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通,只好发短信。

    ——悦一沉!昨晚我喝醉了!对不起!你别放在心上!

    又怕他不相信,便继续打字发过去:电影拍完了我就去你家住,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

    想想还是替自己感到羞耻,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表白居然是这样的。

    悦一沉没有回复,她爬下床去洗漱。

    楼下静悄悄的,几个男人昨晚喝醉了在客厅睡着,有两个女生正在厨房做早饭,看到她下楼和她打了个招呼,“小可爱,早啊。”

    “我们在煮面,可能还要一会,你要不要先吃点面包?”

    司栗拿了个鸡蛋,然后裹紧外套,穿过客厅到外面去了。

    这栋小别墅的院子有些荒芜,杂草丛生,长着不知名的花,都结了霜。

    她忘了戴围巾,出来一会便冷得直缩脖子,刚要转身回房的时候,门口突然开来了一辆红色的出租车。

    车子嘎吱一声在门口停下,带过一阵冷风,司栗没有在意,刚要转身,又在车门打开的瞬间回头,看到一双黑色鹿皮短靴踏下车,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再往上,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男人裹着棕色大围巾,盖住了大半张脸,漆黑的眸子因为刚一下车就看到她而亮了亮。

    他朝她招手,眉眼弯弯,“不过来抱抱我?”

    司栗身体比意识还要快,登时就撒开了脚丫子飞奔过去,扑进弯腰迎接她的悦一沉怀里。

    他身上的木质香水味道清晰又干净,让她觉得自己在做梦。

    “你回来了。”她都不愿意把脑袋从他胸膛上移开,没有人能理解这种上一秒还在想他,还在担心他会不会疏离自己,结果下一秒就看到他的感觉。

    “恩。”悦一沉揉着她的脑袋,心里被填得满满的。他把她抱起来,从后备箱取下自己的箱子,把她放在箱子上坐着,微微笑着说:“新年快乐。”

    我的小司栗。

    司栗好想亲他,又怕唐突了他,对视几秒之后,男人忽然扬起下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虔诚又纯洁的吻。

    司栗的脸瞬间红透了。

    大家似乎对悦一沉的提前返回并不讶异,他太萝莉控,所有人都见怪不怪了。

    倒是司栗很不安,一直问他突然这样回来家里人会不会怪他。

    “不会,他们以为我是要回来陪女朋友,都很支持,亲自给我订的机票。”

    司栗罪恶感更强了。

    别墅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于是司栗将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悦一沉一眼就看到床头柜上的红包,不免好笑,“红包还不少。”

    这么一提,司栗倒是想起来了,连忙做出一个恭喜发财的手势,“悦叔叔,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他挑眉,捏了捏她的脸蛋,“你还真好意思开口。”

    司栗嘿嘿一笑,开玩笑三个字还未出口,悦一沉就从打开的箱子里抽出一个红包。

    司栗有些呆。

    “大吉大利。”他伸过来,示意她接住。

    “意思意思就好了,这太厚了。”目测有一万了,比虞纪给她的都还大。

    悦一沉仍然笑着,“不厚,我给唯唯的也是这么大,算是年终奖。”

    她这种擅离职守好几个月的人有什么脸拿年终奖啦。

    虞纪闻声赶来,扬着眉啧啧称奇,“悦一沉,老实说,你是不是想等小可爱长大后娶她啊。”

    悦一沉摸摸鼻子,“娶不娶她都是我的。”

    虞纪一愣,而后摇头,“受不了你了。”

    司栗心想,她要是真长大了,他哪里还会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