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了无奈。

    悦一沉瞧着她这双灿若星辰的黑色眸子,心里微微一顿。

    他还真的是被她吃得死死的了。

    他火急火燎的赶通告,又风尘仆仆地赶过来,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此刻反应过来后,却也并不惊讶。

    仿佛这是很理所应当的事情。

    她很重要,没有可比性。

    司栗笑过之后仍然是摇头,“我以为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我不想再继续原来的状态了。”

    她不想再做他的小宠物了。

    悦一沉立刻又露出了先前她不让他抱的受伤表情。

    司栗强制要求自己不要被影响。

    “原来的状态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慢慢调整好吗?”

    司栗突然笑了一下,“悦一沉哪,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个样子。”

    悦一沉一怔,而后有些窘迫,也有些无奈。

    今天晚上的他,真的有些陌生。

    其实陌生的不止是今晚,从第一眼看到小司栗的他,就完全不是他了。

    司栗不知道是他变了,还是她从来没有了解过他,亦或是她激发了他的隐藏人格。

    “我已经成年了,我有能力应付一切,不想麻烦你,也不想被你豢养着,你明白吗?再者说了,我若是一辈子都是这个状态了,你也要管一辈子吗?”

    “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

    “那如果你结婚了之后呢?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呢?”

    “如果你在意这个,我可以不结婚,不要孩子。”

    司栗又是一怔。

    悦一沉脸上的认真表情,让她有些承受不了了。

    “但是悦一沉,你也会有自己的女儿,一个像你的,比我可爱漂亮多了的女儿。”

    “可是我只想要你。”

    即便这个“只想要你”只是一个单纯的占有欲,一种类似于对物品的强烈狂热,也足够让司栗的心狠狠地动了一下。

    但他想要的,只是小可爱。

    “悦一沉,如果我变回去了呢?等我变回去了,我要怎么办?”

    悦一沉没有立刻回答。

    “如果我变回去了,你应该就不喜欢我了吧,那我到时候,要怎么消化这种落差?我是个成年女人,每天被你这样抱着,宠着,你不怕,我爱上你吗?”

    这话也说得不对,她早就爱上他了。

    以前爱的是银幕上的他,现在爱的,是真实的他。

    只是这种爱,在得到过他的溺爱之后,越发无法抽身。

    她笑了一下,半开玩笑道:“你这么好,会误了我的终身的。”

    她一直不敢把话说开,就是怕会让悦一沉有所忌惮,进而远离她。

    这段时间毫无保留的依赖他,黏着他,很难说自己没有私心在里头。

    她想让悦一沉多了解她,喜欢和沉溺于与她相处的感觉,这样就算她变回大人了,两人之间也会比一开始要亲近。

    但如果不呢,如果悦一沉真的只是一个萝莉控,一旦她变回去了,他也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她能赌吗?她舍得吗?

    他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这个假设他已经提前想过了,所以听到的时候并没有疑迟,还笑了一下,“是司栗还是小可爱,有区别吗?不都是你?”

    “有区别的。”

    他就不会让成年的她住进他家,不会给成年的她买吃的买衣服化妆品。

    司栗一阵烦闷,因为这个话题再聊下去,她会受伤的,于是鸵鸟般地躲避,“算了,不说了,悦一沉我困了,想睡觉了。”

    悦一沉顿了顿,只好敛眉替她盖好被子,“睡吧。”

    司栗朝他眨眨眼,“晚安”

    悦一沉关了灯,转身出门。

    这个话题就这样被高高拿起,又轻轻放下了。

    第33章 Chapter33

    第二天早上悦一沉来叫她起床,“小可爱,快,车子已经在楼下等了。”

    司栗还没清醒,眯着眼睛匆匆忙忙起来刷牙洗脸,悦一沉跟在她后边帮她梳头穿外套,像尽职尽责的助理。

    有他帮忙,她的动作快多了,不像和虞纪住一起的时候还要帮他拿东西。

    出了门才反应过来,“你要跟我去片场?”

    “当然。”

    不要啊啊啊啊啊!她会紧张的!

    司栗一路上都在抗拒,但悦一沉一手就将她拦腰抱起,塞进了车里。

    果不其然这一天她ng了五六次,而且还是在拍和虞纪的对手戏。

    因为她的余光总是会瞄到悦一沉,而后就稍微有些不在状态。

    卡了五条之后悦一沉终于转身走出了片场,司栗松了一口气,迅速调整状态,而后一条过。

    之后虞纪拉着她到旁边讲戏,讲了一遍之后她又开始神游悦一沉到哪儿去了?

    “小可爱?”虞纪忽然叫了她一声。

    “啊?”

    虞纪捏捏她的脸蛋,“找爸爸呢?”

    “他不是我爸爸!”司栗拿头砸他,还被躲开了。

    虞纪一副我知道悦一沉不好承认但你确实是他私生女的表情。

    司栗:“……”

    他们走了一遍机位,吴裳调机器的时候司栗跑到门口,拉住一个工作人员问:“姐姐,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悦一沉?”

    “刚刚走出去了,不知道是去哪了”工作人员说话间抬头,看到那个高挑的身影,忍不住就笑了,“喏,这不是回来了?”

    司栗也在瞬间就看到了楼下公寓门口的那个身影。

    他穿着烟灰色的针织衫,外罩一件黑色大衣,手里提着两袋东西,穿过人群在往这边走来。

    她迈开步子想跑下去,结果楼下的男人似有所料般地抬起了头对上她的视线,轻轻扯出一个笑,用嘴型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在那别动。”

    她转身跑到楼梯口,立刻就看到男人大步上楼的身影。对方表情有些无奈,走到跟前伸出手臂将她捞起来,“不听话。”

    “你去哪了?”司栗问。

    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走到门口往里看了一眼,确认机器还没调好之后将她抱进了虞纪的化妆间。

    现在那里是她和虞纪的小休息室。

    他抱着她坐到沙发上,自己则是蹲在她面前,把手里的袋子打开。

    里面是几块松软的蛋糕和饼干,还有一瓶温热的牛奶。

    司栗微微一怔。

    今天很早就来片场了,她只在车里吃了两口虞纪助理买的汉堡。

    “我吃过早餐了。”司栗说。

    “你不是不喜欢吃汉堡吗?”悦一沉笑了,揭开牛奶盖子递过去,“牛奶还是热的。”

    在片场工作时间不稳定,常常会到一两点大家才有时间吃东西,而且只是一些饱腹的东西,司栗这么挑肯定不会多吃。

    司栗有些犹豫地看着他手里的食物。

    悦一沉又笑了,“吃吧,那边还在调机器,估计还要十几分钟。”

    司栗眼睛一亮,接过牛奶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口。

    他几乎是在片场长大的,那边是什么状况他一目了然。

    “你吃过了么?”司栗一边喝牛奶一边递过一块饼干。

    “吃过了。”虽然是吃过了,但他无力抗拒那只肉乎乎的小手,便张嘴由着她喂自己吃了一块曲奇。

    很甜。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蛋糕和饼干,虞纪过来敲门叫她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打搅了他们。

    “开拍了。”

    司栗噢了一声,匆忙放好食物跳下沙发,却又被人横腰拦住。

    悦一沉在她回头的时候伸手抹掉她嘴角沾着的一点奶油,极其自然地放入嘴里。

    虞纪眼睛要瞎掉了。

    虞纪:“悦一沉你好脏噢。”

    悦一沉:“……”

    司栗:“……”

    今天的戏大半都是和虞纪的对手戏,而且都是在公寓。悦一沉站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发现司栗一直瞟过来之后,福至心灵地转身走了出去。

    司栗又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因为他在外面很快就听到了吴裳兴致冲冲地喊了卡。

    他们提前收了工。

    悦一沉和吴裳的助理也趁着空隙谈妥了片酬,于是晚上提出请剧组的人吃饭。

    收工的工作人员欢呼了一声。

    吴裳的团队都是专业且合作了多年的,氛围特别好,还未到达吃饭的地方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

    悦一沉订下了游轮的大半层,晚餐在甲板上,他们能一边用餐一边欣赏沿岸的景致。

    大家伙皆兴致勃勃,一个劲的赞他。

    吴裳在旁边乐呵呵的,说他真不愧是电影的投资人。

    只有虞纪端着香槟心里发笑。

    明明是“最佳外援”。

    这些年悦一沉投资的电影数不胜数,就没有看到过他和哪个剧组吃过饭的,甚至还专门和负责工作餐的工作人员谈了十来分钟。

    司栗坐在几个女工作人员旁边,听到她们一直在谈论悦一沉,花痴得不得了。

    她吭哧吭哧地吃着牛排。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