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Chapter26

    中午她心不在焉的吃了两口饭,李阿姨让她多吃点,她说吃不下了,李阿姨便逗她:“还有半碗,吃完嘛,早上你是怎么答应你一沉叔叔的?”

    司栗放下筷子撒娇:“李阿姨,我是真的吃不下啦。”

    李阿姨是最不吃这一套的,“那你不听话我只能给悦先生打电话让他来说你了噢。”

    司栗以为她是在开玩笑,结果她果真立刻就打电话给悦一沉了,手速快得她拦都拦不住。

    等她跳下凳子跑过去的时候,李阿姨已经言简意赅地和那边的人说明了情况,而后在她跑过来的时候顺手把手机放到她耳边。

    猝不及防的,悦一沉的笑声就传了过来。

    “怎么又不好好吃饭?”

    声音很温柔,司栗觉得自己一早上焦虑不安的心情在此刻被完全熨平了,仿佛她真的就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早上吃太饱了。”她小声说,“现在真的吃不下。”

    “不吃的话下次运动又要腿疼了。”

    司栗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想到自己捅出的篓子又一阵心虚,“我会吃完的,”

    悦一沉在那边恩了一声,“在家要乖啊,我晚上可能会比较晚才回去,你先睡觉,李阿姨走了之后记得反锁门。”

    “好的。”

    司栗本来还想问他现在事态怎么样了,工作室打算怎么处理,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最后悦一沉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司栗吃完了剩下的半碗饭,李阿姨还拍了照发给悦一沉。

    他没有回复,显然在忙。

    下午桔姐才终于回了电话给她,她急于知道动态,没有多想就接了。

    “桔姐!”

    “哎哟,小点声,我的耳朵……”桔姐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

    比起她和悦一沉,桔姐肯定是最早得到消息的。

    “桔姐,我看到新闻了,网宣组那边打算怎么处理?”

    “你还知道操心呢?你说你这大半个月的到底去哪了?你知道工作室这段时间有多忙吗?我一个人要做两份工你知道吗?”桔姐是笑着抱怨的,但并不是真的休假的她,在此刻听到这些话,内疚得不行。

    “对不起啊桔姐,我……”

    “和我说对不起干什么。”桔姐笑她,“和你老板说去。”

    那她也真的是太对不起老板了,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被当做公主一样的宠着,还领着人家的工资,最后居然闹出这样的事情。

    她头一次冒出了要辞职的念头,而且是非辞不可的那种。

    “那新闻究竟要怎么处理?”司栗问,悦一沉一早就出去,肯定是先到工作室开会研究应对方案了。

    “哦,我们早上开了一个会,本来是决定澄清那小孩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的,他并没有女朋友,但是被悦大否决了。然后我们又说可以把那小孩签到我们工作室,就对外称是一个小演员,他也不同意。我们现在真的是头都大了。”

    “那他是打算怎么办?”

    “唉,一言难尽。”桔姐显然不想多说,“我还要给媒体打电话通气,先不和你说了。”

    桔姐挂了电话。

    她只能自行联系悦一沉,但是给悦一沉打电话需要调整心态,做足心理建设,否则很容易就会被他的几句话弄得忘了自己还是他的助理,忘了自己是成年女人。

    结果她打了两通电话那边都是占线,她发了信息,让他有时间给她回个电话,但几乎是短信刚刚发送成功他就回电话过来了。

    他回得太快,以至于司栗一下子都忘记要说什么了。

    “怎么了?不休息?”仍然是一副没事人的口吻。

    “为什么不用桔姐的方案?”她直接开口,“你不想我进这个圈子,所以第二个方案被否决我能理解,但是眼下第一个应该是最简单便了的解决方案了吧。”

    他在那边笑了一下,解释说:“我和你出去过很多次,很多网友都会有印象,说完全没关系是不可能的,再说以你现在的情况,有心人一挖就会发现你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到时候再被扣上私生女的帽子,就更难摘掉了。”

    也对,再撒谎被推翻的话就糟糕了。

    “所以现在工作室是决定不回应了吗?”她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工作室出面表态,网络上都翻天了,悦一沉这个名字成了热门话题,搜索量达六百多万,最新一条微博下全是粉丝在叫骂,说自己看错了人。

    死忠粉失望起来是最没有理智的,往往比那些键盘侠还可怕。

    粉丝们不能接受悦一沉有私生女,更不能接受他谈了一个带着娃的女朋友。

    司栗也是服了气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悦一沉真的是谈恋爱了,对方带着个孩子又怎么样了?他们歧视二婚啊,什么叫配不上,什么叫拖油瓶,最气的是,他们骂来骂去都是在骂她啊。

    “要回应,但是得先征询一下你的意见。”悦一沉在电话那头说,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也有些微的紧张,“我想发通稿澄清,说你是我的养女,你能接受吗?”

    司栗愣住了。

    “养女?”

    “恩。”

    司栗简直都被气笑了,“这不也是欺骗吗?”

    “不是,作为小可爱,你确实是我的女儿。”悦一沉声音有些弱,说得非常小心。

    司栗有些蒙了,“不说是不是了,你这样澄清有人会相信?”

    悦一沉在那边安静了一会,才缓缓回答:“我已经托人办好了领养手续,小可爱这个人现在不仅有户口,也有出生证明,还是我悦一沉的养女。”

    司栗彻底明白了,同时也更费解。

    “你为什么要办这种东西?什么时候办的?”

    “几个星期前。”

    “悦一沉,你真的是”

    也许是发觉了她语气里冷静的不悦,悦一沉这一次没有敢开口。

    “我不叫小可爱,我有爸爸的,我不是你女儿,你清楚吗?”

    “抱歉,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但是其实对你”悦一沉试图解释,但对方已经撂了电话。

    悦一沉皱眉,而后按着额头微微叹气。

    看起来小家伙这一次真的很生气,比上一次要严重得多了。

    桔姐过来敲门,“怎么样了?”

    悦一沉表情有些无奈。

    “现在发稿子?”

    “等一下”悦一沉叫住她,“还是算了。”

    桔姐一脸要炸毛的样子,“我真的懒得给你收拾烂摊子了!这一天都快过去了,推得越久越难说清楚,道理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悦一沉笑了一下,“那就用方案四吧。”

    他淡然得就像是在选一套演出服。

    桔姐却在此刻变得忧心忡忡的了,“这其实是下下策,你明白吗?谣言会也会越传越可怕,到时候再解释就来不及了。”

    “但这是最真实的消息。”悦一沉笑道,“没有就是没有,为什么要用别的谎言掩盖?”

    桔姐哑口了,过了好一会才问他:“那个小丫头就这么重要?”

    其实说她是工作室要捧的童星,是最容易转移视线的,但显然他一点都不愿意把她露在媒体面前。

    悦一沉没有回答。

    方案四是不予理会。

    桔姐知道劝不动他,也不想费口舌,但她完全不能认同这个处理方法,于是退出他的办公室之后,就阳奉阴违地指挥着网宣组加班处理。

    晚上七点半,一沉工作室发布声明,指出悦一沉并无私生女,前一晚一起去医院的小女孩是朋友的女儿,也并非是签在工作室的小影星,所以并不存在炒作的说法。

    这条声明发出去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们多数是不信的,又觉得工作室隔了这么久才出面回应,是心虚的表现。

    有许多八卦博主又将以往胡编乱造的悦一沉有私生女的“证据”翻出来造谣了一番。

    有人把司栗之前化妆的视频也翻出来了,说小可爱的“妈妈”心机重,利用女儿吸睛,没准也是在利用悦一沉捧自己的女儿。

    于是公众的炮火全指向了小可爱那不存在的妈妈。

    这一招金蝉脱壳使得非常好。

    小可爱是无辜的,悦一沉也是无辜的,网友们骂一骂小可爱的“妈妈”,过几天可能就淡忘了。

    只是不知道是谁又把司栗的照片公布了,并且一开始的那个护士又出来指认,说司栗就是小可爱的妈妈。

    司栗被人肉了。

    大号被翻出来,微博评论里全是骂她不要脸的,查她女儿是谁的,怀疑她跳槽到悦一沉工作室的动机。

    各大新闻网站和娱乐社交平台上热热闹闹,微博一度瘫痪了。

    司栗隔了半小时才刷出最新的消息,因为毫无征兆,所以懵了很久,评论里不堪入目,仿佛她真的罪大恶极似的。

    她以前真的是低估了悦一沉的影响力。

    她的承受能力依旧很强,那些骂她的话她转瞬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