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不要催我不要催我嘛,你搞得我刚刚背下的又忘记了,你想出去玩就自己去啊!”

    悦一沉被骂了也没发火,声音都不敢放大,还解释说:“没催你,就是提醒你要喝水,你看你嘴巴都干了。”

    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别说是虞纪,就连司栗都没看过他这副模样。

    也根本没人凶过他。

    司栗这才反应过来,天哪,她刚刚居然凶了悦一沉?

    她太坏了。

    司栗内疚得不行,连忙丢下平板,“我喝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虞纪目瞪口呆,他就这样被丢下了吗?

    悦一沉还是那副忠犬模样,“你要不要再对一下词?”

    “不不不,换个衣服马上就出去。”

    虞纪目瞪口呆,男神这也太会装可怜了吧?连忙也拿了外套,“等等我,我要和你们一起出去。”

    悦一沉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满的嫌弃和不乐意。

    幸好小可爱已经更快地回复了:“可以呀!”

    于是假装看不到某人的眼神,跟着进了电梯。

    结果小家伙在电梯里也一直在念叨台词,像是魔怔了似的。虞纪还非常配合地和她对着。

    “简,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虞纪蹲下身子与她平视,“你才几岁?知道什么是爱?”

    “我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得到。”

    “恩?”

    “它在我的胃里,感觉很温暖,我以前总觉得那里打结,现在不会了。”

    很经典的台词,两个人都很认真,旁若无人的入戏,电梯到了也没察觉。

    悦一沉站在旁边,完全被忽视。

    而且他有些嫉妒了。

    真后悔当初没去试镜。

    临近圣诞节,城市的街头热闹非凡,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息。

    闹市区的街道两旁是令人垂涎的食物和各种漂亮的纪念品,司栗跑在最前面,时不时站在橱窗面前回头,巴巴地说:“我想吃这个。”

    声音软软糯糯的,让悦一沉完全无法抗拒,于是买了一大堆让她拿着,虞纪都有些咋舌,“你这样会把小孩宠坏的。”

    “她有分寸的。”

    她自然是有的,上一次吃撑了吐之后,她都很注意自己的肚量了,所以即便是嘴馋,也只选了几样最想要的,而且大多都分给他们两吃了。

    他们进纪念品店的时候碰到了andy,对方和他们打了招呼,而后笑着摸了摸司栗的脑袋,“哎呀,两大帅哥陪你逛街,真是要羡慕死你这个小家伙了。”

    “是我陪他们逛街才对。”司栗反驳道。

    andy扬扬眉,“那姐姐陪你逛好不好?”

    虞纪在旁边笑了起来,“想和我们一沉男神走就直接说嘛,还拐弯抹角找理由,拿我们小可爱当幌子。”

    女人娇嗔,“就你话多。”

    虞纪弯腰把司栗抱起来,“唉,小可爱,就咱们是孤家寡人,我们还是走开点,别打扰人家了。”

    andy笑着看了一眼悦一沉。

    话说到了这里,悦一沉也不好拒绝,只能由着女人跟在自己身边。

    四人走在街头,格外吸睛。

    路过一个橱窗的时候,悦一沉忽然停下脚步多看了几眼。

    andy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便看到一套呢子大衣,搭配着一条红色的羊毛围巾,大概是爱屋及乌,悦一沉只看了这么一眼,她便觉得这套衣服格外好看。

    而后他叫住了前面的两个人,也未和他们说一声,转身就进了服装店。

    虞纪凑过来,开玩笑道:“男神去给你买衣服了?”

    andy抿唇,眼神有些期待。

    几分钟后男人走出灯火通明的商店,手里提着商品袋,径直朝他们走来。

    andy望着他,望着他走到他们面前,对着虞纪怀里的小可爱笑了笑,拿出袋子里的东西,一边温柔地往她脖子上套,一边笑言:“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喜欢吗?”

    是那条红色围巾。

    司栗脸红了,简直想抱抱悦一沉,给他一个么么哒。

    andy的嫉妒溢于言表,“悦先生好偏心啊,都是女孩子,为什么不也给我买一条呢?”

    悦一沉顿了顿,而后像是才想起她来,微微有些抱歉,“我身上零钱用光了。”

    andy到底是在男人堆里摸爬打滚过的,撩汉技能炉火纯青,“我有啊,买一条送给你好不好?”

    悦一沉笑了一下,礼貌道:“不用了,谢谢,我不缺围巾。”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虞纪连忙打圆场,“那边好像有街头表演,我们过去看看。”

    因为有表演,所以中间的小广场聚集了许多行人,因此路上有些拥挤。

    虞纪抱着司栗,悦一沉不放心,一直跟在他后面时刻盯着。andy在他旁边,不甘心地问:“是不缺围巾还是不缺女人?”

    “小可爱真的是你的私生女?”

    前面的司栗被虞纪举了起来,看到人群里的表演后,小家伙欢呼了一声。

    悦一沉觉得有些头疼。

    女人望着他,“悦一沉?”

    前面的司栗听到她的这一声,转过头来看他,她背后是熙攘的人群和星光般璀璨的装饰灯,但那双眸子比那背后的灯光还亮。悦一沉朝她笑了一下,而后转头回答andy,“她不是我的私生女,我也不缺女人。”

    “……”

    看完表演之后几个人挤出人群,司栗左顾右盼,才发现andy不见了,“andy姐姐还没出来吗?”

    虞纪看了悦一沉一眼,男人间的眼神一交流,他立刻就了然了,“有人被拒绝,伤心的走咯。”

    悦一沉伸手替她打理脖子上的围巾,有女生在旁边窃笑,看起来是几个中国留学生。

    “好有爱的一家三口呀。”

    “和你赌十块钱,抱小孩那个是受。”

    “不赌,抱小孩那个铁定是受。”

    虞纪脸都黑了。

    ***

    因为是在国外,所以他们没有多做掩饰,更没有注意有狗仔在偷拍他们。

    第二天被新闻炸醒的时候才知道他们上了头条。

    照片是在悦一沉买围巾的时候偷拍的,像素高清,他们四人的脸清晰得能看清脸上的毛孔。

    最初的新闻通稿已经被删了,司栗没有看到,但仍然能在社交网站上看到些许截图。

    新闻说得语焉不详,大概记者也无法想象这几个人的关系,干脆任由网友自行猜测。

    看评论,她是被黑得最惨的。

    虞纪在莫斯科拍戏,这是粉丝们都知道的事。

    但对于悦一沉和她在莫斯科的街头出现,就格外引人遐想了。

    猜测和流言分了好几个层次。

    先是有网友自动屏蔽了虞纪和司栗,只推测悦一沉与andy的关系,更有新闻写那是他交往多年的女朋友,直接让之前说他和女助理有私生女的谣言不攻自破。

    而后又有眼尖的网友发现,照片里的小女孩就是之前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悦一沉的私生女。

    虽然一沉工作室并没有传出要签演员的消息,但这张照片似乎坐实了司栗是一沉工作室的艺人,并且眼下一沉工作室在捧她的事实。

    又在此时有网友爆料,吴裳导演目前在拍摄的电影女主原本是着名童星江西颜,但临时替换成了司栗。

    风向立刻转变,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电影女主的更换这个点上,猜疑纷纷,说她后台硬,连江西颜的戏也敢抢,又说这女孩不是悦一沉的私生女,也肯定是某个大人物的女儿,看照片虞纪都那么喜欢她。

    又莫名出来许多喷子,说她小小年纪,想红想疯了。

    各种各样骂人的话都有。

    一沉工作室和虞纪的经纪公司第一时间处理了,吴裳的团队也在压新闻,但是社交网站仍然传得沸沸扬扬,各种流言不绝于耳。

    网络暴力她经历过一次,这会更加淡然了,倒是悦一沉很在意,一直在看新闻,皱着眉一言不发。

    第36章 Chapter36

    司栗只能抽走他的手机,“别看了,工作室会处理的。”

    悦一沉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最不想你受伤害。”

    “这些还伤害不到我。”司栗安慰他说,“倒是你,这样真的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当然不会。”他笑了一下,“我也不在意。”

    拍摄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八卦而终止,司栗屏蔽了新闻,仍然重复着每天学习和拍戏的生活。

    晚上她洗完澡要过去找虞纪对戏,结果还没摸到门把手就被悦一沉拎住衣领,“哪去?头发都没吹干。”

    “去找虞纪,他那边开了暖气,不用吹。”

    但还是被男人拉着去浴室,老老实实地吹干了头发才让溜走。

    悦一沉洗完澡出来发现小家伙还没回来,忍不住又过去催。

    房间里的两个人正在对戏,很是认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