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想就头疼。

    饭后休息了一会就继续运动会了。

    五十米司栗很争气的拿了小组第一,但是决赛的时候却落后了。

    她还是平时运动量太少了。

    之后的亲子互动比赛他们也是惨败。

    一是因为两人没有提前准备,二是因为悦一沉完全没有争强好胜的心态,接力赛的时候司栗给他递接力棒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接了棒,还先把她扶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又揉了揉她的膝盖,确定她没有摔疼,才跑出去。

    这样能拿奖才怪。

    结束的时候倒是拿了一个奖,叫积极参与奖,几乎是人手一张。

    回去的路上司栗差点累睡着了,刚要流口水,就听到他手机响了。

    悦一沉的车刚刚开到路口,还不方便接电话,便示意司栗帮他接一下。司栗伸手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你妈妈打来的。”

    悦一沉似乎顿了顿,而后才点头,“接吧。”

    司栗接通电话,放了外放,一道温和的女声透过手机传来,“一沉。”

    “妈。”悦一沉应了一声,“我在开车,怎么了?”

    “之前和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悦一沉的车开过了路口,直接上了高架,没法靠边停了。

    司栗眼观鼻鼻观心,尽量忽视他电话的内容。

    “考虑什么?”

    “你忘了?就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和程程接触的事啊。”

    司栗在旁边听到那两个字眼,噌地转过头看他,小手几乎拿不住手机。

    悦一沉倒是没注意,只是盯着路,声音很平淡,仿佛类似的话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我不是和你说了我和她只是朋友吗,而且我最近真的没时间。”

    “你怎么没时间了,我都打电话给你助理确认了,她说你最近都没什么事做。”那边的女声有些急了,而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朋友才更有可能进一步不是吗?程程多好,善良又有才华,我们两家又知根知底的。我问你,你不会又打算拒绝吧?我跟你说你再这样我真的要回国好好教育你了。”

    “妈。”悦一沉的声音有些无奈,“人不是还在国外吗?这么远的距离怎么接触?”

    “我呀,和你蔺叔叔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一次他们的国内首家cc旗舰珠宝店入驻,他派了程程亲自前往。”

    悦一沉沉默了有两秒钟,才问:“所以?”

    悦一沉的妈妈在那边笑着说,“今天程程就回国了,估摸着这会也快到了,所以你今天就抽出一点时间去接一下她,好歹带她去吃顿饭吧。”

    悦一沉皱眉,“今天?”

    “对啊,也是她说让我不要告诉你的,估计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但是人家一个女孩子,那么远过来,又人生地不熟的。不说你和程程从小认识,就我们家和蔺家这么要好,你不去接一下人家就太过意不去了。”

    “我知道了,你把航班说一下。”他干脆利落地说。

    悦一沉妈妈在那边乐呵呵地报了航班,等挂了电话的时候司栗已经用另外一个手机查出了航班的具体时间。

    “还有四十分钟落地。”

    悦一沉嗯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先送你回家。”

    司栗这会已经完全镇定了,“时间不够。”

    “那就辛苦我们的小公主陪我跑一趟了,晚点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他还是在用哄小孩的语气和她说话,“好不好?”

    司栗转头看他,半开玩笑道:“你要带一个小朋友去接你的相亲对象么?”

    第21章 Chapter21

    他也笑了一下,“不碍事,我和她只是朋友。”

    “朋友才更有可能进一步不是吗?”司栗套用他妈妈的话,“要不我就在前面下车,然后自己打车回去。”

    “你觉得我能放心你一个人回去吗?”悦一沉笑了一下,“我和她,是完全不可能进一步的,认识了二十多年,有可能的话,孩子都能有你这么大了。”

    言下之意是,他不喜欢她?

    他们到机场的时候飞机还有十来分钟才落地,悦一沉牵着她去kfc买了奥尔良烤翅。他没有戴眼镜和帽子,所以排队的时候被人偷拍了好几张。

    机场这种地方本来就人多眼杂,很多明星全副武装都会被拍到,所以他也没在意。

    司栗在旁边突然晃了晃他牵着她的手,悦一沉低头,“恩?”

    小家伙一脸傲娇地朝他伸开双手,他怔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她是要抱。这还是她头一次索抱,悦一沉觉得心都要化了,忙不迭地弯腰将小家伙抱起来。

    她趴在他肩头,软乎乎的几乎没有重量,小脑袋埋在他的颈窝,温暖湿润的呼吸就在他下巴处。

    悦一沉把她抱起来之后,司栗的脑袋和圈着他脖子的手臂就挡住了他的下巴和小半张侧脸,是以那边偷拍的几个人明显有些迟疑了。

    又因为悦一沉从头到尾没有任何躲闪和避讳的态度,于是自然而然地被认为只是一个“长得像悦一沉”的年轻爸爸,便再也没有再看到盯着看的目光了。

    司栗才松了口气。

    眼看就要到他们了,前面排队买了冰淇淋的人转身时没有留意,差点把冰淇淋蹭到司栗身上,悦一沉眼明手快,抱着司栗微微一侧躲开了。

    司栗在他怀里丝毫没有感觉。

    “您小心一点。”悦一沉出声提醒了一句。

    拿着冰淇淋的大叔一脸抱歉,而后又调侃:“这么宝贝啊?”

    司栗太不好意思了。

    吃过东西之后悦一沉抱着她去洗手,悦一沉嫌她的手太油腻,亲自接了洗手液帮她搓手,还没洗完他的手机就响了。

    司栗示意他先把她放下来接电话,悦一沉没有放下她,单手抱着她拿出了手机接通,“程程?恩,我在机场了,你到门口等我,我很快就过来。”

    司栗念着他要去接人,所以匆忙冲洗了一下就挣扎着要下地,男人却蹙眉,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捏着她的两个小爪子伸到水龙头下,“这都还有泡泡,就洗完了?”

    司栗无话可说。

    洗完手后又被抱着到烘干机前烘干了手,之后也没把她放下,就这么抱着她往外走。

    也确实是抱着她走比较快,她的小短腿根本迈不开步子。

    机场门口人来人往,但是司栗一眼就能辨别出哪一个是等悦一沉的蔺程程。

    站在黑色行李箱旁的女人正在打电话,她的容貌和身材出挑,即便只穿着牛仔裤和灰色线衫,也仍然难掩那种与悦一沉相仿的,养尊处优的精致气质,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优雅和贵气。

    和她这种追求名牌套装和化妆术的女人完全不同。

    司栗小小地自卑了一下。

    悦一沉掐断了手机,那边的人似有所察,立刻抬头,而后一眼就看到了悦一沉。

    她朝他笑笑,站直身子,等着他们走过去。

    司栗在心里咋舌,真是太端得住了。

    走近了,对方才朝他招招手,声音清丽,“悦一沉,好久不见,你怎么又变帅了?”

    悦一沉将怀里的司栗放下地,回之一笑,“一个快三十岁的演员还在被人夸帅,真的不太妙。”

    蔺程程哈哈一笑,伸手抱了抱他,而后将视线落在他身边的小人儿身上,“这位小美女是谁呀?”

    一脸真诚的和善,和湘允儿完全不是一个物种。

    “姐姐你好,我叫小可爱,姐姐你好漂亮。”

    蔺程程简直要被萌翻了,“哎呀呀,好乖啊,来,姐姐抱抱。”

    司栗没有拒绝,松开了悦一沉的手扑到了蔺程程的怀里。

    “姐姐,你的项链好好看。”

    “谢谢,这是我自己设计的,喜欢吗?”她伸手就要摘下项链,“姐姐送给你。”

    司栗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君子不夺人所好,而且姐姐戴着更好看。”

    她微微一怔,忍不住亲了一下司栗的小脸蛋,“真可爱。”然后用用英文小声问悦一沉:“你私生女?”

    “朋友的女儿,我帮忙照看几天。”悦一沉解释说,而后拉起她身边的行李箱,“走吧,车在外边。”

    蔺程程恩了一声,仍然没有放下司栗,就这么抱着她走到了车上。

    “你住哪里?”悦一沉启动车子的时候问,“我记得蔺叔叔在这边还有一套别墅。”

    “啊?阿姨没和你说吗?”蔺程程摸着司栗的小脑袋说,“别墅那边在翻修,我来得急,也没订酒店,所以这几天只能麻烦你了。”

    她在洛杉矶也经常到悦一沉妈妈家玩,所以回来前悦一沉妈妈让她住他家也没觉得不妥。

    悦一沉没有第一时间回话,于是蔺程程就笑了,调侃道:“不会不方便吧?你妈不是说你一直都是独身的吗,难道家里藏了女人?”

    悦一沉恩了一声,“是藏了一个女人。”

    司栗:“……”

    “那我更要住你家里,我倒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