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你看,没有任何事物挡得住爱情。”

    虞纪卡壳了。

    悦一沉适时地敲了敲房门,“十一点了,过来,我们回去睡觉。”

    小家伙头也不回,“等会,还没对完。”

    悦一沉:“……”

    倒是虞纪摸了摸鼻子,“走吧,我也要休息了。”

    司栗一脸哀怨,“我都还没顺呢,这场戏明天就要拍了。”

    “已经很顺了。”

    刚刚那句台词,说得他都有些动心了,再对下去他恐怕就真的要爱上这个小家伙了。

    “又敷衍我。”司栗不满道。

    悦一沉在后面不由分说地弯腰把她抱起来,说了一句别打扰人家了,就大步走出了虞纪房间。

    “那明天我忘词怎么办?”

    “我和你对。”

    “不要。”拒绝得干脆利落。

    回了房后司栗就跑回了自己房间,外套一脱就溜上床了。

    悦一沉跟在她身后,没有立即关灯,而是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徐徐诱之:“来,我陪你对戏。”

    司栗盖上被子,“不要,我要睡觉了。”

    “来嘛。”悦一沉隔着被褥捏她的小腿,央求道:“就对几句,如果你觉得感觉不对我们立刻停止好不好?”

    司栗想了一会,而后坐起来,“好吧,不过我想和你对的是另外一场戏。”

    “都行。”悦一沉得逞了,于是笑眯眯的,“哪一场?”

    “你来演简的雇主。”司栗用手机翻出雇主的台词,“从这里开始,我总是说不好这句台词。”

    悦一沉没反应过来,还没准备好,司栗就开始进入角色念台词了。

    “他不是我父亲,他是我的爱人。”

    “……”

    悦一沉酸得有些牙疼。

    司栗捅捅他,小声提醒,“接啊。”

    “不对了,睡觉。”悦一沉起身关灯,司栗还未来得及说话他就出去了。

    这种情绪蔓延到第二天,司栗和虞纪在镜头面前深情款款地对视,玩游戏,他都在角落一声不吭。

    几个深知他痴汉属性的工作人员暗地调侃他,在他又一次买了水果回来的时候笑称:“不高兴先生回来了,不高兴先生还给我们买水果了。”

    悦一沉听到了,倒也没有多大反应,反而朝说话的人笑了一下。

    工作人员:“啊,我要被电晕了。”

    悦一沉没有看剧本,所以不知道现在拍的是哪个场景,到晚上冷不丁从监视器里看到小家伙仰着脑袋对虞纪说:“那亲一下好不好?像演电影一样。”

    他怔住了。

    好在虞纪也有些不在状态,于是这一条没过。

    司栗还在那边问虞纪是不是自己没演绎好,所以影响他了,男人摸摸鼻子,表情有些心虚。

    他真是第一次入戏到心动,而且还居然是对着一个小姑娘。

    悦一沉没有留意到那边,只是追问吴裳,“这个场景有必要吗?回头肯定要被电影局那边剪掉的,她一个小孩子怎么能拍这种场景?”

    吴裳指挥着工作人员调整机位,被问得不耐烦了,“没有真亲,简拒绝了!”

    但是那种台词真的是丧心病狂啊。

    司栗跑过来把这个妨碍工作的人拉走,小声警告他,“你再啰嗦就不让你来片场了!”

    他倒是理直气壮,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反问:“我赞助了你们的工作餐,为什么不能来?”

    “懒得理你。”

    男人拉住要跑走的小家伙,“不许亲啊。”

    遭了一记白眼。

    他们拍到十一点还没收工,司栗让他去买点水果,悦一沉不疑有他,走出楼了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休息室里明明还有水果。

    他立刻又转身上楼。

    公寓里正在拍戏,他走到门口,立刻就看到了让他想掀屋顶的一幕。

    简坐在沙发上睡着了,mica轻手轻脚地爬上沙发,凝视他半响,最后在他唇瓣落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

    随着吴裳的一声卡,悦一沉疾风般地越过工作人员,走到沙发前从虞纪怀里夺过小家伙,单手夹着杀气重重地走了。

    屋里没有人敢做声,只有虞纪悄悄舔了舔唇。

    司栗眼看着悦一沉要把她抱出公寓了,连忙挣扎,“还有戏要拍呢,你快放我下来!”

    她的那点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压根无法阻挡男人的脚步,悦一沉对她的嚷嚷也充耳不闻,出了公寓冷风一吹,渐渐冷静下来,又见司栗只穿了一条衬衣裙,连忙又往回走。

    只是脸色仍然不算好看。

    “只是拍戏啊。”司栗对他那点心思很理解,立刻就解释说,“而且虞纪只把我当小女孩看,唯唯不也经常亲别人么?”

    “……”对,他很清楚,唯唯亲别人的时候他也根本不会吃醋,别说亲别人,就算是大半年看不到唯唯他也不见得有多想念。

    不会像她,离家出走不过一个星期,他就魂不守舍,处理完事情查到剧组的具体位置就立刻飞过来了。

    因为他心里清楚唯唯不是他的,但小可爱是他的,也必须是他的。

    “悦一沉,你占有欲太严重了!”小家伙严肃地说,“你这样不行啊。”

    悦一沉顿住脚步,腾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司栗不得要领,“恩?”

    “你亲一下我。”

    “……有病?”

    “亲我一下我就不介意了。”

    司栗哭笑不得,“虞纪他们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特么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啊!亲什么亲!”

    “我不管。”一脸的无赖相。

    “懒得理你,放我下来。”

    说这话的时候两人已经走回了公寓,楼梯口站着两名下楼的工作人员,显然看到了悦一沉的“索吻”,都在偷笑,“小可爱,你不亲的话我们悦男神今晚估计要睡不着了。”

    “说不定都要去打你虞纪哥哥了。”

    司栗假装没听见。

    悦一沉倒是被提醒了,刚刚虞纪被亲了之后……那一脸的满足是怎么回事!?

    好在吴裳在楼上喊了她一声,让她上楼来补镜头。

    悦一沉在她耳边提醒,“欠我的,晚上还。”而后就让她上楼了。

    这句话……很有歧义呀。

    吴裳看着镜头里的小家伙,有些奇怪,“脸怎么这么红?暖气很足吗?”

    晚上收工之后,司栗累得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悦一沉催了两次她都不愿意去洗澡,只盯着手机看新闻。

    他们的那条新闻已经被盖过去了,一沉工作室的公关再次发挥了他们的正常水准,完全引导了舆论。

    吴裳的团队也出来发声,说之前女主一直都没有定,一起来莫斯科的三名小演员都是试演,不存在替换一说。

    大多数的网友被新电影吸引了视线,都炸了,特别是虞纪的粉丝,纷纷表示很期待电影,想看大叔和萝莉的爱情故事,把不好的言论都盖过了。

    悦一沉看到这些评论,也要炸了。

    连上早上的那个吻,他瞬间变成了一只河豚。

    悦一沉抽走小家伙手上的手机,把她抱到腿上,盯着她,“还欠我一个东西。”

    司栗望着他那双漆黑泛着幽光的眸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转身想爬走,却又被拽回去。

    司栗脸红了,“干嘛呀,我要去洗澡了。”

    “亲了再去。”

    司栗挣扎,“不要,放开我,你这个怪蜀黍。”

    悦一沉被她逗笑了,松开了她,“好像是有点怪。”又捏捏她的脸蛋,“去洗澡吧,早点休息。”

    司栗却又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难得可以亲一下男神。

    于是踮脚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悦一沉愣住了。

    司栗亲完之后就捂着脸跑走了,留下悦一沉像白天的虞纪一样,一脸的满足。

    晚上悦一沉做梦了。

    他睡眠浅,所以一般不会做梦,而且梦境清晰又真实。

    他梦到小可爱从远处跑过来,咯咯笑着扑进他怀里,踮脚在他唇畔落下一个软软的吻,一转头,怀里却变成了一个女人,眸带笑意,温热的呼吸就喷在他颈侧。

    他诧异,“司栗?”

    而后被推倒,她骑坐在他身上,起起伏伏,香汗淋漓,娇喘不断。

    他很快就缴械投降,而后瞬间醒过来。

    腹间濡湿。

    悦一沉揉眉,有些无奈。

    他到浴室去整理,已经尽量放轻了声响,却还是把小家伙吵醒了,对方打着呵欠探头出来,“几点了啊?”

    她以为已经到点了。

    “两点多。”他喉咙有些干,声音也很哑,不太敢看她的眼睛,“回去睡吧,明天早上没有你的戏份,你可以晚一点起。”

    对方没有留意他手上拿着的东西,转身就回去了。

    悦一沉盯着那双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滑进被窝,腹间的邪火才稍微降了一点。

    ***

    电影拍了两个多月,渐渐进入尾声,这期间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