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

    表情非常认真。

    李阿姨搓搓手,“那我就先回去了,冰箱里有我早上包的饺子,要是她等会醒了饿的话您就下给她吃吧。”

    “好的,谢谢。”

    李阿姨走了之后,房子里完全静了下来。

    悦一沉在这静谧中,视线落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小家伙,心里柔软得有些发疼。

    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每次放学回家看到窝在门边等他的罗莎一样。

    唯唯也有等他等到睡着的时候,但是多数时候她都是在妈妈怀里睡着的。他心疼司栗,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孤单的一个人,而是因为他清楚,她不是一个孩子。

    所以这让她看起来更寂寞。

    悦一沉走近了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是一件复古的米色蕾丝公主裙,宽檐帽就搁在一边,头发也吹得服服帖帖。很漂亮,怕是专门为了要出去而精心搭配过的。

    他抿唇,扯了毯子给她盖上,却在俯身的瞬间头昏眼花,悦一沉支撑不住地跌坐到沙发上。结果动静太大,把司栗弄醒了。

    她揉揉眼睛坐起来,瞬间就闻到了他满身的酒气,于是了然,“应酬了?”

    男人看了她一眼,漂亮的眸子里装着她看不懂的情绪,而后低低地嗯了一声。

    “新产品怎么样?”司栗打着呵欠问。

    “他们送了样品,我放在车上了,回头给你试试。”以前赞助商送的东西他都会让桔姐直接拿走,他说完后才反应过来,又笑了,“算了,都是化妆品,你也不能用。”

    大概是喝过酒,他的嘴唇被浸得很红润,幽黄灯光下泛着异样的光泽,衬映得他的眸色也更深了。这么一笑,仿若风吹过幽谷里的山泉,一圈一圈地荡起波澜。

    即便是第一次见面就被他惊艳过,此刻的她,心跳也仍然抑制不住地加快了。

    “谁,谁说不能用了。”司栗撇开视线,不敢再看他的脸,然而落到他那规规整整的领口时,却更要命。

    网友封的什么禁欲教教主,真的不是瞎盖的。

    黑领带白天看是端庄,晚上看却性感得要命,这性感因为那点端庄,才显得格外禁欲,让人忍不住想要撕扯,想要吞没。

    如果此刻是喝过酒的成人版的司栗,恐怕要犯罪了。

    察觉到女孩在盯着他的领口看,他也忽然觉得有些闷,忍不住单手扯掉领带,解开两颗扣子。

    司栗悄悄咽了咽口水,慌乱地讲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是说他们家主打植物系的化妆品吗,究竟是不是零添加,我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悦一沉瞬间皱眉,凑过来捏了捏她的脸蛋,“想都不要想。”

    司栗躲开他的手。

    “不许化妆,听到没有?”

    她好笑,“悦一沉,你控制欲太强了。”

    后者顿了顿,而后放软了语气,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你真的不需要化妆,现在就已经很美了。”

    司栗眨眼,“敷衍我。”

    “绝对没有。”

    司栗调整坐姿,跪坐着面对他,圆溜溜的大眼睛巴巴地望着他,声音奶得像只小猫,“悦叔叔,你让我试一试好不好?就试一次,我想试试他们新出的那款钻石口红。”

    “不好。”

    撒娇失败,司栗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悦一沉看不到那个萌萌的表情了,还有些遗憾,忍不住伸手想摸摸她的脸,结果被躲开了。

    “生气了?”

    是有一点,“如果是唯唯,你肯定就会答应了。”还是说她撒娇的姿势不对?刚刚是不是有些过了?反正她自己都有些恶心。

    悦一沉捏捏鼻梁,有些无奈,“唯唯也不让。”

    那她无话可说。

    悦一沉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问道:“肚子饿吗?我去煮几个饺子。”

    “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饿了。”

    悦一沉起身往厨房去,听到小家伙下沙发跟过来的动静,又头也不回地提醒了一句:“穿鞋。”

    司栗急刹车地站住,怀疑他后脑勺上长了眼睛。

    等她勾出鞋子穿好再进厨房时,男人已经从冰箱取出了饺子,利落地忙开了。

    司栗坐在餐桌前,手撑着下巴盯着他宽阔的背影看,觉得穿这雪白衬衫下厨真的是太浪费了。

    但也格外赏心悦目。

    要说悦一沉是个痴汉的话,她其实也是一个迷妹,她还真没资格笑他。因为人家痴得大大方方,她却迷得遮遮掩掩。

    悦一沉在此时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就好了。”

    她其实并不算饿,但他喝了酒,不吃点东西明天起来胃里肯定会很难受。

    锅里的水很快就滚了,悦一沉从冰箱里取出饺子,刚要放进去,就听到后面的小人儿提醒:“放点盐,不然要粘锅的。”

    他嗯了一声,依言放了一点盐,而后将饺子一个个放进去,下了六个,估摸着够她吃了,结果又听到她在旁边催促:“再下几个,再下几个。”

    于是又顺从地多下了几个。

    加水滚了两次,他打出来用厚瓷碗装好放到她面前,“要来点醋吗?”

    “不用。”她说完就爬下了椅子,一溜烟地跑到柜子前踮脚要拿东西。悦一沉连忙跟过去把她抱起来,“要什么?”

    她伸手拿了一个小碗和勺子。

    悦一沉把她抱回椅子上,给她倒凉水的的间隙看到她正用勺子把碗里的饺子一个一个地分出去。

    “怎么了?”悦一沉不解地问。

    “你也吃一点。”她数着碗里饺子的个数,将多的那份推到他面前。

    原来是给他分饺子。

    悦一沉其实没有胃口,但没法拒绝她,便坐在她对面陪着吃完了那些饺子。

    之后他收拾了碗筷,又催促司栗上去洗澡。

    她没有上去,说自己还不困,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在他洗过碗之后还殷勤地帮他擦碗。

    悦一沉把碗递给她,还微微一笑,“讨好也不管用,不能化妆就是不能。”

    司栗:“……哦。”

    司栗肉乎乎的两只手捧着碗,小心地擦干了踮脚放到橱柜里去。以往很简单的事情,现在摊上这小身板,就显得尤为艰难了。

    司栗叹气,声音不大,但是悦一沉还是能听得到。

    他没有说话,只是接着把第二个碗递到她手里。

    清理完厨房之后,他牵着她上楼,而后被司栗拒之门外,“我自己可以的。”

    小脸蛋上写满了坚定和认真。

    悦一沉忍着笑意,“好,你自己来,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而她的小肉手根本无法完全张开,是以这个手势比得格外奇怪。

    悦一沉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司栗黑着脸关了门。

    白天的时候悦一沉有提醒保姆买小板凳,布置在司栗所有够不到的地方。所有司栗关门之后,先是站在板凳上开了灯,又踩到衣柜前的板凳上取了睡衣,最后才进了浴室。

    悦一沉不让她用浴缸,而且在浴室里新铺了很大一块防滑垫,用的沐浴露是无刺激婴幼儿款,儿童小毛巾,兔子发箍。她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除了拧毛巾费力一点,别的她都还能处理。

    出去的时候冷不丁看到悦一沉站在门口,倒是吓了她一跳。

    男人在接电话,看到她出来之后立刻应付了两声,匆匆收了线。

    “怎么了?”司栗问。

    悦一沉没有做声,依旧举着手机对着她,隔了一会才拿开。

    第12章 Chapter12

    司栗后知后觉,“嗯?你在拍我啊?”

    “不能拍?”

    “记得美颜就好了。”

    他笑得眉眼弯弯,“已经够美了。”

    睡觉前司栗照例刷了一趟微博,点进特别关注那一栏,发现悦一沉换了头像。司栗的心跳微微停了半响,而后才点开那个图像。

    照片确实是刚刚他拍的她,她就站在浴室门口,穿着白色的睡裙,雪白的兔子耳朵耷拉在脑袋旁,头发乱蓬蓬的,还有几缕打湿了沾在白嫩的脸庞上。她仰着头看他,表情有些茫然,但眸子很亮,黑白分明。

    她头一次发觉自己的眼睛也算得上是漂亮。

    已经有网友发现他换了头像,纷纷在他最近的一条微博下留言。

    哒哒哒挞挞挞:男神你咋换头像了?这次千万不要是女儿啊。

    没错我是米饭同学呀:对啊男神,你别偷偷结婚生小孩啊。

    小悲小伤小流年:是不是新签的小明星呀?好漂亮啊。

    悦一沉原来的头像是唯唯拍的公益广告的宣传照片。这张照片挂了两年多,刚开始换的时候粉丝都炸了,以为是他私生女,网上一度谣言四起,他也没换。现在换成了她,她不禁感慨万千。

    男人啊,都是喜新厌旧的东西。

    司栗没有关灯,打开手机里的美颜相机,找好角度自拍了好几张发过去给悦一沉。

    司栗:男神,求你了,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