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叫我小可爱。”

    说完又被自己恶心到了。

    观众们倒是很给面子的鼓了掌。

    “哎哟,真可爱。”主持人说,“今年几岁啦?”

    “五岁了。”

    主持人又说了一些场面话,而后话题就转到虞纪身上去了。

    她松了一口气。

    开场结束之后的话题多半围绕着虞纪和电影,虞纪得心应手,又时不时讲一些司栗在片场演戏的趣事,刷一下司栗的存在感。

    之后应该就是游戏环节了,虞纪牵着司栗往旁边走,想腾出位置让节目组布置场地。主持人却依然站在台中,笑着道:“我们虞男神和小可爱特意准备了一个节目送给观众呢,大家期不期待?”

    悦一沉一愣,转过头看导演,却见他也在拼命挥手示意,便知是沟通不到位了。

    主持人看到了导演的示意,一时也愣住了,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

    虞纪把司栗抱出去,小声在她耳边说:“随便唱首歌就行了。”

    司栗懵得一逼,被抱到台中央后,对上主持人期盼的双眼:“小可爱,你要表演什么节目啊?”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急中生智过:“跳舞。”

    “呀,是什么舞?”

    “badboy。”

    主持人微微一愣,“badboy?”

    她这样问,司栗就紧张了,“可以吗?”

    下边的导演连忙叫音响师换音乐,而后对主持人打手势。

    “当然可以。”主持人说:“大家掌声鼓励鼓励我们的小可爱。”

    节奏响起的时候,司栗努力让自己沉静下来,不去看底下的观众。

    她大学时学过这一支舞,也是唯一学过的舞蹈,虽然没有什么天赋,但动作起码都还记得。

    而且用这个小身体跳这种舞,也不需要太多韵感和力度。

    但也是她跳得最好的一次。

    跳完之后她满头大汗,立刻巴巴地望向台下的悦一沉,对方朝她竖了两个大拇指,而后立刻笑了起来。

    掌声似乎响了很久,虞纪和主持人回到台上的时候都有些眼睛发亮。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吴裳导演会选你当主角了。”主持人说,“长得可爱也就算了,气质还那么好气质好就算了,还这么多才多艺。”

    “姐姐过奖了。”司栗有些心虚,决定晚上回家再学几个舞。

    “哎呦真是太可爱了!”

    之后的游戏环节司栗和虞纪一组,因为有司栗在,所以游戏很简单,分配到司栗的任务就只是走一个独木桥,蒙眼尝饮料和敲锣。

    司栗跳了一曲舞后也不那么紧张了,所以过独木桥过得又快又稳,而后蒙眼尝饮料也完全猜对,就是敲锣的时候主持人在旁边干扰了一下,导致她花费了多一点时间。

    结束录影的时候,司栗觉得自己都虚脱了。

    悦一沉就在舞台侧边等她,她一走过去就被人拿衣服裹着抱了起来。

    “撸串,撸串。”虞纪在旁边嚷嚷。

    “我想上厕所。”

    “……”

    “……”

    两个大男人跟门神一样怼在女厕门口,主持人出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拍着胸口道:“搁这都能碰到两男神,果然我的水逆过去了。”

    悦一沉朝她笑笑,倒是虞纪和她搭起话了:“我们在等小可爱,你下班了吗?一会一起去撸串?”

    那主持人倒是有眼力见的,笑道:“算了,和你们出去压力太大,万一给人拍到相,明天我就得横尸街头了。也就只有小可爱和你们一起最安全了。”

    不仅是虞纪笑了,就连悦一沉也莞尔。

    随后又聊了几句,主持人便先走了。

    又过了一会司栗才走出来,她蹲得腿都麻了,见两人都准备分烟抽了,不好意思道:“久等了,我拉了个粑粑。”

    虞纪:“……悦一沉,我不想去吃了。”

    悦一沉将司栗抱起,笑道:“肚子空了好吃饭。”

    虞纪:“……”妈哒更恶心了。

    虞纪把他们带去了他常去的撸串店,店面环境不错,老板与虞纪相识,提前给他们预留了包间。

    司栗一直被悦一沉盯着,也不得多吃,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虞纪一口一串一口一串,不时用眼神向悦一沉抗议。

    三人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虞纪与他们在店门口分别,而后悦一沉开车,和司栗一起回家。

    结果还没到家,司栗就从微博里刷出了一条他们的照片。

    给你一次捅菊花的机会:嗷嗷嗷,刚刚在撸串店偶遇男神了!!他们还带了一个小包子,这是……公开恋情的节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男神们真他妈帅啊。

    配图是他们走进包厢的照片,虽然很模糊,但两人五官都太出众,所以很容易辨认。

    这条微博被大v转发,阅读量激增,半小时内转发破万了。

    评论里都是嗷嗷叫的。

    酒窝学妹:我的妈,这么一看,真的配一脸啊,这cp我站了,都别拉我。

    少女西:我靠,难怪之前一直传闻有私生女,原来不是私生女,是两个人的养女?这节奏太带感了。

    香大专属:小包子是最近吴裳拍的新戏的女主吧?难怪命那么好一上来就能拍吴裳的戏,跟虞纪拍戏。原来背景大着呢(是两个男神的养女哈哈哈)。

    悦一沉的小迷妹:哈哈哈,po主还是删了这一条吧,会误导围观群众噢。男神可能私下是朋友而已。之前悦男神不是解释过了吗,小包子只是朋友的女儿。

    稚衷:朋友的女儿他会带着到处跑?口可口可。

    夜夜笙歌:回复稚衷:有病?小可爱是实力说话的,别黑她好么,一个小孩子得罪你啦?

    司栗点进那个夜夜笙歌的主页看,发现简介是“小可爱好可爱”,微博一溜都是转发她的微博和她的照片,还做了一个剪辑的小视频。

    她感动极了:“悦一沉,我有粉丝了呢。”

    一沉工作室和虞纪经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既然是在宣传的当口,那么可以不急于澄清。

    两个钢管直的直男也觉得无伤大雅。

    第二天再起来的时候三人又一起上了头条。

    索性那两人的粉丝都非常和善理性,不是坚信两者是朋友,就是站cp的,倒没有引发唇战。

    有个叫肖肖的粉丝问她:小可爱,悦一沉和虞纪是你爸爸吗?

    司栗悄悄在底下回复:我才没有这么蠢的爸爸。

    一群粉丝在下面2333333。

    这条回复被粉丝转发,于是司栗又涨了几万粉。

    周末悦一沉提前回家,阿姨晚上有点事提前走了,司栗没有晚饭吃,正搬着凳子踮脚在冰箱找吃的,听到门声回头,一眼便看到悦一沉手里的食物袋,眼睛一亮,立刻如同一只看着了骨头的小狗,跃下椅子飞奔过去。

    悦一沉连忙搁下手里的食物,伸手接住她:“当心,饿了么?”

    “饿。”她翻了翻袋子,里面有意面和披萨,“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哇,还有华夫饼,我爱死你了……哦,我是说爱死华夫饼了。”

    悦一沉笑着放下车钥匙,一手提起袋子,一手抱着她往里走,“今天要回来看你的节目啊。”

    司栗才想起来,他们录制的那期《大现场》是今晚播。

    “别看!”司栗莫名觉得很羞耻。

    悦一沉了然,忍不住逗她:“这就害羞了?那电影首映的时候怎么办?”

    天哪,她把这给忘了,“你不许去看!”

    “我在现场已经看过一遍了,为什么不让看?”

    说着就打开了电视,司栗伸手要抢,整个人都趴到他身上了也抢不到,干脆放弃了。

    节目八点才开始,现在还在放新闻。

    悦一沉将食物摆在桌子上,又从橱柜拿出果汁问她:“西柚还是蔓越莓?”

    司栗慢腾腾地走到餐桌边坐下,“蔓越莓,谢谢。”

    他倒了两杯,递过来一杯,“先吃东西。”

    司栗蔫蔫的,吃完东西就跑楼上躲起来了,悦一沉倒也不叫她,只是把电视声音调高。

    果然半分钟后小家伙还是忍不住下楼来了,“开始了?”

    悦一沉莞尔,“过来。”

    她跑过去爬上沙发,电视里正在播本期预告,剪辑里的她有些傻。

    “惨不忍睹啊惨不忍睹。”

    “你还真是……”悦一沉无奈,“小小年纪,偶像包袱不要太重。”

    趁着广告,她跟他争辩了一番自己年纪大小的问题。

    而后节目正式开始,她看到自己和虞纪走出来,表情有些僵硬。

    “我这也太矮了吧?”在长腿虞纪身边的她,简直就像一个小布偶。

    “是角度问题。”悦一沉安慰她,“你现在已经长高不少了。”

    而后的环节里她都看得自己槽点满满,唯一还算满意的就是那个舞蹈了。

    服装和音乐加分,动作也几乎无差,非常帅气。

    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