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栗往嘴里塞进一口寿司,头也不抬地问。

    悦一沉忍不住伸手过去,抽出那一小缕随着寿司被卷进嘴里的头发,又拿手指抹掉她嘴角的沙拉,然后才回答:“恩。”

    司栗看了他一眼,又含糊地问:“解决了?”

    对方笑笑,眼睛弯弯的,“当然。”

    真是个祸害。

    但是这祸害比虞纪那个祸害让人省心多了。

    临走前悦一沉还替那桌子女生结了账。他们走的时候那几个小姑娘还在悄悄和他招手,根本不敢大声影响他。

    其实他完全不需要这么做,那几个妹子看起来都很软萌,单单是过去说一声“麻烦不要传到网上”,就能俘获少女的心了。

    司栗叹气,“你这样啊,那几个女生恐怕要变成你的骨灰级迷妹了。”

    悦一沉扬眉,推开门牵着她走出去,表情有些费解,“这样就骨灰级了?那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是我的迷妹?”

    谁说不是了?

    司栗装死。

    睡觉前司栗用小号刷到了一条热门微博。

    长翅膀的软萌少年:在日料店偶遇y姓男星,真人真的比电影上的帅太多了啊!偷拍被发现也没有说我们,还过来和我们说话。我们几个小姐们简直兴奋到快要昏厥过去,最最关键是他走之前还给我们结账了,我的天哪,怎么会有这么nice的人,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爱他十八年了,我已经完全沉沦。

    发微博的女生是一个网络主播,有几万粉丝,微博一发,立刻就有许多人在底下猜测是哪个明星。

    因为关键词里有:y姓,电影,十八年,所以评论里面的猜测对象少不了悦一沉。

    热评是悦一沉全球粉丝后援会:哈哈,是我们一沉男神吗?他还蛮喜欢去那间店的,但愿他今天没有戴那副丑丑的黑框眼镜。

    博主回复:哈哈,真的一点都不丑好吗!

    于是答案昭然若揭,第二天这条微博便直接占据了热门首位。

    发微博的女生没有提及司栗,也没有黑悦一沉,所以工作室没有去理会。

    自然招粉无数。

    这些年悦一沉在娱乐圈都很低调,很少负面新闻,加之现在已经很少接戏,只做专心转幕后,所以人缘很好,偶尔上一下热门,也没有喷子出现。

    也是因为这条微博,工作室又开始忙了起来,签的两个新人接戏接到手软,悦一沉亲自把关,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司栗帮不上忙,只能帮他筛选剧本,提一些意见什么的。他偶尔会听,但有时也明令禁止她长时间玩手机和电脑。

    司栗在手机和电脑两者之间选了手机,于是彻底被搁置了。

    她请了那么多天的假,桔姐非但没有打电话催她,财务那边竟然还给她发信息和她核对工资卡账号。

    桔姐和财务自然都是听命于他。

    悦一沉的人品真的是好得没话说,她觉得这个男人至今仍未结婚有对象,简直就像是累计的奖池,人人都有机会,但也只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

    悦一沉没空带她出去玩,她自己又不方便出去,所以连续在家窝了三天,简直都要长草了。所以早上司栗趁着阿姨出门去买菜的时候,偷偷溜下楼了。

    她一直很想到湖那边去走走,可是悦一沉不让她单独去。其实她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会自己去菜市场买菜了,所以悦一沉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边风景确实很好,空气也很新鲜,又因为是工作日,所以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行人,清幽得能听到阵阵悦耳的鸟鸣。

    司栗走了一会就累了,本来想回头了,但是抬眼看到前方的凉亭之后便改变了主意。

    她又想过去自拍了。

    她踱步过去,却在走到了跟前才发现凉亭里有人,并且都是她认识的人。于是还未反应过来,就脱口而出打了一声招呼,“虞纪。”

    坐着的两人在听到脚步声时便停止了交谈,此刻被人连名带姓喊出来,而且还是个小女孩,难免不诧异。

    另一位留着络腮胡扎着小马尾的大叔笑了一声,“虞纪啊,真的是哪里都有你的小粉丝啊。”

    事已至此,司栗也只能继续硬着头皮打招呼,“吴裳老师好。”

    吴裳又是一怔,“哎哟,连我这个糟老头也被认出来了。”他朝司栗招手,“小姑娘,过来坐,你住这附近啊?自己出来玩?”

    司栗难得跑出来玩,还能碰到熟人,自然不愿意拒绝,于是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攀着桌子坐上了石凳,笑着回答吴裳:“谢谢老师,我自己跑出来玩的,就住这附近。”

    虞纪觉得这小女孩很可爱,说话有模有样的,还格外眼熟,也忍不住和她搭话:“真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呢?今年几岁了?”

    “我叫……小可爱。”她随口回答,“今年五岁了。”

    虞纪呵呵一笑,“我怎么看着才三四岁呢。”

    “你向来看人不准。”司栗毫不客气地说。

    吴裳哈哈大笑起来,“虞纪啊,你这个小粉丝不简单啊。”

    虞纪摸摸鼻子,“我看人是挺不准的,我老以为我上一任助理已经三十多岁了,其实人家才二十五。”

    司栗记着了,这小混蛋在说她老呢。

    他们在谈话,司栗也不好继续在那耽误他们,于是坐了一会就提出告辞。

    吴裳笑眯眯地望着她跳下凳子,四平八稳地走出去。

    这个背影越看越奇怪,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眸光一闪,而后对虞纪说道:“这小姑娘适合做演员。”

    “恩?”虞纪不解地望了他一眼。

    “很稳重,成熟,但也不是小大人。”

    他那部戏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女主角,刚刚就还在和他商量要不要扩大选角的范围。

    虞纪反应过来,立刻起身朝女孩追过去。

    “小可爱。”

    司栗走出了几步才反应过来是在叫她,回头就看到一双大长腿。

    虞纪蹲下来,发射他的迷人魅力,“小可爱,有兴趣拍戏吗?”

    司栗一脸莫名:“什么?”

    虞纪以为她是不理解拍戏的意思,又道:“你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号码吗?方便给我一下吗?”

    司栗仍然没有动作。

    他只能递过一张名片,“那你把这个拿回去给你妈妈看,让她联系我,可以吗?”

    这名片她家里一大堆。

    司栗噢了一声接过名片,朝他招招手:“虞纪再见。”

    “再见小可爱。”

    司栗没把这个当回事,晚上也就忘了,结果被睡前来收她的脏衣服的悦一沉从兜里发现了名片。

    他拿着名片去问小家伙,“你今天去见虞纪了?”

    “啊?什么?”司栗装聋作哑。

    “我家可没有这个人的名片,你过来的时候也只是带了手机和钥匙,那么请问这张名片哪里来的?”

    司栗翻身装睡。

    悦一沉走过去捏她的脸,“你要见谁我无权过问,自然也不会阻拦。但是你不应该自己跑出去,你一个小丫头,被人一抱就走了,真不见了我找谁要去?工作室做的那个拐卖小孩的公益广告我不是给你看过几遍了?”

    “我知道啊。”司栗心虚地小声说,“我没有跑出去,是在小区碰到的。”

    “小区哪里?”悦一沉循循善诱。

    “湖附近的亭子。”

    “他认出你了?”

    “没有啊,我都没和他说几句话。”

    悦一沉松了一口气,而后又问:“那他为什么给你名片?”

    “不知道啊,对了,当时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吴裳导演,他给我名片的时候问我想不想拍戏来着,可能是在找群演。”

    悦一沉的眸色深了几许,“拍戏?”

    “恩,还让我留我妈的电话,我要是有我妈的电话就好了。”

    悦一沉微微一顿,而后摸了摸她的小脑瓜,“下次可以留我的电话。”

    “哦。”

    这个话题由此而止。

    她没想过要拍戏,也因为悦一沉极力反对唯唯进演艺圈的态度,所以连帮虞纪一个忙,去做群演都没有考虑。

    大概是怕司栗又偷偷跑出去,悦一沉第二天把她带到了工作室。

    第14章 Chapter14

    司栗能出门当然高兴,也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在人前抱她,虽然她现在是小孩子,但作为一个二十六岁的成年人,怎么都有些羞耻。

    悦一沉痛快地答应了,但是在上楼梯的时候仍然顺手把她抱起来了。

    周围都是人,她不敢嚷嚷,只能默默地拿小手推他。男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微微挑眉,倒是搂得更紧了,模样颇为无赖。

    两人走到拐角的时候碰到正在下楼的两个员工,看见悦一沉带了个小妞过来,眼珠子都要掉下来,“悦大,你又上哪拐了一个女娃娃回来啊?”

    “长得真水灵,不会网上的传言是真的吧?”

    悦一沉朝她们笑笑,“网上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