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得都流哈喇子了,不忍叫醒她,帮她擦了口水之后就在她旁边跟着睡着了。

    司栗从梦中惊醒,看到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气得不行,怪悦一沉没叫醒她:“多浪费时间啊,难得有一天可以玩,现在只剩半天了。”

    悦一沉笑了:“你再不去洗漱就只剩几个小时了。”

    司栗连忙跳下床去洗漱。

    三人在酒店随意吃了点东西,而后换了泳衣就奔向海边了。

    说是奔,其实只有司栗奔,另外两个男人慢悠悠地跟着后面。

    司栗跑到海边,而后回头朝他们招手。

    悦一沉过去把她拎回来:“不擦防晒霜就想下水了?”

    司栗火急火燎的,自己倒了防晒霜往身上抹,悦一沉在旁边看了一会:“需要我帮忙吗?”

    司栗有些脸红:“要。”

    虞纪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哟,还知道害羞呢。”

    两人都没搭理他。

    悦一沉倒了一点防晒霜在手上,而后支起腿示意。司栗连忙抱着他的膝盖趴在他腿上。

    悦一沉的手掌落下来,在她裸露的脊背和后颈上抹匀防晒霜,他的手掌温热,动作轻柔,司栗舒服得都要睡着了。

    可惜她后背的面积太小,悦一沉很快就给她擦完了。

    “好了。”悦一沉收回手把她拉起来的时候司栗一阵失落。

    她擦好防晒霜之后就要往海里跑,结果刚迈腿又被拉回去,虞纪勾着她的泳衣带子,挑着眉说:“小可爱,你不帮我们抹防晒霜吗?”

    司栗咦了一声:“让悦一沉帮你涂呀。”

    “我才不要男人帮我涂防晒霜。”

    “要求还真不少。”司栗有些无语,挤了防晒霜在手里抹开,“那不是你男神么。”

    虞纪转过身把背留给她,而后就听到小家伙雀跃的声音:“悦一沉我帮你涂吧!”

    他回头,看到悦一沉笑眯眯的说了声谢谢,而后脱掉衬衣转过身。

    小家伙肉乎乎的小手在那宽阔的脊背上游走,一时三人都有些神游。

    虞纪:好羡慕嘤嘤嘤小可爱快点给他抹完来给我抹呀。

    司栗:哎呀这人怎么身材这样好真结实咦难道腰是他的敏感部位?

    悦一沉:好,好舒服……

    他捉住那只小手。

    司栗:“诶?”

    “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来。”

    “噢。”

    “男神你有点脸红噢呵呵。”虞纪凑过来:“小可爱到我了。”

    悦一沉垂眸挤了一点防晒霜,拍到虞纪背上。

    虞纪:“你干嘛?”

    “我帮你涂。”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虞纪很委屈:“我会被掰弯的。”

    第48章 Chapter48

    悦一沉给他擦完防晒霜之后又转过来给司栗绑浮水袖,司栗乖巧地抱着游泳圈,刚要跑走,就看到眼前两个美男摘掉墨镜,弯腰脱掉沙滩裤。

    宽肩窄臀,肤白貌美,笔直修长的腿往上是黑色泳裤,包裹着不可名状的一坨,司栗的呼吸窒了窒,而后艰难地移开视线。

    真是色令智昏。

    偏偏虞纪还要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逗她:“把小可爱丢大海里喂鲨鱼咯。”

    司栗没有防备,吓得抱紧了他的脖子,两人紧贴着毫无间隙,司栗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烫。

    好在到了海边他就丢下她自己去玩了。

    悦一沉帮她调整了一下泳帽,而后牵着她下海。

    太阳在上面暖烘烘地烤着,所以水温刚好合适,司栗走了几步脚就离地了,海水没过她的胸部的时候,悦一沉松了手。

    司栗扑棱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对方拨了拨水逗她:“怕?”

    是谁当初泳衣也不换就跳进他泳池里的?

    司栗不服气地松了手,抱着游泳圈往旁边划去,结果划拉了很久都一动不动,回头才发现男人在后面捏住了她的游泳圈。

    她恼羞成怒,干脆弃圈往下一扎,悦一沉吓坏了,连忙把她捞起来:“我不逗你了,快抱紧游泳圈。”

    司栗哼了一声,抱着游泳圈继续往前划,果然往前挪动了一点,于是挑着眉毛回头显摆。

    悦一沉莞尔,侧头往下一扎,再一出来已经跑到司栗前面去了。

    司栗咦了一声,而后咯咯笑着去追他。

    悦一沉一直在司栗周围打转,没有游远,司栗倒是扑棱了几下就累了。

    “悦一沉悦一沉。”司栗喊他。

    悦一沉游回来:“恩?”

    “我想去那边玩一下。”

    悦一沉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微微皱眉:“那边浪大,也有点远了。”

    “就是浪大才好玩嘛。”她以前就最喜欢扎在浪里浮沉。

    “会被淹。”

    司栗下巴磕在游泳圈上,噘着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一沉哥哥,让我去啦,有你在不会出事哒。”

    悦一沉受不了了,不想受她蛊惑,于是把她转过去,她又扑回来,眼睛一眨一眨的。

    最后还是熬不住,拉着她的游泳圈到了浪的边沿。

    这里有些深,已经没过了悦一沉的胸膛,他嘱咐道:“抓紧游泳圈。”

    司栗望着他背后:“啊啊啊啊啊啊啊浪来了。”

    一个人浪头扑过他的头。

    司栗笑得要背过气去。

    虞纪游过来也哈哈大笑:“真是浪~”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大浪扑来,这一次虞纪也未能幸免。

    司栗笑他,虞纪恼羞成怒,抓着她的游泳圈往大浪里推,结果大浪来时他手滑了一下,司栗连人带圈被掀翻,倒栽葱地沉进水里。

    慌张中她揪住了一道滑边,而后又立刻被人捞出来。

    司栗眼睛鼻子都是水,咳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肇事者怕被悦一沉骂,早就已经逃远了。悦一沉帮她抹掉脸上的水珠:“没事吧?”

    司栗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

    刚刚她勾到的,是他的泳裤呀。

    刚刚就应该听话把泳镜戴上的,没准又能看到福利了。可惜啊可惜。

    他们一直在海里泡到了四五点,虞纪游过来:“撤了吗?我要饿死了。”

    悦一沉回头看司栗:“上岸吧,水温变低了。”

    再泡下去可能要感冒。

    司栗也玩够了,哦了一声就乖乖由着他们牵着上岸了。

    他们在酒店一楼的公用浴室淋浴,两个男人换好衣服出来时司栗还没好。

    这浴室就一个门,悦一沉也没担心,只当是小姑娘爱干净,所以花的时间久了一点。

    虞纪倒是打了两个喷嚏。

    “你先上去吧。”悦一沉说,“我在这等她就好。”

    “恩,那我上去收拾了,等会过来找你们。”

    但悦一沉在门口又等了十分钟仍然不见小家伙出来。

    他忍不住拦下一位女士:“你好,请问有没有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女孩?她好了吗?”

    女人想了想:“没有留意耶,我帮你进去看一下。”

    女人返回浴室的半分钟里,悦一沉心急如焚,不安得几乎要闯进去了。

    “里面好像没有人了。”女人出来后说,“你着急的话可以进去找的,隔间有门。”

    悦一沉立刻闯了进去。

    浴室里确实已经没有人了,这快私人沙滩本来就没有多少游客。

    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先是观察了一遍浴室,没有多余的门窗,不可能从别的门走,也行她已经出去了,只是他刚刚没有注意?

    他一个个隔间的查看,最后停在唯一紧闭的门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司栗?”

    门内没有回应,但很快门上的插销传来动静,而后门由里打开。

    悦一沉看清门内的境况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浴室的隔间里站着一位赤身裸体的女人,虽然双手捂住了重要部位,但仍然曲线毕露。

    悦一沉顿了一顿,连忙撇开眼,“抱歉。”

    他本以为自己敲错了门,转身要走时才又反应过来,转过头去看女人的脸。

    门内没有他的小可爱,倒是有一个大可爱。

    女人乌黑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脸庞,眼睛雾蒙蒙的,表情有些茫然:“悦一沉……”

    她,她变回来了。

    悦一沉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见女人有些瑟缩,立刻敛眉脱下衬衣递过去。

    司栗两手都捂着身体,眼瞧着他递过衬衣,有些尴尬地看了他一眼,对方立刻了然,手腕一翻,拎着衬衣披在她身上,而后转身。

    司栗有些脱力,扣扣子的手一直抖个不停,好不容易才穿好了,刚迈腿要走出去就浑身发软往地上倒。所幸悦一沉站得不远,听到声音后立即回头,伸手把她接住了,而后利落地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唔……”他似笑非笑地望了女人一眼:“变重了。”

    司栗被噎了一下:“四岁的重量和二十多岁的重量能一样么?”

    “二十多岁的你我也抱过。”悦一沉说,言下