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提前收工了,吴裳导演看起来心情不好,所以没有人敢提出一起吃饭,都各自离开了。

    几乎人都走光了虞纪和司栗才从更衣室出来。

    吴裳导演还抚着下巴站在机器前,眼睛有些放光。

    虞纪过去和他说了一声,结果被吴裳笑着拉住,“你来看看这个。”

    虞纪莫名回头,盯着监视器,里面回放着今天拍摄下来的片花,而后怔住。

    司栗好奇,也凑过去看,才发现是拍摄前的一个场景,也许是工作人员试景的时候随手拍下来的。

    那个时候虞纪在角落逗狗,试图和它培养感情,司栗也在旁边蹲着,时不时想摸一下狗狗的脑袋,但都被虞纪无情地隔开了。

    她没觉得这一幕有什么问题,顶多算是和谐,但吴裳导演却异常兴奋,“就是要的这种感觉!再没有人比她更适合这个角色了!”

    虞纪失笑,“但是……”

    吴裳望着司栗,表情有些痴狂,“小可爱,你来演这个角色好不好?”

    司栗有些反应不过来,倒是虞纪笑着摸了摸司栗的脑袋安抚,“老师,你别吓到她了,她什么都不懂。”

    “她很有灵气呀。”吴裳有些求而不得的遗憾,“我已经很少再碰到这种浑然天成的灵气了,这个角色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真的不想错过。”

    回去的路上司栗一直没有说话,虞纪只当她是被吴裳吓到了,便安慰了几句,“吴裳老师没有恶意的,刚刚是和你开玩笑呢。”

    司栗点头,小声说:“我知道的。”

    她刚刚有某一瞬间被说动了。

    就好像是你去逛商场,无意中看到一件裙子,你还没试,导购员就一直在说很适合你,然后你就真的可能会去试一试。

    何况那是鉴宝大师吴裳。

    晚上虞纪躺在床上给司栗发短信,司栗在被窝里悄悄回复。

    虞纪:今天吴裳导演让小可爱演女主角。(笑cry)

    司栗盯着手机看了许久,内心拉扯,很久之后才试探性地回复:那就让她试试呗,她妈妈也是想让她多尝试尝试。

    司栗听到大房间里的男人靠了一声。

    虞纪:真的假的?

    司栗:真的啊。

    她听到房门声开了又合,男人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找吴裳了。

    于是两个男人兴奋了一夜。

    第二天吴裳一早就穿着大裤衩过来给司栗讲戏了,眼底是比昨天还要浓烈的狂热。

    “明白了吗?”吴裳亲自示范了一遍,“你只需要在这边坐着,然后让他给狗狗你看就行了。”

    司栗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虞纪,你来和她搭一下。”

    虞纪嗯了一声,把茶几和沙发挪了一下,腾出一块空地。

    两人对面站着,虞纪顿了顿,迅速进入了角色,对着虚无的空气“打开房门”走出来。司栗瞬间就笑了。

    第31章 Chapter31

    虞纪:“……”

    “对不起对不起。”司栗马上收住,一脸抱歉,“可能我真的做不来。”

    “这很正常。”吴裳导演安慰她,“没有人第一次就能做好。”

    “我就能做好。”虞纪讽刺道。

    “滚蛋,你又不是童星。”

    虞纪沉默了半秒,而后走到司栗面前蹲下,扶着她的肩膀,认真地对她说:“你的一沉叔叔也能做到,他当初的第一场戏也是一条就过。”

    司栗抿唇。

    “再来一次。”

    当天没有开拍。

    很多人来问怎么回事,吴裳导演的助理只是让他们休整一天。但更换小演员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剧组。

    剧组临时换演员的事常有,但一下子换掉了两个,还是有些麻烦。

    但胜在吴裳导演的团队很了解他,信任他,也很靠谱,迅速处理了一些麻烦,黎绒很快就表示理解,并订了当天下午回国的机票。

    她走之前还来和司栗道别了,说一直都觉得她很适合这个角色。

    被一个小孩子夸奖,她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最后黎绒走的时候她们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并且在微博上互粉了。

    这是司栗新注册的微博号,只关注了悦一沉和虞纪,黎绒是第三个她关注的人。

    但是另外一个小演员那里就闹得不行,还扬言要告剧组。

    助理过来询问的时候吴裳正在让司栗试戏服,听到她说要告,当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她告去。”

    助理一脸为难,“我们还在调解,但是如果能私下解决就最好了。”

    “让她告,她们那个工作室太牛,我们惹不起,说不定打官司赔的钱还少。”吴裳说,“何况就算是私了,她们也肯定会和媒体说我们的不是,不如公开解决。”

    助理一脸纠结地走了。

    这边吴裳一对上从浴室走出来的司栗就换上一张和善又亲切的面孔:“合适吗?勒不勒啊?过来让爷爷看一下。”

    虞纪:“……”什么时候都成爷爷了?

    黎绒的戏服她穿着正好合适。

    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女主角。

    ***

    司栗没有拍戏的经验,也没能迅速进入状态,虞纪每天都在引导她,于是她真正站到摄影机前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她不是真正的小孩,所以想得比小孩要想得多,压力也更大,那几天几乎每晚都失眠到两三点。

    余下的时间里都是吴裳和虞纪在给她讲戏。她其实看得懂剧本,但也只敢偷偷看。

    她拍的第一场戏很简单,是和虞纪的对手戏。她只需要蹲在角落和狗狗玩,时不时瞄一眼坐在窗台边的简,偷偷问狗狗他叫什么名字。

    因为这一幕虞纪不需要入境,所以那张椅子是空的。

    司栗仍然紧张,拍了两条吴裳都不满意。后来虞纪坐进她斜对面的椅子里,用杀手简惯用的坐姿和神态望着窗外。

    司栗望了他一眼,想起自己前一天晚上和他排练的场景,稍微敛了敛心神,迅速进入状态。

    监视器里的小女孩伸着小手,笨拙地摸着狗狗的脑袋,偷瞄一眼简之后,小声问狗狗:“demo,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简瞄了她一眼,冷冷道:“不要给我的狗取这么蠢的名字。”

    顺利通过。

    收工的时候吴裳如获至宝的把她抱过头顶,一个劲的夸她。

    司栗非常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的表现并没有多好。

    晚上虞纪难得的带她出去吃饭了。

    司栗几乎没怎么出去逛过,于是兴奋得一直在蹦哒。

    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了。

    他们吃完晚饭之后又到周围逛了几圈,司栗看中很多东西,虞纪有时候会帮她结账,有时候不。

    因为他不能理解小女孩为什么会想买香水。

    两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虞纪上了电梯才发现手机里有一个吴裳的未接来电。

    他牵着司栗走出电梯,准备把她带回房后再折回去找他,结果却在房间门口看到一个意外出现的人。

    司栗看向他,他立刻摊手,“绝对不是我把他叫来的。”

    悦一沉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站在他们的房门口,脸上带着一丝倦意,想来是等了许久。

    他听到动静后抬头,看到司栗的那一瞬间面色就柔和了下来,唇角勾了勾,微微弯腰冲着她展开双手,“快过来让我抱抱。”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许久不见女儿的父亲。

    虞纪以为她会立刻飞奔过去,于是松开了她的手,结果小丫头却往他身后侧了侧。

    一时两个男人都怔住了。

    悦一沉垂下手,表情有些受伤,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司栗本来是下意识地想躲,但看到他这个表情的瞬间就心软了,纠结半天,还是忍不住放下手里提着的纸袋,迈开小步子跑过去,重重地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

    悦一沉觉得那瞬间自己的心都被填满了。

    “唔。”他很满意,侧头悄悄亲了亲她的脑袋,“乖。”

    司栗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嗅着男人身上熟悉又清冽的香气,一颗飘荡不定的心,立刻就安定了下来。

    悦一沉舍不得松开她,便顺势将她抱了起来,而后朝虞纪点点头示意。

    吴裳听到声音开门朝他们笑笑,“去了这么久,电话也不接,叫人家等了几个小时。”

    几个小时吗?司栗又把他抱紧了一些。

    虞纪啊了一声,连忙问:“怎么不进去坐着等。”

    “我让他进来他没进,非要在外面等你们。”吴裳说打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等女朋友呢。”

    虞纪笑了,“女朋友?你说我还是小可爱?”

    悦一沉冲他笑笑,“不好叨扰您。”

    “和我还客气呢。”吴裳说,“要不是你已经不拍电影了,我还真想为你量身定制一部电影。”

    “谢谢老师抬爱。”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