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时间她不是吃面包就是吃酒店的自助餐,每到餐点都生无可恋,难得有大餐吃,她恨不得自己是骆驼。

    全神贯注地对付着食物时,头上突然打下一阵阴影,男人修长温暖的手指就伸过来,先是撩起她垂落的发丝,而后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耳垂,笑道:“慢点吃。”

    司栗唔了一声,但是勺子又伸向沙拉。

    悦一沉站在她的椅子后面,一手撑着椅背,另一只手伸过来轻巧地拿走了她手里的勺子。

    这个动作几乎是把她圈在了怀里。

    司栗撇着嘴回头看他。

    悦一沉被她的表情逗笑了,勾着唇搁下勺子又拿起纸巾给她擦唇边的酱汁。

    旁边的女人们一脸艳羡。

    剧组的副导演是一个中法混血美女,中文说得很溜,人也比较心直口快,直接就问悦一沉:“你是小可爱的爸爸么?”

    导演正式给大家介绍司栗的时候就是说她叫小可爱,所以至今没人知道她的名字。

    悦一沉顿了顿,先是看了看司栗,对上她略带威胁的目光,才无奈笑笑,抬眼回答她:“不是。”

    天知道他有多想说是。

    “我是她助理。”

    餐桌立刻就沸腾了。

    “我的天哪,你是助理?我没听错吧?”

    “我现在非常好奇小可爱的背景了哈哈哈。”

    “男神你开玩笑吧。”

    司栗服气了,她瞟了他一眼,谁是谁助理啊?

    悦一沉笑眯眯的,没有多做解释。

    “所以小可爱是一沉工作室签的艺人?”

    悦一沉摇头,“她不是艺人,工作室没有签她,她也不会和任何公司签约,我是自愿给她当助理的。”

    “那就是纯粹的要捧她了?”混血副导演一眼看穿,笑眯眯地问,“小可爱好大的面子呀。”

    司栗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总觉得有些微妙。

    那完全是动物世界里雌性看上雄性的目光。

    悦一沉似有所察,并没有再回复她。

    一行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吴裳的助理发了话,说明天可以晚一点过去,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悦一沉抱着饱哼哼的司栗回了房,刚转个身给她拿拖鞋,她就倒在了沙发上。

    他拿着拖鞋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脚踝脱掉了她的靴子。

    司栗抽了抽脚,“我自己来。”

    悦一沉握着她的胖脚丫子,一点也舍不得松手,“真像一节藕。”他笑眯眯地说,“好想咬一口。”

    真是个痴汉,司栗有些脸红,“你喝多了?”

    他给她套好拖鞋,又弯腰把鞋子和袜子拿到玄关和脏衣篓里,最后又回来捏她,“起来站着,这样不消化更难受。”

    她好像又胖了些,肉乎乎的非常可爱。

    小肉团挣扎着坐起来,喘着大气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要吐了”

    看样子不是在说笑话,悦一沉连忙把她抱进浴室。

    吐了之后舒服不少,悦一沉拿来湿毛巾给她擦脸,她望着马桶,一脸遗憾,“多浪费啊。”

    悦一沉:“……”

    悦一沉给她调好热水,又出去亲自给她拿衣服,这种待遇在虞纪那里是想都不敢想。

    虞纪是属于那种,在外面累了一天,回来之后恨不得司栗给她端茶倒水换鞋子,哪里可能来照顾她。

    司栗洗完澡出去的时候悦一沉在接电话,他坐在沙发里,套房的客厅里只开了一盏小灯,司栗看不清他的面容,但能从他略带沉默的应付语气里听出那头是家人。

    司栗折回浴室,踮着脚取了吹风筒吹头发。

    客厅的男人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妈,我这边还有点事,先不和你说了。”

    “你什么时候没事?”女人在那边抱怨着,“和妈妈多说几句都不行吗?”

    悦一沉笑了,“行,只要你不提蔺程程。”

    “……”

    “好了,我先挂了,回头有时间再打给您。”

    他挂了电话,起身到浴室去。

    小家伙歪着脑袋,举着吹风筒费力的吹着头发。她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悦一沉,立刻说:“我自己来。”却仍然被男人轻巧地从她手中接过吹风筒。

    “乖一点。”悦一沉皱着眉说,“你看看你领子都湿了。”

    司栗也不知道是习惯了悦一沉的伺候,还是对他毫无抗拒之力,总之没有再坚持。

    悦一沉抓起她湿漉漉的头发,细致又温柔的吹着,吹完头发又给她吹衣领。热风从敞开的衣领灌进去,司栗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你和虞纪待着的这几天里,都是自己吹头发吗?”悦一沉问。

    “不是,他有时候会帮我,有时候会叫助理姐姐来。”第一天晚上她自己洗头,然后在浴室吹了半个多小时的头发,吓得虞纪以为她怎么了。

    他帮她吹好了头发,又给她打了精油,而后才赶她回去睡觉。

    司栗跑回房间趴在床上玩手机,没一会就听到浴室有水声。

    悦一沉在洗澡。

    第34章 Chapter34

    这边房间的格局和虞纪那边的一样,两间卧室,一间浴室,在那边的时候虞纪睡主卧,洗澡也不会和她讲究先后。

    在这一边悦一沉是让她住主卧,念及她是女孩子,所以洗澡也是让她先洗。

    还有一点是虞纪无论是先洗还是后洗,从来不会注意到花洒的高度,不会像悦一沉那样,用完浴室之后还把花洒拿下来放在她拿得到的高度。

    她不应该比较的,悦一沉那种程度的痴汉,谁都比不了。

    司栗刷了一下微博,而后就听到一阵门铃声。

    她爬下床跑过去,踮着脚开了门,隔着安全锁往外看。

    混血副导演站在门口,笑眯眯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小可爱,悦一沉在吗?”

    一个美女大晚上的穿着低胸针织衫,还化了妆来敲房门,难不成是来讨论工作的?

    “他在洗澡。”司栗并不打算开门,她打了个哈欠,“andy姐姐你还不睡么?明天还要开工呢。”

    andy指了指安全链条,“帮姐姐开一下门好不好?姐姐找你一沉哥哥有点事。”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司栗只好给她开了门。

    andy施施然进门,听到浴室的水声之后眼睛都亮了。

    这狩猎的眼神太熟悉。

    司栗以前做虞纪的助理时,见过太多碰瓷的女星模特了,这种半夜来敲房门,无论是打着谈剧本还是什么别的目的,他从来都不会开门。

    她倒不知道悦一沉会怎么应付。

    这次是她失策了,应该先找个椅子过来看一眼猫眼的。

    司栗给她倒了一杯水。

    怎么说都是对她照顾有加的副导演,她不想得罪了。

    andy接过了水揉揉她的脑袋,“谢谢小可爱呀。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

    “准备睡了。”司栗奶声奶气的答。

    “快去睡吧,明天还要开工呢。”andy放下水杯把她抱起来,自若地往客卧走去,司栗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推开了悦一沉房间的门。

    满屋随处可见男性的衣物,还有悦一沉身上独有的木质香味。

    andy愣了一下,“这是悦一沉的房间吗?”

    司栗嗯了一声,本来想解释自己睡主卧的,但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所以晚上你们是一起睡的?”andy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确定和诧异。

    虽然她是小孩子,但毕竟是非亲非故的女孩,国外是很注重这一点的。

    司栗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单纯。

    “好吧。”她把司栗放到床上,悦一沉的床上,“小姑娘乖乖的,早点睡觉,听到声音也不要出来噢。”

    司栗似懂非懂地望着她,而后缩进被窝。

    ***

    悦一沉从浴室出来时下意识地望向沙发,没有看到司栗在那蹦跶的身影很满意。而后才转头发现餐桌旁不请自来的女人。

    她朝他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你房里居然有这么好的酒,不喝多浪费呀。”

    悦一沉挑眉,“你喜欢的话拿回去喝吧。”

    andy:“……”

    送走大佛之后悦一沉关了灯回房,却在开门时感受到一股小小的抗力,再推开时就看到一个小人影一溜烟地跑回了他床上。

    他反应过来,“她把你赶进来的?”

    “不是啊,她抱我进来的。”

    悦一沉没有做声,只是弯腰把她的鞋子摆好。倒是司栗忍不住,问道:“人呢?走了吗?”

    “恩。”

    “哎呦你真浪费,andy可是我们剧组的组花,以前还做过模特呢。”

    悦一沉不置可否,“身材是不错,可是我对这类的不感兴趣。”

    “哦,忘了你是萝莉控。”司栗叹气,“真不知道你这辈子还能不能喜欢上别人了。”

    悦一沉莞尔,“谁说不能?我现在就非常喜欢你啊。”

    司栗心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