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都是像爸爸的,爸爸都是一个帅小伙了,女儿能不漂亮吗?”

    老奶奶不服气道:“我是看小娃娃不太像爸爸,才觉得是像妈妈的。”

    悦一沉在旁边笑着递上乐扣盒子,“大爷大妈,吃水果。”

    老奶奶连忙说:“客气了客气了,你们吃就好了。”

    “奶奶你吃呀。”司栗说,然后捧着苹果咔嚓咬了一口。

    “诶,真懂事。”

    听到别人夸她,悦一沉比她本人还要骄傲。

    下山的时候司栗也是跟着老奶奶,一路自己爬下去的,丝毫没有喊累。

    然后回家吃午饭的时候难得的吃完了一大碗饭,还发了一条微博:今天真是充实的一天!

    配图全是自拍。

    悦一沉倒是对这效果感到很满意,于是更坚定了要督促她运动的决心。

    下午司栗睡午觉的时候悦一沉出去了,晚上他没有回去吃饭,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李阿姨刚刚收拾完厨房要回去,看到他就和他说:“小丫头在屋里哭呢。”

    悦一沉不明所以,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

    “不知道,我问她也不说,也没看到有什么问题,我估计就是心情不好吧。”李阿姨斟酌着说:“悦先生,我知道您工作忙,但是小孩子这个年龄段是会有些依赖大人的,您老不着家陪她,她会没有安全感的。”

    悦一沉失笑,但也还算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提醒,以后我会注意。”

    李阿姨也不好多说,微微叹了口气就出门了。

    悦一沉来不及脱外套,换了鞋直往她卧室奔。

    一进门就先是看到床中间隆起的一坨,悦一沉在门口敲门她也不理会。他只能走过去,隔着被子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问:“怎么啦?”

    她在里面摇头,悦一沉掀开被子。小家伙在里面闷得小脸通红,撇着嘴一脸委屈,眼角泛着泪花。看起来不像是哭得太厉害,悦一沉好歹松了一口气。他替她抹掉脸上的泪水,笑着问:“谁欺负我们小可爱了?”

    “悦一沉。”她哀怨地望着他说,“我腿疼。”

    悦一沉微微一怔,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疼?为什么疼?扭到了?你怎么没和阿姨说?”

    “不是。”她吸了吸鼻子,拿小拳头捶了他一下,但那力气于他来说不过是挠痒痒,“我上网查了,说小孩子有些缺钙然后又运动过量就会这样的,都赖你!”

    悦一沉笑得倒在了床上。

    司栗更气了,“你还笑!”

    她没有撒娇,但这种自然流露的性情让他觉得可爱极了。

    “怪我怪我,所以让你多喝牛奶的。”他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瓜子,“哪疼?我给你揉揉。”

    司栗抻直腿,“哪都疼,特难受。”

    “我知道。”悦一沉把她的小脚丫抱在怀里,手轻柔地给她按着,“我小时候也这样,长得太快,营养跟不上,就会这样。”

    司栗哼唧唧的,“你长得快当然疼了,我又没指望它长它也疼,太过分了。”

    悦一沉又被逗笑了。

    ***

    悦一沉谨记着李阿姨说过的话,要多关爱小朋友的身心健康,所以第二天早上就站在她门口说要带她去工作室,结果意料之外地被拒绝了。

    悦一沉有些诧异地站在她门口,“司栗?”

    “我不去我不去,你赶紧走。”

    悦一沉没法,只能推开门进去,“不是你说不想一天到晚待在家吗?”

    小家伙还在梦乡,只是翻了个身,“别吵我。”

    被嫌弃的一沉叔叔伤心了,忍不住拍了拍她的屁股,结果她动都没动。

    去年工作室投资拍的网络剧过审时被卡住了,最近才通过,下个月就要正式在视频网站播出了,桔姐这几天都在走动。

    他到工作室的时候桔姐正准备出去,看到他就抱怨,“司栗那家伙到底跑哪去了,电话不接邮件不回,我这都要忙疯了。她和你联系过吗?”

    “家里有点事。”悦一沉照旧打着哈哈,“什么事比较急你忙不过来就和我说,我这边手头也没什么工作了。”

    “知道了知道了。”

    他早就把这几个月的工作全都推了,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沉工作室刚起步的时候只有七八个人,境况很是窘迫,每年悦一沉都要接很多通告和广告才能发得起工资。之后悦一沉开始尝试着投资,他目光很准,又因为在圈子里摸爬了很多年,有一定的路子,多数时候都是赚大于亏,他也终于不必全国各地的跑通告了。

    桔姐出门之后他去见了一个电影制片人,对方说要拍一部史诗级巨制电影,茅台灌了好几瓶,最后走的时候脚步都是虚浮的。

    他有些撑不住了,叫了代驾直接往司栗家里赶。

    他进门的时候司栗正在撬罐头,被门声吓了一跳,抬头的瞬间就被盖片边沿划破了口子。

    悦一沉鞋也没换,皱着眉走过来,“这是什么?”

    司栗拿着罐头往背后藏,“没什么。”

    男人拉出她的手,一眼就看到食指上的一抹红色,眉心蹙得更深了。

    “小口子,不要紧的。”

    他置若罔闻,弯下腰,张嘴就将她的手指头含进了嘴里。

    司栗吓了一跳,耳根立刻就发烫了,“悦一沉……”

    手指麻麻的,倒真的没觉得痛了。

    对方松开她,看清伤口并不算深之后才去厨房漱口。

    司栗脸红红地跟在他身后,“悦一沉,你喝醉了?”

    悦一沉嗯了一声,他支着手撑着流理台,头微垂着,很不清醒的样子。

    司栗跑回餐桌边给他泡蜂蜜水,他则是踉踉跄跄地到茶几去翻找东西。

    “哎。”司栗端着蜂蜜水走过去,“你在找什么?先喝点蜂蜜水,会比较舒服。”

    “创口贴。”

    “……我自己找,你先喝水。”

    “你先贴创可贴。”

    他喝醉之后是近乎执拗的性格。

    司栗只好先贴上创可贴,然后朝他晃了晃手指,“贴好了,你快喝。”

    对方眯着眼睛,一把捉住她的手放到眼睛底下细细的看。喝醉的人看东西有重影,他得这样才能看清。

    他拿得太近,司栗的手都隐约有些碰到他柔软又滚烫的嘴唇了。

    顿时她感觉自己也有些醉了。

    “真贴了呀,好乖。”声音都是浸泡了酒精的微醺语调。

    “喝水。”司栗递上水,他接过一口闷了,然后倒在沙发上,念叨着说:“梁生,我真的不能喝了,刚刚那一杯已经是极限了,这杯我是舍命陪君子了。”

    司栗有些心疼。

    她想去给他拿一条毯子,结果对方把她抓得很紧,她根本抽不出手。

    最后只能由他拉着了。

    悦一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他脑袋还是有些疼,所以没有立即睁开眼坐起来。手里握着一根软乎乎的东西,他觉得很舒服,又在半梦半醒间握紧了一些。

    他身边在刷微博的女孩被这动静惊动,回过头来看他,试探着问:“悦一沉,醒了?”

    悦一沉这才彻底醒过来。

    他皱着眉坐起来,胃里一阵难受,看了看手里攥着的手腕,笑得有些无奈,“不知道要抽走吗?”

    就在他旁边坐了几小时不累吗?

    第25章 Chapter25

    司栗起身,走到餐桌边给他倒水,又在他看不到的角度揉了揉手腕。

    “喝点水,等你舒服一点之后我们出去喝点粥。”

    又完全是成人版司栗了。

    但坦白说,被一个小孩照顾的感觉,也是蛮奇妙的。

    他喝了水,又坐着休息了一会,突然就有些犯懒,望着司栗说:“不想出去吃。”

    司栗一愣,“那你想怎么吃?叫外卖吗?”

    “想吃你煮的虾粥,虞纪说你煮的虾粥很好吃,我都没有吃过。”

    司栗笑了,既觉得悦一沉难得任性很可爱,也觉得无奈,“你是忘了我现在才多大吗?”

    悦一沉也莞尔。

    “那也行,我也不是不能煮,只是要出去买材料。”

    悦一沉立刻就站起来,“那现在去买。”

    “先煮粥,你去淘米。”

    “好的大人。”

    他在司栗的吩咐下淘了米,又放进电饭锅里煮,而后两人才一道出门。

    他们家附近就有一间超市,但是司栗说那间超市的虾子个头不大,必须要去菜市场买。

    菜市场有点远,但平时司栗也经常自己走路去买菜,所以权当是锻炼了。

    她怕悦一沉嫌远,就一直在和他唠嗑。

    “和你喝酒的梁生就是那个《虎虎生风》的制片人?”

    悦一沉走出来冷风一吹脑袋更疼了,但还是勉强回答:“恩,他说有个新电影想拉我入伙。”

    “拉倒吧,《虎虎生风》害得你赔那么多钱还不够噢。这人也真是能忽悠,也就你傻白甜还投资,那种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