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

    他们背后是暴风雨后的晨曦和翠绿的庭院,青瓷色的落地窗帘垂挂在一旁,被风轻轻撩动。两人临窗而立,穿着一样的灰色纯棉休闲裤,虞纪上身是配套的t恤,悦一沉却已经换回了自己的白衬衣。

    也只有他能把随意搭配的衣服穿出这么有格调的质地感了。

    这两人都曾做过平面模特,身材自然是没法说的,又各自带了他们独特的气质和磁场,就像两盆并排放置在窗台的君子兰和芍药,一个淡雅,一个张扬,各自迎风招展,却并不违和。

    隔得远,司栗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而两人都是微微背对着她,于是她也没法看到两人的表情,但是就氛围来说,总体算是好的。

    这一幕不仅可以当做杂志封面,说是电影恐怕都不会有人怀疑。

    大清早看到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养眼。

    司栗蹑手蹑脚地走近,悦一沉端着咖啡杯轻抿了一口,也不知道虞纪说了什么,他勾了勾嘴角。

    司栗走近了一点,无可避免的听到了几句话。

    “别的不说,但是陈菲儿那胸肯定是假的,我上次拍戏的时候碰到了,太坚挺了。”

    “他们那个公司出来的多半都隆过。”

    “哈哈男神你知道得真多,不愧是台前幕后都如鱼得水的人,还有啊,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和影后拍的那个床戏,到底有没有真做啊,听说当时都清场了。”

    倒真的是男人之间不可描述的闲谈。

    第20章 Chapter20

    司栗已经尽量放轻了脚步,但还是被那两人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来。

    一时也不知道是她更尴尬还是那两个男人更尴尬。

    淡雅?君子兰?呵呵。

    悦一沉搁下咖啡杯走过来,“醒了?”

    “睡得好吗小可爱。”虞纪走在他后面笑眯眯地问。

    两人不约而同地在看到她瞬间收起了男人间那点意味深长的笑容,换上哄小孩的表情。

    司栗朝他们笑笑,只对虞纪问好:“早上好虞纪哥哥。”

    悦一沉也不在意,继续像个管家一样跟着她问:“饿了没有?”

    “厨房有面,你一沉叔叔刚给你煮好的。”虞纪在后面说,“你可真能睡啊小可爱,他为了等你都推掉了一个访谈。”

    司栗哦了一声,“那种破网络访谈不去也罢。”

    之前就邮件邀约过,她推了,后来对方又打电话给桔姐,桔姐都没搭理,没想到对方还搞到的悦一沉的电话。

    虞纪有些惊讶,望向悦一沉:“你这个小可爱知道的可真多。”

    悦一沉从厨房里出来,将面搁在餐桌上,刚要回头抱她上椅子,小家伙就自行爬上了椅子。

    悦一沉微微一顿,而后递给虞纪一个有些无奈眼神。

    两人谢绝了虞纪留他们吃午饭的邀请,出门的时候司栗还笑眯眯的和虞纪说了再见,上了车立刻就换成一张八卦脸:“悦一沉你那个床戏是真的吗!”

    悦一沉连忙解释:“其实只是摆拍,并没有外界传得那么露骨。你坐回去,系好安全带。”

    司栗一脸失望:“那可是我女神,你居然没睡到哦。”

    悦一沉摸摸鼻子启动车子,问她:“我要去工作室,是送你回家还是?”

    “去工作室的话你们开会我能旁听么?”

    悦一沉看了她一眼,“也不是不行,但你能控制自己不发言吗?”

    当然是不能的。

    “唉,我就是个无业游民。”她难免惆怅,虽然她也才刚来,“而且刚刚来就请这么久的假。”

    悦一沉连忙安慰她:“你不也做了很多事吗,帮我过邮件,那个广告项目还是由你从我邮箱里乱七八糟的合作中筛选出来的,还帮我规划行程。”

    “你现在完全没有行程好吗?”他其实和她一样闲。

    去工作室在他办公室待着,还是回他家待着,两者其实区别不大。司栗还在纠结,突然想起来,“糟了!”

    悦一沉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

    司栗转头看他,“今天幼儿园开运动会!”

    悦一沉微微一怔,而后才想起来,昨晚去接她的时候,幼儿园老师有跟他说这事,但当时他担心演唱会迟到,所以没仔细听。

    “你要参加吗?”

    “当然啊,我都报名了攀岩和五十米呢。”她看了看手机,“九点钟开始,现在赶过去可能还来得及。”

    悦一沉失笑,而后打转方向盘。

    小红帽幼儿园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在幼儿园旁边的学区体育场里举办。

    他们到的时候运动员已经入场完毕了,司栗好一阵失落,拿小拳拳捶他,“都怪你,你都不把我的事放在心上。”

    悦一沉忍着笑摸摸她的脑袋,好脾气地哄:“怪我,怪我。”

    校长正在发言,他牵着她到班级里站好,司栗又不高兴了。

    因为别的家长和小孩都穿的亲子运动服。

    她不仅没有亲子运动服,还连运动服都没有换,穿着昨天的朋克皮衣牛仔裤。

    悦一沉很快也察觉了,散场之后他找到司栗的班主任,跟她确认司栗参加项目开始的时间。

    “攀岩是十一点,五十米是下午,下午运动会结束之后还有亲子互动。”班主任将赛程表递给他,“马上就是班级的体操比赛了,小可爱怎么,没有带运动服吗?”

    悦一沉非常惭愧,“老师,我现在马上就去买衣服,麻烦您帮我照看一下小可爱好吗?”

    “可以可以。”老师点头,“你快去快回就好。”

    悦一沉看了一眼远处在跟小朋友确认体操动作的司栗,“那麻烦你帮我跟她说一声,我就不去打扰她准备了。”

    “行。”

    悦一沉转身走了。

    司栗记下所有的体操动作后,转头却没看到悦一沉。

    她找了一圈,以为他是去洗手间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结果一直到轮到她们班上场悦一沉都还没有回来。

    她有些失落。

    虽然体操并不算是什么好看的表演,但也是她练习了很久才记下的动作嘛。

    上场之后她前面的小男生频频出错,她也被连带着做错了几次,又因为服装和周围的同学格格不入,显得异常醒目。

    观众席上很多家长都在掩嘴笑。

    这让她非常恼火。

    她究竟为什么要来这里做这些脑残的事情啊!

    体操一做完她就跑了,结果刚到门口就被人拦腰抱起来。

    司栗被吓得尖叫了一声,拼命扑腾,然后被人拍了拍屁股,“是我。”

    是那个混蛋悦一沉。

    “你这是要去哪里?”

    “回家。”司栗没好气地说,她就不应该提醒他今天有运动会,还不如在家看剧呢。

    悦一沉不解,“回什么家,你不是还有比赛吗?”他给她看手里的袋子,“我还给你去买了运动服回来,你不拿个第一,就太对不起我了。”

    “……”

    悦一沉抱着她去了更衣室,司栗不情不愿地进去换了衣服。

    这衣服到没有遵循着悦一沉的一贯审美,而是一套酷酷的黑色运动服,出来的时候才知道他为什么选这一套。

    因为这是一套亲子运动服,他身上也换上了和她同款的运动服,帅气得不行,瞬间秒杀场上的所有爸爸。

    悦一沉把她抱在腿上,帮她扎了一个简单的丸子头,又督促她热身,而后才带着她去领号码牌,准备开始比赛。

    几个小屁孩一起做好保护措施,而后在攀岩墙下试爬。

    悦一沉看了一圈,开始有些担心司栗了。她旁边的几个小朋友显然都是经过长期培训的,技巧娴熟,攻势迅猛。

    老师在旁边宣读了比赛规则,而后下令准备,一声哨响之后,几个小朋友一起往上爬。

    司栗看起来不紧不慢的,但却没有落下太多,每一步都稳扎稳打,暂时居于第三位。

    旁边的家长都在喊加油,他却不敢做声,生怕影响了她。

    到三分之二的行程时,司栗已经快要超过左边那一位了,那个小男生却在她攀住一块突起物时扯了一下她的手腕,又借着她的势往上够了一寸。

    这边司栗却因为突如其来的一扯乱了分寸,整个人支撑不住地往下滑,最后跌落在软垫上。

    悦一沉一个箭步冲过去,简直比旁边的裁判老师还要快。

    他把她扶起来,一边检查她有没有哪里受伤,一边紧张地问:“小可爱,没事吧?”然后帮她拆掉身上的物件,一边哄一边往外走,“没事,我们下一场比赛再赢回来,你已经很棒了,如果刚刚没被碰到,可能都会得第二了。”

    司栗:“……”

    她根本就没有在意好吗。

    中午在学校一起吃的饭,全程都是熊孩子哭闹的声音,饭菜撒得满地都是,悦一沉目瞪口呆。

    司栗非常淡定的吃完了饭,拍拍悦一沉的肩膀,“我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