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立刻了然,“阿姨可能忘记备了,我这就去拿。”走到了门口又嘟囔,“我真好使唤。”

    他很快就拿了吹风筒回来,进门的时候看到悦一沉正在给她拆手上的保鲜膜,拆开了又拿热毛巾擦了一遍,而后仔细地包了一层薄纱布。

    动作熟稔得让他以为他是护士呢。

    他拿着吹风筒傻逼一样地站在旁边,等他弄完之后才双手奉上。

    小家伙倒还说了句谢谢叔叔,他是看也不看他一眼。

    程凌委屈巴巴。

    悦一沉动作熟练又轻巧地拆开了她的丸子头,打开吹风筒的电源稍稍给她吹了一下,程凌在旁边瞧着,忍不住笑言:“等一下,这个丸子头不会也是你给她梳的吧?”

    他没有回答,小家伙却摇头晃脑地告诉他:“是啊,他在这方面特别有天赋,随手一梳就很好看了。”

    还别说,拍戏那段时间里,有时候化妆师顾不上她的时候,梳头和化妆都是悦一沉代劳的。

    “牛得一逼啊。”程凌说:“打算做经纪人了?”

    悦一沉微微一顿,“已经是了。”

    呃?司栗抬头看他,她才是经纪人好么。

    “所以网上传的都是真的?”他刚刚抽空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小丫头是大名鼎鼎的吴裳导演新电影的女主角,不仅被传是一沉工作室要签约的童星,更有传闻说是悦一沉的私生女。

    私生女什么的他完全不信,悦一沉那样的人,别说生女儿,只怕到现在还是处男吧。

    “传闻有很多,你指的是哪一个?”

    “你要捧她那一个。”

    司栗也回头看他,他与她对视上,而后微微弯唇,“这一个是真的。”

    程凌大为震惊,连连追问她到底是什么背景,把他们几个大人物都迷得团团转,最后被悦一沉赶出去了。

    晚上程凌仍然禁受不住诱惑,开了他的跑车出去浪了,司栗窝在大床里刷微博,悦一沉到楼下泡了牛奶,端上来的时候司栗都忍不住笑了:“你怎么到哪都能弄得到牛奶呢?”

    “提前让他准备的,何况我箱子里还有一大罐。”

    司栗叹气,“真被你当小姑娘养了。”

    他把杯子递过去,盯着她喝完后才捏捏她的脸,“难道不是小姑娘吗?”又从她手里抽走手机,“别老看手机,对眼睛不好。”

    “哦哦哦,你先给我,我先回复一个评论。”白天吴裳导演发了一条微博,配了一张和她的合照和她在医院吊针,胳膊受伤的照片,并艾特了她。

    这条微博为她吸引了不少心疼怜爱的关注,那条微博下都是心疼她的话,还有很多人私信她,都是很和善的人,表达着对她的喜欢。

    所以她开了微博评论,转发了那条微博。

    “粉丝那么多,哪里回复得过来,别看了。”

    司栗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给我。”

    男人不为所动,她放软了语气:“一沉叔叔,就一分钟,好不好?”

    撒娇技能基本满点了。

    悦一沉自然是熬不住的,他在她面前哪里有原则可言,更别说这一坨软绵绵的东西还挂在他身上。乖乖还了手机,还转身帮她找充电器。

    “程凌是出去了吗?”

    “恩。”悦一沉没有找到她的充电器,暂时先拿了自己的给她,帮她接好插座之后将另一头递给她。

    “那什么时候能吃火锅?”

    “我让阿姨帮我们准备食材了,明天就弄给你吃。”

    司栗光听着就要流口水了,这个季节不吃火锅人生都不完整。

    “那程凌等会还回来吗?”

    “恐怕不会回来了。”

    司栗眯着眼睛,笑得有些坏,“人家不是要带你去泡妞吗?这边盛产混血美女呢,怎么不去?”

    悦一沉有些头疼,“麻烦不要用这么单纯可爱的一张脸对我说这么猥琐的话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血盆大口。”

    司栗马上闭嘴,嘟囔,“哪有,人家小嘴很可爱的好么。”

    “哎哟,过来我看看有多可爱。”

    司栗连忙噘嘴,仰着头含糊地问:“可爱么?”

    悦一沉微微一顿,而后转过头。这莫名心跳有些加快怎么回事?他真的是变态?可是他很清楚司栗不是小孩子……而且他也没觉得可爱,只是有一些小性感。

    真是要命。

    莫名有些期待她变回大人的样子了,最好还能像现在这样粘着他……悦一沉摸摸鼻子,觉得自己真的被迷得七荤八素的了。

    司栗凑过去看他,有些委屈:“有这么不堪入目?”

    他莞尔,摸摸她的小脑袋:“不是,很可爱,玩你的手机吧,我去洗澡了。”

    “噢。”

    ***

    第二天程凌倒是清早就回来了,带着一衬衫领的红唇印,十分风流。

    彼时悦一沉和司栗刚刚醒,阿姨还没买食材回来,他们便泡了麦片在厨房喝。

    程凌自发倒了一碗,打着呵欠问他们:“今天想去哪里玩?”

    两人统一地摇头。

    “出去几个小时,回来几个小时,去干什么?”

    程凌哈哈一笑,“那你们就在家呆着吧,楼上有运动器材,游戏机也有。”

    但悦一沉和司栗都不怎么感兴趣,只是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简直要和沙发融为一体了。

    程凌很痛心:“你说你过来干什么?在酒店不就好了?”

    “酒店没有厨房。”悦一沉说。

    “我说你现在怎么这么手机控了?”

    悦一沉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发觉是完全被她影响了。

    他居然在浏览她微博里的评论。他从来连自己的新闻都不会看一眼。却只是迟疑了几秒,又继续低头了。

    程凌无言以对。

    第43章 Chapter43

    中午阿姨带了食材过来,还连打火锅的小锅都给他找来了。

    悦一沉到厨房去处理食材,程凌和司栗一大一小两只馋猫也跟了进去。一个是想帮忙,一个是找吃的。

    “程凌,火腿肠不是给你吃的,放下。过来切一下菜。”悦一沉说完大那只又回头说小这只,“这个不需要你洗,到外面坐着就好。”

    差别待遇让程凌心里有些苦。

    司栗没有出去,不过悦一沉一直不让她帮忙,她就只好站在门口观摩。

    看美人做料理真的是赏心悦目。

    悦一沉不太会煮吃的,但芝士火锅非常简单,只需要把材料铺好浇上高汤倒入佐料就可以了。

    锅里还没开,程凌就捧着碗巴巴地站在旁边了。

    悦一沉夹了一块肉片,吹了吹之后绕过他递到司栗面前,“尝一下。”

    司栗张嘴接住,边吃边点头:“猴猴食。”

    程凌端着空碗在旁边,有些心塞。

    三个人把六人份的火锅吃了个精光,虽然悦一沉一直盯着他不让他和司栗抢吃的,但是小家伙总会偷偷给他夹肉,他心里才总算是有些平衡了。

    吃完火锅的司栗更想家了。

    她悄悄去厕所给司国庆打电话,依旧是无法接通。

    回客厅时没有看到两个男人,估计是躲到某个角落抽烟去了。她穿上外套走出门,想去院子找他们,结果没看到人,却看到了门口停着的一辆出租车。

    车是头一天他们过来时乘坐的那一辆,司栗记得车牌,车里的司机也看到了她,立刻开门下车,笑着用蹩脚的普通话对她说:“小甜心,昨天你们有东西落车上了,来拿一下。”

    司栗听到后先是下意识地往外走,走了两步后立刻察觉不对,转身就往回跑,一溜烟地跑进了家门。

    身后的人似乎追了几步,但司栗与他的距离本来就远,她也反应得很快,所以没被追上。

    她出来时没有锁门,利落的进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锁门,然后跑上楼去找悦一沉。

    悦一沉和程凌在书房阳台抽烟,这是离客厅最近的一间屋子,所以司栗一上楼他就听到了。

    “小可爱?”

    司栗探了个脑袋进去:“悦一沉,昨天那个出租车司机来了,就在门口,说我们落了东西。”

    悦一沉微微一顿,而后掐灭烟走过去抱起她往外走,程凌跟在后面,笑他丢三落四。

    三人走出屋子,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出租车,以及车边探头探脑的男人。那司机几乎是一看到他们就上车开走了,怎么看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悦一沉与程凌对视一眼,程凌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伸手摸摸司栗的脑袋:“真乖,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也要先找大人哦。”

    这一片确实如程凌所说不太安全,何况那司机的眼神又如此明显。

    悦一沉眼底一片阴霾,也有些不寒而栗。

    他庆幸自己没有真的把她当小孩,所以当时就对她说了那样的话,让她有了防备的意识,否则以她的性子,方才肯定直接就走出去了。她一个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