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剧组准备出发去片场试景了。

    虞纪让司栗乖乖在房间待着,有事给他打电话。

    她其实是很想出去溜达的,她还没有来过t城,但又怕自己跑出去出事,只能在房间窝着。

    结果虞纪出去不到五分钟又返回来了,而且身后还跟着虎着脸的吴裳导演。

    “把一个小孩丢在酒店像话吗!那么大个人了做事还一点分寸都没有!”

    虞纪低眉顺眼地接受训斥。

    司栗莫名其妙地望着两人,“吴裳老师,你们不是要出去了?”

    “哪里舍得把你这个小可爱一个人留在这里。”吴裳一对着她就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脸孔,“走,老师带你去片场玩。”

    司栗立刻跳下沙发,一脸兴奋,“我可以跟着吗?”

    “当然可以!”吴裳弯腰把她抱起来,“走,老师教你拍电影。”

    虞纪在后面,已经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了。

    他对这些萝莉控真的是不能理解。

    t城靠近莫斯科,所以冬天很短,四点钟的时候天就已经暗了下来,车辆穿行在街上,满眼欧式和古老的建筑。

    这个城市富人很多,穷人也很多,是一个极具反差的地方。

    故事就是在这个城市发生。

    华裔杀手简接了一单大生意,来到这个城市潜伏了几个星期,只为杀掉一个俄罗斯黑帮老大。

    潜伏的公寓隔壁住着一个混乱的家庭,小主角在这样的家庭里生得聪慧早熟,与酷酷的简搭过几次话。

    而后有一天小主角的家被屠了,她从外面玩耍回来,一边哭着一边跑到简家门口求助。

    简收留了她。

    情节基本与美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完全一致,只是两个主角的年龄与原版有出入。

    这也使得拍摄要困难得多。

    这一次剧组一共安排了两个小演员进组,想来也是吴裳导演担心拍摄途中有差错。

    两个小演员一个是某巨星的女儿,自小就开始拍戏,与诸多大牌导演和演员皆有过合作机会,演技是可以的,但始终是小孩子,脾气有些大,也有些娇气。撇开这些不说的话,她的年龄也比剧本上的要大一些,而且个子无法遮掩。

    另一个小孩是吴裳导演接受网友举荐在网上挑选的一个小网红,因父母都是模特,于是生得又漂亮又有气质,而且年龄刚好合适,只可惜没有拍摄过电影,所以演技还需要磨炼。

    当然这些都是她在网上查看到的小道消息,她不确定,因为也没有看到两个小演员。

    虞纪在旁边看台词卡,表情很认真,司栗不敢打扰他。

    到了片场后虞纪叫了一个小助理过来,麻烦她帮忙照看司栗,吴裳导演又在旁边吹胡子瞪眼,“小可爱跟着我就好了,你们忙你们的去。”

    第30章 Chapter30

    虞纪看了司栗一眼,只好说:“那我去换衣服化妆了,你乖一点。”

    司栗乖乖地站在吴裳旁边,“老师,我很乖的,不会打扰你。”

    吴裳笑眯眯的,“打扰也不要紧。”

    他女儿去年刚刚结婚,嫁到美国,一年上头见不了一次面,他现在看到她就总是会想到自己女儿,“我以前也经常会带着我女儿来片场的,她现在也是一名出色的导演。”

    “我知道!吴浓浓导演的电影我也看过。”

    “你也看过?”吴裳很惊讶,“你看得懂吗?”

    司栗连忙摇头,“看不懂。”

    吴裳哈哈大笑。

    他抱着司栗走了一圈,摄影组提前了一个多星期过来踩点,各方面都准备好了。

    他手里的对讲机响起来,“导演,一切准备就绪了。”

    “好,各机位准备,试演一遍”

    司栗坐在吴裳导演怀里,盯着监控器里的虞纪。

    第一幕是他在酒店暗杀一名黑道老大,他潜伏在浴室里,而后趁着对方泡澡的时候了结了他。

    虞纪的演技是越发精湛了,而且因为之前特训过,所以动作戏拍起来也毫不含糊。

    但她还是忍不住地想,这部戏更适合悦一沉,那种冷漠又简单的亡命杀手,他能演绎得更好。

    只可惜他早就不拍电影了。

    他们走了一遍机位之后,吴裳就把司栗放在他的椅子上,起身过去和演员讲解,而后再走了一遍,才正式开拍。

    虞纪将光头打死在浴缸的时候,血液染红了整个浴缸。

    吴裳怕吓着她了,连忙摸着她的脑袋解释:“那些只是血浆,不是真的血。”

    然而怀里的小娃娃根本没有在怕,而是兴致盎然的望着屏幕。

    直到十二点半收工,这个酒店房间的几场戏才彻底拍完。

    吴裳导演很满意,作为这部电影的第一场戏,虞纪是起了一个好头。

    收工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在小助理怀里睡着了。

    虞纪换了衣服卸了妆,出来时已经疲惫不堪了,但仍然要从小助理怀里接过那个小家伙,“真沉。”

    小家伙在他怀里下意识搂紧他的脖子。

    “唔,快勒死我了。”

    司栗皱着眉,非常吵,还是一沉男神比较好。

    第二天一早她还没睡醒就又被丢到保姆车上了。

    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扒着虞纪的腿问:“我洗脸了吗我洗脸了吗?”

    虞纪在温习台词卡,懒得理她。

    邻座一个小姑娘笑着跟她打招呼,“妹妹你好,你吃早餐了吗?”而后递过一个汉堡。

    司栗接了,笑眯眯的道谢。虞纪在旁边回头,“哟,汉堡,我看看。”

    司栗举手给他看,结果男人冷不丁地低头咬走了一大半。

    司栗又要哭了。

    旁边的小姑娘又被逗笑了,小声问她:“你是虞纪哥哥的妹妹吗?”

    “不是。”司栗小声和她说,“他是我保姆。”

    话音未落就被身后的男人拍了一下屁股。

    那小姑娘睁大眼睛,“那你也是来拍戏的吗?”

    “啊,我不是,我是来玩的。”

    小姑娘一脸艳羡,“我叫黎绒,他们都叫我小绒绒。”

    “啊。”司栗想起来,“你就是网上很火那个小绒绒。”

    小绒绒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所以你就是女主角吗?”

    “不是呢,现在导演还没有定下来,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在另外一辆车上。”

    因为在飞机上的时候她是和吴裳导演坐一块的,又睡了一路,所以两个小演员她都没见过。

    今天的拍摄片场是在一个鱼龙混杂的公寓,这里居住着各国各样的人。

    因为今天是男主角和小女主的第一场戏,又有小女主一家人的戏份,所以片场来了很多人,他们到的时候各种设备和场景都到位了。

    预料到今天吴裳导演会很忙,司栗很有眼见力的跟着虞纪没有乱跑,虞纪换衣服的时候她也没出去,结果那小子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直接就当着她的面开始换衣服和裤子……这人居然穿红色的内裤。

    司栗觉得眼睛火辣辣的。

    以前给他做助理的时候,他偶尔也会在更衣室让她进去帮忙,或者赶时间时也会当着她的面换衣服,但也只是换上衣,而且还会背过身去。

    她以前没看出来这小子身材这么好。

    不过看起来一沉男神的更加好。

    换上衣服化过妆的虞纪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人。

    他杀完人之后从外面回家,抱着一只他在路边捡到的小狗,狗狗的腿似乎受伤了,血迹斑斑,与昨天那个血淋淋的房间成对比。

    不同的是昨天他的眼神很冷漠,今天看着小狗却有些温柔。

    这个镜头他一次过,又给剧组立了一个好的开头。

    司栗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吴裳导演那么欣赏他。

    虞纪胜在可塑性强,如果吴裳引导得好,他一定能完美诠释这个角色。

    司栗觉得这部电影一定会大卖,也会让虞纪在电影界站稳脚。

    第二个景是小女主和准备外出的男主搭话。

    她刚刚看到了简捡回来的小狗,所以心痒痒的,想让他把小狗给她看一看,自然是被简拒绝了。

    就是这两分多钟的戏,几乎拍了一下午。

    因为吴裳导演的意思是让两个演员都演一下看看效果,黎绒先拍,画面里的两个人年龄差非常萌,但有两点非常突出的问题。

    一是黎绒演技不太行,有些怯场,台词也念得不太清楚。

    二是黎绒长得太可爱了,眼神也非常干净,一点都没有那种生活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家庭里的气质。

    但这两点又是非常关键的。

    之后的另一个小演员表现得稍微好一点,控场能力强,眼神和动作都很到位。但是很显然吴裳导演仍然不满意,一个镜头重头来了好几次,那个小演员越来越烦躁,休息的时候还把助理递上去的水杯摔了。

    片场的工作人员都充耳不闻,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只余那个小助理还在小声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