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脸上是宠辱不惊的淡笑。

    “来来来。”虞纪打开房门示意,“进来聊。”

    悦一沉抱着司栗先进了屋,吴裳和虞纪一前一后也跟着进了门。

    悦一沉抱着司栗在沙发上坐下,微微环顾了一周,发现这是一个套间,茶几上搁着一大一小两个保温杯,旁边还有她的平板。

    他才反应过来,小家伙这两天都是和虞纪住一个屋。他的眉心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手臂微微收紧。

    司栗本来想在他坐下之后爬到沙发上自己坐的,结果男人不仅没有放下她,反而抱得更紧了。

    她感觉男人有些不悦,但抬头时看到的仍然是那张带着温柔笑意的脸,“这是哪里拣的棉袄?也太丑了一点。”

    简直就像是被送到村里给奶奶带了一段时间的小孩。绿不拉几的不说,还臃肿得像个球。他刚刚险些没有认出来。

    虞纪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放至桌面的时候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朝他笑了笑,“是我,当时比较急,就随便买了一件。”

    悦一沉嘴角噙着笑,摸了摸怀里小家伙的脑袋,“我给你带你的羊毛大衣来了。”

    司栗眼睛一亮,“真的?”

    男人点头,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箱子里多半都是你的衣服,去拿出来洗个澡换上吧。我和他们谈点事。”

    司栗立刻屁颠屁颠的爬下他的膝盖,拉着他那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箱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虞纪觉得,这不是一对父女才见鬼了。

    司栗现在是小孩子当久了,思维也有些跳跃,关心的是悦一沉给她带了什么衣服,压根不好奇悦一沉要和导演谈什么。

    她兴致冲冲地打开了悦一沉的行李箱,箱子里装着两个深色收纳袋,司栗猜想其中有一个是自己的,于是想也没想的打开了左手边的袋子,刚要伸手去翻时又僵住。

    袋子里装的是悦一沉的衣物,放在最上面的,是他的几件黑色平角内裤。

    司栗觉得她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袋顶,差点没把鼻血滴到他内裤上。她匆忙拉好拉链,跟做贼似的。

    另外一个袋子里才是她的衣服,保暖又漂亮,还有一套新的套装。

    司栗真的觉得,真的得拯救了宇宙才能投胎去做悦一沉的女儿了。

    她喜滋滋地去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然后换上新衣服,对着镜子臭美了一会,出去的时候他们还没谈完。

    司栗不好走出去,于是就趴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就脑袋一歪,睡着了。

    外面却是谈得有些艰难。

    悦一沉与虞纪虽然算不上朋友,但在虞纪看来他是男神,性格也很温和,倒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咄咄逼人的认真。

    如果不是他跟他说了,这事是司栗答应过的,他恐怕直接就要把小家伙接走了。

    司栗半路进的剧组,临时任命,既未签合同,也没人和她提片酬,这是他们的疏忽。

    悦一沉绵里带针的和吴裳谈着,吴裳好脾气的应对着,让他明天和助理去谈。

    “小可爱是我的救星,我喜欢得不得了,怎么会欺负她。”吴裳笑言,“你可以放一百个心。”

    “我自然是放心的,只是怕她没办法胜任这个角色。她还太小,也没有经验。”

    “好演员是需要引导的,我看她很有天赋。”

    悦一沉只能笑一笑。

    司栗不是有天赋,是眼神有很多戏,一个小孩有着大人一般的眼神,恐怕吴裳看中的正是这一点。

    他要不是要在国内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又怎么会耽误到现在才过来,还让她做了主角。

    谈完之后吴裳回了房,虞纪说了声自便后就去了浴室。

    悦一沉脱了外套,起身朝司栗的房间走去。

    小家伙已经睡着了,穿着他给她带的阿玛尼睡衣,床头灯未关,照映在她的小鼻子小嘴还有紧攥着的小拳头上。

    他的一颗心软得不像话。

    第32章 Chapter32

    悦一沉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轻柔地摸了摸她光洁的脸蛋,弯腰欲把小家伙抱起来,对方却被弄醒了,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悦一沉?”

    “恩。”

    而后再无声息,悦一沉低头一看,行,又睡着了。

    他把她抱起来,小家伙不仅没醒,反而往他怀里缩了缩。

    刚出了门口就碰到围着一条浴巾出来拿洗面奶的虞纪,他赤裸着上身,动作自然,看到他也不拘束,显然这样走出来已经是习惯。

    悦一沉忍不住皱眉,“你和小姑娘住一起也不注意一点。”

    虞纪咧嘴笑了,“小丫头知道什么,再说她睡着之后雷打都不会醒的。”

    悦一沉被噎了一下,越发不虞。

    倒是虞纪看他又抱着小家伙又拉着箱子,一副要出去的样子,便问:“你要带她去哪?明天还要拍戏呢。”

    “我知道。”悦一沉低声说,“我带她去我那边睡,我预定了房间。”

    虞纪哦了一声,“也行,那你早点儿回去吧,把她弄醒就不得了了,她脾气不小。”

    她脾气……挺好的。

    悦一沉抱着她转身出了门。

    穿过走廊时,不知道哪里冒出了一阵阴风,司栗下意识地往悦一沉怀里缩了缩。

    她的头发滑进他的衣领里,有些软,也有些痒。男人加快了步伐,单手开了门,拉着箱子进去关门开暖气,一步到位。

    他抱着她,一直到卧室温度合适了,床也没那么冰了,才把她放下。

    司栗从一个温暖的怀抱落进另一个平整柔软的小窝,她寻了一个温暖的姿势,睡得更沉。

    悦一沉替她盖好被子,而后动作轻缓地出门。

    他乘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又在酒店等了好些时候,淋浴时险些睡着,但裹上浴袍走出浴室时,仍然忍不住到小家伙的房间去。

    她是那个他放下时的姿势,模样很乖,睡得很甜。虞纪说她今天拍了一天的戏,想来是累坏了。

    悦一沉走至床头,摸了摸她的柔软的头发。他动作已经很轻了,但小睡美人却蓦然惊醒,圆溜溜的眼睛睁开后,就对上了男人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察觉她醒了之后,那双眸子里充满了缱绻的温柔,“弄醒你了?”

    他穿着浴袍,发梢湿润,领口微敞,露出的脖颈纤细白皙,锁骨性感又迷人,司栗将睡将醒间,心跳莫名的顿了顿,而后才转转眼珠子,往旁边看了看,“这是哪?”

    “我房间。”悦一沉说,“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司栗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你把我抱过来的?”

    悦一沉唔了一声,而后看着小丫头掀了被子就要下床,他连忙拦住她,“怎么了?”

    “我回我房间去。”

    悦一沉皱眉,好些话在嗓子口转了又转,最后只是迂回地央求,“就住这里好不好?大晚上的跑来跑去容易着凉,而且虞纪已经睡下了。你先睡吧,有什么明天再说。”

    “不好。”司栗不想给自己任何留恋的机会,往旁边一滚,一溜烟地下了床,而后光着脚丫往门口跑,结果没跑两步又被人拎住后领,尚未反应过来又被拦腰抱起,扔回了床上。

    司栗昏头昏脑的陷进被子里,正挣扎着要爬起来,又被男人温柔地按住双肩,他俯身在她上方,几乎贴着她的脸,不给她任何往旁边溜走的机会。

    司栗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乖,不要生我的气了。”

    司栗盯着他,说不出话来。

    “你不上线,也不开机,我联系不到你,这段时间又忙着找水军洗白,宣传配音电影,好不容易抽空来看你,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几句话?”

    声音仍然温柔,但多了几分认真。

    这不是对小可爱说的话,是对司栗说的话。

    她没有再挣扎了,声音弱弱的,“我没有生你的气。”

    悦一沉察觉得到,于是微微笑了笑,松开了她,人也离得远了些,一边给她盖被子,一边道:“这段时间我有反省过自己,觉得有些地方我确实做得不好,我可以改,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仍然会像以前一样宠你,在此基础上,还会更尊重你的意愿,你看如何?”

    所以对于她选择拍电影,他没有再阻拦。

    悦一沉瞧着她的神色,下了自己的最后一步棋,“你可以对我提任何要求,我都无条件服从,也无条件支持你的任何选择包括演戏。”

    司栗震惊了,“你说什么?”

    “如果你喜欢,我无条件支持你拍戏,工作室会全力捧你。我会推掉一切工作,在这里陪你拍完这部戏。”

    司栗苦笑了一下,“悦一沉啊,你真的是喜欢我比喜欢唯唯还要多吗?”

    悦一沉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眼里是掩也掩不住的宠溺,“似乎是的。”

    她有那么一瞬间,因为这个结论而欣喜一会,那是作为小可爱的欣喜,但那欣喜就像烟花,转瞬即逝,很快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