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到机子里,他兴奋急了,没有喊卡,示意机子继续跟拍。

    司栗顾不上演戏,视线下意识地落在门口,期望能看到悦一沉的身影,但是并没有……他要明天才能回来。

    司栗的眼泪又被自己憋回去了。

    吴裳喊了卡,虞纪在边上想把她抱下来,结果摸了一手的血。

    送去医院的路上虞纪的外套都被染红了一大半,他一直抱着她,心跳得飞快,懊恼,自责,心疼的情绪交杂着,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根本不愿意把她交给场助抱。

    怀里的小家伙倒是安静,若不是满头大汗加苍白的嘴唇,根本看不出来手臂被划了一道十厘米长的口子。

    直接送到急诊处理伤口,因为深,所以不可避免的要缝针。

    司栗看到那些医疗用具,眼圈都红了。

    虞纪抱着她,低声哄着,“别怕,一会就不疼了,等会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揪着他的衣角,疼得说不出话来。

    第40章 Chapter40

    因为怕影响愈合,所以护士建议不打麻药,于是等缝好针后虞纪和司栗的衬衣都湿透了。

    最后打了一针破伤风观察一小时后他们就回去了。

    她停工了半天,剧组的进度不能耽误,虞纪不得不回去拍戏,只留了一个助理照顾她。

    司栗躺在床上疼得睡不着,小助理还抱着平板在旁边哄她:“小可爱,要不要看动画片?”

    她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但现在她根本没有心思看任何东西,手臂上的痛意让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

    晚上虞纪拍完戏回来后立刻就过来看她了,吴裳和一众工作人员也来探望,纷纷表示心疼,让她好好休息。

    司栗很感动,甚至觉得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

    有工作人员带了电饭锅,给她煮了一锅肉粥,香得她口水都流出来了。

    “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虞纪说,“我来照顾她就好了。”

    大家又安慰了几句,而后才一一离去。

    虞纪把碗搁在床头,弯腰摸了摸她的脸蛋,难得的声线低柔,“还疼么?”

    “……废话。”

    虞纪:“……讲真你其实是司栗的私生女吧?有时候和她真的一模一样。”

    司栗朝他笑笑。

    虞纪在她身下垫了两个枕头将她撑起来,“喝点粥。”

    “不想喝。”

    虞纪凶巴巴地看着她,“听话。”

    司栗喝了两口之后胃口大开,不仅喝完了一碗,还让虞纪再去打一碗过来。虞纪无语极了,“人不大,胃口倒是不小。”

    司栗眨巴眨巴眼睛试图卖萌,虞纪看也不看她,“吃多了撑。不早了,睡觉吧。”

    她哪里睡得着,更何况……“虞纪,你帮我叫一下助理姐姐来好不好?”

    “怎么了?”

    “我想上厕所,还想洗个澡。”

    “恩,你别乱动,我这就去叫她。”

    他很快就把人叫来了,助理姐姐抱着她往浴室走,还指挥他去拿衣服。

    “都这样了还洗澡呢。”虞纪嘟囔着,“小菲菲,你注意点,医生说一点水都碰不得的,宁愿她脏一点也别感染了。”

    司栗想打他。

    助理姐姐很仔细,丝毫没有碰到她的伤口,给她洗了脸和手脚,又让她脱掉衣服,“来,给你洗洗小屁屁。”

    司栗连忙摆头,“不用啦不用啦,洗脸就好了。”

    “哟,这么小就知道害羞啦?”助理姐姐好笑,“那行吧,我帮你擦一下背。”

    “恩,谢谢姐姐。”

    “客气什么。”助理姐姐笑着说,她给她擦完背之后抱出去,发现虞纪就站在门口,倚着墙站着。对方见到他们出来立刻站直身子,看样子是准备伸手把小可爱抱过去。

    助理微微一闪,下巴点点浴室示意,“去把她衣服洗了。”

    虞纪:“……”

    她的衣服一直都是自己洗的,和悦一沉一起住的时候有时候他会帮她洗,但她过意不去,所以养成了洗完澡立刻自己搓衣服的习惯。

    “衣服不用洗啦,放着就好。”司栗连忙说,但是后者已经默默地进了浴室,而后就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司栗目瞪口呆。虞纪这是……在帮她洗衣服吗?!

    助理姐姐笑得得意,“小可爱啊,你真是男神收割机,虞纪已经像悦一沉一样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

    什,什么,明明就是因为她的手受伤了呀。

    “他明知道就算他不洗我也会洗。”助理一边把司栗放回床上,一边小声说:“但他还是乖乖去洗了,哈哈哈。”

    司栗觉得有些头疼。

    小助理给她掖好被子之后就出去了,她掩了门,司栗听不到浴室的声音,便叫了他一声:“虞纪?”

    半分钟后男人出现在门口,袖子挽着,手还湿漉漉的,“怎么了?”

    “衣服不用你洗。”

    “我已经洗完了。”

    “……”

    他擦干了手走过来,掀开司栗被子的一角,从另一边坐上床。

    司栗愣住了,“你干嘛?”

    虞纪拍拍枕头躺下,“医生说今晚你可能会发烧,所以我得看着你。”

    意思是……“今晚你要和我睡吗?”

    “不然呢?”虞纪看了她一眼,“你让我像简一样趴在床边一夜?”

    戏里mica生病的时候,简就是趴在床边照顾了一夜,她让他上床来和她睡,他始终没有上去。

    “可是我妈妈说,不能和男人睡一床的。”司栗说。

    虞纪轻微地磨磨牙,忍不住捏捏她的脸,恶狠狠地说:“多少女人排着队想和我睡呢。”

    司栗佯装听不懂,“一个人睡多舒服,为什么要一起睡呀?”

    虞纪拿她没办法,气呼呼的回房了。

    司栗疼得睡不着,受伤的地方是越来越痛,特别是现在夜深人静,她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所有感官都汇聚到了伤口处,疼得脑袋都有些发昏了。

    她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隐约感觉有人走进屋到她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因为动作很轻,她没有立即被惊醒,再醒过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人了。

    她摸出枕头下的手机,发现才三点,看到手机上还有两条未读信息。

    悦一沉:小可爱,今天进展顺利吗?

    悦一沉:这么早就睡了吗?真乖,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给你带了这里最好吃的曲奇。

    她收起手机,刚要闭眼,就看到房门被轻轻推开了,男人小心地走进屋来到床前,打着呵欠探她的额头。

    司栗伸手捉住他的手指,“虞纪哥哥。”

    虞纪被吓醒了,“吵醒你了?”

    “不是,我睡不着,你一直没有睡吗?”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黑暗中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很轻柔,“很疼是么?”

    “恩。”司栗有些过意不去,拍了拍旁边的空位,“虞纪哥哥你睡这吧,跑来跑去当心着凉。”

    他哟了一声,笑着说:“你不是说你妈妈不让你和男人睡吗?”

    虞纪真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她没有做声,男人却利落地上床在她旁边躺下了。

    很快就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司栗仍然睡不着,又因为一直是一个姿势,还累得慌。试图翻身的时候又把男人惊醒,“怎么了?”

    “我想翻个身……”司栗有些委屈,“那只手不能动,都翻不过去。”

    虞纪有些无奈,他侧身将手放在她腰上,微微带力就把小家伙翻过去了。确保她被子也盖好了之后,他摸摸她的手指,含糊地说:“睡一觉明天起来就不痛了,乖。”

    他明天还要拍戏,司栗怕吵到他,所以不敢再动,天微亮的时候才稍微阖了一下眼,但很快又被门口的动静惊醒。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模糊中看到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一手拿着饼干,一手提着几个购物袋。是赶回来的悦一沉,东西都还未来得及放下,就过来找她了。

    司栗眼睛一亮,挣扎着要坐起来,却发觉自己大半个身子都趴在虞纪身上,她的手撑着他的胸腔,虞纪唔了一声,皱着眉转醒。

    门口的人脸色有些难看,床上的男人毫无知觉,打着呵欠和他打招呼,同时掀开被子。悦一沉一眼便看到了女孩堆到了腰上的睡裙,登时目光一沉,大为光火。

    司栗顺着他的目光立刻察觉了,还在手忙脚乱地扯衣服时,那边的人掉头就走,经过客厅时还将饼干随手扔在桌子上,砰地发出一声巨响。

    虞纪完全清醒了,皱了皱眉,刚想问大清早的男神火气为什么这么大,又在瞬间想明白过来,勾了勾唇,望着跳下床的小家伙:“男神吃醋了耶。”

    司栗顿了顿,拔腿就跑出去。

    虞纪摸了摸下巴躺回去,闻着枕间的奶香觉得好笑,悦一沉太不正常了……不就是一个小屁孩?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被窝里摸来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