栗皱眉:“你明知道我没什么亲戚的。”

    最亲的一个伯伯十年前就出国了,再下来就是隔了很多层的,她不愿麻烦别人,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所以啊,我这么心甘情愿地想照顾你,你还不领情吗?”悦一沉笑了,“你一个人我真的不放心,再说你要回家干嘛呢?还不是窝在家里看电视。”

    司栗无话可说,她也清楚,悦一沉留着她其实是对她负责任,毕竟她这个形态想做什么都必须要大人带着。

    她只是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他对她太好了,她怕自己上瘾,变成一个米虫,变成第二个唯唯。

    他终于系好那个领带,而后穿上西装,弯腰把她抱起来,“在家里待着无聊?那我晚上早点回来,带你出去走走。”

    “悦一沉,你不会觉得我是个负担吗?”

    他朝她笑了笑,“再也不会有比你更珍贵的礼物了。”

    要不是太过了解他,司栗真的会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担忧,完全就是痴汉的囚禁手册。

    “悦一沉,你看过电影《3096天》吗?”

    悦一沉失笑,忍不住逗她:“看过的,你比那个小萝莉可爱多了,而且我觉得你那个带露台的卧房比电影里的地窖舒服多了。”

    司栗瑟瑟发抖。

    第11章 Chapter11

    悦一沉惦记着家里的小人儿,难得的有了归心似箭的情绪,以至于发布会上一直在走神。

    结果发布会开完了之后又继续开了一个产品宣传研讨的会议,他自然不能缺席。

    会议开到了六点多,散会的时候他又被拉着去会所应酬,乌烟瘴气间,两个嫩模缠着他喝了不少酒。

    这个品牌是大品牌,合作顺利的话工作室一整年都高枕无忧了。但是大品牌自然难伺候,多少实力雄厚的传媒公司都拿不下。悦一沉也是靠着以前当过该品牌某个产品的代言人,才有这个机会。

    两个嫩模都是新产品的代言人,悦一沉连她们的脸都认不清,可想而知能做代言人是后台有多坚挺了。

    他游刃有余地应付着,不着痕迹地拨开了要撩拨他的女人的手,端着酒杯到高层那一边去,陪着连喝了三四杯茅台,才得以出门。

    他酒量向来不好,只能找代驾,结果来了个迷糊司机,绕了好几条路才找到方向。

    于是等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悦一沉醉得迷迷糊糊,倒也仍然记得自己许诺过要带她出去玩的事。进门之后看到趴在沙发上等到睡着的小家伙,立刻就心软得不成样了。

    李阿姨在厨房收拾,看到他回来立刻擦了擦手走过来,“悦先生,您回来了?”

    悦一沉嗯了一声,视线一直胶着在沙发上的小身影,“她吃了没有?”

    “刚刚吃了一点面,一直说等你回来带她出去吃的,所以没让我煮饭。”

    他内疚得不行。

    “我知道您今天应该是没法带她出去吃了,但也不好让她失望,您呐,下次晚回来了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呀。”

    悦一沉点头,“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