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栗不敢说是悦一沉买的,便说是虞纪送的。andy又去问虞纪,虞纪有些莫名,看了司栗好几眼。

    “就是前段时间我让你在淘宝给我买的呀。”司栗“提醒”他。

    他记忆力向来不太好,所以被司栗这么一说,也就当真以为是自己之前给她买的了。

    “这可是m家定制的手机壳,不带绳子就八百了,带个绳子估计要一千五了。”andy打趣道,“淘宝可买不到,高仿也没有这质量。”

    司栗才想起来,之前的那个小女演员就是用的这一款手机壳。

    当时旁边一直听他们对话的悦一沉表示很憋屈。

    明明是他买的,而且他还专门挑了限量版。

    司栗接了电话,男人声音从听筒钻进她耳朵的瞬间,平板叮的一声提示她电影下载完毕。

    司栗火急火燎的,“干嘛?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悦一沉:“……忙?”

    “忙着看电影。”

    “什么电影?和虞纪吗?这么晚了还在外面?”

    “在酒店,从论坛下载的盗版,你配音那部。”司栗说,“先挂了啊。”

    然后她就真的挂了。

    悦一沉又憋屈了。

    司栗挂了电话之后开始看电影,画面真的是渣得不想说话,声音也很小,她调了最大的声音都听的不是太清楚。

    遂溜下床,悄悄跑进虞纪房间,趁着他在洗澡偷了他的奥菲斯耳机回房。

    恩,果然好耳机就是不一样。

    画质没法看,司栗便躺进被窝,闭上眼睛听声音。

    悦一沉的台词不算多,因为他配音的角色是一个导师型的人物,说话比较有深意,于是他的声音比平常要低,通过静电耳机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里。

    她觉得自己的耳朵不仅怀孕了,还生了一堆小悦一沉。

    她决定要去买一个一样的耳机。

    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电影,司栗听完了,摘下耳机的时候有些意犹未尽,鬼使神差地就拨通了悦一沉的电话。

    她现在太想听听他的声音回味了。

    电话响了好几声,但也总算是在她反悔前接通了。

    “司栗?”男人的声音与电影里的不太一样,没有刻意演绎长者的声音是清丽干净的,这干净中有有一点靡靡的性感,似乎……是在睡觉。

    第38章 Chapter38

    “你在睡觉吗?”

    “恩,倒时差。”被吵醒的悦一沉看了看手表,揉着眉心问:“一点多了,你还不睡?”

    “刚刚看完电影,想听你说说话。”

    悦一沉立刻就笑了,“刚刚不是还很嫌弃我?电话都挂了。”

    “没有,刚刚是信号不好。哎哟,隔那么远,肯定会有些问题。”

    悦一沉只是笑,没有戳穿她。

    “电影好看吗?”

    “好看,就是原生大师后来死了。”她有些难过。

    原生大师就是他配音的角色,悦一沉顿了顿,而后失笑,“只是电影罢了。”

    恩,所以她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就被治愈了。

    “好啦,你睡吧。明天除夕了,我怕电话打不进去,提前给你拜年了。”

    “不会,我会给你打电话,你到时候不要玩疯了不接电话就好。”

    司栗的心跳又加速了。

    她觉得这样不太好,感觉太暧昧了,可是她清楚悦一沉对她的感觉,完全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宠爱,没有一点别的感情在里面。

    只是她自己动了心。

    不……她喜欢他,已经非常久了。但以前的喜欢,最多不过是对男神的欣赏和仰慕,是小迷妹的普遍情绪。

    现在这种感情深刻了许多,夹杂着复杂的,被宠坏了的情感,盘根错节地缠绕住了她。

    能变成这个样子,与他朝夕相处这几个月,简直像是老天的恩赐。

    她也因此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睡了,晚安。”司栗迅速挂断了电话。

    悦一沉眯着眼睛,看了屏保半响,睡意全无。

    第二日是除夕,剧组的人凑钱租了一个小别墅,打算在里面过年。

    大家分工行事,为晚上的年夜饭做准备,虞纪和几个小助理分到一组,留在别墅清洁卫生,整理房间。

    司栗自然是跟着他的,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也跑出了一身汗,连悦一沉的电话都没有接到。

    她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这么热闹的新年了,所以很高兴,倒是把对悦一沉的思念都压下了一点。小助理还在诧异,说这孩子怎么不想家,家里人怎么都不担心。

    虞纪也给司栗发短信询问过,司栗只回答他说小可爱父母工作忙,全权交由悦一沉负责。

    中午大队伍终于买了食材和用具回来,因为是在一个边界的小城市,所以食材不算丰富,很多东西只能用替代品。

    他们一起在开放式的厨房里忙活,包饺子,切水果,司栗只负责吃,以及拍照,发了微博又发给悦一沉。

    她的账号因为上一次的化妆视频,吸引了不少粉丝,但因为她更博少,渐渐都成了僵尸粉。被传是悦一沉私生女的时候,她被喷得很严重,所以她关了评论。虽然前几天她被宣布是吴裳导演新电影的女主角之后,网上已经没有什么骂她的声音了,但她还是不敢开评论。

    悦一沉很快就回复了她,而且回的是一张照片。

    水晶虾饺,白菜馅的,茴香馅的,牛肉馅的……

    悦一沉:我们家的。

    还配了一个很萌的表情。

    司栗要哭了,由于食材限制,他们只有土豆猪肉馅的。她已经觉得很好吃了,但是一比之下,简直不要太想内地。

    她赌着气没有回复,悦一沉连发了几条消息过来。

    悦一沉:下次来我家过年。

    悦一沉:生气了?

    悦一沉:其实也没那么好吃,都是在酒店买的。

    司栗忍不住问:哪间酒店?

    悦一沉:幸华酒店。

    司栗发了一个菜刀过去。

    幸华酒店是全市最好的酒店了,能预定到的都非富即贵,更多时候有钱也吃不上一桌,还别说年夜饭了。

    悦一沉打了个电话过来,她没有理会,屁颠屁颠的到厨房玩去了。

    十几个人,热热闹闹的忙活着,助理规定一人煮一个拿手菜,虞纪和她联手做虾,是最简单的一道菜,下锅里煮熟就好。做蘸料的时候虞纪听她指示,做出了一碗特鲜美的料汁,给虾加分不少。

    菜品摆满桌,有人用电脑连了客厅的大电视播放春晚,随着喜庆的背景音乐,他们开始吃年夜饭,虞纪给她倒错了果汁,她喝了一口才发现那是红酒。

    整个人立刻就有些晕晕沉沉的了。

    悦一沉发信息问她:吃了没有?

    司栗回复他的瞬间,刚好跨年。

    大家都暂时放下了筷子去给家人打电话,司栗之前给她爸爸打了电话,依然没有接通,她只能发了几条短信过去拜年。

    她拨通了悦一沉的电话,温和的声音传来的瞬间,她忽然有一丝丝后悔没有跟他回去。

    “吃饭没有?”

    “刚要吃。”司栗说,“新年快乐呀,悦一沉。”

    闻得他在那边轻笑,愉悦又缱绻地回答:“新年快乐……我的小公主。”

    他那边有隐约的烟火声,可以想象,他那边现在一定很热闹。

    两人皆停顿了半秒,而后悦一沉才开口:“新年礼物我放在酒店了,就在房间的保险柜里,你回去就可以看到。”

    司栗感觉自己的的心跳骤停,“还有礼物啊。”

    “当然。”

    “我都没有给你准备。”司栗有些抱歉,“等你回来再补给你好吗?”

    “不用补,我的新年愿望很简单,只想你能答应我。”他的声音很低沉,宛若大提琴曲终的颤音,“拍完这部电影回来之后,继续来我家住,好吗?”

    司栗微微一怔,然后有些无奈,情绪也忽然收不住,“如果我拍完电影之后,变回去了呢?还能住你家吗?还能抱你吗?还能亲你吗?”

    悦一沉听出女孩语气里的不对劲,立刻不敢开口了。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我也是。”

    她挂了电话。

    大家重回餐桌,司栗兴致缺缺,也没吃几口。

    之后大家围坐在沙发地毯上玩游戏看电视喝酒,都是大人玩的游戏,司栗无法参与,最后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九点了。

    司栗揉着额头,翻出手机看了一眼,几十个未接来电,都间隔不到半小时。他给她打了一晚上的电话。

    还有一条短信。

    “或许,可以试试?”

    司栗的脸马上就热了。

    她瞬间就想起来自己晚上近乎逼迫的问话。

    她的意思那么明显,简直是威胁了——你不和司栗在一起,就不能和小可爱在一起。

    她怎么能这么无耻!

    连忙回拨过去打算解释,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