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al。”

    司栗“破涕为笑”,“那我去上学啦,你晚上来接我哦。”

    悦一沉面无表情的把她交给老师,头也不回地走了。

    ***

    虽然是顺顺利利把她送到了幼儿园,但悦一沉还是有些心神不宁,讲座结束之后他就迅速往回赶,到幼儿园去接她。

    幼儿园还没放学,他在门口等了一会,园门才打开。

    第一个跑出来的就是司栗,像一个皮球一样咻地扑进他怀里,头发乱糟糟的,裙子也脏了。

    眼圈也是红的。

    悦一沉微微一顿,抬头看了老师一眼,带了询问的意思。

    那老师面色有些尴尬,“小可爱和别人打架了。”

    悦一沉连忙回头问司栗:“有没有受伤?”

    “她没事,衣服脏是刚刚体育课在外边蹭的。”那老师说。

    “那……”悦一沉犹豫着问,“别人有没有受伤?如果有需要我们赔偿的尽管提。”

    “没事没事。”老师连忙摆手,“小孩子闹别扭,不是什么大事,也没出什么问题,就是小可爱可能不适应集体生活,过两天就好了。”

    悦一沉把她抱上了车,先拿湿纸巾给她擦了脸和手,又帮她捋好头发,然后才问她是怎么回事。司栗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回答:“那个小男生想拿画笔画我裙子。我这裙子可是三千块呢,哪能给他画,就推了他一下,然后他又推我,我又推回去,然后老师就来了。真没打架,我很乖的。”

    悦一沉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小花脸,目视着前方问:“幼儿园好玩吗?”

    “体育课还蛮好玩的。”说起这个司栗就有些兴致勃勃,“体育课我们学了攀岩,还打了乒乓球,老师还说我有天赋呢。”

    悦一沉忍不住笑了一下,被瞪了一眼之后立刻又收起了笑,“特意给你选的这个学校,这是整个市里最注重野外拓展的幼儿园了,听说每个月都会有野炊和游击战之类的户外活动。”

    刚刚老师还问他要不要给小可爱报一个跆拳道班呢。

    司栗哦了一声,“难怪这个幼儿园男孩那么多呢。”

    司栗上了半个多月的幼儿园,才终于迎来了她心心念念的演唱会。

    她提前准备了很多,荧光棒,帽子,一大早就蹲在幼儿园门口等悦一沉来接她。

    谢天谢地他没有迟到。

    演唱会在体育中心举办,他们俩提前到了,悦一沉还行使了便利,将她带去了后台。

    湘允儿在门口等他们,远远瞧见悦一沉抱着一个小朋友,吃惊不小,“怎么还带了一个拖油瓶来?”

    湘允儿长得漂亮,不仅是组合里的高音当担,还会作曲。司栗很喜欢她的声音和音乐,所以可以完全忽略她情商低不会说话的硬伤了。

    “允儿姐姐好,你好漂亮噢!”司栗奶声奶气的开口,反正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叫小可爱。”

    “谢谢啊。”湘允儿冲她笑笑,抬头问悦一沉:“谁家的孩子啊?居然有这个福气和你来看演唱会。”

    “朋友的女儿。”悦一沉只稍做解释,而后又问:“能带她进去吗?她想见见其他成员。”

    “进来吧,她们在化妆。”

    悦一沉牵着她跟在湘允儿身后走进化妆间。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女团所有成员的真人,于是显得比寻常要兴奋一点,也更像小孩子。

    悦一沉松开手,让她去和小姐姐们打招呼。

    然而司栗还没来得及和谁说话,她们就纷纷迎了上来,连妆也不化了,各种和悦一沉套近乎抛媚眼。

    悦一沉好脾气地应付着,又拉着司栗坐下,麻烦她们和小朋友照相。

    她们这才勉为其难地凑过来和司栗合照,在她帽子上签名。

    照了几张之后有人认出面前的小朋友就是几天前在网络上爆红的会化妆的小朋友,立刻炸了窝。

    “啊,原来你们真的是认识的。”

    “所以那个视频真的是摆拍的吗?”

    “应该是你们工作室策划的吧?想推童星啊?”

    悦一沉捋着司栗裙边上翘起的蕾丝,没有作答。

    湘允儿眼瞅着不对劲了,连忙赶她们去化妆,然后带着二人出了化妆间。

    “你别在意啊,女生嘛,都是有些八卦的。”

    悦一沉笑笑,“没事。”

    “对啦,前段时间桔姐的女儿不是也说要来看我的演唱会么,你怎么没带她过来?”

    男人微微一顿,而后眉心蹙起,他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湘允儿笑了,表情有些微妙,“你们男人真是喜新厌旧。”

    这话悦一沉和司栗都没法接。

    她又问:“听说你新招了一个助理?上次看桔姐的朋友圈,好像还是个网红脸。”

    司栗非常委屈,她哪里网红脸了?偶像啊,你少说几句吧。

    悦一沉也有些无奈,“网红脸是什么意思?”

    “网红脸就是很漂亮的意思。”司栗在旁边小声说。

    湘允儿嗤了一声,“网红脸就是整容脸,我跟你讲你和她出门的时候千万要保护好她,别一会被碰然后鼻子当众歪了。”

    悦一沉哭笑不得。

    湘允儿又问悦一沉:“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辞掉她?我认识一个助理,风评很好,关键是个男的,也比较方便。”

    悦一沉笑了一声,表情隐晦不明,“你对我的助理为什么意见这么大?”

    湘允儿抱着手臂说:“那种网红脸看起来就是一个图谋不轨的心机婊,接近你肯定有目的,我怕你哪天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司栗:“……”

    悦一沉倒是神色不变,提醒她:“进去准备吧,演唱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而后也不再多说,牵着司栗转身就走。

    离开了后台之后,两人都有些尴尬。

    悦一沉在坐席的入口检票处停下,低头问她:“还要看吗?”

    “当然要啦。我喜欢的是她们的歌,人品什么的概而不论。”

    悦一沉莞尔,抱着她走进去。

    两人找到位置落座,悦一沉立刻又化身贴身仆人,给她戴发光的配饰,翻出水和零食给她,生怕她无聊了。

    悦一沉的旁边是一个中年男子,戴着印了smile签名的帽子,看起来是smile的迷弟,从入座起就有些亢奋,还让悦一沉帮他拍照。

    完全没有认出悦一沉。

    他今天算是全副武装了,帽子眼镜和假发,还穿着一条复古的喇叭裤,这么来接司栗的时候,差点被老师当成怪叔叔赶走。

    司栗打开便当盒,捏起一个车厘子抬手喂悦一沉,后者立刻咬住,然后又说:“你自己吃就好了。”

    司栗又拿起一颗,准备放进嘴巴的时候又停下,转过头认认真真地说:“悦一沉,我没有整容。”

    后者嗤的一声笑了,“我知道啊,不仅没整,相对来说还长得不算好。”

    “你嘴巴真毒。”司栗撇嘴,“不是我没长好,是你萝莉控,只要是小女孩在你眼里都是美的,女人多美在你面前都是一样的。”

    悦一沉嗯了一声,笑道:“瞎说什么大实话。”

    不知道是设备没准备好还是妆没化好,演唱会推迟了半个小时才开始。

    虽然现场粉丝怨声载道,但仍然在前奏响起,灯光全开的瞬间全场沸腾。

    司栗也瞬间化身成小迷妹,尖叫着挥舞着荧光棒,小胖手比那荧光棒还要吸引人。悦一沉的手一直搁在她的椅背上虚护着她,注意力全程都在她身上。

    舞台上耀眼的灯光照到这张小脸上,她的眼底仿佛有细碎的星光。虽然周边的声音很多,舞台的声响很大,但他依然能从中准确地辨认出身边这个小人儿细微又稚嫩的声音。

    结束时司栗仍然意犹未尽,跟着粉丝一起喊安可。

    此时天边已经飘起了蒙蒙细雨,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向。

    “走吧。”悦一沉替她裹紧围巾,劝说道:“下雨了,她们不会出来了。”

    “再等等嘛。”司栗坚持。

    结果直到舞台上的灯都熄灭了,她们都没有再出来。

    粉丝们陆续离开了,悦一沉也终于说动司栗和他一起离场。

    此时雨已经很大了,悦一沉没有带伞,只能抱着司栗匆匆往外走,他已经尽量护着司栗了,但怀里的人还是被淋湿了不少。

    走到停车场入口的时候悦一沉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本来不想理会,但那响铃没完没了。司栗让他先接电话,他只能停在入口旁边翻出手机,摘下口罩接起电话。

    司栗看了一眼,发现是湘允儿,瞬间就想给刚刚叫他接电话的自己一耳光。

    那边大概是在问他的方位,悦一沉看了一眼指示牌,“d区停车场入口,恩,这就走了……要过来?这边很多人,被看到很麻烦,公司的车坏了?那……”悦一沉看了司栗一眼,她顿时了然,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那你过来吧,我们在入口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